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七章 災變(五)

第二一七章 災變(五)

;

場面安靜,氣氛嚴肅。中文網這樣的情況下,無論在場有多少大人物,

一切終究還是要等到他這個知府的到達,才能算是正式的開始。

「府尊。」

「陸大人。

「知府大人……」各種行禮、稱呼相繼而來,隨後,在傷者那邊變成了「求知府大人為學生做主」的紛亂之聲,這些都是有些功名的學子,至少也是秀才身份,無需跪拜。陸推之也是以謙和聞名的,揮了揮手讓眾人坐下,目光轉到寧毅這邊時,看見對方也在打量他,隨後寧毅也拱手行禮:「陸知府。」陸推之點了點頭,而在一旁立時便有人喝了出來:「放肆!一介入贅之人,見了知府大人,豈能不跪」…

「無妨。」陸推之揮了揮手「今日大家過來,為赴聚會,皆是本府貴客,此時大家雖有糾紛,但真相未明,本府不以官身待之。」他這話完,那邊的樓臨近眯了眯眼睛,陸推之的目光掃過他,隨後在寧毅的面上停下:「但若是待會查明,今日真有人恃強行兇,當負起責任的。此事導致如此多人受傷,接下來,本府職責所在,便要與那人在衙門裡見了!」

這話得鋒芒畢lu,化話音落下,寧毅笑了笑,一旁的學子也是連聲應和,有的扯動了傷口,呲牙咧齒。樓近臨拱手點頭,朗聲道:「此事當中,樓某與江寧蘇氏長輩本有交情,若只是兩家晚輩的一點

誤會樓某寧願揭過便是,怎奈此事鬧得如此之大,波及如此多人,樓某無法包庇。兒性格魯直莽撞不堪教導,樓某心想此事他必有錯處,待會大人查清,請大人對其從重處罰!」「爹!我沒錯」樓近臨話完,樓書恆腫著臉從那裡站了起來,頓時周圍也是一片聲援之聲,這聲浪蔓延開來,又將後方旁觀之人都卷了進去,不少人都在那兒為樓書恆著公道話,場面一時間變得群情洶湧。過得好半晌聲浪漸息之時,樓近臨才瞪著樓書恆,喝道:「孽子!坐下!這裡豈有回嘴的地方!」隨後又向陸推之告罪,才在附近的圓桌旁坐了下來。

樓舒婉此事也坐在附近的人群里,而作為樓家贅婿宋知謙此時也已經婁來,找到了妻子,與她坐在一起。兩人倒是沒有話,宋知謙也沒有注意到妻子的微微蹙眉與其後閉上眼睛的動作。

父親最疼愛的是二哥。樓舒婉心中其實最為明白這一點。在家中,父親對於大哥是嚴厲,對於自己則多少有些氣餒和無奈只有對於二哥算是溺愛。從方才看見父親表情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父親這次是動了真怒了。畢竟打從心眼裡,父親是看不起對方入贅的身份的,也是因為看不起,因此怒意更盛。

若非如此父親不至於一開始就表現得這樣尖銳,親自去跟對方話跟知府做暗示並且三言兩句地挑起眾人的逆反心。\.\.她不見得喜歡上了寧毅,但心中確實有欣賞,她見過許多出色的男人,但第一次看見這樣出色又複雜的男人,可是也只能到這裡了,寧立恆很難再有後路,她知道對方與錢希文有關係,一開始也很驚訝,但兩個月內僅僅是去拜訪過一次的關係,只能是認識,父親全力的打壓下,錢希文不可能為他出頭的。

另一方面,二哥似乎是真的對蘇檀兒動心了。

她在這裡想著這些事,方才不在的蘇文定拿了藥箱過來先前那些大夫不給,蘇檀兒便讓他回畫舫上拿一陸續的,錢希文、穆伯長這些人也已經過來。陸推之起身迎接、落座…他所等待的,也是錢希文的抵達。

從跟錢愈交流之後,陸推之心中其實已經有了一個輪廓和方向,樓近臨方才的三言兩語后,他心中的想法就更加清晰了:雖然有錢希文這一邊的關係,但他還是要將這寧立恆定罪。

這是很難做的決定,但若是偏幫寧立恆,顯然有太多人不肯,若要將寧立恆定罪,則只需要服錢希文一人,而眼前這群情ji奮的大勢,他終究是可以借的,一旦事不可為,錢希文也會理解:將這寧立恆定罪,然後si下里給個人情放他一條生路,如此便是三全齊美的結果了,賣樓近臨以及庫有杭州學子一個好,賣錢希文一個好,也賣寧立恆一個好。

反正這也是最為秉公的處理方式,那寧立恆畢竟真的是打了這麼多人,犯了眾怒。

不久之後,他開始問話,片刻,大廳當中,眾人的情緒開始沸騰起……,

………,………,………,………,………,

湖面上的風拂過連成一排的大船,官府主船的大廳里,數百人聚集在一堂,前方數名官員、名人宿老坐在一起,詢問著有關方才的打鬥事件。

人群當中,坐在樓舒婉身邊的宋知謙,對於同樣有著贅婿身份在前方被詢問的寧立恆,其實多少是有些兔死狐悲的心情的。雖然…他在前方的那種淡定讓宋知謙看起來覺得非常古怪,甚至有些不舒服,雖然自認識之後大家其實也沒什麼深交,除了最初在樓家的那次拜訪時見過面,此後便只是在街頭偶遇打了一次招呼。但無論如何,多少有些物傷其類的感覺。

他是不久之後,才發現寧立恆與他根本算不上一類的。

有關於寧立恆打人、眾人挨打的過程,其實很容易就能重組起來。

其後片刻的重點便定在了寧毅的贅婿身份上。若在放在宋知謙眼中,寧立恆這個人確實有點奇怪,問他贅婿身份時,他直言不諱地點頭了是,問他打人的過程,他回答道:「對面二三十人一起來我只有一個人,背後還有一個女孩子,這樣的情況,在下覺得似乎不該叫做在下打人………」他將那丫鬟稱作女孩子。

這個回答起來其實很不錯,連陸知府也點了頭,但問題只在一點上,他交代了背後的女孩子,陸推之強調道:「這麼確實是在保護身後的嬋姑娘?」他也點了頭,宋知謙便覺得,這傢伙是個傻子。

而陸推之問他對於這次事情到底是誰對誰錯的看法時,他想了一會兒,:「我覺得其實是場誤會,沒什麼對錯可言。」大廳里便是一片冷笑。

「關於此事其實是在下的魯莽。,…樓書恆起身回答時如此道「我樓家與蘇家原就是世交,家父與檀兒妹子的父親早就是熟識。

這寧立恆乃是入贅之人,原本學生也以兄弟之禮待之,誰知他入贅身份今日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與丫鬟拉拉扯扯,知府大人,若是一般事情也就罷了,學生學生親眼見到兩人在樹下彼此牽著手,憶及不久前才見過檀兒妹子,學生一時間便是怒氣上涌衝過去試圖拉開他們予以質問學生承認當時確有出人。但他身為贅婿與丫鬟勾搭,是怎麼也跑不掉的,當時在旁邊,應當不止我一人看見這種事!」

話到這裡便有幾人也站了出來,自承方才是看到了的本以為兩人該是夫妻身份宋知謙等待著知府肅容去問寧毅,得到的竟也是肯定答案。

但只有下一句,讓他覺得有些聽不懂。

「我與嬋兩情相悅,幾日之後,便將納其為妾。」

這話完,頓時一片嘩然。陸推之皺起眉頭,原本一直在那邊垂著眼帘似乎什麼都不管的錢希文也皺起了眉頭,一片交頭接耳聲。陸推之看了看一直安靜的蘇檀兒:「蘇氏,他,入贅到家,對此事有何看法?」「回稟大人,此事是妾身安排的。、,原本一直安安靜靜坐在那兒,什麼話都不什麼表情都沒有的女子這時候才開了。,望了寧毅一眼,輕輕笑了起來。

「贅婿……贅婿如何納妾?」

「大武律也沒贅婿不能納妾。、,

她聲音柔和動人,此時理所當然地回答著。眾人目光有些古怪地看著這對不怎麼看得懂的夫妻,宋知謙遠遠地望著,眨了眨著眼睛,目瞪口呆,隨後倒是反應過來:「假話她竟為這花心男人這種假話…」然而蘇檀兒已經往前走了一步,越過了寧毅的身體,微微一福身。

「大人奇怪得也有道理,寧郎確是入贅到妾身家裡,但嬋也確是妾身做主嫁他。妾身本是商家女,家中長革曾與寧郎家中長輩有過指腹為婚之約,到妾身這代,家父只有妾身一個女兒,在商言利,妾身從便管了家中的生意,寧郎知我家中情況,憐我辛勞,因此才入贅過……」蘇檀兒之前雖然為寧毅清洗傷口,但一直都顯得沉默,甚至有幾分冷清,看在眾人眼中,還以為她心情複雜,正在生氣,哪怕顧及大體,心情肯定也是極複雜的。直到此時她才開口,雖然也有人瞬間反應過來認為她是謊,但蘇檀兒一字一句,柔軟卻誠懇的下去,一時間,卻也沒有什麼人能開口打斷。

「妾身雖是出身商賈,但從父母也有請人教導詩文,過女書女訓。若非家中擔子自背了,不能放下,妾身寧願是自己嫁了寧郎,

而不是讓寧郎入贅。此事妾身如今已經知道是自己自si,讓寧郎做出了太多犧牲,可惜已是有心難改……」這番話極有服力,雖然是商賈出身,但蘇檀兒時候的確受的是千金姐般的教導,此時白衣白裙,容色端莊柔美,站在那兒,高挑優雅,話之間,看了寧毅一眼,眼圈已然紅了起來。旁人恐怕都已經猜想起來,兩人指腹為婚兩無猜,後來蘇檀兒要接下家業,寧立恆竟願意入贅,這等犧牲看來雖然詭異,但眼前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至於嬋,她與妾身自一塊長大,是情同姐妹,也不為過。

寧郎性子謙和,與妾身成親之後,待家中丫鬟、下人也都是和善,此事與妾身同來杭州的眾人都是知道。當初我們成親,妾身讓嬋去伺候寧郎,寧郎待她也如妹妹一般,如今已有兩年多了,此事家中眾人也都知道的……………」

「確是如此,姐夫一進蘇家,便是嬋伺候他的。」蘇文定舉了舉手,插一句嘴。

蘇檀兒一隻手放在身前,另一隻手伸回去,輕輕握了寧毅的手,仰起頭,笑看吸了一口氣。

「妾身雖然從過詩文,但於詩文一道,其實並不太懂。寧郎是江寧有名的才子,妾身自來便仰慕他,他雖然入贅,但妾身敬他、愛他,從來與一般女子無異,他對妾身的憐惜、容讓,妾身也一直記在心裡,此心之誠,天地可鑒……」她一字一頓地著這些話,老實,有些肉麻,這時人們本就保守,許多人大概一輩子都未想過這等場面,但女子站在那兒,那話語一聲聲的回dàng在這大廳之中,得理所當然、坦坦dàngdàng,一時間,大船上竟靜得針落可聞。

不少女子,在初時的驚愕之後,此時的眼眶,也都已經有些紅了。

至於眾多男人,包括宋知謙在內,都是持續的目瞪口呆,心中也不知是怎樣的滋味,羨慕嫉妒或者恨樓舒婉抿著嘴,將一隻手托著下巴,扭頭看了他一眼,片刻后,又木然地轉了回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一七章 災變(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