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章 黑槍、算計,浪里白條元錦兒!

第一六七章 黑槍、算計,浪里白條元錦兒!

;

刀光舞動,直迫向前來,那貴公子還不忘回頭大喝,讓兩名同伴先取秦嗣源。$*提供該最新章節閱讀寧毅手中持著突火槍,另一隻手已經取了火摺子,但一時間連退幾步,卻是無法為火槍點火。門口人群間,高瘦漢子猛地掉頭朝春嗣源那邊殺去,而幾個呼吸間,身材最為魁梧的大漢也已經注意到了這邊的事情,他搶過了幾名混混手上的兵器猛力揮砍,轉眼間便清出一條路來,拉近了與宋之間的距離,兩人拼了一刀。

那貴公子此時已經衝到疤面漢子的屍體旁,朝那凄涼的屍體上看了一眼,目光望向無法往門口救援的寧毅,獰然冷哼,刷的將鋼刀一振,便要衝上。寧毅此時已經打算放開火槍,陡然聽得旁邊一聲女子的呼喊傳來

「啊一一」

砰的一下,兩道身影朝著已然破裂的牆壁窗戶撞了出去,掉入這才農曆二月間的春誰河裡。

「錦兒——」

那卻是見了雲竹受傷,哭著沖了過來的錦兒,竟然抱著那貴公子一起撞了下去。這時候有的地方冰雪還未融盡,天寒地凍,河水冰涼,一般的女孩子哪裡能受得了。寧毅嚇了一跳,探頭往河面望過去,雲竹卻也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

「錦兒沒事的,你去幫秦老……」

按照雲竹的心思,這幫人如此兇悍,寧毅若能躲開便是最好。但願望歸願望,她也分得清事情的輕重緩急,連忙說了這句話,也去破。往下看,之間那水波一片混亂,兩人的身影掉了下去,一時間卻未有瞧見。寧毅多看了兩眼,終於一咬牙,朝著門口衝過去。跑出幾步才聽得雲竹叫了一聲:「錦兒。」但自然也沒空回去去看看錦兒的情況了。

從整個變亂乍然出現到現在,算起來恐怕還只是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門口混亂不堪,打鬥廝殺中,一些原本打算衝出去的客人這時候也在朝裡面跑,寧毅打開了火摺子在手上揮舞了幾下,讓火光變亮。然而往那邊沖時,卻連續被奔回來的客人阻止了好幾下,一時間完全跑不過去。

視野那頭的混戰當中,身材最為魁梧的大漢已經與宋連續交了幾次手,混亂的人群中看不太清楚,但總之該是要保護秦老的宋佔了下風,寧毅大喝著:「讓開!讓開!」,但哪裡能有井么數果。他舉起那突火槍朝對面瞄過去:「給我助手!」,

手持雙刀的高瘦漢子卻是聽見了寧毅的喊聲,他的面上鮮血猙獰,一刀朝寧毅這邊掄了過來,人群既多,寧毅朝旁邊一擠,那剛到也只是扎進了前方一個人的手臂當中,又是一片混亂的慘叫。

高瘦漢子卻不怕寧毅在這人群中隔了這麼遠的開槍,準頭根本不夠,又有這麼多的人隔在中間。但他注意到那貴公子已經沒有跟著寧毅,也不知道走出了什麼事情,同樣呀呲欲裂地暴喝一句:「來啊!」,卻與寧毅方才的挑釁一模一樣,他看著身材魁梧高大的那同伴便要殺了秦嗣源,只要拖住這邊一會兒,便該得手了。

寧毅伸手點燃了那突火槍,將槍口對準那高瘦漢子,隨後又對準那身材魁梧的大漢,然而人群之中,槍口也被擠到了好幾次。引線還在燃,那邊高瘦漢子朝旁邊挪過去,叫到:「當心那廝的突火槍!」,正與宋拚鬥的大漢朝這邊冷冷地望了一眼,又是幾刀將宋砍得飛退,刀光暴綻。

不過是一個呼吸之間的事情,引線燃燒漸短,高瘦漢子看他在人群中擠得狼狽,面上露出一個嘲弄的笑容,下一刻,卻見寧毅將那火槍用力扔了出來。

「接槍一一」

「小心——」

「啊」

呼喊聲彙集在一起,火槍帶著引線的光點飛過人群上空,宋舉起刀高高躍起,一方面朝那魁梧大漢砍去,另一方面試圖舉手接住從大漢背後飛來的火槍。

下一刻,一隻手抓住了突火槍,宋身在半空,被一腳踢飛。

這一下,卻是那魁梧大漢陡然回身,他踢飛了宋,甚至還朝著寧毅這邊猙獰一笑,手上抓著那火槍,刷的一下,再度回身,對準了幾米之外已經沒有宋阻隔的秦胡源。

時間凝固在這一瞬間。

砰——

槍聲響起,像是巨大的爆炸,煙塵伴隨著紅芒,隨後是血光飛了起來,魁梧大漢的身體稍稍朝後仰了仰。

然而那不是後座力。

這一刻,火槍炸了膛。竹片、鐵制的把手挾著陡然向後方出的巨大衝擊力,掠過了那魁梧大漢的半張臉,同時帶走了他的一隻眼睛。

若是火槍普通的射,炸膛時的威力大概不會有這一次這麼大,並且多數情況下還是會有彈丸之類的朝前方出。但這時的爆炸卻不一樣,火藥的量幾乎比普通的射多了幾倍,前方也幾乎被堵得嚴嚴實實的,盡量將衝擊導向了後方。

寧毅這次準備交還給康賢的幾把火槍,半多都是用得壞了的。他在裝彈時便已經考慮過,這火槍裝填困難,真到了高手面前,其實威力也有限。這些若真是藝高人膽大的刺客,在城內出手之後還準備逃跑的,自己大抵也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如同那衝過來的貴公子一般,人家根本不會給你二次點火的機會,因此他也只裝填好了一把火槍,另一把乾脆做成了手榴彈,以防萬一。

原本的考慮在於他們人多,就算自己一槍幹掉一個,自己與宋兩人,對方還是佔了上風,火槍背在背後,只要露個破綻讓他們主動來搶,一槍之後自己也能多廢掉一個人,只是這算計可以不可再,第三把也就沒必要了。這時候雖然與計劃的有些不同,但他故意裝出被人擠著過不去的樣子,果然也是奏了效。

那邊傳來撕心裂肺的痛呼之中,也有著難言的錯愕感。高瘦漢子一時間幾乎愣在了那裡,可惜他不認識寧毅,也沒聽說過「十步一算,,的外號,否則心中肯定會有更不一樣的感覺。再回頭時,只見方才被擋住的寧毅此時已徑大力推開了好些人,朝著這邊衝過來,那身影低喝道:「你們已經死了!,,

身材最為魁梧那大漢舉手捂著臉,稍一清醒,似乎還要憑著悍勇往秦嗣源那邊衝去,卻也被高瘦漢芋拉住了:「快走!快走!」,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大漢掙扎了幾下,但終干也意識到了事不可為,與高瘦的同伴衝殺開那路口堵來的混混,奔逃而去。

寧毅對於自己與這些高手的近身作戰本就沒有太大的信心,方才那疤面漢子便是例證,若不是自己對於關節技之類的防身技還算有些功底,也曾經與陸紅提一塊研究過,恐怕已經死了。這時候看他們離開,自然不敢去追。這邊還有些不知道哪裡衝過來的混混,也已經被兩名大漢以及宋波及到,倒下大半,但剩下的似乎依然想要打。這時候宋已經爬起身來,他也大概意識到這幫混混的來歷跟那幾名刺客不同,此時擋在秦嗣源前方,從身上拿出了一塊腰牌。

「康王府在此辦事,你們是什麼人,竟敢與刺客一道!想造反嗎!」,

這話一出,那幫混混也是愕然地停下了打鬥。

事態稍緩,周圍便顯得哀鴻遍野,回頭看看大廳當中的一片狼藉,好在方才雖然顯得擁擠,但郡主要還是因為許多的桌椅擺設也佔了位置,當後來有的人往桌子底下躲過去,便不至於出現什麼惡性的踩踏事件,望見正在牆壁破口處站著的白裙女子時,寧毅才陡然記起錦兒跟那貴公子掉進了河裡,他連忙走到一邊去看,正好見到水光撲騰,那貴公子的半個身子試圖衝出水面,才剛剛浮起,陡然又沉了下去。

那水中情況混亂成一片,幾秒鐘后,貴公子的兩隻手又撲了出來,想要抓住什麼,隨後又沉下去,如此反覆了好幾次,他偶爾伸出頭,便想要叫「救命」只是往往叫得半截就又被河水灌進了。中。錦兒的身影卻一直未有出現,不一會兒,水中竟有鮮血湧上來。

寧毅看了一陣,才能隱約看見有一道身影猶如美人魚一一應該說如同食人魚一般的在水裡圍著貴公子的身體打轉。隨後秦老也走了過來。老人家畢竟見過大事,心神已經定下來,在寧毅身邊看了幾眼:「那是……」

「應該是鋒兒……」

鮮血朝著下游延伸出去,水中的動靜卻漸漸平息下來,過了一會兒,河邊的石階上,才看見一名女子陡然從水裡出來,渾身濕透,長如水草般披散下來,正是錦兒,她一隻手拖著一名男子的身體,口中卻是叼著一根暮,被他從水中拖出來的要子下半身還在湧出鮮血,正是那貴公子,此時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方才在水裡的時候,錦兒不止是一直將他拉近水中,還順手拿了暮往對方大腿、屁股上猛扎,水裡的視野不好,這期間或許扎錯了幾個地方,例如扎屁股的時候扎到了前面也是有可能的。寧毅以前也知道元錦兒水性了得,這時候才看得心頭涼,暗道自己以後跟這女人鬥嘴的時候一定要遠離水面。

女子在這種天氣的水裡浸泡許久,又是全身濕透了出來,肯定是冷的,上岸之後,她也抱著身體吸了吸鼻子,隨後有人過來,將一件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她抬頭看看,卻是寧毅將身上破了的袍子脫了下來為她披上,一時間便也沒有拒絕,寧毅接著她肩膀時,她還往寧毅懷裡靠了靠。

「沒事吧?」

「沒事……」她吸了吸鼻子,「雲竹姐呢?」

這說話間,雲竹也已經捂著肩膀趕了出來,將錦兒自寧毅懷中接過去,寧毅看著她白衣肩膀上的印子,也是擔心地問道:「沒事吧?」

「有些疼。」雲竹笑了笑,「不過應該沒事。」

「我馬上叫大夫來。」

「嗯,我先帶錦兒上去,她得換身衣衫,洗個澡。」

此時雲竹雖然心頭混亂,想要與寧毅說些話,但畢竟錦兒不可能以這種狀態在這裡久待,她說著扶了錦兒離開。這邊的亂局,那一幫混混自然有宋來處理,寧毅看了看那已然死了一半的貴公子,朝秦嗣源問道:「秦老,這到底是哪路人,你有頭緒嗎?,,

秦老也在看著那人,想了想,片刻后神色有些複雜地笑起來,卻又嘆了口氣:「已經好些年沒遇上這等事情了,這些……怕是遼人……」

寧毅點點頭,想想這些人北方的裝扮,確實像是遼國那邊過來的,只是看他們雖然武勇,但今天的行動,卻似乎沒有什麼正式的策劃或組織,這倒是有些奇怪。

再看看秦嗣源,以往尚以為他日子清閑,這段時間,恐怕還真是峰迴路轉,不光有人贊他、罵他、拜訪他,這時候居然遼人也來刺殺他,這樣想來,那市井之間的流言,怕還真是有了不低的可信度了。

近年來金遼之間的風雲、紛爭,怕還真是有這個閑居江寧多年的老人出的一份力量……寧毅心下微微感嘆,不過看秦老的態度,不到真生什麼大事的時候,恐怕他仍舊不會針對這些事情開口。寧毅並非八卦之人,縱然覺得這事情波瀾壯闊,有些意思,但他以往畢竟也不是沒有做過類似的,心中挂念著雲竹的傷勢與錦兒的狀況,當下轉身吩咐人叫來大夫,為兩人查看傷情為要。

這個下午的事情,大家都是適逢其會,門口那幾十名混混也不知道是來幹嘛的,寧毅叫來大夫之後才去問問,這才知道竟然是被人叫著跑來竹記砸場子的。那宋在王府之中地位本也不算低,方才生死之間殺過來,此時還有餘悸,但也知道這次自己真是立了大功。他對於扔槍過來的寧毅佩服不已,連帶著看著這幫混混也是極不順眼,他這時知道寧毅與這竹記有關係,輕哼道:「勾結刺客當街行兇,這次不光他們,包括他們背後主腦,一個都別想逃。,,

他自然知道刺客與這幫人無關,但既然遇上,也真是他們活該了。

官府的捕快此時也已經來了,不一會兒,王府、駙馬府也趕過來人,為的正是陸阿貴,他們將那奄奄一息的貴公子押回去,也從他身上捏出來一些東西,其中便有通商的文碟。

「遼國人。」陸阿貴將那文碟也給寧毅看了看,「未曾料到會有這等事情,秦公都已隱居七年,這幫家起……真是欺人太甚!」,

…………

凌晨一點起來,兩章八字,嗯,感覺還好……(未完待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六七章 黑槍、算計,浪里白條元錦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