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向陽鄉老宅

第6章 向陽鄉老宅

高歡一行回到客棧之後,江湖海主動揮退眾人,只留下餘慶與吳福隨扈在側。

江湖海來到桌旁給自己倒了杯茶,呷了一口,旋即皺眉看向正在一旁閉目養神的高歡,道:「這裡沒有外人,高大人能否跟咱們說說,你的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

「為何要當眾報出我的名字?」江湖海問道。

餘慶與吳福聞言,不約而同的看向高歡,靜靜的等待著他的答案。

高歡早已想好了應對之策,微微一笑,道:「眾所周知,我於數日前在府中失足落水,然而此事卻並沒有表面看上去那樣簡單。」

江湖海皺了皺眉,道:「你是說有人想要加害於你?」

「是。」

高歡點了點頭,道:「我需暫時蟄伏下來,隱藏實力,以備不時之需。」

江湖海默默的在高歡的身上打量了一番,遂沉聲說道:「從前竟不知你是一位六品鍊氣境武者,今日一見,當真是讓我等大開眼界啊。」

高歡微微一笑,謙虛道:「雕蟲小技,實在上不得檯面,也實在沒有什麼好說的。」

見高歡不願多說,江湖海倒也沒有與他多做糾纏,象徵性的從餘慶手中接過十兩銀子,旋即起身與吳福一併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江湖海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有追求、有節操的有志青年,而吳福則是單純的家境殷實,不差錢。

相比於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江湖海與吳福而言,餘慶更願意與高歡多多親近,在他看來,自己與高歡有著近乎相同的身世,而這樣的身世也理應擁有更多的共同語言。

當然了,這也只是餘慶一廂情願的想法,高歡再不濟也是家道中落的寒門子弟,而餘慶則是實實在在的泥腿子。

正當江湖海與吳福行至門前之際,卻聽門外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未等二人做出回應,便見餘慶率先開口,道:「什麼事?」

「小的給諸位軍爺準備了一壺上好的碧螺春,請諸位軍爺品嘗一二。」門外傳來小二的聲音。

「進來吧。」餘慶說道。

餘慶話音落後,卻聽吱呀一聲,小二推門走了進來。

望見小二手中的托盤,餘慶啞然一笑,道:「你們掌柜倒是挺會來事的嘛。」

小二聞言,卻是尷尬一笑,笑容中隱約帶著一抹苦澀,道:「諸位軍爺一路辛苦,這是小的自掏腰包孝敬諸位軍爺的。」

「哦?」

餘慶聞言,頓時來了興趣,接過小二遞來的茶壺,分別給高歡幾人倒了一杯熱茶,接著拿起茶杯放在鼻尖聞了聞,聞過之後,卻是滿臉陶醉的說道:「清香撲鼻,卻是好茶。」說罷,又啜了一口茶水。

一口熱茶下肚,餘慶卻是皺了皺眉,旋即迎著高歡等人不解的目光說道:「卻是好茶,這等品相的碧螺春,一壺少說也能賣上個七八錢銀子。」

高歡等人略一沉吟,便已知曉小二此舉是為了花錢消災。

江湖海上前拿起茶杯一飲而盡,遂向小二點了點頭,道:「多謝。」說罷,便當先離開了高歡的房間。

吳福見狀亦是有樣學樣,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並向小二道了聲謝,旋即追上江湖海,二人一併離開了高歡的房間。

高歡微微一笑,示意小二放下茶水,並讓餘慶親自送小二離開。

餘慶點了點頭,待將小二送出門之後,他探手入懷,隨手取出一塊碎銀子,扔給小二。

小二一臉茫然的伸手接過餘慶丟過來的碎銀子,

在手上掂了掂銀子的分量,估摸大約有二兩左右。

「你一個月才賺幾個錢,老子用得著你來孝敬?趁早拿錢滾蛋。」餘慶趕蒼蠅似的向小二揮了揮手。

雖然餘慶口中罵罵咧咧,但小二仍舊從他的行為中感受到了極大的善意,連聲道謝之後,眼見餘慶已經有些不耐煩,於是連忙逃也似的跑了。

小二走的時候還不忘嘀咕一句:「世人皆言錦衣衛目中無人、貪贓枉法、胡作非為、行事不擇手段,簡直無惡不作,如今看來似乎也並沒有傳言中那般不堪嘛。」

餘慶是八品靈竅境武者,其聽力遠超常人,聞言頓時沖著小二離開的方向高聲喝罵道:「那是朝中勛貴官員對錦衣衛的評價,老子犯得著跟你們這群平頭百姓過不去嗎?你們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們也配?」

餘慶話音落後,卻聽房間外頓時傳來一陣蹬蹬蹬下樓的聲音。

片刻功夫,小二便已經跑遠了。

望著猶在罵罵咧咧的餘慶,高歡會心一笑,心道:「餘慶雖是朝廷鷹犬,但貴在良心未泯,不欺良善之輩,但也不懼兇惡之徒,倒也不失為一條鐵骨錚錚的好漢。」

想罷,收回目光,側頭看向窗外,卻見皓月當空,正是殺人放火的好時候。

高歡笑呵呵的伸手止住了猶在罵罵咧咧的餘慶,道:「時間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餘慶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行為已經打擾到了高歡休息,於是尷尬的點了點頭,起身離開了高歡的房間。

又過了一個時辰。

高歡換上一身夜行衣,借著夜色的掩護,縱身躍上屋頂,徑直向林家向陽巷老宅縱掠而去。

高歡通過摸屍雲中鶴得到了一身上乘的輕功,飛檐走壁自然不在話下。

良久之後。

高歡從後門縱身躍入林家老宅,而後刻意顯露身形,大搖大擺的直奔后宅佛堂行去。

望著佛堂中的那尊畫像,高歡微微一笑,旋即順著畫像中手指的方向轟出一掌。

幾聲脆響過後,屋頂瓦片簌簌而落,而隨之一同落下的還有一件紅色袈裟。

高歡將袈裟拿在手中,大致查看了一番,卻見袈裟上果然撰寫著密密麻麻的小字。

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當高歡看到上述八字心法口訣之際,他會心一笑,暗道:「果然是辟邪劍譜。」

默默的將袈裟疊好,收入懷中,遂踱步走出佛堂,環顧四周,沉聲說道:「時間已經不早了,若是二位再不現身,我可就不奉陪了。」

高歡話音剛落,-便見黑暗中走出兩個人,二人皆穿夜行衣,臉上蒙著一塊黑布。

二人目光如電,猶如兩頭已經鎖定了獵物的猛獸般目不轉睛的直視著高歡的雙眼。

高歡默默的在二人的身上打量了一番,見二人手持長劍,分立左右兩側,隱隱對自己形成了包夾之勢,這一幕看得他不禁啞然一笑,遂緩緩開口道:「真是水淺王八多,遍地扮大哥,就憑你們那點三腳貓的功夫,竟也妄想對我出手?你們怕不是吃錯藥了吧?」

高歡忽然頓了頓,繼而直接道出了二人的名字:「白頭仙翁」卜沉,「禿鷹」沙天江。

我早已對你們的底細了如指掌,就你們這兩頭蠢驢,竟也敢覬覦辟邪劍譜,我看你們真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驟然被揭穿身份,令本就做賊心虛的二人不禁心頭一凜,卜沉默默地後退一步,滿臉警惕的看著同樣穿著一身夜行衣的高歡,問道:「敢問閣下是敵是友?」

這看似近乎於有些白痴的問題,如今從卜沉口中問出卻又顯得合情合理。

高歡聞言,只是略一沉吟,便已經猜出了卜沉的意圖,於是當即順著卜沉的話,說道:「左師兄擔心你等實力不濟,因此特讓我前來助你等一臂之力。」

沙天江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道:「原來如此。」說罷,當即收劍入鞘,笑呵呵的緩步向高歡靠了上去。

卜沉見狀,亦是長舒一口氣,笑呵呵的向高歡拱了拱手,道:「原來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啊...」

「呵呵....」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綜武:開局獲得九陽神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綜武:開局獲得九陽神功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向陽鄉老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