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零一章:人心所向!(雙倍,求月票!)

第兩千三百零一章:人心所向!(雙倍,求月票!)

楚岩此話落下,在場眾人之中,不少人眼中都是流露出了激動和無邊的傷感,他們的淚水落下。

這一戰,他們失去了多少的親人,失去的多少的兄弟,看向靈帝,面色紛紛不善。

靈帝看到眾人那布滿紅血絲帶著淚水的雙眸,一時間心中有些變化。

不過最後卻是硬聲開口:「修行一途,弱肉強食,三天之戰,是必然之事,我不能阻止,只有經歷血的洗禮,才能成長!」

「弱肉強食不假,但你沒有經歷這一場戰鬥,便沒有資格要求任何人。冉天主,為了大環天拼盡一切,最後身死。幻天主為了三天,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你說他們的廢物,你有什麼資格,訴說他們?你算,什麼東西!無知之輩!」

楚岩一聲爆喝,帶著滔天怒氣。

他心中真的很氣,眾人辛苦征戰到現在,這個所謂的靈帝一語之下,便是要否定一切,讓惱怒之極。

杜若依暴怒:「混賬,你敢如此說本尊?」

其身旁老嫗,以及身後四大帝使一個個臉上均是流露出了暴怒之意。

楚岩再次冷語:「我說你,又能如何,無知的毛丫頭!還妄想解散我三天聯盟,你問他們,同意嗎?」

「不同意!不同意!」

「不同意!不同意!」

……

一時間,無數修者紛紛大吼。

他們歷經生死,如今團結一心,三天聯盟,靈帝說解散就解散,他們怎會願意。

「呵呵,杜若依,你也不過如此!」

靈弘澤譏諷一笑。

他敗在楚岩手中,雖有不甘,但卻也想開,對於杜若依,他心中沒有半分好感。

「杜若依,你這靈帝也不怎麼樣,如今三天,還要聽楚岩一人號令!」

焰皇修也是譏諷說道。

他心中對於楚岩恨,對於杜若依也恨,想的就是這兩個人最好能拼殺個你死我活。

「大膽……」

靈帝暴怒。

她自從當靈帝以來,什麼時候別人見到自己不是畢恭畢敬,如今竟然會遭受這般待遇。

「小靈,這些人,是要造反啊!」

右肩頭的翠綠色小龜當即說道。

「小靈,靈帝之威不能失去!」

左肩頭的小白狗也是冷聲說道。

「大人,要不要動手……」

此刻,天、地、玄、黃四大帝使中,天帝使站了出來,問道。

對於三天聯盟這些修者,他們絲毫不放在眼裡,他們的實力足可以橫掃這一切。

「本帝只給你們一次機會,聽從本帝命令,解散三天聯盟,否則,你們便是叛民,對於叛亂之人,本帝只有殺之!」

話語落下,最後杜若依看向三天聯盟所有人,開口:「選擇本帝,你們則生,選擇楚岩,你們則死,你們做何選擇?」

此話落下,整個天地之間一時間一片寂靜。

「死又何妨?若不能道心通明,生不如死!兄弟,一生!」

刀痕,話語落下,第一個走了出來。

刀痕之後,藍眸,張沛東,雷天佑,紛紛站了出來。

黛翠兒,方熾宇,方芊憶,段玉簫,司馬長空,均是在了楚岩這一邊。

尊代天眼中複雜之色閃過,最後開口:「若是靈帝大人執意解散三天聯盟,尊代天,恕難從命!」

「不能跟隨楚大人,還有何意思?」

「若是解散,我們聯盟那麼多兄弟,必為心寒!」

「我誓死跟隨楚帥!」

……

三天聯盟之中,先後有人話語,最後,所有人都是高聲大呼了起來。

甚至,那些從靈盟之中投奔過來的也是如此,他們本是必死之人,是楚岩給了他們新的開始,道心誓言已經立下,怎能背叛。

「叛亂……你們都是叛亂之人……」

杜若依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

「楚帥!楚帥!」

「楚帥!楚帥!」

……

最後,所有人的情緒被點燃,同時高呼他們心中最為敬仰的名字。

「靈帝,這,就是民意!」

楚岩最後淡語。

靈帝最後怒聲一語:「那又如何,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都是虛無!你說本帝狂妄,本帝就狂妄給你看!天帝使!」

「屬下在!」

天帝使,立刻站了出來。

「代我將此人斬殺!」

靈帝冷語,看向楚岩。

她本對楚岩十分看好,卻不想,其竟然如此違背自己的遺願,與自己站在對立之面。

自己如果今日放過他,那麼今後,威嚴,還如何存在。

所以,即便楚岩天資再強,今日也要挫其銳氣,靈帝此刻心中並非真正想殺楚岩,只是想讓其在自己面前低頭。

天帝使手持一柄刻畫著古怪紋路的長刀,一身金色戰甲,光芒閃爍。

他站了出來,看向楚岩,生若寒冰:「違逆大人,你必須死!」

「死?呵呵……噗……」

楚岩冷笑之間忽而,面色變化,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瞬間,楚岩的面色變得慘白。

「岩兒!」

楚長天和王輕柔距離楚岩不遠,見到此景,瞬間面色變化。

兩人極速而至,到了楚岩的身邊。

尊代天,方芊憶姐弟,司馬長空,段玉簫,黛翠兒,幾個人也急忙趕來。

小白面色嚴肅:「主人,三陰冥毒被你催動太過兇猛,現在毒素深入魂魄,無法再強行戰鬥,否則,你這帝魔分身……」

上次爆發三陰冥毒,楚岩僅僅是調動了血族墓地中的亡屍而已。

而這一次,楚岩先是凝聚十億修者白骨,又是將屍毒和骨毒催動極致,相助三天聯盟。

楚岩雖然承受了下來,但現在後遺症,太大了。

「爹,娘,我沒事!」

楚岩面色慘白之極,此刻,只感覺整個人身體之上沒有半分力氣。

帶領三天聯盟取得了最終的勝利,這帝魔分身,僅僅大成期巔峰的實力,做到這般地步,已經是極限了。

「你若要戰,我與我一戰!休傷我兒!」

楚長天冷聲一語,擋在了楚岩的身前。

「想傷我孩兒!先過了我這關!」

王輕柔當即也是站了出來,擋在了楚岩的身前。

兩人之前是被焰皇修鍊化心傀激發潛力燃燒壽元,才有了雷劫後期的實力,而如今,心魂烙印被小白解開,兩人實力已經跌落到了雷劫初期。

楚岩臉上帶著微笑。

這一幕,讓他十分溫馨,讓他想起了,自己在小時候,受了欺負,那時候爹娘為自己出頭的事情。

「就憑藉兩個雷劫初期!也妄想與我一戰?」

天帝使的實力,僅在靈帝和護道婆婆之下,在整個人靈界之上,也就焰皇修和靈弘澤可敵,此刻面對眼前雷劫初期的兩人,他怎會有半點在意。

「你要敢傷我爹爹,我就咬死你!」

此刻,小傢伙楚逸風,眼中帶著紅血絲,露出兩顆小虎牙,張開了雙臂,擋在了楚岩的身前,對天帝使吼道。

其聲音之中,還伴隨著幾分奶氣,但此刻,無人將其當作一個孩子。

「小風!」

楚岩心中動容。

小風曾經很頑皮,也闖下了許多禍。

但現在,他卻是一個錚錚男兒,得子如此,夫復何求?

天帝使更為不屑:「一個合體初期的小毛孩子,也敢叫囂!」

「你若想傷我大哥,除非先殺了我!」

此刻,黛翠兒站了出來,擋在了楚岩面前。

若非楚岩,黛翠兒不可能與雷天佑在一起,甚至此生都無法認祖歸宗,這一切,都是因為楚岩。

在其心中,楚岩早已是其親大哥了。

「今日,誰也不能傷楚岩!」

「為了我三天,楚帥付出一切,你這是與三天為敵!」

「傷我天主大人,我與你們拚命!」

……

尊代天,方芊憶姐弟,段玉簫,司馬長空,紛紛護在了楚岩的周圍。

「你們,以為人數之優就可勝本帝使嗎?」

天帝使看向一眾擋在楚岩面前的修者冷聲一語。

以他的實力,對方人再多又能如何。

「休傷楚大人!」

「敢傷楚帥,老子和你拼了!」

「保護楚大人!」

……

這一刻,下方三天聯盟不到兩億修者此刻,也紛紛飛天而起。

將近兩億修者,化為層層人牆,將楚岩護在其中,口中紛紛大吼,看向天帝使。

最前方,正是刀痕等人。

「我們兄弟,為一體,你若想傷我兄弟,就先在我等屍體之上踏過去!」

刀痕當即冷聲一語,上前一步,周身氣勢爆發,眼中滿是視死如歸之色。

在其踏出這一步的同時,藍眸,雷天佑,張沛東同時踏出一步,神色如一!

ps:最後時刻,小遷真心需要大家的月票支持,明天能否七更就看大家的啦!小遷拜謝!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靈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靈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三百零一章:人心所向!(雙倍,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