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給地球剃個光頭

第四十五章 給地球剃個光頭

「看來我的心腸還是不夠狠硬啊。」牧凡感慨道。

怔怔的望着田芶離開的方向出神,燦爛的陽光照在身上,他卻感覺不到半點溫暖。

是心軟了吧……

就牧凡他自己此刻也無法分辨,自己現在到底是什麼心思,或許,這只是一時地憐憫之心發作吧?

想到這裏,牧凡暫時將這些紛繁的思緒拋到腦後,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牧凡低頭看了看手錶,他沒有想到這次交易會如此順暢,決定先回別墅,然後繼續實驗一下自己能力的效果,因為他從田芶那裏收購的5年時間,讓他的剩餘壽命剛剛好達到了100年,也就是說,從此刻起他若是不主動作死的話,他就是真正意義上的長命百歲。

牧凡在交易完成後,暴漲的金光進入體內那一瞬間,他就察覺到了身體正在進行着某種進化,他能感受到每一個細胞都在造反、暴動,像是加滿了油的發動機一樣,不停地輸出著充滿爆炸性的能量,在身體各個細胞之間中流轉,隨着時間越來越強烈的痛楚,幾乎讓他忍不住哼出聲來。

見交易已經結束,牧凡再度釋放出能力,對周身的空間進行了時間加速,周圍的一切瞬間如同暫停下來,但這次能力加速的程度,在釋放的瞬間就達到了可怕的千倍,接着又極速的降下來,穩定在了百倍。

牧凡頓時再也不忍耐,如同細胞被鉗子再一顆顆的拔掉了一般,來自細胞層面的變化,所帶來的痛楚,不斷刺激着他的神經,意識都開始出現了模糊。

「啊……!」

他緊閉着眼,咬着牙發出低沉的嘶吼,似乎覺得憑這種本能,可以將體內多餘的能量宣洩出去,減輕那讓人發狂的痛苦。

「啊……」

隨着嘶吼,牧凡周身漸漸地跳躍出細密的紅色電弧,一塊巨大的金色錶盤虛影浮現而出,接着是第二塊、第三塊……突然他身子一震,無數的虛影化為光點湧入他的身體,空氣被震出砰的一聲巨響,氣浪如同漣漪擴散開去。

頓時能量沖刷的痛苦潮水一般退去,周身的紅色電弧隱沒體內,一陣溫暖在牧凡的體內流淌開來。

牧凡閉着眼睛立在原地,感受着的身體改變,每個細胞似乎都在發出歡悅的呼喊,睫毛輕顫,他緩緩睜開了眼睛,那雙淡金色的眼眸彷彿蘊藏着無盡的神威,讓人看一眼便心中不由生出膜拜的想法。

「吁~!」

牧凡重重吐出一口濁氣,疑惑的看向四周,他感覺世界都變得明亮了,遠處樹枝上那些綠葉的脈絡,也可以盡收眼底……再次閉上眼,甩了甩頭,再次睜開,這才才略微適應了。

「這就是英雄級?」牧凡疑惑的低聲自語道。

他低頭看着右手,對着虛空捏了捏,感受到其中的力量后,臉上露出一抹意味難尋的笑容。

「這下,還真讓又菜又愛玩分析的唐啟菲,說中了……」

眼中金光流轉,時間加速領域撤去,周圍一切恢復正常,那道突破帶起空氣漣漪,瞬間傳來嘭的一聲音爆,狂暴的向著四周洶湧而去。

牧凡聽到聲響,頓時瞳孔驟然一縮。

「我艹!要糟!」他心中暗道。

他不知道正常人突破,是不是也會帶出風牆。

如果突破都有風牆,他也不知道正常應該是多強的風。

他只知道,這風牆可是在自己百倍加速領域裏面產生的,哪怕那道風牆在加速領域中,只是每小時一公里的軟風,

經過百倍加速……

那就是離譜的颶風了!

怎麼辦……?牧凡焦急思考的腦中,突然一道靈光閃過!(?▽?)

心念轉動間,自身千倍加速釋放,意識中連同那道正朝四周人群撲去的氣牆在內,一切都慢了下來。

他立刻就感受到自己剩餘壽命在飛速消耗,就像加油站油槍跳錶一樣,唯一的區別只不過是越跳越少而已。

牧凡不敢耽擱,當即一步踏出,接着雙腿發力,追上氣牆后,沿着空氣漣漪的邊緣跑了起來,他打算利用自己千倍加速的身體,所帶起來的動能將氣牆撞得粉碎。

嘶……!一陣抽氣聲從牧凡口中傳出。

他的身體剛一接觸到風牆的漣漪,便感受到巨大的阻力……

「嗯……有些疼,但是比起剛剛的劇痛,這簡直就是在刮痧。」牧凡心裏想着。

片刻后,沿着氣牆跑完一圈的牧凡又站到了原地,瞥了眼朝向天空方向的空氣漣漪,表情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便撤銷了能力。

「天上千萬別有飛機呀」牧凡在心裏暗暗祈禱著。

嘩嘩嘩……

公園中的綠化樹瞬間瘋狂的搖晃起來,新發的嫩芽綠葉,紛紛朝這遠處飛去。

樹下的人們只覺得一陣微風拂過,都不約而同的停下手裏的活動,莫名其妙的看着劇烈搖動的樹枝以及那被捲走的成片綠葉……陷入了沉思。

「我靠!」

片刻過後,一個人驚訝的指著天空喊道,眾人不解的看向他,又順着他指的方向看向天空。

一團團的雲朵在天空中消失,向著四面八方快速的飄走,只留下一片乾淨純粹的藍色……

然後大家都沸騰了!

拿手機的連忙拿出拍攝,沒手機的七嘴八舌的喊著,「牛鼻!」「卧槽!」……等等。

而作為當事人的牧凡,則是神色緊張的看着天空,認真觀察著是否有飛機經過。

與此同時,距離地面400多公里的龍國宇宙空間站內。

一位中年男人在舷窗邊,手指著窗外的地球,一臉老成持重的樣子,對着身後忙碌的年輕人侃侃而談道,「小李呀!看樣子龍國東南沿海地區,要下一陣子大雨咯!」

「……?」

年輕人不解的看了看中年人隨後問道,「王哥你咋知道?」

被叫做王哥的中年男人,扭過頭看着小李得意的笑道,「你看龍國東南部已經快成型的風球,雨雲都在往那聚吶!」

小李聞言,趕緊飄到舷窗邊,看了看窗外的地球,目光掃了一眼龍國東南部,微微一愣,揉了揉眼再次看去,半晌后回過頭疑惑的問道,「王哥,你說的風球在哪?」

王哥搖搖頭笑了笑,想着現在的年輕人,知識面真是差勁,再次伸手對着窗外一副好為人師的樣子,緩緩開口。

「不就在……我艹!什麼情況!」d(?д??)

透過舷窗看去,只見此刻龍國東南部的天空出現一片圓形的無雲區域,而且還在肉眼可見的慢慢擴大著,地球看起來就像是被剃了個禿頭一樣。

至於那個將要成型的風球,漸漸被擠到一邊,慢慢的又朝着東部的日國方向去了!

……

龍國的西北部。

皚皚白雪覆蓋在連綿的山脈的雪線之上,雪白的山林之中,呼嘯的山風帶起大片雪花,漫天飛舞的飛向天空。連綿的山脈中,一處山峰之上。

一個鶴髮童顏的老人躺在這漫天風雪之中,雪花蓋了厚一層,呼吸帶動着身體起伏着,說明老人正在打着盹,被山風卷攜的雪花,飄至老人身周便直直飄落下來。

天湛藍,絕頂處,雪中眠,這一切將老人襯托的飄然出塵,彷彿不像是這人間的人物。

突然老人睜開雙眼,雙眸之中精光閃爍,猛的坐起身,扭頭對着一處虛空緩緩開口道。

「既然有尊客到來,怎麼不現身一見?」

片刻后,老人看去的方向,除了呼嘯的山風外,仍是一片死寂。

見此老人面色不變,淡淡笑道,「來都來了!又何必藏頭露尾的!」

這輕輕一句,彷彿輕描淡寫一般。

可是就在老人面前大約十多米之外。空氣之中彷彿驟然扭曲了一下,隨即一個人影緩緩浮現。

來人懸浮在空中,他白皙的皮膚,立體的鼻樑,五官精緻的像是雕刻出來的一般,蔚藍的眼睛像是海洋般清澈,金色的發梢自然的垂在額頭,凌亂而別具美感。

此刻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驚訝,聲音裏帶着一絲異樣,「咦?白玉京果然不凡,居然能看出我的隱匿術法?」

看清來人後,老人忽然輕蔑一笑,「我還以為是誰,行蹤詭異潛伏來此。原來你這個神棍!」

「幾十年不見,你還是那麼……」

神秘的年輕人話還沒有說完,便被老人給打斷。

老人一臉厭惡的說着,「收起你的虛偽客套,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放完快滾!都是一把歲數的人了,還用能力維持着自己容貌,噁心!」

年輕人男子嘴角抽搐了一下,沉吟片刻,然後嘴角浮現出禮貌的微笑緩緩開口,「我聽說九州找到他了?」

「找到誰?」

老人怔怔看着對方,一臉的茫然。

「難怪他最信任的就是你,說實話,你撒謊的樣子,着實有些生硬!」年輕男子臉上的笑意更濃了,然後想了想又說道「看來確實是找到了!S市對么?」

被稱做白玉京的老人,聞言頓時沖霄的殺氣以他為中心爆發!

「鳥人,你是不是想打一架?」

鏘——!!

清脆的劍鳴在山脈間回蕩,一道流光極速的向著老人飛來,眨眼間便到他手中現出一把古樸的劍,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劍柄一面書農耕畜養之術,一面書四海一統之策……

隨着老人漸漸挺直的脊背,一陣陣威壓溢散出來,雪白的山林之中,大片飛鳥被驚起,撲棱著翅膀飛向天空。

見狀年輕男子的笑容消失不見,陰沉着臉看向對面老人手裏的劍,眼中閃過一絲忌憚。

兩人之間的氣氛,瞬間變得極度緊張,老人即將揮劍大戰一場之時,老人忽然表情有些錯愕的看向東方遠處。

而年輕男子也同樣似乎感應到什麼,若有所思的看着東方,眼神之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這個地球還有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這個地球還有救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給地球剃個光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