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亭前激戰 生死危機鷹翼揚

第39章:亭前激戰 生死危機鷹翼揚

醉翁亭,終年酒香四溢,令人流連忘返的醉翁亭,今日終是免不去江湖風波侵擾!

為擒酒黨眾人,毘非笑奉六禍蒼龍之命來到,他雖不貪杯,卻也喜好杯中之物,嗅得空氣之中散發而出的酒香,足下腳步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不對,為何會如此的安靜?」

多年的生死搏殺,讓毘非笑行至半途便冷靜了下來,方才驚覺,空氣之中的酒香竟是多出幾分若有若無的殺意。

「不對,有問題,走!」

不作任何猶豫,沒有一絲遲疑,毘非笑轉身即退,卻是快不過早有的埋伏。

「走?遲了!」忽聞冷厲殺聲,血魔雙刀斷歸途,「你走不了!」

凶叱大動亂踏步現身,攔在來時之路,毘非笑當即轉向,欲走另路離去,卻見巨斧駐地,斷絕前途,凶暴大驚慌冷聲道:「毘非笑,奉主上之令,在此恭候多時了,還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這人,好醜,想不到苦境也會有這麼丑的人……

前狼后虎,左右為難,凶暴大驚慌、凶叱大動亂兄弟聯手,圍殺毘非笑!

「無名之輩!」毘非笑冷笑一聲,根基一催,掌風瞬動,迫人氣息卷向四周,聲勢駭人,「也妄想擒吾,狂妄!」

「是否狂妄,試試便知!」

一語言畢,踏步而出,凶叱大動亂運使血魔雙刀,快斬連環,自側後方攻向毘非笑。

納氣於掌,覆元成罡,毘非笑受圍在先,謹慎以對,守招運使,力運五分,提防後方敵人的同時欲化連綿攻勢。

赫見掌刀交接一瞬,石板頓生龜裂!

棘手!此人的根基尚可,若非顧慮持斧之人……毘非笑頓感不妙,眼前的對手,若是全力當可輕鬆拿下的,然而對手,卻非是僅有一人。

「鐺!」

雄力再出,掌風旋卷,迫退血魔雙刀,此時又聞風聲赫赫自后而來,毘非笑早有準備,翻掌再化勁,卸去巨斧千鈞力道,猶是感覺有些雙臂發麻。

這人,更是高手,比之方才那人,更為強悍!

究竟這兩人是從何而來,為何南武林從未見過這兩人!

思索未停,戰鬥未停,斬落的巨斧雖被偏移而斬在地上,但凶暴大驚慌只是右臂運勁,斧刃直接刮開碎裂的石板,橫嚮往無赦天靡拍去。

巨斧未至,威勢驚人,毘非笑心思念轉,雙掌運元一檔,借力翻飛欲逃,然而雄渾之力,猶是透過護體真元,空中滴落的數滴鮮血,象徵已負輕傷。

「你們,是還施水閣之人?!」掌心微裂,掩不住心中驚色,思索完畢的毘非笑已是察覺來人所處勢力。

「汝的問題,太多了!」

凶叱大動亂功元一提,雙刀齊落,縱身一躍,雙刀迴旋之間,血色刀芒便要在空中將毘非笑攔腰斬斷!

南武林的生面孔,只有可能是還施水閣了,這些人到底是從何而來!

毘非笑心念百轉,雖在空中,尤然掌勢一番,石耗鼓出,竟是空中聚元出招,借風加催威能。

「風絕掌鳴!」

綠風匯掌,風卷嘯吟,怒然劈落,毘非笑掌運石耗鼓,帶起一陣冷厲掌風,迎上雙刀鋒芒!

「危險!」

觀戰的凶暴大驚慌看出此招威能所蘊,非是凶叱大動亂能擋,雖說兩人名稱好似一對,實力卻非是伯仲之間。

當機立斷,巨斧一抬一落,斧刃生風成芒,竟是后發先至。

斧刃之風迎上石耗鼓,

兩股相似的雄渾力道相撞,整個醉翁亭同時遭殃,余勁狂掃,塵煙四起,毘非笑悶哼一聲,口中咽下一口猩紅。

此人實力?方才竟是未出全力嗎?

落地一瞬,毘非笑忍下體內傷痛,毒掌一開,赫見慘綠妖異的詭風怒號周遭,石耗鼓敲,配合無間的毒功掌法齊出。

剎那,鬼泣神悲。

「鬼泣陰海!」

發出一掌,只為拖延時間,毒功一開,就是輕功奔逃。

毘非笑一掌推出之後,當場轉身奔離,掌勁毒風漫境而去,欲組森獄二人追擊。

卻見凶暴大驚慌高舉巨斧,空中霎時悶雷滾動,電光一閃之間,已是納雷入斧,斬落之下,雄元破開掌勁,雷霆擊滅毒素,阻攔之招不過轉瞬,已是無功。

「追!」

就在凶暴大驚慌破開對手之招后,凶叱大動亂已然動身追下,而凶暴大驚慌抗起巨斧,看似緩慢,竟是同時追上了毘非笑。

「乖乖跟我們回去,少受皮肉之苦啊!」

凶叱大動亂再啟雙刀威脅,凶暴大驚慌也神色一正,道:「若是再不願,哼,殺你,何須一招?」

毘非笑咳了一聲,鮮血順著嘴角留下,道:「看來二位是吃定吾了?」

「難道你認為,你還有反撲的能為嗎?!」凶暴大驚慌呵斥道:「主上亦是有令,倘若真的擒拿不下,宰了也是同樣!」

「哈哈哈哈哈。」毘非笑聞言大笑起來:「吾一統黑夷族縱橫江湖至今,想不到如今卻會栽在你們兩個無名小卒的手中,來吧,讓毘非笑一觀,你們能為!」

掌勢再動,風夾雜無味之毒瀰漫四野,毘非笑一豁功元,決心為自身生機作最後一搏,就在此刻——

一聲鷹鳴,響徹天際,隨後兩道身影幾乎同時出手,快攻連環,欲搶毘非笑性命!

凶叱大動亂、凶暴大驚慌面對突來攻勢,第一反應唯是挺身接招,卻不料這是對方聲東擊西之計,虛晃數招交手過後,兩道身影便攜起傷重的毘非笑轉瞬消失在夜色之下。

「方才那是?」凶叱大動亂看著二人離去的方向,對方二人速度之快,竟是叫他與凶暴大驚慌追之不及。

「是他們,高翔族。」凶暴大驚慌劍起地上的翎羽,冷笑一聲,原本就猙獰的面孔在夜色下顯得更為可怖,「果然如主上所料的,雖然人在森獄,但是九太子的手已經伸到了苦境。」

「可惡,只差一招!」凶叱大動亂奮起一掌,將一旁的大樹打的粉碎。

自入苦境以來,玄臏對於若葉家之人多有倚重,反而是凶暴大驚慌、凶叱大動亂更多的是在還施水閣護衛,此次二人第一次出任務,就落得個無功而返的結局。

如今玄臏麾下能用之人漸多,讓二人心中也生出了危機感。

「憤怒無用,回去找主上領罰吧。」凶暴大驚慌扛起大斧,轉身離去。

高翔族,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苦境:我在黑海當太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苦境:我在黑海當太子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亭前激戰 生死危機鷹翼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