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9章北靜王

第4859章北靜王

李七夜看着氣勢沖沖的阿騅,不由露出了笑容,說道:「我叫李七夜,八匹王朝的掌權人,八匹王朝的主人。」

李七夜這故意的話,頓時把阿騅臉色氣得漲紅,一時之間,氣得全身哆嗦。

「你,你,你放屁。」最終,臉色漲紅的阿騅不由怒喝地說道:「你,你,你是哪裏來的野種,竟然敢大言不慚,也有臉說八匹王朝是你的?八匹王朝,乃是我爹爹的。」

看着臉色漲紅的阿騅,李七夜慢悠悠地說道:「不好意思,你爹爹就是把八匹王朝傳給了我。」說着,彈了一下脖子上的八匹帝璽。

面對李七夜這樣的挑釁,阿騅更是被氣瘋了,她臉色漲紅,指著李七夜,小手指都在哆嗦,說道:「你,你,你一定是鄙卑無恥,以見不得人的手段,從我爹爹中騙到了八匹帝璽。」

「這樣嗎?」李七夜驚訝,神態誇張,說道:「以你的意思,你的爹爹是人老昏庸了,在彌留之時,隨隨便便就把八匹道統傳給了我了。哇,原來在你的心裏面,你的爹爹是一個如此昏庸無能的道君,失敬,失敬。」

「你——」阿騅被李七夜氣得吐血,臉色漲紅,大叫地說道:「我,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是你卑鄙無恥、下流陰險,一定是用了什麼手段,從我爹爹手中騙到八匹帝璽。」

「不管你怎麼說,那就是以你的意思說,你爹爹受騙上當了。」李七夜慢悠悠,神態誇張,說道:「原來,你爹爹一代道君,舉世無敵,被人稱之為英明神武,沒有想到,竟然能比我一個小人物騙得團團轉,連八匹道統都傳給了我,那豈不是說,你爹爹的英明神武,那隻不過是浪得虛名……」

「你,你,你……」阿騅被氣得全身哆嗦,一時之間,接不上李七夜的話來。

就她一個小女孩,若是論吵架拌嘴,又焉是李七夜的對手。

「近衛長,這宵小乃是從我爹爹手中偷得八匹帝璽,你又焉能讓他入主八匹王朝,這豈不是罪人嗎?」在這個時候,阿騅吵不贏李七夜,就對烈焰狂刀說道:「這種宵小惡人之輩,應該打入地牢,問其大罪。」

對於阿騅的話,烈焰狂刀輕輕搖頭,說道:「陛下英明無雙,大道灼見,他所傳下的八匹帝璽,便是代表着他的意願,若是沒有陛下的意願,誰都不可能得到八匹帝璽。」

「萬一併非是如此呢?」阿騅還是不死心地大叫了一聲。

烈焰狂刀輕輕搖頭,說道:「公主殿下,沒有萬一,陛下大道無上之神通,萬道之妙,盡在其中,陛下的真知,又焉是我們能去揣摩的。」

烈焰狂刀這樣的話,那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八匹道君傳下的遺願,誰都不得去違抗,那怕是他的親生女兒也是如此。

一時之間,阿騅被氣得說不出話來,她僅僅是一個小女孩而已,就算是見過不少大場面,但是,面對眼前這樣的事情之時,她也只能是意氣用事。

「聽到沒有。」李七夜笑了笑,有意逗逗她,悠然地說道:「你爹不把八匹王朝的大統傳給你,卻傳給我,那就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你這個女兒不中用呀,你爹爹覺得你不靠譜呀,所以才會把大統之位傳給我。」

「你,你,你胡說八道。」阿騅在這個時候,快要被李七夜氣瘋了,大叫地說道:「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那不然呢?」李七夜悠然地說道:「那為什麼,你爹爹不把大統之位傳給你,反而是傳給我。如果你有擔當起大任的能力,你爹爹會把大統之位傳給我嗎?」

李七夜這輕描淡寫的話,頓時讓阿騅說不出話來,一時之間語塞,一雙眼睛通紅。

看着這樣的一幕,烈焰狂刀也不由輕輕地嘆息了一聲,李七夜這話雖然難聽,那的確也是道理,如果阿騅真的是足夠強大,他們陛下又焉不會傳下大統之位呢?只不過,阿騅還是太小了,實力也是十分弱小,根本就不能獨擋一面,把大統之位傳給她,那隻會是害了她。

「你,你,你,給我掌嘴——」最後,阿騅被氣李七夜氣哭了,對身邊的侍衛大叫一聲。

身邊的侍衛你看我,我看你,有侍衛護主,想上前,但是,被烈焰狂刀雙目一瞪,立即不敢動彈。

畢竟,李七夜此時可是貨真價實的八匹王朝繼承人,若真的是大敬,就是以下犯上。

「近衛長,你給我出口氣,掌嘴他。」在這個時候,阿騅憤憤不平地對烈焰狂刀說道。

烈焰狂刀又焉會聽阿騅的話,說道:「公主殿下,請回吧。」

烈焰狂刀這已經是護著阿騅了,畢竟,此時此刻,李七夜才是大統的繼承人,阿騅又焉能號令他人。

「你,你,你……」阿騅也被烈焰狂刀這樣的態度氣瘋了,她不由大叫道:「近衛長,爹爹生前,對你不薄……」

烈焰狂刀欲言,最後,輕輕地嘆息一聲,不願意和一個小女孩一般見識。

「唉,看你張揚跋扈的樣子,是多麼的愚蠢,我替你爹爹,好好管教管教你。」李七夜看着氣急敗壞的阿騅,說道:「那就讓我來好好收拾你吧。」

「你,你敢——」在這個時候,阿騅大叫一聲,後退。

但是,就在她剛退之時,李七夜瞬間就抓住了她了,一下子把按住,「啪、啪、啪」一口氣抽了十幾個巴掌,抽在了她屁股上,用力狠狠地收拾了她一頓。

一見到李七夜打阿騅,她身邊的侍衛都想衝上來護主,但是,被烈焰狂刀一下子擋了回去。

「哇——」在李七夜放開阿騅的時候,這個小姑娘,一下子「哇」的一聲哭了,哭得十分厲害,梨花帶雨。

對於這樣的一個小姑娘來說,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她可是一代無敵道君的女兒,貴胄無雙,乃是舉世無匹的公主殿下,何等的高貴,乃是掌上明珠,從來都沒有受過委屈,今日被一個陌生小子如此欺負,她能不委屈傷心嗎?

「我,我,我要殺了你,我要,我要滅你全家。」在這個時候,阿騅怒到失去了分寸,拔劍,如同是一頭小獅子一樣,要向李七夜拚命。

「住手——」在阿騅拔劍在拚命的時候,一聲嬌叱響起,光影一閃,瞬間把阿騅纏住,一下子把阿騅綁住,拉了回來。

在這個時候,一個女子走了進來,當這個女子一走進來的時候,讓人都不由為之眼前一亮。

一個貴胄無雙的女子,這個女子,身穿大袍,看起來猶如是龍袍一樣,充滿了神駿之氣,黃袍銹金,貴冑一覽無餘。

這個女子,長得十分美麗,瓜子臉色,眉如遠山,一雙眼睛十分的明亮,而眼瞳乃是化紫,給人一種神秘之感。

這樣的一個女子,那怕是穿着寬大的皇袍,但是,依然是遮不住她那溝壑有致的身材,胸前的曲線突起之時,呼之欲出,充滿了一種皇胄的誘惑,讓人都不由會多看一眼。

這個女子走了進來,整個人充滿了一股氣息,這氣息如水銀瀉地一般,無聲無息,瞬間可以滲透入整個空間的每一個角落,無孔不入,給人一種無聲無息的感覺,卻又瞬間能扎入人的身體里,讓人防不勝防。

這樣的一個女子,看起來貴胄無雙,又有着權柄在握的神韻,毫無疑問,她就像一尊女王,身居高位,馭御群臣,實力十分出眾。

「姑姑——」一見到這個女子之後,阿騅所有的委屈都找到人傾訴了,一下子撲入了這個女子的懷裏,嚎嚎大哭起來。

這個女子輕輕地撫了撫阿騅的秀髮,輕輕地說道:「不可失了分寸,更不可墜了陛下英名。」

這個女子的話對於阿騅充滿了說服力,她哭了幾下,抽了抽鼻子,不哭了。

「靜王。」見到這個女子走近,烈焰狂刀也僅僅是鞠了鞠身,站在李七夜身邊,手握著長刀。

北靜王,八匹王朝的第二號人物。

八匹王朝,若是八匹道君不在,那麼,尊龍戰神肯定是第一號人物,手握生殺大權,手握整個八匹王朝的軍團。

那麼,第二號人物,就是要屬於北靜王了。

而北靜王的年紀,遠要比尊龍戰神、黑白郎君要年輕很多很多。

北靜王,乃是八匹王朝的疆侯王,負責著八匹王朝的疆域之事,手握大權,在八匹王朝之中,身份也是極為高貴。

北靜王,她乃是出身於魔族,但是,她的具體來歷,沒有人說得清楚,她是由八匹道君帶回來了。

她的天賦極為驚人,擁有着傲視下三洲的無雙天賦,年紀輕輕,就已經證得大道,成為龍君,擁有兩顆聖果,可以說,以她的如此實力,堪稱是絕世天才。

也正是因為如此,北靜王,在八匹王朝之中,一直以來都受八匹道君器重,負責著八匹王朝的疆域之事,小小年紀,就成為八匹王朝僅次於尊龍戰神的存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帝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帝霸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59章北靜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