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黃天化

036,黃天化

堯辰也算看出來這黃飛虎本來就是借題發揮,忙打圓場:「在下與令郎也算不打不相識,王爺無需如此見外。」

黃天化倒是自覺的上來施禮,不過他也只知道對方自稱堯辰,可自己該怎麼稱呼卻拿捏不準,只得說到:「堯公子有禮,之前在下多有冒犯,還望公子贖罪。」

堯辰笑道:「些許誤會而已,況且並未造成什麼後果,大公子無需介懷。令尊的意思是想要讓你出去躲避一陣,不知你意下如何?」

黃天化頗有些無奈,說起來出去躲避也是正中下懷,對於他來說回師門必將與生父衝突,而若是不回去,早晚也會與師門決裂,當真是進退兩難的境地。若是自己能夠置身世外,想來師門也沒有借口為難自己父親,可是……搖頭苦笑道:「若是可以躲得過去自然再好不過,可堯公子或許不知我師道德真君法力無邊,哪裡那麼容易躲得過去?」

堯辰大笑道:「只要大公子有此心便好,你這去處在東海之東,中間隔著東海,據此萬里之遙,你那師傅便再是法力高強也找不到那去。」

黃天化聽此言確有心動,可是卻也有些不放心道:「可……萬里之遙……我師就在府中,想要去那東海也沒那麼容易啊!」

「這個你大可放心。」說著一指敖鸞,「在下三妹乃是東海龍女,有真龍之身,別的做不到,想要掩蓋你的氣息帶走你那可是再簡單不過。」

聽堯辰這麼一說,黃天化面露喜sè,沒想到那紅衣女子竟然是龍女,真龍之身帶著自己一介凡人,有真龍之氣掩飾,自然再是安全不過。再說龍族本就行雲布雨之則,那騰雲駕霧的本事自然也非一般修道之人可比,想要帶自己走定然沒什麼難度。

當下有些激動道:「那再好不過,再好不過……」

堯辰對敖鸞使了個眼sè,敖鸞也不多說,呵呵笑道:「那咱就別廢話了,這就走吧。大哥,我去去就回,用不了半天。」

堯辰倒是有些無語,其實他讓黃天化去敖鸞那裡也是有些私心,他知道敖鸞是偷跑出來的,再說自己也並不太想讓敖鸞牽扯到自己的事情當中。本來想著讓她回去,向來那東海龍王可就沒那麼容易再讓她出來了。笑道:「那麼遠的路哪能半天就回來了?我這裡又不急的。」

敖鸞確實哈哈大笑:「大哥有時候聰明的很,有時候卻……哈哈。」說著還指了指腦袋,挪移到看了看堯辰,「我自然會傳信我手下的那些小崽子出來接我,又不用真箇跑到去再跑回來,那樣可就省時間多了。」

堯辰倒是沒想到這茬,看樣子敖鸞也是早有準備,知道回去說不定就出不來了,留了後手,根本就不回去碧波海,半路便要返回的。不過自己也是無話可說,這敖鸞的xing子,認準了的事兒,根本不會改主意的,自己越是趕她,她越是不會回去的。

這敖鸞一手提著黃天化,一手抱著黃天祥,「不說廢話了,大哥我先走了。」說著一跺腳,化作一縷金光飛了出去。黃飛虎都有些發愣,這敖鸞也太不客氣了些,雖說是自己求著讓黃天化去避難的,可這提走自己倆兒子,連個招呼都不打的。

堯辰笑道:「我這妹子行事一向如此,王爺恕罪則個,令郎去了碧波海,王爺大可放心……」

話未說完,就感覺到一陣靈力波動,堯辰心裡有數,連忙閉了嘴。果然就見堂內無端的多了一個人,此人一身青袍道衣,頭戴玉觀,腰間深紫sè錦帶,懷抱一把拂塵,才一出現,便向那黃飛虎質問道:「黃居士,貧道察覺我那徒兒已經離了黃府,可有此事?」態度簡直傲慢至極,完全無視堯辰的所在。不過堯辰卻並不以為意。

黃天化已經走了,黃飛虎此時也有了底氣,自己被這破道士壓著幾天了,總算沒有了顧忌,怎麼還會再客氣?「那道人,吾兒去了何處好像本王無需向你交代吧!!你那徒兒之說還是莫要再提的好,吾兒被你帶走是僅有三歲而已,想來是還不會寫什麼拜師帖之類的;更是不曾有本王這父親首肯。哼!你這山野道人不講師道尊禮,本王可不屑讓自己的兒子去拜你!」

幾句話說得道德真君有些呆傻,自己怎麼說也是修道有成,想拜自己為師的人那可多了去了,再說來這黃府也有幾天了,這黃飛虎每ri里客客氣氣的,怎麼突然就變了口風?所以這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

這黃飛虎幾句話卻正合堯辰心意,本就有意拖延些時間,好讓敖鸞更加從容。見黃飛虎已有挑釁之勢,堯辰也毫不客氣,猛的爆發出渾身靈力與妖氣,也是一聲冷笑道:「尤那道人,也太目中無人,此處乃是大商堂堂鎮國武成王府,你這山野道人竟然如此肆無忌憚,不知尊卑。」

此時道德真君才注意到一側的堯辰,感受到堯辰釋放出的壓力,雖說比自己還要差上一籌,初時並不太在意。不過他卻想起了玉鼎等人所遇強敵,據說也是本事差上一籌,可卻以一敵四交戰良久,極有可能便是眼前之人,若真是如此的話那可是大麻煩了,不由他不打起十二分jing神小心戒備。

而堯辰卻完全肆無忌憚,彷彿根本不在乎眼前這人比自己強上一籌,那靈氣妖氣潑水般的撲面而來,越是如此那道德真君越是不敢大意,如此一來二人倒是僵持不下了。

黃飛虎一介王侯,是何等聰明之人?自然明白堯辰的意圖,怒斥道:「你這道人好無道理,本王看在你年歲已高,也頗有些道骨仙風,敬你是修真之人,可你在本王府邸作威作福,越來越得寸進尺,竟然肆無忌憚強闖本王待客之所,渾不把本王放在眼中!」

這道德真君讓黃飛虎說的委屈死了,心說貧道來你府邸又沒要求什麼,是你自己一直客客氣氣,貧道也一直只在後面jing修,什麼時候變成作威作福了?今天只不過來問天化的下落,怎麼就變成得寸進尺了?

堯辰卻並不太想與他衝突,畢竟此處是黃飛虎的府邸,鬧大了終究不好,自己又留不下他一些時間了,眼前卻是沒必要同他相鬥的。心念若此,竟是突然氣息一斂,對黃飛虎輕笑道:「沒想到竟有如此不講道理的道人,嘿嘿!在下還另有要事,就此別過,王爺無需相送!」說著頭也不回就走了……

那道德真君被這兩人一唱一和損的夠嗆,本以為要有一場惡戰,結果對手突然就走掉了,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實在是想不通,想自己修行無數年月,什麼時候到這凡人地界不是別人供著捧著?今天這情形實在從未見過,根本不知道如何應對,「武成王,你這……你這是何意?哎!貧道只問你天化徒兒到底何處去了?又沒有什麼惡意!武成王怎麼會如此過激?」

可黃飛虎是鐵了心的不想跟他打交道,只管怒sè道:「吾兒去了哪裡,何須要給你交代?你這道人實在欺人太甚。」竟是大叫一聲:「來人!把這撒野的道士拿下。」隨著呼喊一聲,外面嘩啦啦的衝進來一幫提刀持槍的兵士,把道德真君圍在了當場。

道德真君可真是傻眼了,這黃飛虎今天怎麼完全不講道理,甚至連臉面都不講的……幾個凡人而已,自己並不忌憚滅殺幾個,只不過眼前他還想著此行目的不過是來帶走黃天化而已,沒必要同他爹起什麼衝突,何況黃天化的爹,也不算一般的凡人,在這裡人家好歹是王爺,自己若是在凡人境地無聲無息的殺幾個普通人興許沒什麼,若是動了這王爺,只怕還是有些麻煩的。所以,這道德真君心中雖怒,卻只是咬咬牙一跺腳,恨聲道:「也罷,既然王爺不願說,那貧道自己去找。哼,難道貧道找個人還有什麼難的!」說著也不見什麼動作,直接化作金光飛了出去。黃飛虎心中冷笑,那你就去找唄,只怕你這一找還真有些難處呢。

那些兵士什麼時候見過這個?都有些傻眼。黃飛虎也懶得解釋,揮揮手道:「下去吧。」黃飛虎帶兵卻是軍紀嚴明,那些兵丁雖然一肚子疑惑,可卻並不慌張,得了令便各捧兵刃下去了,可也並未走遠,生怕再有事端,王爺遇險。

黃飛虎表面大怒,心中卻是高興的很,看剛才的情形,堯辰與那道德真君對峙顯然二人實力相若,那麼他說道德真君追不上敖鸞便必定是追不上的。雖說黃飛虎對蘇妲己多有反感,而這堯辰又是蘇妲己身邊的人,可自從他的出現,那蘇妲己做事卻著實收斂許多。而且今ri紂王突然一改之前暴虐脾xing,任用王叔比干督建常樂宮,應該也都與他有關,看起來這堯辰確實如同他自己所說的,是心向大商的。

自己這長子失蹤一十三載,之前回來也不甚親近,直到如今才算是真正的兒子回來了。由不得他不心下大樂,心道,「那堯辰所說,碧波海還是東海之東,萬里之遙,而那碧波海也是萬裏海域,這可就幾萬里了,你這道人自己慢慢兒找去吧!」想著竟然有些忘形,哼著小曲,邁著方步,朝後宅走去。

看得那些個兵丁目瞪口呆,他們是在沒想到自己的王爺竟然還有這麼不莊重的一面……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大道封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大道封神
上一章下一章

036,黃天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