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事成還陽

第九十八章 事成還陽

「倒是貧僧有個大徒弟,是五百年前大鬧天宮,地府的齊天大聖孫悟空,貧僧有個大哥,是地仙之祖的鎮元子,貧僧有個師傅是西天靈山的如來佛。」唐森一口氣說完,就期待地看著閻羅王的臉色變化。

果然,閻羅王的臉色從開始不屑,變到鄭重,再變到驚訝,最後是驚懼了。

此時的閻羅王心情像是坐過山車一樣難受,聽到孫悟空時就不太對勁了,直到聽到鎮元子,如來佛時驟然色變。

猴子他自然可以不在乎,當時只是演戲,要說這孫悟空真有大鬧地府的本事確實是可笑了點。

但其他兩個才是真正的大人物,都是這三界一等一的巨擘。

一個地仙之祖,論道三清,六御大帝都是他的晚輩,這是洪荒最古老的大神之一。

另一個,更是大名鼎鼎的如來佛祖,執掌西方佛教道統的存在。

這和尚什麼身份,居然跟這些大佬都有關聯。

當下,閻羅王真的嚇到了,回過神來狠狠地瞪了一眼旁邊的判官。

而旁邊的判官此時面如土色,抖似篩糠,他才是真正的冷汗直流,他怎麼也沒想到馬面說的身份不凡竟然是如此不凡,一個是地藏王菩薩的弟子,另一個更過分,居然是鎮元子的兄弟,如來佛的弟子,這兩人的背景是一個比一個大,偏偏他一個也得罪不起。

剛好,還看到了閻羅王瞪他的眼神。

得,這回等死吧!

判官當場嚇得癱坐在地上。

「聖,聖僧,不知聖僧找小王有何貴幹?」閻羅王當即小心翼翼的說道。

平時作為地府管事人的他面對佛教倒也不必這麼卑躬屈膝,小心翼翼,但現在,誰讓他理虧呢。

「額,閻羅大王這是何意,貧僧不過一個小小的和尚罷了。」唐森似笑非笑地看著閻羅王說道。

「聖僧何必如此,小王已然知錯,是小王有眼不識泰山,怠慢了聖僧,還望聖僧見諒。」閻羅王滿臉苦笑,卻也是沒有辦法,只能賠罪。

這和尚他是真惹不起啊。

看到這閻羅王認錯,唐森也不再揪著一點錯誤不放了,畢竟這次下來有求於人,不好把關係搞僵。

「不瞞閻王,貧僧此次來到貴寶地確實是有事相求。」唐森正色道。

聽到唐森不再咬著不放,閻羅王也是大舒一口氣。

要是這唐三藏真揪著不放,自己雖然不算什麼大過失,但恐怕也是免不得要受到一番懲戒,現在肯放過自己,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所以此時聽到唐森口中提出請求,閻羅王滿口答應。

「聖僧請說,別的我不敢保證,但這地府的一畝三分地,還沒有我閻羅王辦不成的事。」

聽到閻羅王如此豪爽,唐森略微欣喜。

「自然,此事對於大王來說自然是小事一樁。」唐森微微笑道。

聽到唐森的恭維,閻羅王通體舒泰,往常也不是沒有人奉承他,可是這又怎能相比。

同樣的話,不同人說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

現在說這話的是誰啊,那是地仙之祖的兄弟,如來佛祖的弟子,如此人物也恭維自己,閻羅王有些飄飄然了。

「聖僧不必客氣,有事儘管吩咐。」

「既然大王如此慷慨,那貧僧也就直說了,貧僧奉旨西遊,現在路經一處烏雞國的地界,那烏雞國的國王被妖怪所害,棄屍於井已然數年,貧僧受他所託,特來助他還陽,還請閻君不吝幫忙。」唐森緩緩說道。

「就這事兒?」閻羅王有些不敢相信。

一開始看到唐森如此鄭重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事呢,心裡還懸著,但現在,就這?

放個魂魄對他閻羅王來說,這叫事兒?

「聖僧,這人確定是冤死的?不是犯了什麼禁忌吧?」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閻羅王緊張的問道。

按規矩,冤死的亡魂一律在枉死城,自己倒是能夠做主助其還陽。

其實這本是地府的分內之事,可是這地府每日的冤魂太多,眾人也處理不過來,久而久之,諸位閻君九放任自流,直接按正常死亡的流程走了,喝孟婆湯,再根據功德投胎轉世。

但要是犯了什麼大人物的禁忌,或是犯了什麼天地忌諱,那這種人就是給閻羅王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讓他還陽啊。

唐森自然明白閻羅王的擔心,當即說話定了定他的心,「閻君放心,此人是一小國國王,平生向善,並無惡行,不幸被妖怪所害,但凡有事,只管來找貧僧便是。」

話誰都會說,但責任卻很少有人願意擔,聽到唐森做出的承諾,閻羅王當下也不再猶豫。

「小王自然是相信聖僧的。」閻羅王躲著唐森和藹的說道。

但轉頭就是對著兩側怒聲大吼。

「判官,判官,你死哪去了?判官!」

還在自憐命途多舛的判官冷冷地出神,但聽到閻羅王的召喚還是不敢怠慢,當即扶正了頭上的冠,理了理衣裳的褶皺,撣了撣身上的灰塵,滿臉堆笑。

「欸,大王,大王,我在這。」彎著腰,舉著手,臉上布滿了諂媚的笑意的判官擠出人群,向著閻羅王招呼道。

看著判官這副模樣,唐森實在是忍俊不禁,這也太像賈隊長了,曲線救國賈隊長。

神似,神似啊!

「哼,你小子,這次的事權且先記下,你現在就去枉死城帶一個魂魄回來,是什麼烏雞國國王,大概是……」閻羅王怒氣未消,就是這小子差點害他得罪了一位貴人,幸好自己機警,這才能勉強挽回來,話說到一半,閻羅王轉頭看向唐森問道。

「聖僧,這個什麼國王是什麼時候死的?」地府每天魂流量太大,這想要找一個人簡直是大海撈針,需要知道死亡時間,縮小範圍,以便精確查找。

「額,大概是三年前吧,貧僧也記得不太清楚了。」唐森也是不確定的說道,這烏雞國王說過他是什麼時候死的嗎?他確實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大概是三年前。

「聽到了嗎!快去枉死城找兩年半前到三年半前死的烏雞國國王,帶人去,還不快去!」閻羅王的笑臉到了判官這裡馬上變成了憤怒的臉,怒吼道。

「是是是,小人這就去,這就去。」判官忙不迭地答應道,彎著腰依次給閻羅王,唐森,道明三人敬禮,這才退出大殿,飛奔向枉死城。

「聖僧,道明大師且坐,我這手下雖說不太成器,但這辦事效率還是有幾分可取之處的,想來很快就會有好消息傳來的。」閻羅王命人搬來了兩把椅子,邀請唐森兩人坐下等候。

唐森一看這兩把座椅,赫然不凡,通體烏黑,卻是最頂級的陰沉木打造,這要放在凡間價值千金,卻也是有價無市,要問有何價值,無他,蘊養魂魄爾。

唐森自然也不客氣,大方的坐了下來,道明也是隨之坐下,他很清楚師傅要自己跟來的目的,就是給唐森撐場子的,自然也不喧賓奪主,靜靜的跟著唐森便是。

眼前的人是地府中的君王,自然也是對於神魂方面也有很多獨到的見解,比如如何蘊養神魂,如何強大神魂等等,唐森抓住機會,逐漸的深入交談了起來。

閻羅王自然也是絲毫不藏私,將自己的心得娓娓道來。

一個求知若渴,一個刻意逢迎,自然是相談甚歡,言笑晏晏。

不知過了多久,有人上前稟告。

「大王,判官回來了,在殿外候著。」

這突然的話語打斷了唐森,但一聽是正事,儘管不舍,但也是結束了這次學術探討。

唐森臉上滿是笑意,這次跟閻羅王的交談收穫頗豐,已是不虛此行了。

「多謝閻君賜教。」唐森恭敬的行了一禮,達者為師,更何況是這般傾囊相授。

「聖僧不必如此,小王也是見良才而惜,聖僧這般聰慧的人,本王已經喝酒沒看到過了,不過,眼下還是先辦正事吧。」閻羅王眯著眼睛,一臉笑意說道。

這唐森可真是個好苗子,對神魂的見識雖有所欠缺,但卻能舉一反三,時而靈光一閃的提問,讓自己都有茅塞頓開之感,這次或許說論道更為合適,兩者相互為師,自己也是收穫匪淺啊。

「來人,傳判官。」閻羅王威嚴的坐在高堂之上,高聲說道。

不一會兒,判官就帶著一個身具頗微帝王氣象的中年人走來,衝天冠,藍田玉,無憂履,正是唐森在夢中見的那烏雞國國王,。

那烏雞國國王本來還在驚愕,害怕,這判官帶了一群人到枉死城大肆搜查,檢查每一個人,最後才知道找的是自己。

也不知道是為何事說是閻君相喚,本烏雞國國王還在忐忑不安,但這下見到高坐在閻羅王身旁的唐森時,頓時就放下了心。

他三魂七魄歸於枉死城,但因有水靈珠的庇護,所以才能保持靈智,結束這寶貝之力與井龍王的外界相助,他才能打通人冥兩界的界限,向唐森求救。

現在自己寄予厚望的高僧就端坐高堂,烏雞國國王哪還不知道是來救自己的,一時淚如雨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西遊:這個老六不對勁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這個老六不對勁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八章 事成還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