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情感問題(中)

第455章 情感問題(中)

「那你與扈姑娘,到底怎麼回事?看來她喜歡你,你不喜歡她?」

「我……我也不清楚啊……」走在相府之中的屋檐下,院落里有積雪從樹梢上落下來。王山月神情倒是嚴肅起來。

「其實……在獨龍崗的那段時間,確實是有些來往,當時扈家莊只有她一個女子撐起大局,扈成如今雙腿已廢,老太公身體也大不如前,她跟我詢問許多事情,我自然不好拒絕。而且大家朋友一場,我有官場上的關係,能幫的自然要幫。誰知道事情變成這樣,其實在臨走之時,三娘有找過我,詢問我……是否願意娶她為妻。我實在為難,朋友妻不可欺這個道理,我是明白的,祝家莊一戰之後,我視祝彪為生死兄弟,他要打我,我也沒話說,而且……」

他抿了抿嘴,神情堅毅:「而且,我家中如此情況,豈能考慮成親之事。這些事情,立恆你也是知道的。」

寧毅看着他好一會兒,然後笑着搖頭,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其實說實在話,祝彪如果在意的話,就不是打你一頓了。他之前就說過,他其實不喜歡三娘那種女孩子。」

「但無論如何,我輩讀聖賢之書,總是不該做這種事情……」

「看起來一幫人跟着秦相念書,王兄弟你做事最偏激,心裏反倒最正派……」寧毅笑了笑,「好吧,那我問你一句……你打得過扈三娘嗎?」

「呃……」

「功利一點來說,如果你的武藝有扈三娘那麼高,你還用得着打架的時候咬人嗎?」寧毅認真地說道,「你若真娶了扈三娘,她武藝那麼厲害,或許還可以教你家中的女子習武。根本不需要你保護她。」

王山月目光晃了晃。

寧毅繼續說道:「退一步說,我們如今跟獨龍崗一起做生意,獨龍崗除了我們只剩下兩家,以扈家如今的情況,往後肯定是扈三娘掌家,祝彪與扈三娘成親之後,變成一家。而如果是你娶了扈三娘,扈家莊往後大部分都是你的,他們有人。王家有名,相對來說,王家如今都是女子,過得不算富裕,錢恐怕還沒有扈家莊多吧。你若能娶扈三娘。恰好是一件優勢互補,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除了你長得比她漂亮。」

他說着,繼續往前走:「其實這些功利的話你也許不喜歡聽。朋友妻不可欺,但現在的問題是,祝彪不喜歡扈三娘,扈三娘喜歡你你又不怎麼討厭她,這世上男子可以有很多選擇。三娘嫁給祝彪,一輩子也就定了,你覺得她會過得開心嗎?你為了自己的道義,

推開了一個女子的真心而已……當然。除非你其實很討厭她,其實想起來,她又沒你漂亮,鄉下地方的粗野小妞。完全不是書香門第的感覺,估計要讓你王家滿意也很難……」

王山月低頭思考。皺着眉頭:「其實……也沒有啊,我其實……不覺得扈姑娘有什麼粗野的,而且她的武藝……但就算你這樣說,我還是覺得,有些什麼不對……」

「當然不對。」寧毅指了指他,「祝彪啊,他還沒有妞呢。你知不知道祝彪喜歡的女孩子是哪種?就是你家裏中姐妹那樣的,知書達理,又不至於太過驕傲的女子,成親之後可以相夫教子……也許不一定能成,但他年後過來,你這做兄弟的,不妨給他介紹一下。入不入贅先不說,祝家莊有人有錢,你家有名氣,祝彪這人雖然出身草莽,但性格還不錯的,談不上什麼高攀低就,這些事情,你可以想想……」

王山月與寧毅也算有些來往交情了,往日裏被他蠱惑甚多,此時待寧毅說完,看他幾眼,將心動的表情掩起來。兩人走過一道院門,正進入相府後方花園,有年輕人過來,與寧毅打了個照面,隨後拱手:「啊,寧公子……這位姑娘是?」

寧毅忍不住笑,道:「這是……王姑娘,姓王,呵呵,名山月。」

那秦家的年輕人原本看王山月的樣貌,順口問出,待寧毅這般回答,才注意到對方衣着,頓時表情便複雜起來。王山月微微低頭,有些無奈地拱手。他在山東一帶,殺人對敵,手段暴戾,實則心性溫和,對於一般人說他漂亮,酷似女子什麼的,其實並不會過多的介意。

此時大雪漸停,花園之中積雪頗厚,一幫孩子在裏面奔跑來去,互相打雪仗,顯得很是熱鬧,偶爾也能見到秦府之中女眷。寧毅與王山月聊了一陣,有時候會聽見一幫孩子在那邊竊竊私語:「那邊有個姐姐女扮男裝哦,被我看出來了。」

寧毅向王山月詢問了一下蘇文昱的情況,知道先前管理那個營地的見聞,給蘇文昱造成了極大的壓力。但好在最後這個月里,又各地買來的少年人已經進去,讓原本梁山的那些人單對單的教授武藝或是本領,這種傳承的方式,緩解了營地里眾人的精神狀況,蘇文昱也因此鬆了一口氣。

如此零零總總地聊完,寧毅從相府告辭,臨走之時秦紹和還拿來兩隻據說是上供朝廷的火腿。王山月送他出來時,寧毅回頭道:「好好想想吧,你跟扈姑娘之間。」

王山月站在台階上笑:「泡妞這種事情,你又不擅長。」

寧毅一拳打在他肩膀上,這才很不爽地揮手走人。

相府距離皇城頗近,就算這兩日大雪紛飛,也隨時有各家各戶的家僕出來清掃街道,因此大街兩旁張燈結綵的,反倒沒什麼積雪。寧毅提着火腿走過長街,轉入附近的道路,目光在附近的樹木、院牆、行人間停留時,才搖頭笑了笑。

泡妞這種事情,他或許真的是不怎麼擅長的。

走到附近一個小院落的門口,他舉手敲了敲門。裏面有人過來要開門時,又有一陣腳步聲響起,女子的聲音傳出來:「誰啊?」

「社區送溫暖。」

「哼。」

裏面的女子輕哼一聲。大概是覺得沒什麼詞可接,將院門打開。院門后的是一身鵝黃棉襖的元錦兒,她微微抿著嘴,眯着眼睛望着寧毅。待到寧毅進來,下人關了院門,她才張開雙手做出要撲過來的樣子,寧毅也微微張手,錦兒卻笑着躲了過去,去抱他手上的火腿。而隨着寧毅的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她才又跳起來,張牙舞爪地要跟寧毅單挑,之後蹦蹦跳跳地隨寧毅進去了,指著院子裏一個很小的雪人道:「那個是我堆的。」

這個院落精緻。裏面兩棟小樓佈置精美,園林花卉,假山樹木也顯得頗為漂亮。原本是右相府的產業,寧毅進去時,正有些下人在周圍打理,其中一棟小樓靠近街邊,錦兒估計就是在上面看見了寧毅過來。樓上傳來輕柔安謐的琴聲。隨後停了下來。

走進那小樓門口,寧毅脫了鞋子,進去轉過身時,輕盈的腳步聲從上方傳來。一道白色的身影撲進他的懷裏。被寧毅張手抱住,那身影摟着寧毅的脖子,雙腿離開了地面,就那樣靜靜地與寧毅抱在一起。過得片刻。寧毅輕聲嘆道:「你這樣越來越像是被養在外面的了……」

那身影忍不住的笑了笑。

寧毅抱着她朝樓上走去:「你身體還沒好,不該這樣跑來跑去。」錦兒提走火腿:「姐姐今天好多啦。」

進入到二樓的房間時。溫暖的氣息籠罩了這裏,這房間不少,但因為其中用了不少琉璃,白天裏顯得頗為明亮,也並不氣悶,顯然時不時的就有通風。房間里有諸多女子閨房常見的物件,也有各種樂器,不少書籍,地上鋪着絨絨的毛毯。寧毅將身着白色衣裙的雲竹放到房間一側的床上,雲竹便要下來沏茶什麼的,被寧毅揮手叫停。

「等等等等。」寧毅執起她的手腕,將手指搭在上頭皺眉聽了一陣,看着雲竹,「這個算是……脈象強勁有力、身體不錯嗎?」

雲竹也往自己手上搭了一陣,眨了眨眼睛:「應該是啊。」

寧毅撇了撇嘴。

錦兒放好火腿之後上來,站在門口看着雲竹下床,在床邊的小几上沏了一壺茶水,然後回到床上在被子裏坐下,寧毅坐在床邊,拿着一本書開始念給她聽,兩人的手牽在一起。不久之後,她便也撇了撇嘴進去,爬上床鋪,在姐姐身邊躺了一會兒,又爬來爬去的折騰一番,再過了一會兒,下床拿了一本圖畫小說看,坐在寧毅身邊的毛茸茸的毯子上,靠着他的腿自己看書。但寧毅的念書聲總是會打擾她,讓她忍不住的放下圖畫小說,抬頭看看寧毅的模樣。

許多年來,這不是她見過的最漂亮的男人,但最近這段時間,她想,她已經開始習慣他了,並且開始覺得他是最好也最厲害的男人了,雖然有時候,她的確看到了他軟弱的一面……

雲竹的身體問題,是在寧毅離開汴梁的那段時間,逐漸出現端倪的,到寧毅回來之後,忽然爆發,一度令她吃不下東西,嘔吐、體虛甚至暈厥。相府中可以請來御醫為她診治,最後得出來的結果,卻是已心病為主。寧毅與錦兒都不知道她的心結在哪裏,連雲竹自己都說不出來,特別是在她與寧毅確定關係之後,但不久之後,寧毅才漸漸的看出來問題。

當初雲竹擺個小攤,是為了生計,開設竹記,是為了能夠幫助他。然而梁山的事情以後,她們跟來京城,一來是水土不服,到了新的地方,二來,有關竹記的擴張與發展,寧毅所定下的計劃,雲竹已經跟不上了。她內心聰慧,對內,她確實已經無法管理竹記,對外,熟悉的環境、熟悉的人都已經遠離——雖然她在江寧之時也沒有太多的社交,但江寧一地,畢竟是她這麼多年來的居所。

一切問題解決之後,問題反倒出現在了感情的完美上。雲竹一開始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生病,但自覺一切都已完美的情況下反還連累了寧毅,這樣的心情甚至一度加重她的病情。錦兒當時一度不明白,知道那天夜晚在這個房間的床邊,她看見寧毅坐在那兒,握著雲竹的手說:「我還是把你養成金絲雀了……」她才逐漸明白過來。

一如王山月面臨着情感的問題,自回到汴梁之後,真正出現在寧毅面前的最大麻煩,卻也是感情之上的問題,這是誰都始料未及的一件事。

曾經在上一世,他在感情的方面,並未獲取太多。到得這一世,對於人的情感,反而珍惜起來,他本就是能力出眾的人,對於令他感到美好的事情,並不願意放棄,總覺得車到山前必有路。曾經與康賢提及這類的煩惱,也曾豪邁地說過,反正他是不打算放手的。然而到得此時,積累下來的這些東西,終於還是朝着這邊壓過來了……

*************

作者(微)威信平台:1130,或者搜索「憤怒的香蕉」

企鵝微博:憤怒的香蕉(@zdk1120xj)

有這兩個平台的朋友,都請加一加,心情隨筆、寫作碎片、一些書籍、歌曲、電影、遊戲的推薦分享都會發在上面,最近都在經營這些東西,謝謝大家了。

ps:月中啦,求月票^_^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5章 情感問題(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