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塵緣
  4. 終章 一曲千年

終章 一曲千年

作者:

不知過了多久,渾渾噩噩的識海中終現一點毫芒,那線靈智之光初起,黯淡明滅,一息之間便延展方寸,宛如初次在蒼野中蘇醒之時。\00k

「我這是…在哪裡?」

他的意識掙扎著,試圖從茫茫黑暗之洋中浮出來。掙扎之際,他似乎在無垠暗色中看到了一點青瑩,飄飄蕩蕩,正悠然遠去。青瑩之中,有一個柔淡如水的身影,正安靜寧定地望著他。她是如此的安靜、溫婉,以至於大多數時候,他甚至完全忽略了她。

無論是攜手共游,抑或是獨修《輪迴》,她都不過喜,不傷憂,是同樣的柔順似水。她又為了什麼,只為了當初他那偶伸的援手嗎?

然而一切都要過去了,正如這點雖逶迤低徊但仍漸行漸遠的青瑩。

「青衣!」

他一聲狂吼,霍然坐起!

只聽砰的一聲響,眼前湯汁飛濺,碎瓷橫飛,頭頂更是一陣劇痛。原來床邊一人正端了一大碗湯葯,卻不意他突然坐起,剛好一頭撞在葯碗上,將只青花大瓷碗撞了個粉碎。

「臭小子!好久沒回來了,結果一醒過來就闖禍!唉,可惜了俺這件新衫!」床邊那人四十餘歲年紀,中下身材,獐頭鼠目。他一眼望去,登時脫口而出:「掌柜的!」

這人正是掌柜張萬財。聽了這聲叫,掌柜的臉色才算好了些,笑罵道:「臭小子,難得你還記得我,算你有點良心。」

他怔怔看著掌柜的足有一刻,這才如大夢初醒:「是了,我是紀若塵!」

一想起自己是誰,立時無數畫卷如潮水般湧入,多少前因后緣,已盡數明了於心。

世說百世輪迴,為一大周回。

其中多少愛恨交織處,多少豪情、皆化作了繞指柔,卻又如何分說?

百世之前,他也曾為君王,英武雄壯,世所罕見。其後為博伊人一笑,廣聚天下之眾,築高台於太行,名為鹿台。高台成而天下反,他此時已知伊人為妖,卻無分毫悔意,守高台而拒天下英豪。姜尚雖請下十萬天兵,令得他節節敗退,最終困守孤台,他卻仍笑談風雲。只是他萬萬沒有料到,伊人最終卻棄他而去。那張狐皮之下,竟是凜凜仙氣!

望那洒然背影,他憤而舉火,焚了鹿台,也焚了自己。

百世輪迴,轉瞬而過。

今生今世,他成了九幽傳人,而當年棄他而去的伊人,則成了艷名遍天下的楊妃玉環。她前世棄他而去,今世卻因他而亡,也算是因果循環,造化弄人。只是此刻他已知道,實情並非如此。如不是諸多意外,這一世他命中注定的本該是再次死在楊玉環手中。與他愛恨糾纏不清的,本該是這個女子。

誰又在暗中牽弄輪迴、擺布生死?

不過百世塵緣,糾纏牽挂的本該是誰,於紀若塵而言都已不重要。他略舒展了一下身體,心念動處,體內九幽之炎即行復燃。他再虛空一抓,修羅即在掌心中重現。紀若塵倒提修羅,即向房外行去。

「臭小子!你要去哪裡?」掌柜的追在他後面叫道。

「崑崙里有個仙人禹狁,我去看看他怎麼樣了。如果還在,我去送他歸西!」紀若塵邊走邊答,語聲森寒如冰!

既然未死,那他就要找禹狁再戰。既然此身已是不死不朽,那就是戰至地老天荒,也要將禹狁挫骨化灰!

轉眼間他已出了房間,來到了庭院中。正要一躍飛天之際,紀若塵忽然全身僵硬,呆在當場!

掌柜夫人正從廂房中出來,手中捧著一點青瑩,向紀若塵道:「這麼急著去拚命幹什麼?那個什麼禹狁早讓人給歸位啦!哪,這裡有樣東西是別人留給你的,你自己看著辦吧!」

「這…這是…」紀若塵盯著那點青瑩,已說不出話來。但聽撲的一聲悶響,修羅落地,登時沒入到堅硬的青石地內。

他無言,小心翼翼地接過掌柜夫人手中的那點青瑩,如掬水月。青瑩入手的瞬間,他已感應到裡面那一絲微弱之極的生機,若非他靈覺幾已冠絕當世,根本無從察覺這隨時可能逝去的生機。

此時的紀若塵道行大成,早非昔日可比。他凝思片刻,已有決斷,於是向張萬財道:「掌柜的,借間客房一用。」

紀若塵進了客棧中惟一的一間上房后,張萬財仍在門口探頭探腦地張望著,掌柜夫人也徘徊不去,不時向房中瞄上一眼。紀若塵即未關門,也未布下任何禁制,根本沒有隱瞞之意。

紀若塵先布下文王山河鼎,再將青瑩小心翼翼地置入鼎中,而後向青瑩深深地望了一眼,方徐徐閉上雙眼。他雙唇微開,吹出一縷至純至烈的九幽溟炎,注入山河鼎中!九幽溟炎如一道筆直藍線,一入鼎口,即行引燃了鼎中潛藏溟炎,一時之間,文王山河鼎口噴出幽幽藍火,不住灼煉著鼎心中那點青瑩!

有所謂物極必反,九幽之炎可滅萬物,也可生萬物;山河鼎能煉妖,亦能聚妖。青瑩一線生機,盡在於此。若能盡棄二物,或會有一線轉機。

見了屋內情景,掌柜的猛然一驚,臉上浮肉抽動,忍不住叫道:「那可是天地間絕無僅的仙鼎啊!你這般用法,會毀了它的!」

掌柜夫人驀然大怒,一把抓住張萬財耳朵,用力向外拖去,一邊喝道:「張萬財!你在這裡胡說八道什麼!快給我死一邊去!」

張萬財忍著痛,仍堅持叫著:「喂喂!臭小子,你那九幽之炎可是這人間獨一份啊,別都噴完了,千萬記得留一點!只要有了溟火,以後你就是這界老大,別說區區一個禹狁,就是仙帝下來也不敢招惹你!喂喂,不能再噴了,快停下…唉喲喲!」

「張萬財!」掌柜夫人一聲暴喝,聲若雷鳴,整個客棧都被震得瑟瑟落土。她手上加勁,幾乎將張萬財提離了地面,生生將他拖了出去。隨後,夫人怒吼聲、掌柜哀鳴聲、以及拳拳落肉聲,交錯而至,聲聲入耳。

上房中,紀若塵早將一切收在耳內,面上浮起若有若無的笑意,口中冥火卻是源源不絕。

九幽溟炎與他早成一體,這般生將溟火吹出,苦痛處實與剝骨抽髓無異。然他心如平湖不波,只將體內溟火徐徐吹出,直至最後一絲星火也離體而去,方才張開雙眼。

文王山河鼎早已灼煉成青白之色,微微顫動,忽然炸成萬千碎片!每片碎片上都粘著一絲溟炎,在千萬道湛藍炎絲的牽引下,山河鼎破片迅速回攏,聚至一點處,化成一顆亮至極處的溟炎星火!

這點星炎閃耀七次后,終化煙而去。火盡煙消處,正浮著一枚通體青色、晶瑩潤澤的蛋。

紀若塵微笑,笑得歡暢,眼角卻有一滴淚下。

什麼王圖霸業,什麼諸界稱雄,什麼夙世情仇,在這一刻,皆化浮雲。

無定天河河畔,正有百萬天兵肅穆列陣,諸天君,眾仙將各守其位,鴉雀無聲。前鋒距無定天河十里處布陣,仙帝居中而坐的本陣已在百里開外。

無定天河彼岸,茫茫玄荒中,響起一聲若隱若現的異嘯。前軍傳令軍官即刻高聲叫道:「天妖來襲!」

「天妖來襲!」「天妖來襲!」傳令聲聲,方將消息報至中軍,無定天河上忽然掀起千丈巨浪,河水生生向兩邊分開,露出下方深不見底的河床!

玄荒深處現出一點白影,踏風而來,瞬息間越過天河,在百萬天兵陣前立定!

天妖已現出本體,這是一隻周身雪白、似虎非虎的異獸,身長不過丈許,看上去似乎也沒什麼威風,實在讓人無法相信,無定天河斷流現路,竟會是它所為!

望著面前百萬天兵,天妖喉間發出陣陣低聲咆哮。哮音一起,登時一道無形震波擴散開來,頃刻送至千丈之外!但凡在震波範圍內,無論天兵還是仙將,仙力高的倒飛而出,法力低的直接跌倒。本是整齊如刀削的陣列中,登時多出了一片圓弧形的空地來。

天妖雙瞳微縮,早已盯上了百里之外的仙帝!它忽然仰天一聲長嘯,然後全身發力,驟然一躍千丈,直接沖向仙帝。

天妖長嘯方起,昊明立時面色大變,大呼一聲:「陛下小心!」即以身擋在仙帝之前!他幾乎是剛動,就見萬丈白光如潮撲來,白光所過去,仙將天兵,甚至是諸天君都一一倒飛而出!昊明駭然之際,那白光已撲至身前。剎那間,他驟然感到數以千計的力道傳至身上,要將他生生拖開扯碎。昊明雖只是十二天君之一,然而追隨仙帝日久,論仙力深厚實不在四大天君之下。白光一上身,他仙心立時本能而動,自行驅動體內仙力,以應對身外千道撕扯之力。

然而仙心初動,昊明立時暗叫一聲不好!他體內仙力瞬間分成數千道,分頭應對外部侵加之力。可是這麼一分,仙力互相激蕩,突然大亂,轟然炸開,昊明即刻身不由已,冉冉向後飛出!

他已然明白,為何這許多的仙將天君合力,也不能阻擋天妖分毫。其實他們根本不是被天妖以無上道力擊飛,而是被自己體內混亂仙力給拋飛。然那天妖瞬間就能引得諸仙仙力大亂,自己將自己拋飛,對於大道的領悟,已到了何等境界!

倒飛中,昊明但見天妖化作一縷白氣,已衝到仙帝面前。

仙帝已化作人身,看上去四十許年紀,慈眉善目,一雙細長鳳眼總是帶著溫潤笑意。見天妖撲來,他飄然起身,間不容髮地閃過天妖撲擊一爪,然後大袖飄飄,落荒而逃!

仙帝去勢好快,幾步已邁至無定天河邊,沿著河邊向西方遠飆遁走,瞬間消逝無蹤。天妖追得也疾,仙帝雖已快得令眾天君目瞪口呆,他卻始終不離十丈之地。

數息過後,諸位天君仙將剛從驚愕中恢復,忽然只覺有微風拂面而過,無定天河東方光芒一閃,但見仙帝如電逝長空,轉瞬自百萬天兵陣前掠過,又消逝在茫茫西方。他身後跟著一道白光,不用說自是天妖無疑。

諸天君剛吐到一半的氣,立時又梗在了胸口。

眾仙皆知無定天河其實是個環形,其長不知幾萬萬里,將仙界與無盡玄荒隔開。只是,就這一息的功夫,仙帝與天妖就已繞著天河走了一圈!

又有微風拂過,仙帝與天妖在諸仙面前一閃而逝。

當第三度風起時,諸仙已覺木然。然而這次仙帝在無定天河河畔停下,天妖仍是相距十丈,也不再寸進。

一仙一妖互瞪片刻,大天妖忽然仰天一聲長嘯,玄荒深處,異嘯聲陸陸續續響起,這是玄荒各類巨妖異獸臣伏的表示。

天妖掉轉頭來,轉向無盡玄荒深處行去。茫茫天河再次斷流,為它讓出一條路來。這一次,天妖走得不疾不徐,身後百萬天兵,如蟻真仙,聳立如岳,卻無一人敢稍有動作!

直至大天妖在玄荒深處消失,諸仙方一擁而上,將仙帝簇擁起來。昊明飛得最遠、跌得最重,好不容易才鎮伏下體內凌亂仙力,這時仙帝旁邊早圍滿仙人,卻是擠不進去了。

於是好一陣亂,諸仙才重行排好陣列,整軍回師。直至此時,昊明才得以重新侍立在仙帝身邊。

「陛下,那大天妖怎麼突然就離去了?」昊明以仙法悄悄問道。大天妖下界千年,重返天界後來勢洶洶,將百萬天兵沖得人仰馬翻,且追著仙帝繞著無定天河跑了三周,怎就突然退走了?

仙帝微笑回道:「他是不忿朕設下此局,賺他去無盡海堵了修羅塔千年。所以此次回返仙界后,繞河追我三周,只是為了出口氣而已,並非真要殺朕。不過朕甩不開他,他也追不上朕。縱使他真有殺心,其實也奈何不了朕。」

仙帝又道:「待回去后,將仙藉中吟風與青石那兩頁撕去。今後何去何從,且由他們去吧。」

昊明應了。

此時此刻,萬里之外,顧清與吟風正並肩而行,有驚而無險地過了無定天河。雖在天河之畔過了數千年,這尚是兩人首次踏足天河彼岸,離了仙界,步入玄荒。

吟風望定顧清,道:「你可想定了?」

顧清望向蒼茫無跡的玄荒,任罡風吹動青絲,悠然道:「無盡玄荒,盡有蒼茫大道在。今後千年萬載,自可慢慢追尋。」

吟風微笑道:「如是甚好!」

於是兩人起行,向玄荒深處行去,只不過一人往左,一人向右。

此時百萬天兵各回所部,諸仙也自散去,只有昊明隨仙帝入了崑崙。待左右清靜,昊明問道:「大羅天君行事雖有不妥,可是攫取混沌之氣,逼迫九幽修建修羅塔,皆於我仙界有益,不是一舉兩得之策嗎?陛下又何以想毀了此塔?」

仙帝並不化氣而去,仍保持著人身,微笑道:「盤古開天地,清輕者為天,濁重者成地。於天地源處生髮的混沌之氣,也半上青冥,半下九幽,此方是平衡之道。大羅天君封堵混沌元氣,使之多向青冥流溢,逼迫得九幽群魔修築修羅塔,上天與我仙界決一死戰。修羅塔即使築成,九幽群魔也必大傷元氣,決戰輸多贏少。這即是大羅之計。只是,昊明,你且仔細想想,如此與大道背向而馳,真是好辦法嗎?如果這般簡單采掠可證大道,朕何不將混沌元氣一口吞盡,說不定就堪破此界,破空而去了。又何必在崑崙中枯坐十萬年,參悟天地大道?況且沒有了九幽之炎,九地之下,也自會生出新火來,此為大道生生不息之意。那大天妖之所以只追朕三周便罷,只是因為他也知道,若他坐在朕這位置了,也會如此做而已。」

昊明正仔細體味之際,仙帝忽然又是一笑,道:「你看,人間那九幽之炎,自行熄滅了吧。」

昊明即運起神通,向下界望去,面色便有些古怪了。

仙帝悠然道:「若有餘?,朕倒是想到人間一行,好好的走一走,看一看。」

昊明也有些心嚮往之,道:「臣自當相隨。」

轉眼間,已是匆匆十年過去。

自紀若塵解散妖軍,不知所蹤后,安祿山每況愈下,戰局漸漸不利,終為其子安慶緒所殺。史思明與安慶緒又輾轉殺戮,內亂紛呈,因此敗亡更速。到了此時,戰火已熄了數年,神州各地,漸漸恢復元氣。

西涼古道上,又逐漸有了遠行的旅人。不知何時,道旁多了間客棧,供過往旅人稍作休憩。

這一日秋高氣爽,天晴雲淡,古道上風塵不起,正是適宜出行的好天氣。

客棧中堂不大,堪堪能放得下四張桌子,打掃得倒是十分乾淨。

紀若塵坐在靠近櫃檯的一張桌旁,在一隻西北獨有的大海碗中倒滿了烈酒。酒氣一出,他身上青影一現,一條小小青蛇自他領口彈出,落在碗邊,探頭入碗,噝噝地汲起酒來。青蛇身體雖小,酒量卻是極好,轉眼間已將滿滿一碗烈酒飲盡,仍是意猶未盡,只是不知道它小小身子,是怎麼把一碗酒盡數裝入的。

掌柜夫人又拎了一壇酒出來,望著這條小小青蛇,笑道:「小傢伙長得很不錯,看樣子再過個一兩年,就可靈智初開了,不過要想早點化形成人,還需尋些靈葯服食。」

紀若塵輕輕撫了撫青蛇的小腦袋,微笑道:「無妨,反正時間多得是,慢慢找就是了。」

青蛇又飲了一碗酒,輕輕一躍,自紀若塵袖口鑽入,沿著肌膚爬行,游至脖頸處,尋個舒服地方盤了。

紀若塵身旁則坐著張殷殷,十年光陰,她已脫去青澀,初現成熟,然那嫵媚清麗,依如往昔。她懷中抱了個嬰兒,雖然剛剛足月,看起來卻是極漂亮的,已有了她七分影子。

紀若塵頸中青蛇似乎有些不喜歡張殷殷,時時會向她亮一下小牙。張殷殷一邊輕輕搖晃著嬰兒,一邊也會向青蛇回一個鬼臉。

掌柜的提了個青銅小酒壺,懶洋洋地走了過來,在桌邊坐了,先自斟三杯,方嘆了口氣,有些意興闌珊地道:「世道太過太平了呢,也有些不好。這日子過的,就叫一個平淡如水。一天到晚也見不到幾個客人上門,而且都是些沒啥油水的。唉,已經快十年沒見著肥羊了!天上那班傢伙,真不知道都在幹些什麼,也不怕閑出病來!看來俺起的這『有間客棧』的名號,財運有些不旺啊!」

聽得掌柜的如此長吁短嘆,紀若塵不禁莞爾。

此時日頭西斜,就要到了關門閉客的時辰。忽聽外面蹄聲得得,然後但見兩個少年騎兩匹青毛健驢,停在了客棧外面。

兩人年紀不大,方當弱冠,看上去是雲遊天下的書生和隨侍書僮。二人均生得面紅齒白,相貌俊朗,主僕都端的是一表人材。

他們將毛驢栓了,書僮即提起行李書囊,跟隨著少年書生走進了客棧,尋了靠門口的桌子坐下。書僮便叫道:「店家,打酒上菜,再準備一間上房。菜要兩葷兩素,不要太咸太油膩,再來一壇好酒,烈些也無妨。我們家公子吃過飯要早些歇息,明天一早,還要趕路。」

跑堂的少年應了,即刻到后廚忙碌,不片刻的功夫,已將酒菜準備齊整,流水價端將上來。

那少年書生飲了一杯酒,只覺一股火辣辣的氣息自腹中直衝而上,不覺贊了聲好酒。三杯下肚,他不禁豪氣漸起,指點著店外,向書僮道:「你看這莽莽風沙,斜陽如血,這才是塞外風光,才是育得出西北鐵血漢子的戈壁荒原!只有如此地方,才會有如此烈的酒!」

紀若塵和掌柜的不禁面面相覷,掌柜夫人也自后廚探出一張大臉,不住打量著這少年。紀若塵頸中青蛇微微張開眼睛,向那少年看了看,便又昏昏睡去。

此時客棧中跑堂的少年湊上前去,陪笑問道:「我們這塊地方風硬水咸,前面百十里地更是沒幾戶人家。小的看兩位可是神仙般的人物,怎麼也跑到這裡來了?未知二位客官要去哪裡,小的說不定可以為兩位指一指路。」

那書生端然坐了,面帶微笑,朗聲道:「巍巍者,崑崙。」

塵緣終

大家還在看:仙逆神墓天才相師將夜死人經大聖傳天域蒼穹大千劫主黎明之劍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