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冠軍拼圖一

第32章 冠軍拼圖一

「掙錢真不容易啊!」錦繡春衣隊主力前鋒心中暗罵,「沒想到光夏隊的人這麼頑強,還好拖到點球,光夏隊又派出個新人守門員。點球嘛聽天由命了,拿到錢還有機會。」

錦繡春衣隊主力前鋒把足球擺到點球罰球點,光夏隊的黑人守門員對着球迷席發獃,被主裁判警告,笑嘻嘻的站到球門中間,左搖右晃咧著嘴露出白色的牙齒對錦繡春衣隊罰球球員傻笑。

主裁判吹響了哨音。

看到光夏隊的黑人守門員指了球門右側,錦繡春衣隊主力前鋒助跑,把足球罰向球門左側,這一球的腳感不錯應該是有了,心中調侃:「黑人笑的樣子好醜啊!我讓你笑!!」

對方上鈎,庫利巴利·阿巴提前做好撲救球門左側的準備,雙腿發力,舒展身體,起飛將射門擊飛擋在球門外。

「哇爺爺,哥哥是成功了嗎?」庫利巴利的妹妹納尼亞興奮的又蹦又叫,「我哥哥!我哥哥……」

「對對對,哇哈哈成功了,守門員是我家孩子!」唐佳琪的爸爸把庫利巴利的妹妹納尼亞興的舉高高慶祝。

看到興高采烈的爺孫倆,一旁的球迷街坊跟唐佳琪的爸爸說:「你孫子撲的真不錯!」

嗯?好像哪裏不對?管他呢唐佳琪的爸爸繼續慶祝,抱着庫利巴利的妹妹納尼亞對着球場邊上的庫利巴利招手。

庫利巴利·阿巴也高興笑着揮手跟球迷席的妹妹、爺爺球迷們慶祝。

光夏隊第一名主罰球員是場上隊長中後衛28號秦猛,他擺好了足球,確定好距離,主裁判吹響哨音,起步助跑射門。

「咚!」利民球場再次響起震人心魄的巨響,直奔錦繡春衣隊守門員面門。

錦繡春衣隊守門員以一個極其嬌弱柔媚的姿勢倒地,側着身子雙手撐着地面滿臉嬌羞,那種媚勁不穿衣服哪怕是個男人也會讓人有侵犯他的衝動。

光夏隊進球得分,光夏隊秦猛罵罵咧咧的離開:「你倒是別躲啊!」

輪到錦繡春衣隊球員再次罰球,這名隊員沒有什麼資料。

庫利巴利·阿巴再次站到球門中間左右晃動舒展身體,再次手指了球門右側。

主裁判哨音響起。

庫利巴利·阿巴再次預判對了方向,對方射門射向球門左側,射門質量沒有上一人高,足球被庫利巴利穩穩抱在懷裏。

庫利巴利·阿巴抱着足球跑向球迷席與大家慶祝。

「你把球仍回來!」主裁判提醒庫利巴利。

光夏隊第二名主罰球員是11號前鋒賀永坤,也選擇打球門中路偏右,錦繡春衣隊守門員撲錯了方向。光夏隊兩球領先。

輪到錦繡春衣隊球員罰球。

錦繡春衣隊罰球球員:「裁判能不能讓他別笑,怪嚇人的。」

主裁判:「額,這個……」

庫利巴利·阿巴:「我笑怎麼了!你是不是歧視黑人!」

主裁判:「額,這個……」

這名球員也沒有資料,庫利巴利·阿巴站到球門中間左右晃動舒展身體,手指繼續指向了球門右側。

主裁判哨音響起,錦繡春衣隊球員選擇保守的踢向球門中路。

庫利巴利·阿巴選擇撲向球門右側預判錯了方向,見到足球射向中路,左手單手支持身體側身展開長腿,右腳擋住足球射進球門,然後迅速撲住足球控制在懷裏,心中驚駭:「好險!」

「你這球踢的都不如個孩子!」庫利巴利把球扔到錦繡春衣隊罰球球員腳下。

光夏隊第三名主罰球員是30號中場詹姆斯·斯文頓,把球擺到點球點對着對方錦繡春衣隊守門員英文輸出:「你行不行啊?我這球踢進比賽就結束了,你那嬌媚的勁兒我還沒看夠呢?我往中間踢你別動啊!*#amp;¥*(……(@*……#」

錦繡春衣隊守門員看着對方挑釁調笑的樣子對主裁判抗議:「主裁判他是不是罵我?你不管管?」

主裁判對詹姆斯·斯文頓出示黃牌警告,兩黃變一紅被被罰下。

「WTF!這也行?」詹姆斯·斯文頓罵罵咧咧離開。

換4號右後衛孫大興來主罰點球,詹姆斯·斯文頓在孫大興耳邊竊竊私語幾句。

主裁判哨音響起。

4號右後衛孫大興就站在點球點一步,老詹給出的主意射出一個勺子點球,錦繡春衣隊守門員再次撲錯方向倒地,只能目送足球吊進球門。

庫利巴利·阿巴跟着球迷們一起慶祝,又笑嘻嘻的站到球門中間等待下一輪的點球。發現球場上和替補席的隊友都沖着自己跑了過來,一臉莫名其妙。

老門將齊中天,抱住庫利巴利:「你小子真不錯!」

「啊?不是要罰5次嗎?你們怎麼都跑過來了。」庫利巴利有些奇怪。

其他隊友圍着庫利巴利拍著腦袋肩膀:「傻小子,我們贏了!」

油公子王鑫鑫看着最後一球被罰進光夏隊獲勝,猛的起身大罵:「一群廢物!」

今天本打算看着光夏隊被淘汰倒霉慶祝一下。

——

賽后光夏隊新聞發佈會。

主教練金世豪:「大談天氣熱球員火氣旺,大家都不太冷靜,贏得比賽成功進入下一輪,沒有人受重傷結果還不錯的。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一場醜陋的功夫足球並沒有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足協簡單的處罰了錦繡春衣隊罰款幾萬元,幾名球員、主裁判禁賽罰款處理。

這都是小事,更加龐大的計劃正在暗中有條不紊的進行推進。

金世豪如往常一樣走路到俱樂部基地,發現門口一個人雙手拄著拐杖右腳打着石膏正跟保安胡哥說話。

「胡哥,這是你兒子來看你來了嗎?」金世豪好奇的問,「你兒子腿怎麼了?用不用我找人給你兒子看看?」

「這不是我兒子,他是踢球的,來找你的。」保安胡哥指了指拐杖的年輕人,「這就是俱樂部的金教練。」

「您好金教練,我來自日本,我叫全泉·大空翼。」拐杖的年輕人用還算流利中文自我介紹,「教授溫格說這有世界上最好的主教練,他說您能幫助我。」

「額,這……」金世豪不知所措的撓頭,沒想到教授溫格又送來個瘸子,「你不會是動漫里的大空翼吧?」

「是的沒錯,我的父親非常喜歡足球小將中的角色大空翼,就給我起了大空翼這個名字。」大空翼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不能拒絕老師教授溫格的好意,帶着大空翼到世紀醫院檢查傷勢。大空翼在青年聯賽表現的非常優秀,可惜一次比賽受傷右腳的一個關節粉碎性骨折,這也是大空翼被日本各傢俱樂部拒絕排除在外的原因。

醫生謝越:「這種傷勢是比較棘手,手術恢復后也不一定能再踢球。」

另一名醫生休豪斯·勞瑞嚼著蘋果大咧咧看着大空翼片子,隨意的說:「這種傷把壞掉的骨頭關節碎片全部取出來,再用最新自潤滑材料3D打印造個一模一樣的關節出來換上,加上良好的恢復訓練物理治療,只要這孩子心理沒問題,再踢球也沒什麼問題。」

在日本的檢查過後醫生們也像醫生謝越說的一樣以後可能不能在踢足球。大空翼選擇了醫生休豪斯·勞瑞的激進方案放手一搏,準備接受手術。

庫利巴利·阿巴成了比賽的英雄,他的妹妹納尼亞也成為了街坊鄰居的寵兒。唐佳琪的父母也成了社區的風雲人物,唐佳琪的爸爸釣魚都不去了,打發老夥計們自己要在家帶孫女兒沒空。社區里也興起了一陣找外國姑媳婦女婿的熱潮。

——

一個平常的訓練日按照金世豪的指示,球員都在場上做着熱身運動,場邊的教練們沒有給出今天的訓練計劃,一輛小巴車開進了光夏隊的俱樂部基地,一行人下車。

「老夥計們,讓他們見識一下真正的足球訓練是什麼樣子的!」穆里尼奧帶着他的教練團隊來光夏隊技術扶貧蒞臨指導。

助理進攻防守教練,技術教練,守門員教練,體能教練,健康顧問,隊醫,理療師,理療按摩師十幾個人下車,進入訓練場地。

金世豪看到了穆里尼奧的到來對着眾人說:「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球員們、助理教練組們都震驚的看着穆里尼奧帶着團隊走到了訓練場邊。

助理教練組們的心情:啊?失業就在今天?這就是金世豪說到驚喜!對又見到一名國際著名教練感到高興,又覺得自己要失業了感到遺憾,心中五味雜陳。

「各位教練別擔心失業,這些人是給你們來上課的老師,你們隨便學隨便問。」金世豪看着助理教練組們教練扭曲的表情,「我希望你們能抓住機會努力學習先進的足球理念、訓練體系。」

球員們聽了金世豪的話都有些興奮激動了起來,雖然被騙球隊沒有溫格教練,不過能在穆里尼奧教練手下訓練也真是太幸福了。

「至於穆里尼奧教練呢,不是來當主教練的。」金世豪看來一臉幸福的球員們,「他是來給我當翻譯的!」

在場的所有人都在暗罵金世豪的裝逼行為:可惡讓他裝到了!

「歡迎來到光夏隊穆里尼奧先生。」金世豪上前歡迎與穆里尼奧握手。

「錢你都化了我就提供高質量的服務。」穆里尼奧為金世豪介紹自己教練團隊的成員。

然後教練團隊成員各自帶領場上的球員、助理教練員展開新的訓練。

當介紹到隊醫的時候,穆里尼奧發現光夏隊首席隊醫竟然是一個女人,心情瞬間不好對着金世豪說:「隊醫怎麼能用個女人!」

「女人怎麼來,她的能力沒有問題,我們的隊員都很喜歡她。」金世豪有些不了解穆里尼奧有關於女隊醫的陳年往事。

「她會影響球員!球隊!女人只會壞事!」穆里尼奧怒斥金世豪不專業。

隊醫楊雪儀看着金世豪和穆里尼奧好像在談論她,走近聽到穆里尼奧話發怒想要罵這個老頭幾句,大不了撂挑子不幹了。

金世豪看到了怒沖衝過來的隊醫楊雪儀攔住了她,擋在自己身後,對着穆里尼奧說:「穆里尼奧先生,我是這隻球隊的主教練!我喜歡我的隊醫,我覺得她的能力完全能夠勝任她的工作,她也做的很好。」

金世豪又拉走帶着穆里尼奧參觀俱樂部基地四樓說:「我請您來是來翻譯足球、球員的,您不是球隊的主教練不用操心這些事兒。」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競技之足球風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競技之足球風雲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冠軍拼圖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