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極品鑒寶師
  4. 第465章 大結局

第465章 大結局

作者:

李天寶休息到了半夜才回到了打車回到了別墅,只是這個時候天色已晚,按說別墅應該開燈了,可不管是院子裏還是屋子裏都黑著燈。.

站在別墅大門的李天寶發現別墅外邊居然連一個守衛都沒有,這些都是很不尋常的,一股異樣的感覺油然而生,讓他大步沖入到了別墅里。

推開大廳的門,裏面黑壓壓一片什麼也看不清,而且靜的有些詭異。

「到底怎麼回事?」李天寶不敢輕舉妄動,可隨後一聲巨響后,大廳的燈也隨之被人打開了。

李天寶在燈亮后,看到的王飛等人的歡笑聲,剛剛那聲巨響是室內禮花彈的聲音,漫天飛舞著各色的兩片猶如彩虹雨一般。

「老李,嚇你一跳吧。」

王飛帶着冷麵虎和蔣天齊最先來到了李天寶的跟前,看來這是蔣天齊二人安排的送行儀式。

「李哥,我和冷麵虎今天要好好陪你喝一頓。」蔣天齊和冷麵虎對視了一眼,兩人那意思顯然是要將李天寶灌醉,好讓他多留下來幾天。

「我來者不拒。」

李天寶的話定下的調子,一幫人就在大廳內擺好了餐桌,開始了斗酒行動,包括李思雨、孫瑩瑩和陳艷茹也都喝了很多,而影子並沒有喝酒,她只是坐在李天寶身旁給他夾菜。

一陣海喝下,蔣天齊和冷麵虎都知道了李天寶的酒量之大簡直難以想像,雖然之前蔣天齊和李天寶斗過酒,但此役他可是提前吃了解酒藥,但李天寶今天的發揮卻是出奇的好,當二人趴在桌子上的時候,李天寶還有些意猶未盡。

「死胖子,你怎麼還沒倒?」

當李天寶環看四周后才發現,僅剩的一個男子王飛在看着爬到餐桌上的蔣天齊和冷麵虎發笑,明顯是在笑着二人的自不量力。

「我知道喝不過你,也知道他們兩個的心思,我幹嘛還要喝那麼多?」王飛剛剛只是陪着幾人喝酒,自己根本就沒有喝多少,所以他此時還是十分的清醒。

「吃飽了,我走了,明天好好休息一天,後天回家嘍。」

王飛喝完了杯子裏的酒後,轉身朝着樓上走去,在樓梯口的時候他還不忘回頭提醒李天寶道:「老李,你可悠着點,別喝不倒反倒給累趴下了。」

李天寶懶得和王飛鬥嘴,看看身旁四個個女人都已經吃飽了,尤其是陳艷茹和李思雨也都有些醉意,所以五人便回到了卧室中。

「該怎麼睡?」這是五人同時的想法,影子最先做出了反應,她沒有說話,轉身走出了房間,她絕對不會做讓李天寶為難的事實,也絕對不會和其他女人一起和他睡在一張床上。

「我去看看影子姐姐。」孫瑩瑩和李天寶還沒有過肌膚之親,所以她紅著臉趕忙追出了房門。

「我不行了想躺一會兒。」

李思雨可真是個鬼靈精,看了陳艷茹和李天寶的一眼後邊爬到在了床上,陳艷茹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妖女人,她才不管李思雨怎麼樣,自己也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床上,並將一雙秀目看向了李天寶。

李天寶雖然沒有醉但也不是特別的清醒,他只知道自己的穿上躺着兩個絕世美女,尤其是在陳艷茹眼神的挑逗下,他更是有些難以自拔了。

「啊……」

李天寶如同一頭餓瘦撲食一般從背後將李思雨壓在了身下,身手掀開裙子、拉下內褲,而後迅速解開自己的腰帶,將已經挺胸抬頭的東西硬生生的塞入到了李思雨的體內。

一對二是件很耗費體力的事情,但因為酒精的作用加上李天寶超強的體力還是讓三人都進入到了歡樂的頂點,隨後三人在一張床上睡了過去。

這一覺,李天寶在第二天都沒有起來,一天之內和蔡玉潔、李思雨、陳艷茹三個女人搏鬥,而且還喝了那麼的酒,所以在第二天被叫了幾次他也只是應了聲,但卻還是睡了過去。

第三天的早晨,李天寶才被餓行了,雖然一直在睡覺,但他也知道到了該出發的時候了。

「老李,你醒了,大家都在樓下等你。」王飛走進來的時候,李天寶正好穿好衣服,二人很快走到樓下,蔣天齊和笑面虎已經四個女人都在樓下。

「嘟嘟……」李天寶的手機響起,接通電話后是蔡玉潔打來的。

「我不去送你了,我怕我會失控,不過我找了私人飛機送你會去。」蔡玉潔的聲音說完已經有些梗咽,而後她掛斷了電話。

離別一定離不開傷感,但眾人都在剋制着自己的情緒,當李天寶、王飛、李思雨、陳艷茹、影子、孫瑩瑩一行人飛在坐在私人飛機上的時候,大家的情緒也沒有平靜。

李天寶將頭朝着窗戶望去,下面是茫茫大海。

「老闆,我們真的不能陪在你身邊嗎?」李思雨還是希望能夠留在李天寶的身邊,雖然她知道自己的話有可能會惹李天寶不高興,但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不行,我們下飛機后,你們馬上去美國。」李天寶的語氣很重,顯然他做出的決定是絕對不會更改的。

李天寶的話剛剛說完,還沒等李思雨來得及說話,飛機突然猛烈的搖晃了起來,這個狀況讓飛機上的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老闆,怎麼回事?」李思雨第一個撲到了李天寶的懷裏,因為害怕的緣故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媽的,不會是飛機失控了吧?要是這樣的話可就遭了。」王飛剛說完,李天寶便批評了他的烏鴉嘴,這話顯然會讓李思雨更加的害怕。

「一定不會有事的,我李天寶的運氣一向很好,不可能會出現什麼飛行事故。」

李天寶在用沉着的語氣讓眾人的心情平復下來,但飛機的搖晃卻越來越嚴重,直到飛行員的聲音從機艙內的通話器中傳來。

「李先生,飛機失控了,請你們儘快帶好降落傘寶,如果飛機不能恢復正常飛行我們只能跳傘了。」

「媽的,飛機真的失控了,讓我看看降落傘在什麼地方,我老王可有恐高症的。」王飛一陣牢搔后找出了降落傘包,很快穿戴在了身上。

「廢話少說,大家快穿上降落傘包。」

李天寶立刻吩咐眾人將傘包找了出來,陳艷茹、影子、孫瑩瑩等人還算冷靜,分別將傘包穿在了身上,但李思雨卻已經瞎壞了,一直抱着李天寶不撒手。

「丫頭,我幫你穿上。」李天寶將傘包穿在了李思雨的身上,並告訴她如何使用,雖後去找另外的傘包,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艙室內的傘包只有五個。

「老李,怎麼回事?」王飛眼看李天寶還沒有帶上傘包,心裏也預感到了什麼。

「大爺,這是只有五個傘包。」李天寶沒有後悔做私人飛機,他也不會將這件事怪罪在任何人的身上,他只是覺得老天弄人。

「媽的,真他媽倒霉。」王飛大喊了一聲,便解著傘包的背帶便對李天寶道:「老李,你用我的,這飛機沒準一會兒就好了。」

「胡說什麼,我怎麼可以用你的,趕快系好。」

李天寶能感覺到危難之時王飛對自己的義氣,別看他平時總是愛和李天寶鬥嘴,但關鍵時刻還真就有個哥哥的樣子,他們除了是大舅哥和妹夫的關係外可還是燒黃紙的好兄弟。

「我讓你穿上你就穿上,這裏我說了算,如果你出了事情,別說我自己接受不了,我更沒有辦法和催雲交代。」

王飛做好了打算,而且並不會在更改,此時影子也走到了李天寶的跟前,並開始解自己身上的傘包,一時間其它人也全部圍了過來,並都要將身上的傘包交給李天寶。

「都別吵吵了,你們吧傘包帶好,我去駕駛室。」李天寶可不像讓任何人失去保護措施,當然也不像自己喪命,所以他想起了駕駛室中最少會友一幅降落傘包。

李天寶剛走了兩步,飛機便開始了一陣劇烈的搖晃。

「你們快跳傘,飛機不行了。」李天寶的話剛剛說完,飛機的艙門便被打開了,他上千一把將影子推了下去,因為如果不這樣的話她肯定不會離開自己。

「老李,你……」王飛的話沒有說完,李天寶上前一腳便將他也踹了出去。

「老闆……」李思雨見李天寶朝着自己走來,嚇的離開哭了出來,但李天寶上前卻緊緊抱住了她。

「老闆,就算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李思雨梗咽了,死死抱住李天寶,她可不像讓他將自己也踹下飛機,那樣的話她會失去這輩子最愛的人。

「以後好好照顧自己。」李天寶微笑着在李思雨的臉上親了一口,而後一個用力將她甩出了飛機。

李天寶回頭看去,陳艷茹正看着自己連連後退,她知道李天寶接下來要幹什麼,所以她雙手死死扒著座位一直朝着李天寶拚命的搖頭,眼中的淚水也已經模糊了視線。

李天寶正要上前,卻沒有想到孫瑩瑩已經上前幾個會和下來便將陳艷茹從座位中拉了出來,並且將她推向了李天寶。

「這輩子能遇到你,我很開心,別怪我那麼狠心。」李天寶說完,將陳艷茹推出了機艙,此時機艙中只剩下了他和孫瑩瑩。

「你不是我的對手,你最好也別打歪腦筋。」當李天寶轉身看向孫瑩瑩的時候,她卻朝着他笑而且笑得很從容很甜。

「聽我的,快點跳傘,我還有機會去駕駛室。」李天寶還想欺騙陳艷茹,可他心裏已經明明知道飛行員肯定早就跳傘了。

「你以為飛行員是傻子,我們的話他都能聽到,而且你也不會去搶別人救命的東西。」陳艷茹幾句話便拆穿了李天寶的謊言,而後她一屁股坐在了機艙的座位上,做出了一幅和飛機一起墜毀的架勢。

「喂,你這是要幹嘛?」

李天寶看孫瑩瑩的樣子,可是替她擔心了,雖然兩人並沒有過床笫之歡,但兩人的關係卻已經是不折不扣的情侶關係。

「你死了,我還活着幹嘛?」孫瑩瑩反問了李天寶一句,隨後兩行熱淚便從眼角中流了下來。

「笨蛋,我怎麼會死,我們可以用一個降落傘走。」

李天寶兩三步便走到了孫瑩瑩的跟前,隨後將她從座位上拉了起來,但後者卻始終提防着他的突然襲擊,這樣一來,李天寶也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抱着孫瑩瑩跳出了機艙。

李天寶二人剛剛跳出機艙便看到完全失控的飛機急速朝下掉落,並在海面上爆炸了。

降落傘很快被孫瑩瑩打開,但隨後降落傘卻在急速下落,這也是李天寶為什麼不願意和她一起跳傘的原因,這降落傘根本就無法承受兩個人的重量。

「瑩瑩?」李天寶微笑着看着孫瑩瑩,並很突然的叫了她的名字。

「什麼?」孫瑩瑩一個愣神看向了李天寶,但對方的臉上卻突然露出了一個壞笑,就是這樣一個機會,李天寶掰開了她緊緊抱在自己身上的手,一個人急速掉落了下去。

「李天寶,我恨你。」孫瑩瑩急的大罵着,但她的臉上卻並沒有一絲的恨意,全部都是傷心的淚水。

「瑩瑩,照顧好自己,我愛你。」李天寶說完,自己便感覺到拍在了什麼重物上,隨後他失去了知覺。

……………………

「好疼,這是什麼地方?」李天寶慢慢睜開了雙眼,眼前是個簡陋的空間,而對面一個陌生但非常漂亮的女人興奮異常的露出了笑容。

「你醒了?」漂亮女人開口的第一句話。

「你認識我嗎?」李天寶問那漂亮的女人道。

「小寶,你開什麼玩笑?難道你不知我是誰,我是瑩瑩,孫瑩瑩呀。」孫瑩瑩眼看李天寶說不認識自己,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

「孫瑩瑩,沒有一點印象,我叫小寶,我是誰?」李天寶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包括自己在什麼地方之類的,他也是一概不知。

「小寶,你別瞎我,你真的不記得自己是誰了嗎?你叫李天寶,我們在一個星期前遭遇了空難,你為了不連累我而掉在了海面上,幸虧高度不算太高,而且你落在了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塊巨大的泡沫上,才得救了。」

「李天寶?空難?我不知道,完全不記得。」李天寶做出了一副抓狂的樣子,但他無論如何想要尋找到以前的記憶都還是無濟於事,好半天也只是想起了十五歲以前的事情。

「小寶,我對不起你。」孫瑩瑩將李天寶抱在了懷裏,眼裏也立刻打濕了他肩膀上的背心。

「這感覺真好。」李天寶雖然失去了十五歲以後的記憶,但卻能夠感覺到孫瑩瑩在自己身上時的那種舒服的感覺,但當她哭泣的時候他又覺得有些心疼。

「沒什麼對得起、對不起的,我是個男人嘛,最多你以身相許好了。」李天寶真的忘記了自己和眼前這個漂亮女人的關係,只顧著挑逗這個投懷送抱的美人。

孫瑩瑩被李天寶的話弄得是哭笑不得,道:「你個笨蛋,我本來就是你的女人。」

「我的女人?我一個十五歲的小混混,怎麼會有你這麼漂亮的女人?」李天寶還以為自己現在依然是十五歲,但是,當孫瑩瑩將他拉到穿衣鏡跟前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已經不是記憶中的自己了。

「開什麼玩笑,怎麼突然變這麼大了?」李天寶的一句話讓孫瑩瑩再次捂著嘴巴梗咽了起來。

「都說了不許哭,怎麼還哭,你都這麼大了怎麼還哭鼻子,我從小到大也只是在孤兒院裏哭過。」李天寶想起了以前在孤兒院和張佳琪所發生的事情,心裏不免也有些感慨。

「吃飯了,小孫姑娘,快來吃飯,幾天準備了紅燒魚,看看我的手藝怎麼樣。」

木門被打開后,進來一個五十來歲的婦女,當他看到李天寶的時候也露出了驚喜之色,隨後更是朝着孫瑩瑩道:「醒了,這下可好了,小李,你女人這些天可是急壞了,沒有一天睡過一個好覺的,你一定餓了,快起來吃飯。」

「這位是?」

「這是張婆婆,是這個海島上的漁民,是她收留了我們在這裏住。」孫瑩瑩介紹完后,攙著李天寶走下了木床。

「原來我們在一個海島上,那我現在到底多大了,剛剛看鏡子裏好像都二十多歲了?」

李天寶活動了活動身體,發現除了身上有些酸痛外根本沒有其他什麼大礙,所以便問起了有關自己的身世問題,而得到了回答果然和他想的一樣。

「我都二十多了,那我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是不是已經當上了黑幫老大。」

李天寶的記憶範圍還是以前的混混生涯,當時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坐上黑幫老大的位置,哪怕是老二也好。

「你沒有在混了,你是個商人,一個古玩商,這次我們兩個出來是來收古玩的。」孫瑩瑩面對李天寶的提問有些猶豫,在考慮了一會兒才偏執了一個善意的謊言,她是個女人,她甚至有些慶幸,因為她終於有機會能夠讓李天寶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

「原來是這樣。」

李天寶將目光看向了孫瑩瑩,但他卻看到對方的視線有些閃躲,一絲奇怪的想法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但他卻並沒有開口說什麼。

「我們去吃飯吧?」李天寶說完,拉着孫瑩瑩的手朝着門外走去,剛走了幾步后卻停下了腳步問道:「對了,我以前怎麼稱呼你?」

「瑩瑩」孫瑩瑩微笑着看了李天寶一眼,而這次她的笑容卻顯得輕鬆而自然了很多。

「嗯,瑩瑩,我們去吃飯。」

李天寶走出門外才發現屋外是個小院落,院落並沒有大門,一眼就能看到對面不遠處的大海,空氣中也全部都是海水的味道。

「這地方不錯。」

李天寶和孫瑩瑩已經張婆婆一起吃起了小木桌上的海鮮,席間李天寶才得知原來孫婆婆已經沒有了親人,自己一把年紀還要靠去撿海貨為生,偶爾也會打上一網魚來解解饞。

「您都這麼大年紀了也怪不容易的,既然我是個古董商,那一定有錢了。」李天寶說完,將目光看向了身旁的孫瑩瑩,並對其道:「瑩瑩,取些錢給張婆婆。」

「小寶,我們手裏已經沒有錢了,現金在海水中都泡爛了,而銀行卡也不在身上。」孫瑩瑩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張婆婆笑了笑,而後無奈的看向了李天寶。

「原來是這樣,真是抱歉。」

李天寶因為自己剛剛說出的話不能兌現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張婆婆卻並沒有因此而怪罪他,反而一臉慈祥的樣子給他們二人夾菜,並告訴二人自己並不需要錢。

三人正在吃飯的時候,三明四十來歲的男子走進了小院,並朝着餐桌走了過去。

「張老婆子,你兒子欠下的錢,你到底什麼時候還給我。」三人中其中一個歪嘴的男子好像是領頭的,在來到餐桌后先是被孫瑩瑩的美貌所吸引住了目光。

「村長,我兒子都已經死了三年了,所謂人死帳清,你就可憐可憐我這個孤老太婆吧,我是實在湊不出兩萬塊錢的。」

原來,那歪嘴的是這個魚村的村長,因為張婆婆的兒子生前借過他兩千塊錢的高利貸,並且在這幾年的時候漲到了三萬塊,並且時不時的就會來催賬。

「死老太婆,沒錢還有錢吃魚,而且我告訴你,只要你們家還有一個出氣的,那賬就完不了。」

歪嘴村長口氣強硬,並且在說完后將目光再次看向了孫瑩瑩,並將目光從她漂亮的臉蛋上轉移到了他的胸口。

「歪嘴,你最好把你的狗眼從我女人的身上移開,不然我讓你的眼睛變得和你的嘴巴一樣歪。」李天寶可見不得有人欺負救了自己的張婆婆,同時也不允許有人打他女人的注意。

「臭小子,你敢叫我歪嘴,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歪嘴村長被李天寶的話惹怒了,但聽口音也知道他並不是本地人,所以還是想要探聽一下對方的虛實在做打算。

「你不就是這裏的村長嗎?芝麻綠豆大點的小官居然敢放高利貸,你丫也他媽配。」李天寶說完間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既然知道那你還趕這麼狂,你可知道這個島上可是我說了算,你小子到底什麼來路,居然敢在我面前如此造次。」

歪嘴村長和兩個手下已經是劍拔弩張,卷胳膊擼袖子做出了一幅要給李天寶好看的樣子,只是他們這一套李天寶自然是不會放在眼裏。

「什麼東西?」

就在李天寶和歪嘴村長三人要動手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出現三架軍用直升機。

「什麼情況?」李天寶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當直升機落在院落外邊的時候,從裏面下來一群全副武裝裝的軍人,為首的一個是許飛,在他身後緊跟着王飛和王小玉。

「小寶。」第二架直升機中出來的是一幫美女,其中包括飛機遇難時的影子、陳艷茹、李思雨,更有一直在國外的林美茹、麗薩、魏娜、等人,她們一個個朝着李天寶走了過去。

歪嘴村長三人見這麼多的武裝軍人,嚇得魂不守舍的,立刻抱着腦袋跪在了地上。

「你們是什麼人?」李天寶眼看如此多的美女圍繞在自己跟前噓寒問暖的,一時間還真的沒有反應過來。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