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五章 宗師之會 呂梁巔峰(二)

第五四五章 宗師之會 呂梁巔峰(二)

時間已經是夏季,農曆的四月底,青木寨上卻彷彿剛剛經歷過驚蟄后的第一聲春雷,原本都悄然伏於暗處的人們,都開始蠢蠢欲動地探出頭來了.

隨著傍晚的降臨,躁動不安的氣息籠罩在原本就經受著壓力,猶如悶罐一般的山谷中.當燈火逐漸亮起來時,夏日的氣息彷彿變得更為明顯了些,家家戶戶的人們走出門來,在穀場邊,道路旁遙望著山間的更高處,或高聲議論,或竊竊私語地關注著這幾日來的事態.負責巡邏的青木寨成員偶爾會被叫住,詢問如今的狀況怎麼樣了,巡邏者便大聲地安撫幾句.

一如欒三狼等人,作為呂梁的山裡人,對於外來者大都是抱有輕蔑與畏懼兩種心情的.這些日子以來,青木寨的氣氛逐漸緊張,大量外來者的聚集,加上其餘山頭的目光匯聚,能在這裡活下來的人,大都有所感受,暗地裡甚至也出現了將家人暫時轉移送走的情況.尤其在近期,亂山王,黑骷王等人的的暗中聚集之勢變得愈發明顯,今天下午又是林宗吾的到來,局勢就愈發混亂起來.

武朝打掉了方臘的起義,但對於宗教的發展,雖有管束,大局卻還是寬鬆的.大光明教藉由摩尼教的根基發展而來,南面固然因為方臘的起義精銳盡失,北面總還保存下了一部分.在呂梁山中,對於這大光明教的贈醫施藥,也會有所耳聞,總之,能夠明白這是一個很厲害的教.對方的教主親自過來,善惡難辨,但代表著山外人最厲害的一部分強勢介入呂梁,這卻是沒錯的.

呂梁人再凶,再惡,放諸天下,不過是個小小的呂梁山.架得住一州一縣,怎架得住這等縱橫武朝幾路的龐然大物呢.而對方以那等蓋世功力口稱拜會血菩薩,很可能就是要找些麻煩了……

山中的普通住民都在如此疑惑著,透過自己的關係.打探山上的動靜.不過在這天夜裡,青木寨的山腰上方並沒有發生什麼拳風四濺劍氣亂飛的情況,至少從表面上來說,青木寨眼下經營的生意,早已不是什麼別人上山拜會,寨主搭搭手試試高低就能解決問題的規模.而大光明教主的到來,明面上,也是為的傳教,行善,贈醫施藥和送溫暖下鄉.

就本質上來說,來到呂梁的林惡禪不會願意跑上來找人搭搭手比個高低就下去,而在青木寨一方.也絕不願意看到對方上山自己這邊就被迫應戰,誰知道他是不是養精蓄銳后才過來的,在自家的地盤上,眾人並不介意等上一等,多拖一點時間.因此這天下午對林宗吾的接待.其實是在得知了事態后,由梁秉夫牽頭的.

到得夜晚,下方安頓賓客的院落里,一撥一撥的人則來往頻繁,私下聯絡,開始做最後的拉攏和交涉,如果說事情還有變局.大伙兒都會希望自己這邊仍能獲得利益.樓舒婉活躍其間,連同於玉麟等人,一家一家地拜訪了過去,何樹元同樣如此,只是在見到寧毅時,忙著拱手微笑.

"寧兄弟."他一副告饒的神情."先說明一下,免得寧兄弟誤會,林大師來呂梁之事,愚兄之前絲毫不知情.林大師四處贈醫施藥,為百姓奔走.以蒼生為念,若是對青木寨中之事起了什麼變化,寧兄弟千萬擔待……"

"哪裡哪裡,小弟自然明白."寧毅微笑回答.

回到小院房間,燈火之中,一門門榆木炮,弩弓等物都在做著維護與檢查,房間里的桌子上,放著青木寨上方的地形圖……

那邊,何樹元也在興奮地奔走.他原本家大勢大,自認這次生意十拿九穩,是不屑於跟這些人多做交易的,但眼下已經不一樣了.這被稱為心魔的年輕人攔在了前方,他也就必須聯合起所有可動用的力量,以這次過來足以撼動呂梁的大宗師林宗吾為中心,撬動所有想要青木寨有變動的力量,給予對方最大力量的一擊.

不久之後,他也找到了樓舒婉,於玉麟等人,雙方熱烈地商議起對策來.

而在青木寨後山,火把燃燒著,照亮了房間里匯聚的人影,這些人以青木三寨主曹千勇,五寨主韓敬為首,面容肅殺地商議著事情,房間外的空地上,一隊一隊,一列一列的黑影無聲地站在那,朝著黑暗的遠方延伸開去,等待著命令和動員.夜空之上,沒有月亮,星斗漫天.

欒三狼帶著部眾奔行在山野間,馬蹄聲翻轉在黑夜裡.距離青木寨外圍四十五里,踏上前方山樑,獵獵的風裡,他看到了前方蔓延的火把光芒,那是山谷間長長的行軍陣列.黑骷王一勒韁繩,馬聲長嘶,鋼鐵鑄成的骷髏念珠揚起在空中.

這天深夜,好幾股呂梁盜朝著青木寨逼近而來,在寨外十餘里的地方會師了,而在四面八方,仍有無數的散戶,小山頭的帶頭人被這氣氛驚醒,朝著這邊聚集而來.

梁秉夫居住的院落再過去一點,安靜的一排老房子,台階前放了一盆熱水,女子坐在那兒,脫了鞋襪,將雙足放進水盆里,她身體微微後仰,目光望向星光璀璨的夜空,愜意地哼著小曲兒.寧毅從山道的那一邊上來了.

他也脫掉鞋襪,與她坐在一塊兒,不多時,他也哼起不成旋律的單調曲子.兩人便在屋檐下一面哼歌,一面看星星.

山腰,林宗吾在房.間里,聽人複述著各種交易的細節……

這一夜慢慢悠悠地到達天明,第二天白天,青木外集上,陸續嗅到肅殺氣息的一些人們開始收拾東西逃離,有人則逃往了青木寨內,但仍有半數無處可去者仍在集內觀望——假如說欒三狼等人都已經逼過來,那麼青木寨附近,恐怕就沒有真正安全的路途了.

只有在山腰上的院子里,互相聯絡了一晚上的人們開始踏著慢悠悠的步伐散步,閑聊,又或是學著竹記的人們做些鍛煉.昨夜的事情與商量彷彿都被置於了腦後,只有彼此的目光中,閃爍著心照不宣的光芒.

樓舒婉直到天快亮時才睡著,只睡了一個時辰.又爬起來,披著斗篷帶著隨從早早地下了山,出了寨子.上午日頭高掛時,她再度回來.吃了簡單的早餐,轉轉悠悠地往竹記的院子邊逛了逛,不過沒有看見寧毅.

不久,她又去到大光明教教眾們所在的地方,有好些人此時都聚在了院子裡面,聽著那身形如彌勒佛一般的大宗師講課,樓舒婉也進去聽了聽.大光明教的教義沒什麼離經叛道的,無非也是導人向善,去惡,樓舒婉回憶在杭州時聽和尚們講經,也是一樣的味道.只是那樣的歲月,她再也回不去了……這位教主講完之後,還私下裡接見了她,但是並沒有談生意或交易的事情.

"樓姑娘明心見性,洞徹人心,乃是有慧根之人.只是有時候用心過多.對於身體怕是有些損害,依本座看來,樓姑娘的頭痛,晚上的輾轉難眠,還常有夢魘纏身,怕是有一段時間了,因此也只是想提醒一下姑娘,多注意保重."

渾厚的聲音中.她看見那大胖子向他走來,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她的一隻手,捏了一下,旋又放開,隨後熱流像是從手上勞宮穴洶湧而上,一股去向額頭.一股去向胸口,片刻的暈眩之後,整個人都像是輕鬆了許多.

"人生在世,難免會有執念,有時候我們以此為生.有時候又為之困擾.我觀樓姑娘眼底,也是執念甚深,長此以往,難免傷神.這裡有個方子,用之可稍稍緩解勞神之苦,且待本座寫了,樓姑娘可拿去用."

樓舒婉還在愣神,那林宗吾已經走到桌邊,寫下一個醫,然後遞給了她,樓舒婉接過去,怔怔地看了幾眼,見這位宗師級的高手似乎已不願再理她,便謝過之後,告辭轉身,只是片刻后又停了停:"不是都會勸人放下嗎"

林宗吾在後方沉默了片刻,樓舒婉等著又要走時,方才開口:"人生在世,一進一退.放下了固然輕鬆,這道理誰都知道,本座知道,樓姑娘心中也知道,知道了,就能放下嗎"

"……"樓舒婉沒有說話.

"既然放不下,本座又何必勸你.有一天樓姑娘若能放下,當是一種幸福,但若不能退,又何妨前進呢.釋宗教人放下,我大光明教只教人向善去惡,若非世間有惡,又怎知善之可貴若人生無苦,又怎識甘甜之愉悅."

樓舒婉拿著那方子,離開了房間,林宗吾的聲音還在耳邊響.他前面半段話,像是對信眾或是病人的關心,後面半段,則更像是對合作夥伴的坦誠,沒有什麼架子.樓舒婉不懂武藝,但是心想,這才是真正的大宗師嘛.

哪裡有什麼宗師是忙著嫁人的,那不過是個女土匪罷了……

她在這山上山下緊張氣氛的夾縫間想著這件事.不久,有青木寨的人送來請柬,寨主今夜在山上大廳設下宴席,款待遠道而來的大光明教主與各路的朋友,樓舒婉道過感謝,收下請柬.

然後過了晌午,有隊伍逼近青木寨.由"亂山王","黑骷王",方義陽兄弟等人選出來的幾名代表領著隨從自外面過來,要拜會遠道而來的"大光明教主",聆聽教誨.同時也有"呂梁山務",過來拜會請教血菩薩.

陽光在天空中像是要轉成慘白色,青木寨外圍,浩浩湯湯五千餘人的陣容朝著這邊合圍,青木寨內,包括何樹元帶的隨從,田虎麾下的精銳,武勝軍隨著副將蕭成而來的軍人,董龐兒使者帶的人以及其他一些小勢力的代錶帶著的隨從,零零總總的,也有近一千的精銳,猶如立場未定的炸彈,在沉默之中,蠢蠢欲動.

山谷間的青木寨,便在這樣的緊張里包容下所有瑣瑣碎碎的騷動.夕陽西下時,樓舒婉走出房間,感受著傍晚的山風.該落的子皆已落下.

她與於玉麟等人,走向半山腰上的青木寨聚義大廳,在那裡,燈火已經亮了起來.

山間,田實飛奔過陡峭的山壁,朝著下方的道路落下.響動引起了附近青木寨士兵的注意,然而田實首先就抱拳拱手:"陸姑娘.我有話說!"

前方是房舍,空地,與懸于山邊正對谷底的小小平台,在那微微凸起的平台邊緣,一身黑色衣裙的陸紅提正站在那兒.朝山谷間望去,山風吹起她的衣袂與頭髮.

"大光明教主林宗吾,功力深厚,已臻化境.陸姑娘武藝雖高,卻不該將滿山安危繫於一戰.今日之事說複雜複雜,說簡單卻也簡單,只要陸姑娘能有稍許讓步,田實願在其中為陸姑娘奔走遊說,山下這些人,結盟鬆散,只要我晉王一支退出.他們便.難成大事.田某拳拳之意,晉王殷切之心,請陸姑娘三思——"

他的話音未落,一陣響動,從側面的山間響了起來.那是足音,沸騰的足音穿過山嶺,林地.先是馬隊,而後是步兵,分作兩隊,穿過山道朝著青木寨的下方奔行集結,足音踏碎了黃昏,殺氣衝天瀰漫.

陸紅提回過頭來.在她的身後,是看來安詳而繁榮的山谷,夕陽照過來,一道道山路,水流分割的谷地中,正升起縷縷的炊煙.在這傍晚的炊煙里,兵鋒如奔流集結.女子轉過了身.山風從後方吹來,鼓起獵獵的呼嘯聲,田實感到她的目光掃過了自己身上,那一刻,彷彿整個山谷,炊煙,夕陽與不祥的兵鋒都聚在了女子的身上.偉烈而橘紅的光芒正從她的背後以吞天食地之勢撲來,隨後與她溶合在一起.

這一瞬間的情緒猶如幻覺,那並非殺氣,而是真真切切感覺到的,普通武者與大宗師之間的距離.整個天地,都與她渾然溶在了一起,然而在這一刻,紅提所看的,卻並不是他.她的目光斜斜地劃過山谷,望向了另一側山腰上的一處地方.

時間稍稍回退,房間里,何樹元跟林宗吾說完了所有的安排,然後道:"打聽之中,何某倒也聽說了一些事情,據聞,這所謂心魔寧毅,武藝實際上不高.若是可能,或可安排其他人對付他,林大師帶來的隨從中有些高手,何某帶來的人中,也有幾人身手不弱,若是……"

他話沒說完,林宗吾閉上了眼睛:"心魔寧毅,本身的武藝,確實是不高的."

何樹元頓時高興起來:"既然林大師您也這樣說,那就……"

"……但要說對付,他比起青木寨的血菩薩,還要更加棘手.何員外,沒真正跟他交過手之前,你們這些人,還是盡量置身事外吧,否則你們就算加起來,我恐怕都會被他啃得屍骨無存.此人手段,非爾等所能想象……"

"呃……"何樹元微微張了張嘴.

林宗吾已經起身了,他微微笑了笑:"本座過來之前,未曾想過他會在此,不過既然遇上此事,本座也忽然想起來,有個驚喜可以送給他們,到時候必然普天同慶,皆大歡喜.到時候何員外你只需隨即應變就是了."

何樹元心中疑惑,跟了上去,才跨出房間,士兵疾行的足音從那邊山間轟鳴而下,林宗吾彷彿感應到什麼,停下了腳步,目光朝著斜上方的一處地方望了過去,遠遠的,那位還未見過的呂梁山女宗師在這片夕陽中,投來驚鴻一瞥,整片天地都凝聚起氣勢,朝他壓過來,令他心神為之一動.

想不到是在這裡,遇上真正的大高手了……

心中意識到這點,隨後想起方才說的那件事,他漸漸的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他樂不可抑,笑聲逐漸轉高,背負起雙手,舉步離開院落,朝著山腰的聚義大廳那邊走去.由內力推動的大笑沛然渾厚,振聾發聵,在青木寨的傍晚氣氛中彷彿一片兇猛推開的浪潮,籠罩了山腰的範圍,盤旋迴盪.此時兵鋒帶來的足音,殺氣,與忽如其來的大笑聲,青木寨緊繃的氣氛混合在一起,令得所有人都為之緊張而又茫然……

聚義大廳側面的一個院落里,正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寧毅聽著那大笑,微微皺起了眉頭.人心,**,利益,訴求,無數條線的混合與交織在一起,終究會化作幾個關鍵的點爆發出來,這其中有些是他可以把握的,有些則不能,反覆的推算當中,紅提無聲地過來了.

不久之後,三個人將匯聚在一起,其餘的人全部成為配角.而在這中間,也終究有他和紅提都未曾預料到的一點,成為了變數,插入其中……

ps:

這章修改了很久,昨天一晚上,今天一下午,有兩千字左右是在反覆修改後仍然作廢了的,待會會發在書評區.最後發現這一章是4992字,差八個字我也懶得加了,就這樣吧……繼續宣傳新浪微博,名字是"憤怒的香蕉-起點",中間是個減號,有興趣的可以加一下.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四五章 宗師之會 呂梁巔峰(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