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神話版三國下載
  3. 神話版三國全文閱讀
  4.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召回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召回

作者:墳土荒草

?  要知道當時可是七萬新軍對六十萬啊,當年這六十萬大軍可是整個北貴所有的軍團一起打的,這次為了韋蘇提婆一世,他抱著就算是死也要擋住的覺悟在戰鬥,然後硬生生將婆羅門集團的大軍壓住了。
  這種事情十幾年前最狂的時候他都沒把握能做到,為了證明韋蘇提婆一世沒有看走眼,在最後時刻信任自己,拚死一搏,打出連當年自己都沒有的氣魄,結果你現在告訴我,其實你是在等我背刺。
  以至於想明白之後,拉胡爾直接遷營走人了,一肚子火,還沒有地方發泄,除了想說自己蠢以外,沒有其他形容詞了。
  韋蘇提婆一世也沒想到會是這麼一個局面,說實話,他是真的沒想到拉胡爾硬剛六十萬婆羅門集團的大軍還將對方的氣勢死死壓住,那種暴走之後帶著孔雀強開四連射,瞬秒一個軍團,震懾數十萬大軍不敢邁步前行的豪氣,是真的讓韋蘇提婆一世明白什麼叫做威勢!
  只可惜現在拉胡爾腦子轉過來了,原本抱著君以國士待我我必國士報之的想法,徹底沒了,滿腦子都是自己是個智障,居然再一次被人忽悠了,果然自己是個傻子之類的想法。
  「拉胡爾啊……」韋蘇提婆一世虛敲著桌面,這個時候他也煩得不行,早知道拉胡爾能莽六十萬大軍他直接開誠布公的說了就是,絕對不會留下現在這些隱患。
  然而那個時候誰知道啊,雖說韋蘇提婆一世知道拉胡爾很厲害,但是一個在文伽地區戰漢室都不能說是大勝的將帥,如何會讓韋蘇提婆一世覺得對方是真的有能力。
  結果事實卻狠狠地扇了韋蘇提婆一世一巴掌,拉胡爾是真猛,而且猛的超乎了韋蘇提婆一世的估計,這個時候韋蘇提婆一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拉胡爾甩鍋說是剎帝利武士軍團菜雞,否則自己能追到漢室本土去,婆羅門所有的人都信了。
  就之前拉胡爾的表現說實話,見過一次的韋蘇提婆一世也覺得上一次拉胡爾翻船並非是拉胡爾的鍋,這貨都猛到這種程度了,翻船的原因果然是被坑了吧。
  「竺赫來,擬旨,讓在千帆的阿文德回中央,準備接管北方戰線,出去浪了這麼多年了,也該回來給國家幹活了,讓他回來入主中央,重整中央禁衛軍。」韋蘇提婆一世決定還是承認錯誤,將拉胡爾拉到麾下,然後將自家靠譜的將帥弄回來坐鎮,這樣至少安心一些。
  和拉胡爾出身婆羅門,背叛階級不同,阿文德可是根正苗紅的大月氏後裔,五支之中的嫡系,換句話來說,雖說不是皇族,但也是比荀祈這種雜魚厲害很多的王族大宗嫡子。
  如果說以前韋蘇提婆一世還沒覺得頂級將帥到底有多猛,這次之後他真的認識到了,那真心不是一兩個猛將所能比拼的存在,強就是強,這麼一想的話,當年離開北方的阿文德自然就不能小看了。
  「阿文德主將啊。」竺赫來默默點頭,他知道拉胡爾這關過了,毫無疑問接下來拉胡爾應該南方恆河防線的統帥,而且會有極大的自治權力,而且韋蘇提婆一世提起阿文德之後,竺赫來才想起來貴霜不是沒有頂級將帥,只是這些人退的退,走的走。
  「讓他回來。呆在海軍散心了這麼多年也該冷靜下來了,讓他回來接管中央禁衛軍,告訴他貴霜五支需要他幹活了,國家培養他培養到這麼大,不是讓他玩的。」韋蘇提婆一世面上浮現一抹笑容說道。
  總歸還是自家培養出來,而且和自家有血緣世系關係的人用著放心,用人唯親這話是個貶義詞,但還有一句話叫做,你不讓我用人唯親,難道讓我用那些信不過的人?
  尤其是在這種情況,有能力,有血緣,而且能保證忠心的人,當然要一個個的拉回來。
  竺赫來默默地點頭,這個時期將帥的資歷靠的還是十多年前的貴霜內戰,新生代的雜魚最多還在中層,高層還是那些從內戰殺出來的軍團長,因而當時能作為明星存在的拉胡爾只要出山,就能鎮住場子。
  同理阿文德只要回來,中央禁衛軍統領絕對是阿文德,別看北方那群軍團長一個個咋呼呼的,但實際上當兵的都服比自己厲害的。
  阿文德回來,北方這群軍團長多一個頂頭上司,怕是噴拉胡爾的時候都能給力一些,至於現在,得了吧,在收到拉胡爾率領七萬新軍硬剛了婆羅門六十萬大軍,硬生生重挫對方氣勢。
  現在北方的將帥都冷靜的很,哪怕知道拉胡爾被韋蘇提婆一世坑了,現在正處於心情不好的狀態,也沒人敢去撩撥。
  畢竟北貴現在真的沒有這種級數的大佬了,當年和阿文德一起混名聲的,用阿文德手下的話來說那就是,蹭熱度的,跟我家主帥完全是兩個層次,讓開,我要表演手撕拉胡爾……
  總之,北貴的將帥現在也挺難受的,次於阿文德級別的那兩個,不管是拂沃德,還是尼蘭詹都更偏向於將,雖說也挺厲害的,但和拉胡爾之前表現出來的層次,完完全全差了一個大層次。
  因而對於北貴來說,現在是一個獲得了勝利,但是卻相當憋屈的時候,這個時候他們急需一名大佬來撐場子。
  「傳旨給拉胡爾吧,竺赫來你親自去,將當時的情況全部告訴拉胡爾,然後將接管恆河中下游防線的任務交給拉胡爾,告訴他,徵兵納糧一應交付與他。」韋蘇提婆一世嘆了口氣說道,最後決定相信拉胡爾,畢竟經歷了這一次,他很清楚,要麼信,要麼殺!
  以現在貴霜的情況,殺是不可能殺了,殺了只能讓漢室拍手叫好,那麼就只能選擇信。
  對於韋蘇提婆一世來說,既然已經下定了決心要信,那麼就將手腳放寬,將婆羅斯一線全部交給拉胡爾,連徵兵納糧這些後勤也交給拉胡爾,既然你說過全權負責,沒有掣肘,可以保證漢軍寸步難進,那麼這次就交由你全權負責!
  「徵兵納糧也交給拉胡爾?」竺赫來眼角明顯抖了抖,這是給與拉胡爾擁兵自重的機會啊。
  「給他,漢軍先全面交由拉胡爾來應對,他想要什麼軍團,要那些軍團長,讓他放手去挑,現在這個時間點,我想起北方那些軍團長就算是心有不滿,面對拉胡爾的威勢也會低頭,等過去之後,拉胡爾政治不行,但治軍和統兵都有一手,自然會解決。」韋蘇提婆一世神色沉穩的說道。
  這個時候韋蘇提婆一世已經想通了,沒什麼好說的,既然原因信對方,那就別再扯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至於擁兵自重的問題,同時面對漢室和貴霜,拉胡爾不瘋的話,絕對不會選擇。
  「現在就通知?」竺赫來猶豫了一下再次詢問道,「要不等千帆那邊回復,阿文德將軍回來之後再行通知吧。」
  「現在就通知,你直接告訴他,之前我是如何認為的,他不懂政治,也不懂迂迴,那麼就別說那些花花饒饒的東西,直接開誠布公的告訴他,為什麼我之前不信他,現在願意信他。」韋蘇提婆一世氣勢雄渾的說道,「這些都告訴他,也告訴他我的目的!」
  竺赫來默默地點頭,對於拉胡爾這種直性子,沒政治頭腦的人來說,這麼做確實是最正確的選擇,當然絕大多數皇帝做不到這個程度。
  「去,告訴他,讓他冷靜冷靜!」韋蘇提婆一世對著竺赫來招呼道,這麼晾著不處理也不是一回事,要是拉胡爾鑽了牛角尖,直接動手了,說個實話,韋蘇提婆一世現在的情況真的有些玄。
  另一邊拉胡爾正帶著杜爾迦等人喝悶酒,說起來婆羅門教是不允許喝酒的,以前拉胡爾都是喝點各種奇怪的果汁,這次真的是心理鬱悶,再加上被韋蘇提婆一世耍了之後,拉胡爾頗有一種天下雖大,無處容身的感覺,自然心下鬱悶之後就開始河悶酒。
  至於杜爾迦等人這個時候也不勸拉胡爾了,他們對於拉胡爾的處境心知肚明,更何況到了這一步還死死追隨的基本上都是拉胡爾的死忠了,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唉。」拉胡爾都因為酒氣的消磨,明顯的衰老了一節,相比於之前那段時間怒剛婆羅門的氣魄,現在的拉胡爾明顯老了十歲。
  「你們說為什麼就沒有一個地方能讓我安安穩穩的作戰呢,婆羅門不允許,陛下也不允許,我到底什麼地方做錯了呢?」拉胡爾一臉苦澀的輕嘆著,之前他是真正支持著韋蘇提婆一世,認為對方是自己的知己,因而願意拚死一戰,結果,呵呵!
  杜爾迦沒說話,默默地給拉胡爾倒酒,心下也是鬱悶,總覺得自家上司的仕途不順,能力超強,但就是運氣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