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〇七章 家事

第二〇七章 家事

;

第二〇七章家事

未時兩刻,就在依荷園中龍伯淵與丁宛君對坐閑聊之時,西湖之上,一艘畫舫正順碧波倘佯,緩緩而行。..

這是專為游湖而造的舒適舫船,船隻一層,通體精緻,但其實不顯得張揚,頂棚張開,寬並且厚,大概有兩三層的夾層,稍有隔熱功能。這時候天氣雖熱,但過了午後,湖上風大,船上薄幔輕紗,四面通風,船艙之中便只是涼爽的感覺了。

午後、畫舫、西湖。若以西制的時間,不過是下午兩點左右,縱然寬敞的船艙內其實不熱,偶爾才能見到一兩點船影的寬敞湖面也足以帶來懨懨yu睡的空氣。若有其它船隻從旁經過,應當也能發現,此時的船艙里,畫舫的主人也已經在竹制的涼床上睡著了,船艙里桌椅都矮,一副擺了黑白棋子的棋秤安恬靜靜地擱在艙室入口旁,顯示出不久前還有人在這下棋的事實,下棋的大概是旁邊兩名丫鬟服裝的少女,此時兩人倚靠在船壁上也已經進入夢鄉,一名少女摟住另一名少女的腰,將頭擱在了她的肩膀上,被摟住的少女手中拿著一把扇子,偶爾卻還扇動一下。

船艙另一側的窗口前,也有一名少女坐著矮凳,趴在前方的桌上正目光迷離地整理著手頭的事情。她大概是艙內唯一清醒的一人,手中執著毛筆,正在前方看來像是賬冊的本子上措置事情,偶爾勾勒一筆,大抵不是什麼很重要的工具,勾勒一陣,也打著呵欠趴在桌上眯一陣,隨後又強自打起精神,迷迷糊糊地抬起頭來,一隻手託了下巴,另一隻手繼續亂翻。

炎炎夏日,這畫舫間薄紗輕揚的悠閑一幕,足可入畫。畫舫上自然也有掌船的船夫等人,但基本不會到這邊來打攪主家睡眠。再過得一陣,窗邊整理賬冊的丫鬟也終於支持不住,沉沉入眠了。

不知什麼時候,隱約間,有身影走了過來,將窗邊亂飛的薄紗紮起來,隨後拿了薄毯蓋在三名丫鬟的身上。湖上究竟結果風大,既然睡著了,也總得稍作預防。

原在整理賬冊的丫鬟稍稍睜開眼睛,迷離的目光之中,拿到頎長的身影正在船頭擺來扭去,是在做什麼名叫熱身運動的動作,再過得片刻,只聽撲的一聲,那身影扎進湖水裡。

或許是該起來了。丫鬟心中想著,但不久,視野的一側,也有另一道白色的身影走過去,那是女主人的身影,她去到船頭,蹲在那兒整理了男主人脫下的外袍,隨後在船舷邊坐下,身體倚靠著船身一側的欄杆,雖然已經醒了,但情緒看來仍有些懨懨的。

風吹過,白色的裙擺輕輕地飄動起來,隨著幾縷因午睡而脫了束縛的髮絲悠然飛揚著。

隱約的話聲在前方傳來,女主人雙手抱著欄杆,搖了搖頭,縱然只是背影,也能看出女主人心情慵懶而愉悅,大概是姑爺又讓她下水去玩了。

女主人與姑爺之間的感情很令人羨慕,縱然作為丫鬟的她也見過了很多大家族的事情,但她仍然未在其它任何處所見過有這種感情的夫妻,那不但僅是和睦與相敬如賓可以形容的,在姑爺是入贅夫婿的前提下,那甚至足以稱得上奇怪。每次這樣想起,名叫杏兒的丫鬟總忍不住想想自己往後的夫婿可能會是怎樣的一個樣子,若也能有這樣的感覺,那便好了,如果不是,便不成親,或許也是無妨的,歸正自己一輩子也會在蘇家,姐跟姑爺也對自己蠻好的。

自家情況,比起其他大戶人家的情況,是相對特殊的。她是姐手下的大丫鬟,通常情況下,也會是通房丫鬟,可姑爺是入贅的,她會被放置給姑爺的可能便不高了。一般人家的姐身邊,也不會放置三個丫鬟,自家姐是因為後來在外面拋頭lu面,打理商事,因此多要了兩個。姐跟姑爺感情好,如今嬋跟姑爺之間大概是定下了,她和娟兒卻是不清楚而後會怎樣。

以往卻是蠻清楚的。

似她們這樣的,姐在家中也有地位,往後無非是被許配給家中得力的下人或是掌柜,自己還是會在蘇家繼續當丫鬟。到時候她們的夫婿在蘇家也被看好,她們自己也有地位,不會受欺負,相對其他的丫鬟,她們是最容易過得幸福美滿的一批。

誰的生活軌跡都差不多,犯不著多想,但這一兩年來,看到了更加更加好的一些事情之後,心中反卻是有些空虛起來。往後的那個著落,似乎忽然就變得不算有著落了。

姐是比及很晚才成的親,不過她與娟兒的年紀,如今也已經大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姐叫過去起這些事,她不知道娟兒有沒有想過,但她最近卻是偶爾會想想這些事。

姐既然已經起來,她也沒體例再睡下去,但前方那樣的氣氛,她也欠好就這樣起來,便趴在這裡,眯了眼睛看著。又過得許久,大概已至申時,下午的天色變得明顯起來,姑爺從湖裡上來了,去到側面的艙室里換衣服,那邊抱在一起睡著的嬋兒與娟兒也已經醒來,丫鬟們去後方準備銀耳蓮子羹,又拿了裝有冰塊的箱子,從裡面敲下冰粒來,船艙之中,剛剛變得熱鬧起來。

月余時間以來,一家人經常會在西湖上游dàng一下午。

這時候交通和信息都不算髮財,一個處所的商界,地區性與排他性終究比後世要強很多。寧毅陪同著妻子造訪一處處商家,通常都是選在上午。從行首龍伯淵開始,基本每天城市有放置,固然,造訪過後,便相對自由一點,若不是有什麼需要的事情,通常城市找處所遊覽消暑。

都是一家人,無需打點應酬,自然可以更隨性一些,試過幾處處所之後,蘇檀兒便花了錢買下一艘畫舫,偶爾從他人家來,便直接上了船,在船上吃午飯,然後睡個午覺,下午便自行打發,聊天下棋,討論商場上的決策。如今寧毅與蘇檀兒所接觸的信息都差不多,話題倒也蠻多的,他在他人家中向來連結緘默,卻是在只有夫妻兩人時,會談論一下今天造訪后的看法,對方的態度如何,該送些什麼樣的禮品,往後怎樣等等,如此一來,倒也增進了幾筆的合作生意。

只是初到杭州,大的生意暫時是很難做的,在這等具有排他性的市場里,寧毅與蘇檀兒的想法,也不過是籍著幾個月的時間讓大家了解「我來了」、「市場多了一個商家,但我們與其它商家也並沒有不一樣」,比及大伙兒幾多適應了,才是真正要大刀闊斧推廣江寧布藝的時候。

相對來,包含買畫舫、買住處的宅院,以及其它各種遊覽花的錢,倒已經比早期的商業投資更多了,不過,早期只是些錢,蘇檀兒倒也其實不介意。

她與寧毅這夫婿玩得開心悠然,在各種事情上,也頗為相諧,令見了的人都不由為之羨慕。如今在姐姐的壓力下暫時收了性子輔佐做事的文定文方偶爾也會來畫舫上度過一個下午,寧毅便找了他們下船游泳。

起游泳,蘇檀兒自己其實是有些否決的,時代如此,有家有業有身份的人,在公眾場合做這種事情的終究讓人覺得不太好。蘇文定蘇文方也是這樣的想法,但寧毅聽他們會游,便一腳一個將兩人都踢了下去,蘇檀兒對此便也沒什麼體例,何況她自己也被寧毅折騰過下了一次水,只要周圍沒什麼遊船,對寧毅游泳的嗜好,她也只好聽之任之了。

那次下水,自然不會是出自自願,固然,也不是兩個弟弟那樣被寧毅一腳踢下。那時寧毅已經熬煉過數次,記憶中的水性漸漸恢復,他跟蘇檀兒了幾次下水試試蘇檀兒都不肯,就算拿商場上的事情來打賭對方也絕不拿此事來賭。那時寧毅下水只一會兒,心中想想,忽然做出往下沉的模樣,撲騰幾下,是抽筋了。畫舫上方船夫、夥計都不在視野中,那時只有蘇檀兒在,只見她驚愕地愣了一愣,便就那樣穿戴衣裙跳下來了。

她只是時候游過泳,是會游,其實水性也有限,著急之下,差點把自己也淹著,嗆了好幾口水,被寧毅攬住之後才知道上當。她看著寧毅一臉寒冰,儼然已經是在手下夥計面前罕見發飆時才會有的嚴厲面孔,寧毅捧住她的臉親住嘴巴,她也是拚命掙扎。

蘇檀兒本是個性與主見都極強的女子,在寧毅面前溫婉是因為教養,這時候心情起伏,一般的撫慰根本糊弄不了她,後來便想上船,卻仍然被寧毅拖著在水裡遊了幾圈,初時掙扎幾下,後來便逆來順受了。到上了船,便板著臉一直恬靜,將嬋兒娟兒她們都給嚇到了,如此一直到晚上,洗漱完畢后她板了臉在桌前措置賬冊,不肯,寧毅便過去,那邊打開一本,這邊便拿走一本,直到蘇檀兒目光冷冷地瞥著他要爆發,他才道:「睡覺了。」

「不睡……」蘇檀兒直著脖子,一字一頓地話,話還沒完,被寧毅扔áng上,隨後,兩人便廝打起來。

三個丫鬟在外面聽得心驚肉跳的,嬋兒急得兩隻手都已經捏成了拳頭,好在蘇檀兒也沒有大喊大叫讓旁人進去什麼的。過得片刻,房間里才恬靜下來,三人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房間里的床上,蘇檀兒被寧毅用左手按住雙手手腕,壓在身下,她卻是一口咬在了寧毅的右手手臂上,這一口咬得頗重,滲出血來,她的目光在下方直勾勾地瞪著寧毅。

寧毅任她咬著,過得片刻,道:「母老虎。」

蘇檀兒恨碎了銀牙,口中再次用力,血再度滲出來。寧毅卻是眉毛都不動一下,兩人就這樣互瞪了片刻,寧毅笑著俯子:「我認識一個馴虎的人,他的手上全是被咬被抓的印子,可見干這行總是要被咬的。」著在蘇檀兒眼睛上親了一下,蘇檀兒原本眼睛瞪著,間他俯下來,只好閉上,倍感屈辱,原本還想用力咬,但間已經嘗到腥甜味,不覺鬆了口,咬牙道:「鋪開,出去!」

「不放。」

「這個……這個……」

「入贅的?」

「……」蘇檀兒原本恨恨地不知道該罵什麼才好,這時候臉色卻陡然白了,她看著寧毅的臉,目光中情緒繚亂,不知道該怎樣:「我、我沒……」

外面在聽窗戶的三個丫鬟隱約聽見「入贅」兩個字,臉色也白了,蘇檀兒與寧毅成親兩年,這算是第一次吵架,但三個丫鬟都明白,吵什麼都可以,但如果吵到這個詞上,那後果就不堪收拾了。

蘇檀兒也不清楚自己剛剛的情緒有沒有挪到這上面來,她看著寧毅的笑臉,心底都涼了下來。不過就算她經歷過這麼多的商場來往,一時間也沒體例分清寧毅此時的情緒究竟是怎樣,寧毅笑了笑,仍不鋪開她:「沒有用的,我還是不放。」他將正在流血的右手撐在蘇檀兒的身邊。

「我…………」蘇檀兒抿了抿雙,「我……我沒那個……」

「也沒用,歸正是嫁給我了……入不入贅對我來沒有任何意義,家裡人也許覺得有,外面的人也許也會覺得有,可實際上沒有,不管我怎麼娶到的,最後都是一樣的事情。我如果真想做什麼事,沒幾個人擋得住,江寧的那些人擋不住,杭州的這些也擋不住,烏家的那些人擋不住,岳父、爺爺他們也擋不住……有些事情我不做,只是因為我真的不想做罷了。」

寧毅在她耳邊輕聲著話,沒有太過強調的語氣:「今天跳下來,我很感動……是我娘子,其實不是因為我入贅到了們蘇家。」

蘇檀兒臉色瞬息萬變,窘迫道:「、什麼呢……」

「沒什麼,只是想告訴,我今天很感動,因為想也不想就跳下來了。我感動的時候,卻要發脾氣,這很不該該,明明後來也游得很高興的,卻一直要板著臉……」

「我、我沒有……鋪開我……」

「哦,還有,我要告訴,男子漢大丈夫,不放就不放……」

話間,蘇檀兒還要掙扎,陡然間感受到身下的消息,杏目一圓,臉上陡然紅起來。

「……不得……這樣子……」

「可是我覺得這樣很刺ji……」

「手上還在流血呢……」她幾乎要哭出來了。

這個晚上過了許久,蘇檀兒才能為寧毅包紮好手臂上的傷口。當兩人躺在床上準備真的睡下時,蘇檀兒回憶一番,才記起自己是被對方顧左右而言他,繞歪了主題。

「寧立恆,我還沒,我今天很生氣……」

「可是都表示出來了。」

「沒有報歉……」

「……」寧毅緘默片刻,伸手攬住妻子,嘆了口氣,「那個什麼……男子漢大丈夫,錯了也不會報歉的。」

「……無賴。」

「其實下次可以問我為什麼要入贅。」

蘇檀兒身體緊了一緊:「為什麼?」

「忘記了,忘了我失憶過?」

「……」女方緘默,「鋪開我。」

「嗯?」

「我要背對著睡……」

於是她在寧毅懷裡背對著他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寧毅問起她跳下去時的心情時,她卻是什麼都不肯了,其實她自己也記不起那時的心情了,許是沒有什麼心情,就那樣跳下去了,只是這些事情,她也是不成能跟寧毅的。

其實兩個月的時間以來,自從知道秦嗣源上京之時曾經邀請過寧毅,蘇檀兒的心中老是覺得矛盾和複雜。這一個多月來,又是寧毅陪了她一家家的造訪,對方知道寧毅乃是入贅的夫婿之後,總是難免有各種目光,就算幾多明白寧毅的不介意,她心中也難免產生各種想法,特別是在六月間秦嗣源已經位居右相的消息傳來,關於入贅二字,在她心中也已經變得愈發敏感。

卻是在這件爭吵之後,她心中的某些情緒,才稍稍的平靜下來。只是而後寧毅要下船游泳,有時候也讓她下去,歸正左右無人,寧毅其實不介意自己的家人做些運動,但蘇檀兒已經是打死也不下水了,只是對自家相公一個人下水幾多有些擔憂,一旦寧毅下去,她便坐在船舷上看著,有時候寧毅過來,在船舷邊的水裡與她話,便讓她脫了鞋襪,將雙足浸入水裡。其實這年代許多女子對雙足的自矜甚於身體,若遠遠看見有船過來,她便立刻將雙足收上來,籠在裙擺里,悄悄將鞋襪穿上。

此時雖然來了杭州已有月余,但除每日里例行的一番走訪,夫妻兩人其實還只是在自己的這片天地里生活著,只偶爾與樓舒婉有些來往,也與樓舒婉的兩位哥哥樓書恆樓書望見過幾面,偶爾在黃昏回家時,寧毅會在路口看看那劉氏武館中一幫壯漢嘿嘿哈哈地打拳,這時夕陽從樹隙灑下來,嬋或是其他的家人跟在他的身邊,日子卻是是一派悠閑有趣。

到得六月中旬過後,剛剛有一名陌生人過府造訪,這人卻是與錢希文有關,名叫時昌頎,因為聽了寧毅的名字,過來拜見,只是待到知道寧毅贅婿身份之後,似乎就從目瞪口呆釀成過府申討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〇七章 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