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吳道子的畫

第26章 吳道子的畫

韓泉見看守的人少了幾個,但還是覺得最好等到晚上,逃跑的幾率會更高一些。

一滴水從上面滴落,滴在地上,發出聲音,驚醒了打瞌睡的看守,看守下意識的就往牢裏一看。

「怎麼什麼都看不到呢?」

韓泉立刻伸手把對方的脖子掐住,慢慢用力,令看守如同身處地獄一般,而後韓泉又稍微鬆了點手,開口道「牢房鑰匙,還有我的劍在哪兒?其他人都到哪了?」

「原來都去試吃沈月江的新作了,看來我的運氣還不錯,可惜你的運氣不太好。」

說完一用力把對方的脖子扭斷了,面對這種劫匪,有機會和能力消滅的,一絲猶豫和善心都是對百姓的禍害。

說罷從對方身上接過鑰匙,打開了牢門。

時間回到白天的時候,老邢和小六帶着兩個劫匪趕回了衙門,將事情的經過完整的告知了婁知縣,婁知縣則表示自己會想辦法的,讓老邢他們時刻注意。

韓宇知道消息后心急如焚,這孩子一點也不聽勸,當即向婁知縣表示,自己想帶人去救韓泉和被綁架的邱小東。

於是韓宇和老邢一同出發了,趕回了七俠鎮,此時眾捕快卻聽到了一個十分震驚的消息。

在邱員外家被綁着的周護院逃跑了,臨走前把管家和邱員外都給綁住了,要不是夫人秦雨煙見老爺沒在屋裏,讓下人一塊去找,二人現在還被綁着呢。

「你是說你是被好幾個人一塊綁起來的,其中還有一個就是周護院」韓宇沉默不語,這也發生了明目張膽的搶劫,可自己侄子那還生死不明,這該如何是好?

「你繼續想想還有什麼遺漏?他們還說了什麼沒有?」老邢問起了其他的部分,估計這夥人肯定還是那幫山賊,說不定是這夥人,見沒拿到錢就直接改明搶了。

邱員外被打暈的早,沒有說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而管家則是被那個周護院又是一頓毒打,還逼問管家,那幅吳道子的畫藏在了哪裏?

管家承受不住,只好實話實說,被韓捕快帶走了,說是韓泉決定先到同福客棧和老邢匯合,再去和劫匪交易。

「邢捕頭,那幅畫還在你身上嗎?」韓宇覺得劫匪肯定還是沖那幅畫兒來的,所以掌握住了畫,就掌握住了主動權。

老邢尷尬的笑了笑「當時韓泉。說放在自己身上不安全,就交給我了,我就把畫放同福客棧里了,結果事情比較緊急,估計現在還在那呢?」

於是,韓宇和老邢商量之後,決定帶着捕快們趕往同福客棧,準備以逸待勞。

而一個陰暗的死胡同口,高瘦男子聽着老周的回話,氣不打一處來,好你個老周,老子費盡千辛萬苦,結果你跟我說畫整丟了。

深吸了幾口氣,男子的心情才平復下來。既然你說他到了同福客棧。而且那個韓泉。也沒發現。什麼話?肯定不會隨身攜帶。

說不定就藏在那個老邢的家裏或者同福客棧里。時間緊迫,只有兵分兩路了。當即下令,所有人分成兩批,四個人跟着周護院一塊兒去那個捕頭的家,另外三人跟隨自己到同福客棧去找。

而且還暗中遞給老周一個紙條,老周不動聲色,借口尿遁方法離開幾人視線,打開紙條後上面寫着「取畫,跟着你的一個不留殺」

老周看完后只覺得心頭一涼,這個人居然連自家弟兄都能出賣,萬一他要是對自己也用這種手段。可是自己想知道的線索就在他手裏,不聽他的話還能怎麼辦呢?

「老周,

你快點兒行不行?是不是掉茅坑了?」見外面的人已經開始催促起來,老周趕緊應一聲走了出去。

在房頂上藏着的正是老四和另外兩個輕功比較好的手下,看着老周和老二分開,頓時心中瞭然,果然如我猜想的一般,是要調集手下偷偷的拿着畫遠走高飛。

「四哥,我們應該跟誰呀?」在左側的人。輕聲的問答。這二人都已經離開巷子,再不追上去,估計都要消失的沒影了。

「追軍師」刀疤男老四是這麼想的,那個老周一看就是老二的手下。追他浪費時間。

就跟着老二,什麼時候他把畫拿到手,再讓他知道知道,什麼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沒知識的人不代表沒有智慧呀。」老四冷笑一聲,帶着兩人追上了老二。

同福客棧里,佟湘玉帶着小貝和大傢伙都安全的回到了家,看到了桌子上放着一個包裹,解釋道

「這是老邢放這的,」

大嘴充滿好奇的問道「這包裏邊兒裝的是啥呀?」

老白表示自己一點興趣也沒有,「老邢有啥好玩意兒啊,拿走拿走,就這破玩意兒,還佔我們地方呢。」

佟掌柜見老白把包裹往裏邊一扔,忍不住訓斥道,這畢竟是人家的東西,別給人家亂扔。

說完就將包裹拿了起來,放到了賬房的柜子下面。

「嫂子,我困。」看着小貝困的不成樣子,大傢伙兒也都累的受不了的樣子,佟掌柜決定讓大家從現在開始回屋睡覺。

「大家都累了一晚上了,你們都回屋睡吧,小貝今天嫂子挨着你睡。」

郭芙蓉驚訝的說了一聲。「掌柜的,你跟小貝睡,那我睡哪兒啊?」

佟掌柜推著小郭上樓,「我再給你開一間客房吧。」說吧,不過小郭的意願強行把她帶上了樓。

大嘴也打了個哈欠,說道「我就不客氣了啊,我先去睡了。」

秀才也跟着走到後院「大嘴,等等我,等我睡著了你再睡,你那呼嚕打的我睡不着。」

老白也開始在大堂對起了桌子,鋪起床鋪,準備睡覺了。

在這時門口來了三個陌生人,個頂個的身板壯實,看着都特別嚇人,最靠前的,手裏還拿着傢伙。

老白見這幾個人長得凶神惡煞的,根本就不像好人,於是連忙說道。「對不住了客官,我們打烊了,明天再來吧。」

老白的話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其中一個人甚至拿了把鋼刀拍到了桌子上,直截了當的說要拿那個捕快放到這兒的畫,讓老白趕緊交出來,否則就要不客氣。

「什麼畫啊?我咋一點兒都不明白呢?看幾位客官旅途勞累的,要不我給你們整點菜去。」老白一邊套近乎,一邊走上前去。

為首的人把刀拔了出來,對着老白說。「就是那個捕快,放到這兒的東西,你要再不說,直接把你倆膀子給卸了。」

在同福客棧對面,坐着觀察情況的老二卻是搖了搖頭,「哪有這麼笨的?上來就直接問人家要畫,要是我的話,肯定假裝吃飯再開個客房,然後隨便那麼一轉悠,不就找到了嗎?」

老白心想,對方說的肯定是老邢放置那個包裹,我可不能就這麼交給他們。老白嘴上說着知道知道,但身體卻離拿刀的那個人更近了,這個距離應該可以。

一指頭戳過去點住了帶頭的那位,剛轉過身來要和在門口的人交戰,只見那兩個人已經腳底抹油跑了,在對面的老二也趕緊離開了,老白還想再追,但生怕中了對方的調虎離山之計,只好回來。

在遠處偷看的老四三人更是憋住了氣,這是個真正的高手。

還是在老四左側的那個人,率先問道「四哥,要不咱們撤吧,點子太硬了。」

老四搖搖頭,說道「再看看,那畫可是值老鼻子錢了。再說了我們只是跟蹤老二而已,又不是和那個高手正面交鋒。

老二要能拿到手,我們再跟他搶。他要拿不到手栽到裏面,也算他咎由自取,我們只當看了一場戲」

兩個手下覺得四哥說的也有道理,便決定跟着看下去。

老邢家裏,已經被翻的快底兒朝天。老周和四個人也沒看到有什麼畫,只有幾套舊衣裳,連二兩銀子都湊不出來。

「看來那個捕快應該是沒把東西放到這兒,肯定是放到同福客棧了,我們還是過去找二哥吧」

老周見四個人意見如此一致,也不好直接出言反駁,看來只能見機行事了。

趕往同福客棧路上的韓宇正在前面快步走着,突然被老邢拉住了衣服,韓宇也是老人了,沒有絲毫驚慌,只是彎下腰,假裝找東西,邊找邊說我錢呢?

實則問向老邢,「什麼情況」

老邢稍微一指前面的幾個漢子,小聲地說「最後邊那個,好像就是邱員外家的。他身上穿的衣服跟邱員外家其他護院穿的都一樣,我估計他就是那個周護院。」

韓宇定了定神,數了數。連上那個所謂的周護院一共有五個人,自己也只帶了兩個人過來,加上老邢和他徒弟小六人數最多持平,「不能硬來,先跟着他們,小鄭你去通知婁知縣,其他的捕快能調多少調多少,越快越好。」

不是韓宇膽兒太小,實在是一般的捕快什麼水平自己太了解了。要是抓個小偷地痞流氓什麼的還行,真是對付這種不要命的山賊那可就得靠人數優勢了。

小鄭應了一聲就走了。

老周在韓宇低下頭的那一刻,已經發現了那幾個捕快,不過沒有聲張,只是用眼睛的餘光偶爾掃過對方,想着對方要是能追上來,自己正好擺脫這幾個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在武林外傳里的平凡捕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在武林外傳里的平凡捕快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吳道子的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