六十一、老唐,我朋友不多的

六十一、老唐,我朋友不多的

腦海中名為諾頓的記憶宛若舊時代的膠片一般,諾頓的從無到有,康斯坦丁的不離不棄,一頁頁的閃爍在腦海中。

接納了諾頓的記憶,腦海中那些宛若蚯蚓一般的線條他理解了,就像是以前死活學不會的數學題,突然間就通透起來。

龍王的血脈開始流動,名為言靈的暴力機器被喚醒,他此刻就是執掌著權利的君王,生殺予奪僅一念之間。

「阿陌,我………艹,哪個龜兒子偷襲老子。」

老唐剛要說一些帥氣的開場白,突然眼前一黑,氣的他四川話都飈了出來。

「我去,諾頓還是四川滴。」

路明非驚訝的說了句,隨後繼續拳打腳踢起來。

魔法少女YELLOW此刻以為老唐出了差錯,被諾頓掌控了身體,上來就是用絲襪套住對方的臉,然後和楚子航連削帶打。

「住手,你們住手!你們不要再打了啦!」陳陌在一旁大喊。

此刻,楚子航和路明非已經將老唐架好,兩人一人一邊,抱著老唐的一條手臂,用奪命剪刀腳控制著老唐。

「阿陌,快!切換老唐的意識,不能讓諾頓跑出來!快啊!」

「老子就是老唐,明明你趕盡放開我!」

路明非惱怒,上去就是一個大逼兜子,「還敢狡辯,老唐華語說的都有點蹩腳,怎麼可能會說正宗滴四川話!他四川都沒去過!」

可幾秒后,陳陌還沒有動靜,「阿陌,上啊!」

「上個屁啊,這貨就是老唐!他接受了諾頓的記憶,現在他也可以說是諾頓。」陳陌指著老唐手腕上的靈魂固定器,「你看靈魂固定器,就一條手環了。」

楚子航和路明非抬眼一看,還真是。

「你真是老唐,不是諾頓?」路明非聲音有些顫抖,他害怕這傢伙不是老唐。

「我即是老唐也是諾頓,不過我主要還是老唐,需要說一下咱倆在天梯榜上的戰力嗎?還是說咱倆深夜交流的學習資料?」老唐說。

「話說罩在我臉上的是什麼東西,滑滑的很舒服,咋有股大蒜味啊!」

路明非有些不好意思,那是他用過的絲襪,昨天用之前吃了碗面,一口麵條一口蒜。

巴適得很。

楚子航和陳陌再三確認后,終是放開了老唐。

老唐在被路明非偷襲的那一刻,君王領域破解,源稚女快速逃了,趕過來的源稚生只看到了一個背影。

但他確定,那個落荒而逃的背影就是稚女。

「稚女………」

不過現在不是聊稚女的事情,而是老唐,這個足以毀滅世界的龍王。

「不是吧,你真是老唐。」

當看到老唐還是那張喜慶的大臉后,路明非確認了,這喜慶的表情除了老唐沒人可以表達出來。

「廢話,我當然是!」

老唐氣憤的將絲襪仍在路明非身上,那股大蒜味熏得他快吐了。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唐將他與諾頓的談話告知眾人,然後他的身體突然開始結繭,隨著一層火焰的浮現,將銀白色的繭絲燃燒殆盡,半人半龍模樣的老唐露了出來。

一層黑色的細密鱗片從手臂上開始浮現,蔓延到臉頰兩側,與頭頂的龍角連上,宛若盔甲一樣。

背後骨翼張開,透過陽光,可以清晰的看清翼膜上的詭異紋路和絲狀血管。

「等一下,你不會現在就要去救康斯坦丁吧!」陳陌說。

老唐點點頭,「沒錯,康斯坦丁很危險,一旦拖延久了,他很可能會被身邊的那個傢伙吃了。」

「身邊的傢伙?」陳陌腦海中的想法一閃而過,「不會是白王吧?」

聽到白王,源稚生也是心頭一震,找到神了!

老唐說:「是那個老傢伙,我不知道是誰的手筆,將康斯坦丁的卵丟入了白王的寢宮,用康斯坦丁的血來滋養她,喚醒她。」

「我不能在耽誤時間了,康斯坦丁很痛苦,我要去救他!」

「可白王的寢宮在日本地底,你怎麼去?」

老唐身出一隻尖銳的手指,指向了富士山。「康斯坦丁在那裡,憑藉我的權能,可以直接衝進去。」

「不可以!那樣富士山會爆炸,整個日本都會沒了!!」源稚生第一個提出質疑。

「阿陌,我這麼說可能會讓你們認為我被諾頓影響了,但我還是要說。」

老唐並未搭理源稚生,他面色嚴肅,眸中閃爍著熔岩般的金色,「為了康斯坦丁,我寧願吞噬這個世界。我是你們的朋友老唐,也是康斯坦丁的哥哥,青銅與火之王諾頓。」

路明非咧嘴凄然一笑,「你當然是老唐,也只有老唐會這麼羅里吧嗦的說一大堆。然後呢,然後你毀滅了日本,帶著弟弟遭受到全世界屠龍者的追殺嗎?」

「所謂棄族的命運,就是要穿越荒野,再次豎起戰旗,返回故鄉。死不可怕,只是一場長眠。在我可以吞噬這個世界之前,與其孤獨跋涉,不如安然沉睡。我們仍會醒來。」

路明非苦笑著,「真是不敢相信,這麼拉風的台詞竟然被你說了出來。」

「對不起,明明,你盡心儘力的救我,而我卻選擇了康斯坦丁。」

路明非勉強撐起笑容,吐槽一句,「你這樣說會讓他們認為這是白學現場的啊,你我只是哥們,不是基友啊。」

「與其孤獨跋涉,不如安然沉睡。孤獨真的可怕,雖然孤獨的人聽著很酷,我之前也一直用『牛羊成群唯猛虎獨行』來安慰自己。」

路明非眼光瞥了一眼陳陌和楚子航,舒爽的笑了。

很洒脫,不帶任何矯情。

「可我現在並不覺得很酷,那不過是一個倔強的死小孩在抗拒世界罷了。也許對於你來說,這是龍族的行為方式,最正常不過。」

「不!我說了,我現在是老唐,老唐的行為方式趨近於人。」老唐糾正道。

「可一個人不會……」

源稚生還未說完,就被老唐打斷。

「一名柔弱的母親會為了自己孩子的安全而拿起刀刃,解放內心最原始的暴虐。我也如此,只不過,我解放的東西有些大。你就當我是在走歪路吧。」

「我與你們終究不是一類……」

老唐還未說完,就被路明非一拳打在臉上,轟飛出去數十米。

路明非嘶吼著,堅定的眼神凝視著老唐。

「不是一類?你擅自挖出代溝,就想撇清關係?我才不理呢!不管多少次,我都會跨越代溝,過去揍你一頓!把你走歪的路給打正回來!」

「為什麼?因為世界?」老唐問。

路明非說:「老唐你是知道的,我朋友…不多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人在龍族,剛成魔法少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龍族,剛成魔法少女
上一章下一章

六十一、老唐,我朋友不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