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血洗罪惡坑

第58章 血洗罪惡坑

罪惡坑中,到處都瀰漫著驚恐的悲號。

「有鬼,有鬼啊!」

「惡魔,他們是惡魔!沒有用的,我們逃不了的!全都會死,我們全都會死啦!」

「罪首在哪?罪首救命啊!」

身移,渺無蹤。刀起,血光漉。只聞倒地聲此起彼落,慘叫聲連綿不絕。

原始的殺戮,唯有天空飄散的無盡紫羽,以死斷罪,以殺贖罪,殘忍的紅海中,是飄著濃濃的悲血。

孤獨缺帶著黑袍人熟練地穿梭在罪惡坑的各個犄角旮旯,將躲藏在其中的罪惡之人一一斬殺,而後化作血水,融入寶塔。

「果然,大仔你還是殺人的刀法用起來順手啊。」

黑袍人一邊跟著,一邊慢悠悠地評價。

「這世界的壞人還真是夠多的。」

隨著殺的人越來越多,寶塔的顏色也變得越來越紅,直到後來,那紅色都有種魔性之感,在流動,在呼吸,讓本是死物的寶塔彷彿有了生命力一般。

孤獨缺停下揮舞的缺刀,喘了口氣,瞥了眼那座貪婪地吮吸鮮血的寶塔,皺起了眉頭。

黑袍人見狀,低聲道:「怎麼?難道你對這些昔日的同伴,竟然下不去手了嗎?」

孤獨缺面露不屑:「什麼同伴?簡直是笑話!那些人也配?」

「對啊,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沾滿了鮮血,奪走過無數人的性命,害得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便是死一萬次也難贖其罪。」

黑袍人的聲音里藏著誘惑,嘲諷,還有一絲別樣的情緒。

孤獨缺別過頭:「我不久前才用這招對付我那心軟的傻徒弟,你想用同樣的手段對付我可一點用都沒有。」

黑袍人的聲音立刻變得輕鬆無謂起來:「反正不花錢,多少試一試,說不定就成了呢?」

「放心吧,有句話說得好,只要我們的屠刀所指皆為罪惡,那我們自然就是毋庸置疑的正義咯。」

說罷,他拍了拍孤獨缺的肩膀,見他面上還是有些不快,便道:

「那我換一個,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屠得九百萬,是為雄中雄。

「大仔你能殺死這麼多罪大惡極的爛人,他們每個人手中的人命加在一起,應該能把你堆成雄中雄了吧?」

孤獨缺一躍而起:「好傢夥,你的殺性比我還重呢?要不要考慮來罪惡坑發展?我看狂龍那小子也只配給你提鞋。」

黑袍人哈哈大笑。

「好主意,等我們屠盡了罪惡坑,就把狂龍一聲笑抓起來,讓他整天跪在地上給我做足底按摩。」

孤獨缺聽了這等狂言,即便是他,也只能豎起大拇指,誇一句:「還得是你。」

兩人說笑間,忽聞刺耳邪異的狂笑從遠處傳來。

「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破老三你聽到沒有,那個傢伙居然要讓我跪在地上給我做足底按摩,是不是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了老大,確實很好笑,哈哈哈哈,哎呦!你打我幹嘛?」

「笨蛋,人家這麼羞辱你老大,你還能笑得出來,趕緊滾過去給我把說話的人眼珠挖出來!」

而後,一道紅色身影從遠處飛速接近。

「九十九,一百,一百零一……哇,好厲害好厲害,不愧是老二候補,老三要為你喝彩,放鞭炮好了,你殺了一百零一人。」

方腦袋,圓蓋頭,扎小辮,穿紅袍的罪惡坑第三罪首·破玄奇咋咋呼呼地停在孤獨缺的面前,

對著他豎起了大拇指。

「你算得根本不對。」

孤獨缺鷹目如電,淡淡的聲音中散發著無比的寒意。

彷彿與他的話呼應一般,天空中那座血色小塔放出化血神光,將地面上的殘肢斷臂全都化作鮮紅的血水,倒吸而回。

「哇呀呀,這是什麼妖法?不好了,老大,老二候補他會妖法,要吸我們的血啦!」

破玄奇哇哇叫著向後逃開。

黑袍人呵呵陰笑:「別急著走啊,下一個就是你!」

破玄奇停下腳步,好奇地打量著他:「原來剛才說要讓老大跪著給你做足療的傢伙就是你啊?」

「是我又怎麼樣?你也心動了?」

破玄奇真的開始思考起來,越想眼睛越亮:「要是能讓老大給我按腳,好像也很不錯……」

「破老三!我讓你來挖眼珠,你居然……你當我是什麼兄弟?嗚嗚嗚……」

一道邪氣四溢的身影突然化光而至,綠髮飛揚,玄色披風下的白袍各處都有綠色龍鱗為飾。胸膛裸露,栩栩如生的墨綠邪龍紋身一直蔓延到頭頂,於眉心鑲嵌一顆碧玉龍珠。

他的聲音似哭似笑,變化無常,一頭鑽進破玄奇懷裡,整個人扒在他身上,正是罪惡坑第一罪首·狂龍一聲笑。

孤獨缺嘆了口氣:「所以不想跟你這樣的傢伙扯上關係,在一起久了,有個性都會變得沒個性。」

說罷,孤獨缺長刀一擺,帶起地上塵土無數。

「瘋話說完了,來吧,等這天很久了。」

狂龍一聲笑哭聲戛然而止,他一個後仰,避開了揚起的煙塵。

「啊呀!」

他的臉上露出害怕的神色。

「你看起來好厲害,我不跟你打。」

狂龍的眼珠滴溜溜地轉了幾圈,將視線鎖定在他身後的黑袍人身上。

「你看起來比較弱,我要打你哇!把破老三讓給孤獨小鳥。」

破玄奇嘰里呱啦的憤怒之語沒有人在意。

黑袍人發出「嘎嘎」的陰冷笑聲,雙臂抬起,露出一直掩在袖下的雙手。

他手上帶著一副金燦燦的手套,在陽光的映照下,反射出奪目的金光。

「喝,你的手套好漂亮啊!可以借我看一下嗎?」

狂龍頓時被金光吸引了注意,完全不記得上一秒他還提意要與黑袍人相殺的樣子。

黑袍人冷哼一聲,對狂龍的痴話毫不理會。

「不借就不借,你會哼我也會哼,哼、哼、哼……」

這邊,由於狂龍反覆無常的情態,氣氛一直在緊張和放鬆之間飄忽不定。

而孤獨缺和破玄奇那邊,戰況已經一觸即發。

缺刀神器,對上回力霸掌,到底何者能夠取得勝利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苦境:從刀戟戡魔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苦境:從刀戟戡魔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章 血洗罪惡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