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暴露?

第27章:暴露?

伊崇健示意伊准等人跟着自己后,便大步朝前走去,走過了廣場,又從一個路口進入了小泥路,地勢逐漸升高了起來。

約莫二十分鐘后,已經能看到身後城鎮的一部分輪廓,此地地勢平緩,但比之鎮子裏要高上不少。

待眼前已經是連綿起伏的山脈,身前也出現一條緩緩流動的河水,再往高處拐了個彎。

終於看到了一處不大不小的木屋,四周並沒有其他的建築,有也只是一些被堆積在一起的碎石。

這木屋不算陳舊,但明顯有些年頭了,有翻新的痕迹,此時屋頂的煙囪還正冒着縷縷炊煙,結合這依山傍水的秀麗景色,頗有幾分隱居的意思。

一路上見肖微的神色緊張,更顯得有些迷茫,伊准心中已經有了猜測,幾人很快來到了木屋前,只見伊崇健一步上前。

咚咚咚!

「肖微奶奶,我伊崇健來看你了!」

伊崇健用力捶打着木門,發出陣陣沉悶的聲響。

伊准:「……」

雖然早有預料,但這種敲門方式,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土匪來打家劫舍……

「來咯來咯~」

屋內傳出一個聽起來就覺得讓人倍感和藹的老人聲響,木門很快打開。

一個穿着樸素的老奶奶打開房門,年過古稀,頭髮花白卻眼中有神,身形稍有佝僂,看到幾人後沒有絲毫的驚訝,臉上帶着和藹的笑容。

「崇建來啦,還有小微和小顏兩個,伊准,好久不見……」

老人一一掃視伊准一行人,伊崇健點點頭,臉上帶着久違的正經笑容,看得伊准倒是驚了。

雖然知道眼前這個和藹的老婆婆就是肖微的奶奶,可自己確實沒什麼印象,就跟徐華夫婦一樣。

伊准只覺得自己好像少了一段記憶似的,今天碰到的人,都認識自己,可自己卻完全沒有印象,難道我也被扎基用某種手段封禁了記憶??

思索間,伊崇健已經跟肖奶奶寒暄完畢,帶着一臉好奇的伊顏和神色緊張的肖微進了木屋……

「晚飯已經準備好了,快進來……」

肖奶奶一手抓住還愣在原地的伊準的手腕,將其牽到了木屋內,招呼眾人圍坐在一章木桌四周,便到一旁。

木屋裏的陳設很簡單,就一張小床,一副桌椅,還有着火爐與灶台,木質地板上鋪着防潮地毯,牆上還掛着一張照片,正是老人和肖微一家的合照。

肖微的奶奶沒有被印記影響?

可看肖微本人的樣子,似乎也記不起自己有一個奶奶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別想這麼多,等會兒我再跟你講一些事情」

伊崇健將伊準的反應都看在眼裏,只是笑了笑並說了這麼一句。

伊顏正興緻勃勃的打量著這間木屋,長期居住在城市裏的伊顏當然是感到新奇,而肖微則是將目光投在一旁的灶台邊,肖奶奶正在從鍋里撈出一條香氣四溢的大魚。

肖微有感覺到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來,牆上的照片,肖微只能看清楚自己和肖奶奶,其餘兩人都是扭曲的線條……

「老爹,你認識肖微的奶奶?」

這時肖奶奶端上一大盤熱氣騰騰的酸菜魚,別看她年紀大,走起路來卻是好不沉穩,甚至還端著一大盤的酸菜魚。

還沒等其餘人反應過來,也沒去回答伊準的問題,伊崇健就拿起筷子夾住一大塊魚肉直接送入了口中,也不怕燙,幾口就給吞了下去。

看得伊准直呼內行,肖奶奶好像已經習以為常,只是笑了笑,表示後面還有,不用這麼着急。

見老爹吃的那麼盡興,伊准乾脆也不再多想,趁著這點清閑時光,也來飽餐一頓好了,夾起一塊魚肉放入嘴中,伊准眼前一亮,隨即就停不下來了似的,開始跟伊崇健一起狂炫了起來。

……

晚飯持續了個把小時,伊准和自己老爹吃得最多,兩人都撐得仰在椅子上不想動彈,肖微和伊顏好很多,但一樣是吃魚吃得不亦樂乎。

肖奶奶的菜品,除了魚,還是魚,可偏偏每一種都風味獨特,讓幾人一口下去就停不下來。

飯桌上肖奶奶笑得很開心,伊崇健和她聊了很多以前的事,並不時的將一些讓肖微和伊顏都笑出聲來的伊崇健以前的糗事,小木屋裏氣氛很是融洽。

晚飯過後,伊准幫着肖奶奶清洗餐具,伊顏和肖微則是因為有些疲倦,又吃的太飽,去床鋪上躺着休息。

伊崇健交代了伊准幾句,便迎著夕陽出了木屋。

待清洗完餐具,正想出門的伊准突然被一隻蒼老溫和的手拉住。

「怎麼了,肖奶奶?」

「這個你拿着,這是很久以前,你老爹讓我交給現在的你的……」

伊准接過一個黑色的木匣子,就見肖奶奶笑着朝他微微點頭。

「快去吧,你老爹應該在等你了」

伊准雖然疑惑,但還是點了點頭,朝老人微微欠身,便出了木屋,朝着屋后的群山中跑去,伊崇健正在前面的一處山谷入口等待着伊准。

伊准走後,肖奶奶轉身看着床鋪上的兩個女生,目光放在已經熟睡的肖微臉上。

「只是苦了你這孩子,父母都被災禍所害,又被打下印記,還好有伊准那小子,不然就不只是被世人遺忘,而是變成傀儡了……可惜我這個老婆子也活不長咯……」

……

伊准看着手中的木匣子,對其中的東西有一種莫名的親和感,可老爹有交代過,讓他拿到東西后不要急着打開……

雖然這個老爹很不著調,但伊准還是很聽他話的,至少不會害他。

不久,伊准就順着河流往上,來到了兩座山峰的正中間,眼前是一處雜草叢生的山谷,一個身影正背對着伊准站立在草叢邊上,正是伊崇健。

一陣傍晚的冷風拂過,還穿着騎行服的伊崇健不禁渾身一抖,看得伊准嘴角一抽。

「老爹,咱能不要這麼裝么……」

伊准嘆了口氣,自己這個老爹,也不知道是怎麼追到老媽的。

「准,你已經變身過了吧…」

此話一出,還想繼續抱怨伊崇健兩句的伊准就愣住了,眼中帶着震驚,但只是片刻間眼神就凌厲起來,迅速開啟感知查看了自己老爹的波動。

波動很正常,就是普通人類,多次確認后,伊准鬆了一口氣,伊崇健見狀笑了笑,心道這小子還真是夠謹慎的,連自己老爹都要用感知查看數次。

「好了,時候不早了,跟我來!」

伊崇健沉聲說道,轉身撥開草叢,朝着山谷內部走去,伊准突然想起了諾亞的某句話,一時間猜想到了不少東西,隨即快步跟上了伊崇健的步伐。

兩人都沉默著,一前一後快步進入了山谷深處,在一處高大的山壁前,伊崇健停了下來,轉身看向伊准。

「准,盒子現在可以打開了,我將向你展示,我的身軀!」

伊准看着眼前一臉自我陶醉的老爹,嘴角抽搐著,確信了這就是自己老爹。

也不磨蹭,直接將木匣子打開,裏面有着黑色的軟海綿,其中包裹着的物品令伊准瞳孔一縮。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奧特,諾亞綁我去打怪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奧特,諾亞綁我去打怪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暴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