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章 再會(上)

第一八五章 再會(上)

;

方自強當下毫不猶豫,「斬釘截鐵」當機立斷道:「逃!」說著,立即施展他剛領悟不久的「小跑」技能,轉身便向後撤,但在一瞬間他就放棄這個念頭了。但聽背後一陣驚天狼吼,他們的來路立即出現一座高約三十米的大冰山,將退路徹底封鎖住了。

方自強真的要絕望了,猛地一回頭,看到眾銀狼都直立了起來,惡狠狠地盯著他和小吉,而那紅狼依然偎依在紫狼身上,紫狼卻滿眼嘲弄的神色盯著方自強,接著下巴微微一抬,發出一聲低低的咆哮聲,那群銀狼立即向他移動了過來,背後的銀狼移動稍慢,而前方的銀狼則快速跑動,估計是因為方自強和小吉的位置太窄,它們不想自己狼擠著自己狼吧。

方自強將小吉扶著立了起來,問:「你還好吧?可以站起來了嗎?」

方自強又問:「那,你說我該怎麼辦?」

「那就好。」方自強說著,便順著小路走了進去。

看到它們井然有序的樣子,方自強更是痛苦得幾乎要閉上眼睛,暗道:沒想到我今日居然會命喪於此,而且還可能會是碎屍萬段哪。

「天哪!」小吉驚叫道:「是狼神。大哥,我們怎麼辦?」

方自強猛一抬頭,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前方不遠處便的盡頭,盡頭處是一個方圓大約七百米的山谷,山谷中密密麻麻地布滿了上萬頭銀狼。那萬餘頭銀狼全都匍匐在地面,腦袋通通朝著它們團團圍住的一塊大玉石,玉石上坐著兩匹狼,一頭通體火紅,兩眼銀白,正依在另一頭狼身上,而另一頭狼,則是通體紫毛,兩眼金黃,腦門上散發著淡淡的五彩霞光。

「啊……」方自強猛地一驚,直起身子,尷尬地問:「你,你醒了?呃,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方自強一怔,想起龍眼傳他的那個氣息感應術,當下使用了出來,果然發現這條路前方傳來了一陣壓抑的氣息,但比起其它路上的氣息,明顯要弱很多,於是便向小吉道:「當然要進去,那……你現在還能戰鬥嗎?我擔心前方有怪物。」

「拼?」方自強搖頭苦笑,不過,與之相比,方自強更討厭被狼群撕碎,也不喜歡自殺,所以定了定神,左手抓穩長劍,右手取出手槍,抬手朝狼群便是一槍。

小吉點頭道:「嗯,好多了。」朝四周看了看,便向方自強問道:「大哥,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方自強不死心地用劍朝那冰山狂砍,四千多的攻擊力居然砍不下一小塊冰渣,而小吉的火炎攻擊也無法融掉哪怕是極小的一塊冰角。

「人工呼吸。」天殛之心快速地應道。

這條小路彎彎曲曲的,幸好沒有下雨,要不然就更難走了。一路上,氣氛十分尷尬,兩人都不知應說什麼好,正當方自強想找話題打破這氣氛時,小吉突然啊了一聲,用手指著前方。

小吉眼睛微微閉著,呼吸有致,卻硬是不肯醒過來。

為了避免沉默后陷入尷尬,小吉忙問道:「那這條小路通向什麼地方?」

方自強想了一下,絕望谷是一定要進的,但是不是要從這條路進去就很難說了,因為他不大敢相信朱離說的話。這時,左手上的天殛之心道:「賤人,從這條路下去吧,我可以感應到,這條路後面的氣息沒有其它路上的那麼強。」

小吉道:「我現在已經好了,只是一個月內不能再使用剛才那個技能,其它的戰鬥技巧還是能用的。」

看了半晌,方自強忍不住向左手的天殛之心求救:「喂,手錶,她怎麼還不醒來?」

「哦……」小吉又問:「那我們要不要進去?」

小吉突然道:「大哥,反正是一死,我們不如拼了。只要衝過狼群的包團,對面應該有出去的路。」

天殛之心沒好氣地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天殛之心唯恐天下不亂地道:「你怎麼這麼笨哪,你沒聽說過先天一氣嗎?她是因為運功過度體力不支才暈倒的,女子屬陰,男子屬陽,你只要將自己一口陽氣度給她,她就能醒過來了。想當初,王子不就是這樣救醒睡美人的嗎?」

說得小吉臉又是一紅,她根本就是在裝暈,一直都是在清醒的,自然,方自強向天殛之心說的話她也聽見,只是天殛之心說的話不知她有沒有聽見而已。

方自強想了想,便用手擦了擦小吉臉上的泥土,隱隱出嬌容。方自強心中想道:「她看起來還不太差,這樣做我應該不吃虧吧。」想著,便將臉輕輕湊上前去,到了一半,心便不由跳得快了起來。

方自強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是那個蛛女帶我們過來的,聽她說,前面的怪物是絕望谷中最弱的。」

正在這時,小吉猛地睜開了雙眼,方自強心中一驚,登時愣住了,兩人便在那裡大眼瞪小眼,一語不發。半晌,小吉臉微微一紅,輕輕道了聲:「大……大哥……」

「人工呼吸?」方自強問道:「可是她好像並沒有停止呼吸啊,我幫她人工呼吸有什麼用?」

方自強道:「好像還在絕望谷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八五章 再會(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