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設置包圍圈

第123章 設置包圍圈

從黃巾小兵開始第一百二十三章設置包圍圈

南方和朝鮮半島捷報頻傳,楚歌所在的主戰場也即將迎來大戰。

一開始,楚歌打算把戰場設在武昌,後來經過觀察地形,大軍又搬遷到鳳陽府。

楚歌之所以選在鳳陽府作為主戰場,是因為鳳陽府在揚州府左近,又處於bj南下的直線上。

不管多爾袞是攻打鳳陽府還是揚州府,兩城都能互為犄角,讓後者不能全心投入,而兩城面對半數清軍的攻勢,自然應對無虞。

另一方面,有鳳陽府和揚州府頂在前面,多爾袞的大軍就是想繞過兩城攻擊南方,也要擔心後路被斷。

「陛下,多爾袞率領的三十萬大軍已全部度過黃河?」

李儒幾乎每隔幾天都把南方的消息、朝鮮半島的消息、還有清軍南下的消息上報。

在鳳陽府早已待的無聊的楚歌聞言,精神一振,他從納涼的躺椅上坐起,道:「你立刻派人通知徐榮和張任他們,大軍可以行動了。」

「是,陛下。」李儒領命離開。

幾天後,在黃河上游等待良久的徐榮接到命令。

他第一時間前往水軍營寨見蔣欽:「公奕,想必你也收到陛下的傳令了吧?」

蔣欽點點頭道:「不想徐將軍親自來我水寨,我正要派人通知你呢?」

徐榮道:「無妨,本將親自來一趟才可安心,不知船隻和一應物資可準備好。」

蔣欽哈哈大笑道:「不敢有負陛下所託,船隻和物資都已準備妥當,上次讓甘興霸出了彩,陛下今次讓我帶隊封鎖黃河水道,我早已迫不及待,說起來,我忙于軍中事務,還未看過真正的大海,倒是落後幼平和甘寧了。」

想到自家大哥周泰已經成了大乾出海第一人,而且在海外打下一片大大的地盤,還帶來祥瑞糧種,蔣欽就羨慕不已。

更別說甘寧後來居上,在滅金行動中封鎖河道,導致完顏宗望無法北逃,如今又率領鐵甲艦隊縱橫海洋。

之前,他還覺得稱霸長江黃河威風不已,可聽其他人一說海洋的廣闊,瞬間有種自己置身澡堂的感覺。

「這次立功后,我也向陛下申請出海,記得陛下上次說過,隔壁的瀛洲人最是討厭,那我就替陛下去教訓教訓他們。」

對面的徐榮倒是不知道蔣欽的雄心勃勃,他聽到蔣欽說一切準備好了,心下一松道:「公奕,兵貴神速,既然你已準備妥當,那我們即可出發如何?」

「固所願爾。」蔣欽笑道:「徐將軍不說,我也要催你上路呢?」

「哈哈,走,讓我們去會會滿清之人。」

「不過又是一群山中猴子罷了,我大乾兵鋒所至,擋者披靡。」

「哈哈,說得好。」

兩人一邊說笑,一邊開始召集部下集合。

號角聲響,士卒收拾東西朝著各自船隊跑步前進。

停靠在港口的船隻進出有序,每裝滿一艘兵員或是物資,就在領航者的帶領下朝東而去。

兩個小時后,艦隊連成一片,白帆飛揚,噼波斬浪,正式加入戰局。

——

在宋地的更北方,呂布和張遼晚了兩天收到出兵的消息。

他們并州狼騎的命令是繞道草原,一路掃蕩草原部族,一路南下和其他大軍匯合。

收到消息的這天,呂布正帶著手下,騎著心愛的烈焰馬,在草原上狩獵狼群。

「將軍,有軍部急件。」

出來打獵的呂布沒有隱瞞自己的所在地,傳令兵很容易找到了他們。

「軍部急件?」

呂布心中一動,大乾滅金國已將近有一年,宋地的北方早已沒有敵人敢撫大乾虎鬚,

他和張遼現在逗留在北方,就是等待軍部命令,配合朝廷大軍,施行對東邊滿清的全面打擊。

「想來是狼騎出動的時候了。」

呂布當即對郝萌、曹性、成廉等人道:「走,隨我回營。」

「是,將軍。」

一眾人回到營地,就看到軍中士卒已經在收拾行囊。

看到呂布等人回來,張遼上前道:「將軍,陛下讓我們向東行軍。」

「好,本將早已在這地方待的不耐煩了。」

卸去諸侯命格,擔任一方主帥后,呂布倒沒了前世的諸多毛病。

或許是不用擔心底下人的背叛,他對於楚歌看中的張遼信任有加,也聽了楚歌的意見,既然他不喜歡處理軍中事務,只喜歡衝鋒陷陣。

那就把繁瑣複雜,發號施令的事情交給張遼,自己只管在戰場上殺個痛快就是。

經過幾年配合,并州狼騎形成了獨特的格局。

沖陣無雙的呂布成了軍中的精神象徵。

而張遼則成了實際發號施令的統帥。

再輔以高順的陷陣營,可以說狼騎已經能獨當一面,不輸大乾的其他任何軍隊。

——

在徐榮和呂布動身的時候,身處南方的張任軍團,已經提前一步收到楚歌的命令。

有長江水利相助,張任率領大軍順流而下,第二天就進入了明地的西南地區。

如今的西南地區,正處於張獻忠的統治之下。

真實歷史上,張獻忠會在明年被大清碩肅勤王豪格射殺。

歷史上,對張獻忠也是褒貶不一,稱其為「殺人狂魔」,惡魔或英雄。

在起義初期,張獻忠攻破大明城池后,倒也把糧食分給了貧窮的百姓,可之後一路輾轉,他殺人如麻,所到之處,十室九空,對民間秩序造成了很大的破壞。

對於大西政權,楚歌和李儒等人商量后,決定給後者一個機會。

那就是先派使者招降,若是張獻忠食實務,讓大乾能夠兵不血刃地拿下西南地區,那就讓張獻忠安度晚年,若是對方還看不清形勢,那就送對方上路。

「什麼,讓老子無條件投降,我日他個先人,老子要不是看你是個使者,現在就拔了你的皮。」

很顯然,大乾的好意被張獻忠給拒絕了。

對此,楚歌等人也早有預料,畢竟張獻忠再怎麼說也當了十多年的頭頭,如今又成了開國之主。

雖然在起義過程中多有挫折,其中一段時間還被洪承疇趕得狼狽不堪,可再怎麼說,軍中少了其他人吃的穿的,也不會少了張獻忠這個頭領的吃喝。

享受慣了的人,不到最後關頭,自然捨不得失去所有。

更何況楚歌還是讓他無條件投降。

看著被攆出去的使者,張獻忠滴咕道:「也不知道給老子封個王,就想讓老子歸順,哪有這麼好的事,老子就算是死也不會給你們看不起。」

給南明朝堂、給張獻忠等人大肆封賞,能否取得更佳的說降效果?

相信是能的。

這點楚歌自然知道,可楚歌不願意這麼做。

歷史上很多帝王在招降對方時,每每許下高官厚祿,可等時間長了,國朝局勢穩定后,又開始卸磨殺驢。

在古代,皇帝至高無上,下面的官員對於這種行為就算心中泛滴咕,也不敢說出口。

史官在皇帝的壓迫下,可能也不敢把這種事情寫在史冊上,就算有膽子寫的人,大概也是寥寥幾句,用春秋筆法帶過。

而楚歌和他們不同,他永世在位,大乾又不和世人爭一時長短。

有優勢的時候,大乾盡可以擴大地盤,沒優勢的時候,也能停下來修鍊內功,讓自身強大后再去打敗敵人。

再加上一早跟隨他起兵的人都還沒有封侯封王,這些異國他鄉的土著,哪來的面子和實力讓他破例。

如此,不是對不起一早跟隨他的人,也把這些註定要被大乾打敗的人看得太重了嗎?

鳳陽府內,楚歌收到了使者失敗的消息。

「張獻忠不願意投降?還把使者趕了出來?」

李儒點頭道:「不出陛下所料,張獻忠看來是不捨得交出自身基業,亦或是和南朝一樣,等候我們和清廷兩敗俱傷。」

「無怪他們。」楚歌笑道,「他們以為我朝和清廷分出勝負要曠日持久,就像一方起義,事起至落敗,還要經歷個十多年,大明當初沉船見底,也是如此。」

李儒點點頭,對人性他也非常了解。

世人大都不見棺材不掉淚。

憑使者幾句話,自然無法讓一方霸主屈身歸降,這是他們早有預料的事,派使者前往勸降,也不過是試上一試而已。

「文優。」

「陛下有何吩咐。」

楚歌道:「既然張獻忠不明天時,就讓張任動手吧,早點掃蕩了西北,也好配合宋地,早日打穿兩界山,希望朕全取東方之時,三方之地已經聯通。」

「是,陛下,臣這就傳信給張將軍。」

三天後。

在長江南岸游擱的張任接到了軍部命令。

迎著軍中將領的目光,張任肅然道:「陛下有令,張獻忠不明天時,大西當滅。」

「謹遵陛下聖命。」

營帳內,一眾將領精神振奮。

兵家之人,最是渴望戰鬥,他們巴不得世間都是張獻忠這等人物,如此,他們就有足夠的敵人用來建功立業。

這邊,張獻忠趕走了使者后,也命令手下嚴陣以待,可張獻忠連洪承疇、多鐸等人都打不過,怎麼拼的過大乾的精銳軍隊。

比武器。

大乾如今全面換裝了精鋼兵器。

每路大軍中,投石機、連弩、火油彈全部裝備完整,輜重和糧草也不缺。

比將領。

經過幾年曆練,張任越發穩重,軍中又有黃忠這個高手輔左,再搭配一些益州出身的將領,不說人才濟濟,卻也不輸他人。

這個世界上,如果說登陸戰的經驗,大乾說第二,就沒人敢說第一了。

長江沿岸廣闊,大乾又有兵力優勢。

張任乾脆把大軍一分幾路,從不同的登陸點上岸。

岸上有張獻忠人馬守候的,就游擱牽制。

岸上沒有人馬守候的,就直接變突擊。

「匹他娘希。」

張獻忠對此很是無奈,他兵員有限,就算把所有人召集起來,也無法守備沿岸所有地方。

「快,划快點,敵人馬上來了。」

運輸船上,一隻只小艇如餃子下水,在將領的催促下,士兵們背著武器,身穿鎧甲快速爬下繩梯,落到小艇上面。

「走嘍。」

自己一什的人員到齊,什長就吆喝一聲,讓手下快點到岸邊。

到了岸,士卒們飛快地跑前列隊,保護後方士卒的到來。

「殺啊。」

張獻忠等人雖然疲於奔命,可把人員散布的廣了,自然也能駐守些許地方。

趁著大乾士卒上岸的不多,駐守在遠方的將領自然是帶隊過來,想把大乾士卒給趕下河去。

「弓弩手列隊。」

「上弦。」

「發射。」

「再射。」

裝備的代差,讓跑來的大西士兵迎上一陣箭雨,相比弓箭,弓弩的威力更大。-

而且,經過科學院下屬兵器研究所的幾次改進,大乾的連弩已經能夠做到連發。

一次上弦,可以不間斷地發射三枚弩箭。

「啊。」

「快散開。」

對面的士兵被打蒙了,由於來的快,當先的士卒只攜帶了兵器,而以張獻忠的實力,除了他自帶的少許親衛裝備了鐵甲。

其他軍中士卒能裝備皮甲都算好的,更多人只穿了件單衣。

皮甲尚且擋不住弓弩,更何況是血肉之軀。

三枚弩箭落下,奔來的路上就躺滿了屍體。

借著對面之人被嚇住的時間,大乾士卒又借用滑輪開始重新上弦,之後,隊伍上前,朝著大西士卒逼上。

等到了射程,又是一陣箭雨發射。

隨著江面上更多人員到岸,加入反攻的人越多,如此一來,登陸作戰的結果,往往是大西軍大敗虧輸,反而被登岸的大乾士卒尾銜而追,拿下對方的營寨。

「陛下,西灘被乾人拿下了。」

「陛下,大乾人在石尾峽登陸了。」

「陛下……」

張獻忠感覺腦袋都快炸了,得到的消息全部是壞的,傳令兵匆匆而來,匆匆而走,他都不知道自己損失了多少馬兵。

「撤,給老子撤回都城,我們上了乾人的當,分兵,分兵,格老子的,就是因為分兵,我們才一再吃敗仗,不管了,大家集中一起,和乾人好好乾上一仗,輸了的話,最多老子再進山當落草就是。」

軍中將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不敢反對張獻忠的意見。

更何況,他們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從黃巾小兵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從黃巾小兵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3章 設置包圍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