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貢獻

五十七.貢獻

叮鈴鈴……

電視上傳來了新聞聯播的廣告聲。

他拿起遙控器,按了關掉。

「今天的比賽結束了嗎?」

「是啊!剛剛結束。」徐鐵點頭回答。

「恭喜你哦,獲得了最佳防守球員獎,還得到了金鐘國隊長的一次表揚呢!」電視前的小姑娘笑眯眯地對徐鐵道。

「沒什麼,只是碰運氣而已。」

「不過,你真的很厲害。這可不僅僅只是碰運氣吧,是你自己努力了。」

「呵呵......」

徐鐵笑著撓撓頭,他覺得,自己這次真是撿到寶了。

「不過我覺得你很有潛力,加油哦,一切努力都有收穫的。」

「謝謝你的鼓勵。」

掛斷電話,徐鐵坐在床沿看著手機里的照片出神。

這張照片是在金在城和另外一個男孩子的合影。

那個男孩,叫李俊秀。

李俊秀的個子挺高,皮膚白皙,看起來十分漂亮。

他笑容溫暖陽光,像極了鄰家的哥哥,給人一種十分親近的感覺。

不僅如此,他的臉型輪廓跟自己還有點像。

而且他的笑容也非常乾淨,就像是清澈的溪流,給人一種很舒服很安逸的感覺。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完美的人?」

徐鐵感慨一聲。

他想到自己曾經的夢想,不禁苦澀地勾了勾嘴角。

夢想固然重要,但命運同樣重要。

沒有命運,夢想又能怎樣呢?

「這次的比賽結束,也就意味著......我要回國發展了吧......」

徐鐵嘆息一聲,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還想那麼遠,有什麼用呢!」

徐鐵搖搖頭,把手機放在桌上,閉目養神去了。

--

一周后。

「哎呀,終於回來了!我終於回家啦,哈哈哈!」

一大早徐鐵從宿捨出來,就忍不住大呼小叫起來。

「我的媽呀!「他忍不住拍拍腦袋,自言自語:「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他突然抬頭看向身後,只見自己身後站著兩個穿西裝革履的人,看起來像保鏢又不太像保鏢。

他們一左一右的站在徐鐵身旁,表情嚴肅,像極了保鏢的模樣。

這時候,其中一個保鏢突然開口問道:「先生,您要去哪裡?」

「我回家呀。「徐鐵隨口回答道。

這個時間段,應該是公交車來的高峰期。

這兩個保鏢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等著徐鐵走遠后,才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徐鐵不知道這兩個人在搞什麼鬼,只能按照他們安排的路線去坐車了。

當徐鐵坐上計程車后,司機突然問道:「先生,請問去哪裡?」

「回家呀,怎麼,不能回家嗎?」

「不是,我是怕路程不夠。「司機一邊啟動汽車,一邊笑呵呵地解釋道:「如果您要去郊區或是山區什麼的地方,可以去附近的縣裡或者市裡,或者去鄉鎮里。」

「那我去哪裡呢?」徐鐵疑惑道。

「我建議您還是先去省城吧!」司機提醒道。

「省城?」

「嗯,聽說那邊的房價不貴,而且環境優雅,很適合居住。「司機點點頭。

「哦。」

徐鐵沒有再說話,只是低著頭思索了一下。

如果自己真的去省城的話,

倒也確實有這麼個理由。

「我去省城!」徐鐵點點頭。

「嗯。」司機鬆了口氣。

徐鐵看著窗外,不一會兒,就看到了省城的景色。

省城是個大都市,寸土寸金。

雖然他的家在南江,但距離省城還是有點遠,估計需要半個月的車程。

這一段路程,對於普通人來說可能會辛苦一點。

但是對於有錢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不知不覺,車子停在了省城一處繁華的商業街上。

徐鐵看到商業街前有許多人圍繞著什麼在討論著。

他好奇心起,就走過去擠進人群看熱鬧。

原來,是有個小孩子,在街上玩泥巴,卻把自己的鞋弄髒了,還摔倒在地上哭起來。

周圍的人都紛紛上前幫忙,卻發現那小孩根本不領情。

他一邊哭泣,一邊指責周圍的人:「你們這些人為什麼總欺負我?」

「我們沒有欺負你!」

「是啊!是啊!是你自己笨手笨腳,把泥巴弄髒了!」

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說著。

「我不管,你們賠我的鞋!」小孩子哭得很傷心。

「你的鞋髒了就不值錢了。」

「那也比你們的錢值錢!」

徐鐵聽著他們吵架,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他上前兩步,走到那位小孩的面前,蹲下來,伸出雙手抓住了他的雙肩,輕聲問道:「小朋友,你是不是不小心把自己的鞋弄髒了呢?」

「你誰呀你!走開!別管我!」

小孩子掙扎著甩開徐鐵,繼續往人堆里鑽。

「我是你的叔叔。「徐鐵急忙喊道。

「我不認識你!你走開,你們都是壞人!」

「我不是壞人!」

「我不認識你!」

「你聽話,讓叔叔抱一下,叔叔給你買糖吃,好不好?」

「我不吃糖!糖不是糖果,也不是棒棒糖。」小孩子一本正經道。

徐鐵:「......」

這時候,一位老人家上前拉住小孩,勸道:「乖孫,這位叔叔沒惡意的。你讓叔叔抱一下吧。」

「我不!「

「你不能這麼任性啊,萬一把叔叔的褲腿踩髒了怎麼辦。」

「哼!他的褲腿是他的,我的褲子髒了,他要賠我!」

老人家頓時被噎住,哭笑不得。

「我說你這個小孩子,這麼任性做什麼!你不認識叔叔也罷,叔叔也認識你。我叫徐鐵,是你的爸爸!」

「我不要爸爸!」

小孩子大聲喊道。

「不行!」徐鐵板起臉來。

「憑什麼啊!他又不是你爸爸,你憑什麼不讓我認爸爸!」小孩子瞪眼睛道。

「就憑他是我的爸爸,我不允許你認爸爸!」徐鐵怒視著小孩。

「哼!」

小孩子撇撇嘴,冷哼一聲,一副「我不屑與你一般見識」的表情。

「你這個臭小子,竟敢罵我!看我不打你屁股!」

「打啊,你打啊!」小孩一點不害怕,反而囂張道:「你打我一下,你就是孬種!」

「你找死!」徐鐵大怒。

「我就是不怕!你打我呀,打我呀!打呀!」

小孩子挑釁似得看著徐鐵,眼底滿是嘲諷之色。

「你......你簡直無法無天!」

徐鐵氣得差點暈過去。

他從未遇到過如此無賴的小孩,簡直是無恥至極!

「對!我就是無賴!」小孩冷哼一聲,不再搭理徐鐵。

「好了,好了!你這孩子,真是頑劣!」

那名老人家急忙出來圓場。

她把孩子帶到一旁,不好意思地朝徐鐵歉意道:「這個孩子平時調皮搗蛋慣了,所以脾氣特別暴躁,你千萬別介意啊。」

「沒關係的,小孩子嘛,我懂的。」

徐鐵微微一笑,心中卻是在吐槽。

我懂個毛線!

這麼幼稚的事,我連聽都懶得聽了。

「徐先生,請跟我來,我已經訂好房間,馬上就送你過去。」

那名女服務員走上前來,對徐鐵說道。

徐鐵看著她,心中想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豪宅嗎?

「請吧!」服務員催促了一句。

「我不去!你們這裡都是騙子,全部是騙子!我要回家!」

小孩子大喊大叫。

那幾個大漢頓時把小孩給包圍起來,警告他道:「你給我閉嘴!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這時候,老人家急忙跑過來,擋在小孩子的面前。

「你們想幹什麼?這是我的孩子,你們別嚇唬他!」

老人家一臉憤怒,瞪著那幾名男子。

「阿姨,您放心,我們不會傷害他,我們是奉命保護小少爺。您還是跟我走吧!」

「不用,我就在這裡陪他。我看你們是故意要嚇唬他!」

老人家堅持道。

徐鐵看到這幕,忍不住笑了起來,心想:這個女人還挺善良的啊,也不像某些勢力眼的人,一副勢利眼的德行。

那幾個人也是一陣尷尬,他們也是奉命行事。

「那你可別後悔!」

說完之後,幾人轉身就走。

「哎!等等!」

老人家突然喊住了他們。

「怎麼了?」其中一個人回頭,皺眉問道。

「謝謝你們!」

老人家沖著他們深深鞠躬,感激道。

幾個人愣了一下,隨即擺擺手,說了聲:「沒什麼。」便轉身離去。

這時候,徐鐵突然想起一件事來。

那就是,自己還欠一個女孩兒錢,還沒還清楚呢!

這樣下去可不行啊,自己總不能一直靠著老媽養活自己。

而且,如今自己已經是個成年人,總不能一輩子都依靠母親吧。

自己的父親早就拋棄了自己和妹妹,自己的母親也已經過世。

既然這樣,自己就該努力賺錢,養活自己和妹妹!

雖然說,自己有錢,可是,自己畢竟還是學生,不太好去賭博,只能用工資去支付。

這樣的話,自己恐怕要很長時間才能賺夠五百萬,甚至更多。

而且,最主要的是,自己不想讓自己的妹妹看到自己這幅窮酸樣。

「這位大嬸,我想問一下,你剛才說你有房產證?「徐鐵看向那名老婦人。

「對。」老婦人回答道:「我的兒子是開發商,我有他的房產證。」

「你把你的房產證拿給我,我幫你還。」

「啊?可是,你幫我還房產證,不是要讓他們賠償損失嗎?」

「這是他們應得的懲罰。」徐鐵語氣淡漠道。

「那行!」

老人家點點頭,從懷裡掏出一個牛皮信封,遞給徐鐵:「麻煩你了!」

「沒關係。」

徐鐵拿過信封,把房產證拿在手中仔細查看起來。

他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是疑惑。

房屋證書上,寫著一排整齊劃一的數字,每戶人家的居住位置都是在這座山上。

徐鐵一看就知道,房子的地段非常好,周圍綠樹成蔭、環境優雅,最重要的是,房子的價格並不貴。

徐鐵不由暗自咋舌:這麼大的房子,價格肯定不低啊,而且看起來還是精裝修。

「阿姨,您這房子多少錢買的?」

「這個房子是我兒子的。他是我的恩人。我兒子給我買了套房子。」

「原來如此。」

「徐先生,你快走吧。我們就不留您了。」老人家說道。

「好,那我先走了。再見!」徐鐵揮了揮手。

「再見,路上小心哦。」

「嗯,謝謝你。」徐鐵笑著點點頭。

「媽咪,你怎麼還和那個大叔聊這麼久啊!」小孩子嘟嚷道。

「你怎麼能這麼說話,他是大叔,你是小孩子!」老人家嗔怪道。

「那我比他大啊!」

「胡鬧!」

老人家一巴掌拍在小孩子腦袋上,斥責道:「他是你的救命恩人!」

「好吧,我不跟他吵了。」

小孩子捂著被打疼的額頭,不甘地嘀咕道。

......

......

晚飯過後。

葉靈汐躺在床上,拿出《神農本草綱目》繼續閱讀。

「呼呼--」

突然,葉靈汐覺得自己的肚子好餓,於是翻身坐起,穿鞋走進洗浴室洗漱起來。

當她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發現餐桌上擺放著豐盛的菜肴,還冒著熱騰騰的香味。

看到那些美味佳肴,葉靈汐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她走上前,拿起筷子,夾起一塊排骨,放入口中,咀嚼起來,頓時一股濃郁的肉香味撲鼻而來,讓她忍不住讚歎道:「真是好吃!這些食物都是哪家酒店買的,做得好棒!」

「是一個大廚。」

「大廚?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很厲害很厲害,能做出很多菜來。」

「哦,那我可不可以嘗一嘗?」

「可以啊。」女孩兒點點頭。

葉靈汐拿起筷子夾起一塊排骨,放在碟子里。

排骨很軟糯,味道鮮美。

葉靈汐吃得津津有味。

「媽咪,好吃嗎?」

「當然好吃!」

「嘻嘻,我也嘗嘗!」小女孩兒說著,抓起筷子,夾了一塊排骨,放入口中。

「唔--」小丫頭頓時滿臉驚喜,「真的好好吃耶!」

「真的好好吃。」

「那你以後天天給我做好吃的,我就不跟你吵架啦!」

「沒問題,沒問題!」

葉靈汐笑眯眯地說道。

「媽咪,你真好。我要天天吃你做的飯。」

小女孩一臉期待的看著葉靈汐。

葉靈汐心中一動,想起之前看的那本醫書,心裡有了主意。

本來這件事,也不歸他管,因為這個是他一生都追求的目標所在。

徐鐵哥哥是誰?

那可是當世豪傑,必須好生供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國足再見!我有開局進球卡!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國足再見!我有開局進球卡!
上一章下一章

五十七.貢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