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錦囊

二十二錦囊

早上剛上班,金鑫就跑到金靜的辦公室,她平時很少到姐姐辦公室,作為行政人員也與演員們接觸不多。

盧菲菲與白玫是金靜的好朋友,自然與金鑫熟悉,但是金鑫無暇與她們聊天,打過招呼后給金靜使個眼色,金靜笑笑,跟著她來到走廊。

確認附近沒有人後,金鑫小聲對姐姐說道:「早晨起來我就找人約好了,紅十字醫院我有個同學姓林,正好在婦產科,雖然很長時間沒來往,我一說要去做檢查,她答應我中午可以過去,好好給我們查查。」

金靜拉著妹妹的手笑道:「你真是雷厲風行,昨晚說的事今天就行動,要是虛驚一場,就被人笑話了。」

金鑫往窗前靠靠,一陣腳步聲傳來,從三樓樓梯走下來一個男人,對金鑫擺擺手向一樓走下去,金靜小聲說道:「你的耳朵倒是挺靈。」

金鑫噓了一聲說道:「這事我想好了,暫時不要聲張,對你那兩個好朋友也別說,中午就說跟我去見一個朋友,要是查出來我們的肚子是空的,就當沒這回事,要是真的懷孕了,暫時得隱瞞,得想個辦法躲避罰款。」

金靜笑道:「都聽你的,本來我想再等等,萬一不是懷孕就不用去查了。」

「其實我們單位應該每年組織一次體檢,比如三八婦女節作為福利,明年我去找院長,老頭子會同意的。」金鑫對自己的想法很滿意,咧嘴先笑起來。

金鑫走後,金靜返回屋裡,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招呼菲菲去琴房練琴,白玫遠遠地看過來笑了一下,又低頭敲打鍵盤,她最近在寫一個劇本。

從辦公室出來,金靜還是沒忍住,把中午要去做體檢的事告訴了菲菲,菲菲笑道:「其實你不說出來我們也猜到了,但沒有全猜對,沒想到金鑫也要去體檢,你們倆真是做啥事都有約定。」

金靜聽出菲菲是在笑話她,把手伸進她的胳肢窩撓了一下,菲菲連連告饒。平日在一起,都知道菲菲這裡最怕碰。菲菲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斷斷續續地說道:「都是你,自己想的,說的沒事想的有勁兒,我說約定,也沒說你們一起生小孩兒的事兒。」

金靜被她的話逗笑了:「你這個傻大姐,比結過婚的人都敢說,要是真的我們都懷孕,也是巧合,醫院裡每天都生好多個孩子,照你這麼說,得有多少人同時。。。」金靜沒有說出來,臉早已紅了。

菲菲找到了笑話,一拍巴掌笑道:「全國每天要出生幾萬人,得是多壯觀的場面,我說的不是孩子出生,你懂的,哈哈。」

菲菲的話讓金靜臉一紅,這個沒遮攔的傢伙什麼都敢說,金靜只好換話題問道:「菲菲,你說要是我真的懷孕,單位這邊怎麼辦?現在還看不出來,過幾個月就藏不住了。」

「辦法也不是沒有,最簡單的就是挺著罰款,交完罰款,孩子你就可以生下來了。」

「我說的是不交罰款,或者是能平安把孩子生下來,在農村的一些地方,不是罰款那麼簡單,還有強制打掉的。」金靜說完一激靈,似乎感受到了疼痛一樣。

「你說的這個是偏僻山區的現象,像我們這種大都市,可能會有嚴厲處分罰款了,扣獎金了,甚至記大過,只要胎兒大了,就不會強制你墮胎,畢竟是一條生命,不會像殺豬一樣把你綁去。」菲菲說完哈哈大笑跑遠了。

練習了一會譜子,金靜總是心神不定拉錯音節,菲菲放下小提琴說道:「上午別拉琴了,

你回辦公室喝點兒熱水,等著中午去檢查。」

金靜沒開車,坐金鑫的車子來到紅十字醫院,中午的人不多,金鑫找了個車位把車停好,剛進門,迎面走過來一個身材高挑的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正是金鑫的老同學林醫生。

兩人寒暄過後,金鑫把姐姐介紹給老同學,一聽說是姐妹兩人都查,她笑道:「你們這種情況不多,同時懷孕的幾率需要提前約定。」

金靜有些不好意思,主動問道:「我們是不是需要去挂號?」

金鑫看看老同學,一眨眼睛笑道:「特意讓我們中午來就是能照顧一下,姐姐記著欠我同學一個人情,哪天有時間請一頓就行。」

三個人相跟著進屋,關上門后,金鑫先坐下把胳膊伸出來讓老同學號脈,沉思了一下,招手讓金靜也走過來,伸出手搭上金靜的脈搏。

姐妹倆屏住呼吸等著號脈的結果,林醫生笑道:「不用緊張,女人懷孕是在正常不過的了,我們每天要看幾十個人,光看臉色就能判斷出來,你們姐倆同時懷孕,大約有六周了吧?」

金靜看看妹妹說道:「我以為這個月不正常是推遲了,根本沒往懷孕上想。」

得知兩個人同時懷孕,金鑫高興得一把抱住林醫生連連說感謝,林醫生笑道:「你應該回去感謝你家先生,我可是沒有什麼功勞。」

一通大笑后,金靜拉一下妹妹,說出了自己的擔心:「這個時候懷孕,單位那一關咋過?」

金鑫滿不在乎地笑道:「要是罰款就不用擔心,反正老爸答應給出錢,要是生的是兒子,還有一套房子獎勵,我們的任務就是只管生。」

林醫生見這兩姐妹一靜一動,開口笑道:「也不是只有你們想的那些,也可以有別的辦法,但是不建議你們用。」

金鑫聽林醫生說還有其它方法,馬上來了興緻,抱著林醫生的胳膊搖晃著說道:「我就知道你們這些專業人員有辦法,你可以悄悄告訴我,我保證給你保密。」

林醫生看看金鑫又看看金靜,說道:「我也就是這麼一說,按照醫生的職業道德,我是不應該給你出這個主意的,況且就是告訴你了,你也不一定能辦得到。」

金靜見林醫生不想說,拉住金鑫的胳膊說道:「好了,別為難林醫生了,今天已經幫了我們,孩子的事我們還是從長計劃,你昨晚說的讓他們同日生這個辦法不錯,到時候我們就來這裡找林醫生做手術。」

因為中午沒吃飯,金靜約林醫生一起吃飯,林醫生擺手拒絕:「我都安排人幫我打飯了,等不忙的時候咱們再聚。」

揮手道別,姐倆剛走出幾步,林醫生喊住金鑫,金鑫小步跑回去,林醫生塞給她一個紙條說道:「你可以看看然後撕掉,就當我沒告訴過你。」

上車后金鑫迅速打開紙條,上面潦草地寫著四個字:殘疾證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半杯流年半杯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半杯流年半杯茶
上一章下一章

二十二錦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