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欲加之罪 何患無詞

第431章欲加之罪 何患無詞

秋容晚雪也不由苦笑了一下,她都不知道說什麼好,雖然她也看不慣陰月皇子他們,但是,李七夜這話說得實在太狂了,竟然把萬骨皇座都得罪了,萬一這事真的是傳到了萬骨皇座耳中,只怕會招來滅頂之災。

秋容晚雪她想阻止李七夜說這樣的話都來不及,這話真的是傳出去,就算李七夜有九條命也不夠活。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頓時讓陰月皇子臉色一冷,雖然說陰月鬼族在幽疆只不過是二流門派,但是,那怕是二流門派在比起在幽疆的人族來,那也是龐然大物。

在幽聖界來說,除了遙雲,其他地方的人族的勢力都很弱小,在這些地方人族能擁有二流門派的實力那已經是很強大的存在了。

在陰月皇子眼中看來,李七夜這樣的一個人族小輩,那隻不過是蟻螻而己,現在李七夜敢如此口出狂言,這怎麼不讓他頓時狂怒呢。

「不知死活的東西,幽疆焉是你一隻蟻螻放肆的地方!」陰月皇子大怒,血氣衝起,如大浪滔滔,他不用出手,血氣向李七夜碾壓而去,欲憑強大的血氣把李七夜碾成血雨。

對於陰月皇子來說,李七夜這隻不過是蟻螻而己,一隻手指就可以把他碾殺。

陰月皇子突然出手,秋容晚雪不由臉色一沉,而李七夜只是眯了一下雙眼。

「不可在我擺渡舟上鬥毆!」在這個時候,擺渡舟上擺渡使有氣無力地說道。

雖然擺渡使的話是有氣無力,但是卻極有份量,陰月皇子臉色一變,立即收回了碾壓向李七夜的血氣。

在酆都城。不論是本地的居民,如鬼,又或者是擺渡使,只要來酆都城的人,都不願意與他們為敵。與酆都城的原地居民為敵,這不是明智之舉,與他們為敵,想活着離開那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哼,小輩,暫且饒你一命。」陰月皇子冷冷地哼了一聲。雖然心裏面不甘咽下這一口氣,但是他也不願意得罪擺渡使。

李七夜看都懶得看他一眼,擺渡使搖頭擺渡舟消失在海上,而站在船頭的陰月皇子冷冷地看着李七夜他們消失的背影。

「皇子殿下,只要他們上岸了,隨時都可以收拾他們。」黑雲少主忙是對陰月皇子說道。

陰月皇子雙目一寒。冷冷地哼了一聲,雙目露出了可怕的殺機。

李七夜他們的擺渡舟終於靠岸了,他們從擺渡舟上跳了下來,當腳踏實地之時,彭壯六小都不由鬆了一口氣,接着又不由為之興奮起來。

「嘿,我們入城。看有什麼好東西賣。」彭壯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腰包,一副暴發戶模樣。這也不能怪他,他們現在每人擁有的夜陽魚都數目驚人,就算是帝統仙門的傳人在夜海打漁三年,都不見得他們所擁有的夜陽魚多。

若是在酆都城來說,現在他們的確是大富豪,能買下很多想要的東西,當然,想買到好東西前提還是需要有好機緣,有好眼光。

比起彭壯這樣暴發戶般的心態來。作為族長的秋容晚雪倒還能沉得住氣,現在她擁有的夜陽魚也的確是驚人,不過,她終究是族長,不像彭壯六小那樣是興奮得睡不着覺。

秋容晚雪看着身邊的李七夜。說道:「李公子打算去哪裏?」

李七夜看着眼前成熟美麗的女子,笑着說道:「秋容族長打算與我同行?這也不錯的選擇,酆都城乃是鬼氣騰騰,一個人走起來多寂寞。」

李七夜這調戲的話讓秋容晚雪又氣又惱,她都想狠狠地瞪李七夜一眼,但,她還是壓着心裏面的惱氣,擁有一族之長的優雅與冷靜,她說道:「我們送李公子一程吧。」

「原來秋容族長是為我的安危擔憂。」李七夜莞爾一笑,明白秋容晚雪的用心,秋容晚雪是怕陰月皇子他們向他尋仇,所以有意送他一程。

秋容晚雪看了看李七夜,沉穩雅氣地說道:「李公子為我們謀得如此多的夜陽魚,李公子有難,我們也應該盡棉薄之力。」

雖然秋容晚雪知道這樣庇護李七夜會為他們雪影鬼族招來麻煩,但是,她還是願意護送李七夜一程,她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這一次李七夜幫他們捕捉到了這麼多夜陽魚,他們也應該助李七夜一臂之力。

「族長,我們邊走邊說吧,說不定等一會兒陰月皇子他們追上來了。」彭壯看了看夜海,忙是對族長說道。

眾小也為李七夜擔心,對於黑雲少主他們是無懼,但是,陰月鬼族卻不是他們雪影族惹得起的,儘管如此,李七夜有難,他們依然願意全力相助。

秋容晚雪也立下斷機,說道:「我們先離開這裏。」說着帶着大家離開夜海。

對於秋容晚雪他們的熱心,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既然他們一片心意,那他也不拒絕。

「你們這麼急着離開,是不是做賊心虛呀。」然而,秋容晚雪他們離開夜海沒有多久,前面有人帶着一支隊伍趕來,攔住了李七夜他們的去路。

這個人正是黑雲鬼族的黑雲少主與該族的十幾個弟子,此時,他們一攔住李七夜他們,就擺出了一副劍拔弩張的架勢,一時之間,氣氛緊張到極點。

「又是小黑鬼你。」彭壯冷笑一聲,說道:「怎麼,就憑你們也想攔住我們!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說着不由摩拳擦掌。

雪影鬼族與黑雲族乃是世仇了,現在黑雲少主上門找茬,彭壯六小心裏面都為之氣憤,對於敵人,他們絕對不會手軟的。

作為族長的秋容晚雪比起彭壯六小沉穩多了,她攔住了摩拳擦掌的六小,對黑雲少主沉聲地說道:「不知道你們黑雲族擋我等去路是何意!」

黑雲少主陰笑了一下,說道:「秋容族長,我們並不是有意與你們雪影族為敵,但是,我們黑雲鬼族丟失了重要無比的東西。」

「你們黑鬼族丟了東西關我們什麼屁事。」彭壯沒好氣,冷笑地說道。

黑雲少主陰陰地一笑,說道:「這的確與雪影族無關,但是,卻與他有關!」說着,他向李七夜一指。

「然後呢?」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他一眼,一點都不在乎,說道。

黑雲少主陰笑了一下,說道:「前段時間有一個人族小子偷偷潛入了我們黑雲族,偷走了我們黑雲族的寶物。雖然當時他是隱藏起了真面目,但是,他的身材模樣卻無法改變,自從見到你之後,我就一直覺得你的背影熟眼,現在我是想起來了,你就是潛入我黑雲族的那個人族小子。」

黑雲少主這話一出,不止彭壯六小,就是秋容晚雪都臉色一變,唯有李七夜是老神在在,似乎這事與他無關一樣。

「東西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秋容晚雪沉聲地說道:「黑雲少主,這樣的指控可是要有證據才行。」

黑雲少主陰笑地說道:「秋容族長,我黑雲族有證據才敢指證這個人族小子,嘿,如果他是清白的,就回黑雲族跟我們對質。若是我黑雲族弄錯了,我們黑雲族願意賠禮道歉。」

秋容晚雪臉色一沉,她明白黑雲少主所謂的指證那隻不過是借口而己,李七夜一旦進入黑雲族,只怕再也出不來了,就算偷盜黑雲族寶物這樣的事情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但是,一旦進了黑雲族,那麼這樣的事情就會成為鐵證一般的事實。

黑雲少主所說的這些都是借口,無非是想要把李七夜弄進黑雲族。

「黑雲少主,這隻憑你一面之詞不足為信,李公子是不會跟你去黑雲族的。如果你黑雲族有什麼鐵證指證李公子,隨時可以來我雪影族,現在李公子是我們雪影族的貴賓。」秋容晚雪沉聲地說道。

黑雲少主頓時冷下了臉,冷聲地說道:「秋容族長,難道你一定要包庇人族盜賊嗎?要知道,這事情傳出去,這可是對你雪影子不利。作為鬼族竟然包庇人族盜賊,以後幽聖界還能容得下你們雪影族嗎?」

「這事不用你擔心。」秋容晚雪是鐵了心庇護李七夜,她冷冷地說道:「你們還是請回吧,只要李公子還是我們雪影族的貴賓,你們黑雲族就別想在我面前帶走人!」

「秋容族長,你這是讓我很難做。」黑雲少主有恃無恐,說道:「我們一群兄弟都在此,你這讓我空手而歸,我怎麼向族內的諸老交待。」

而此時黑雲族的十幾個弟子已經把李七夜他們圍了起來,劍拔弩張,只要是黑雲少主一場令下,就立即動手。

秋容晚雪秀目一厲,身上頓時散發出了王者氣息,威嚴莊重,宛如是一個女皇,她冷冷地說道:「如果黑雲族一定要與我雪影族為敵,我隨時奉陪。」

「看來我們是要見個真章了。」明知道秋容晚雪比他還強大,然而,黑雲少主卻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大家都同為鬼族,何必劍拔弩張呢,作為鬼族,應該是團結和陸。」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只見陰月皇子帶着一群陰月鬼族的弟子趕來。9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帝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帝霸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1章欲加之罪 何患無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