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01章 我白小純……

第201章 我白小純……

作者:

?快要天亮的時候,白小純一路小心翼翼,眼看就要離開中峰逃走,可就在這時,一隻血色的蝴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蝴蝶后,白小純眼皮一跳,沒有任何遲疑,猛的改變方向,轟鳴之聲回蕩,四周一聲聲冷哼,驟然傳出。

「想要逃出中峰,不可能!」

「夜葬,血梅少主讓你去死,殺了你,自然有她擔待,你逃不掉的!」

四周築基修士數十人,一個個殺意瀰漫,更有一些法寶光芒閃耀,此刻齊齊出手,就要圍殺白小純。

眼看四周被包圍,無法逃走,白小純狠狠一咬牙,眼中露出血絲。

「你們欺人太甚!」白小純怒吼一聲,腦海浮現的是不死金剛卷的神通……撼山撞!

這神通,只有修成了不死金剛第一層后,才可以展開,白小純之前雖無法施展,可卻一直在默默熟悉,此刻隨著不死金光卷第一層結束,他索性將其施展出來。

「靈溪宗功法不能用,這些人要殺我,我實際上也可以殺他們,只是我在這裡獨自一人,不利啊……」白小純看似怒吼,可心中卻在琢磨著如何逃走,此刻大吼一聲,全身血肉猛的震動,身體的速度一下子爆發。

這種爆發,是在短時間內,體內力量的全面激發,凝聚成為衝撞之力,摧枯拉朽,驚駭天地。

此刻隨著運轉,白小純全身血光滔天,轟的一聲,驀然衝出,速度之快,一瞬沒了影子,而他前方的一個築基修士,幾乎神通剛剛展開,就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身體被白小純直接撞擊,連同他四周的三個築基修士,這十丈範圍區域內,如同被凝固成為了一體。

在白小純的撞擊下,這四個築基全部鮮血噴出,不斷地後退,神色駭然,露出驚恐與震驚,直接被撞出了百丈后,這四人再次噴出鮮血,一個個身體上有大力爆發,被狠狠的拋出。

四周眾人都倒吸口氣,眼看著白小純直接撞出一條路,此刻身體一晃,眨眼間下了中峰,他們紛紛心神一震。

「這夜葬,居然這麼強!!」

「他是築基初期?」

「方才被他撞開的周師兄,他是築基中期啊!」

「既然得罪了此人,就不能讓他跑了,血梅少主既發話了,此人必須死!」眾人相互看了看,神運算元狠狠一咬牙,第一個追出,其他數十人也都目光一閃,再次追去。

一行人追著白小純,在這血溪宗內疾馳時,白小純回頭一眼,發現這些人居然緊追不捨,很是發愁,隨後一咬牙。

「去屍峰!屍峰大長老看重我,我去他那裡,按照門規,這些中峰的護法,沒有令牌不能跨峰!」白小純目中露出果斷,立刻回頭,指著那些中峰築基。

「你們有本事,就一直不要走,跟著你家夜葬爺爺,走一個,就是我孫子!」白小純的聲音讓那些築基修士目中殺意更多,急速追來。

他們雖快,可白小純更快,直奔屍峰而去。

很快就到了屍峰,白小純右手抬起一揮,立刻玉佩出現,屍峰陣法波動在他身上一掃,沒有阻攔,可白小純身後,那些中峰的築基護法,卻沒有這個資格,立刻就被阻擋在了屍峰外。

「夜葬!!」這些人一個個咬牙,死死的盯著踏入屍峰的白小純。

白小純眼看如此,抬起下巴,停下身體傲然的看著屍峰外的眾人。

「來啊,我在這裡等你們,來來來,我們決戰!」白小純言辭霸氣,狂傲的開口后,屍峰外的眾人,一個個殺意更多,可卻無奈,沒有令牌,他們進不去屍峰,需要去申請才可。

「唉,你們既然不敢決戰,那就沒辦法了。」白小純感慨搖頭,不理會那些被他的話語刺激的中峰護法,小袖一甩,走上屍峰。

這場追殺的鬧劇,血溪宗的高層,也都注意到了這一點,可卻沒有去阻止,甚至還有一些祖峰的太上長老,對於這一幕,很是感到有趣。

「宗門內,好久沒這麼熱鬧了,那一撞之力,與少澤峰有些相似。」

「這夜葬小娃有些意思,居然能引起這麼多人的追殺。」

「這小娃不錯啊,居然逃到了屍峰,此子若能不死,說不定以後也是一個我血溪宗的驕子。」

屍峰上,白小純一路飛馳,途中但凡遇到屍峰的護法,他都立刻拿出玉佩,那些屍峰的築基修士掃了一眼,就不再理會白小純。

就這樣,白小純一路從山底,跑到了上指區域,路上還看到了不少煉屍,他覺得這整個屍峰,都充滿了陰森。

好在有玉佩護身,倒也沒有出現危險,直接到了屍峰大長老的洞府外。

「夜葬求見屍峰大長老。」到了這裡,白小純趕緊抱拳,高聲開口,不多時,洞府開啟,走出兩個童子。

這兩個童子看了看白小純,示意他跟隨。

白小純一眼就看出,這兩個童子,居然都是煉屍,內心緊張,深吸口氣,琢磨著自己是避難來的,於是神色露出恭敬的模樣,隨著進入洞府,不多時,就在這洞府內,看到了盤膝坐在那裡的屍峰大長老。

這老者此刻笑眯眯的望著白小純,目中滿是玩味,顯然之前白小純被追殺的一幕,他也注意到了。

「怎麼樣,還是我屍峰好吧,老夫之前就和你說了,來我屍峰,什麼都有,至於那中峰,混亂不堪。」屍峰大長老笑著開口。

這大長老的身邊,有一個妙齡女子,面無表情,正在為他揉捏肩膀,白小純掃了一眼,也認出這是一具煉屍,且明顯等階不俗。

他有些好奇,為何對方身上沒毛,琢磨著莫非是長在了其他地方……有心去研究一下,但卻不敢多問,此刻聽到屍峰大長老的話語,白小純立刻委屈。

「那些人太過分了,我就是練功而已,他們不讓我練,還追殺我,要不是我跑的快,小命差點就沒了!」

屍峰大長老聞言哈哈一笑。

「這就是我們血溪宗的傳統,他們也不敢真的殺了你,最多將你重傷而已,不過……能讓這麼多人去追殺,此事在我血溪宗可不多見。」

「你小子一看就是有魔性的好苗子,罷了,你就在我屍峰呆著吧,別回去了。」屍峰大長老越看白小純越是欣賞,此刻勸說道。

白小純立刻感動,他覺得這屍峰大長老對自己太好了,自己還沒開口,對方就主動提出來了,此刻深吸口氣,連忙點頭。

「還有,其他築基護法也就罷了,你不要招惹血梅,她在血溪宗背景太大,你……能躲就躲,千萬別繼續招惹。」屍峰大長老看了白小純一眼,略一沉吟,凝重的開口。

白小純有些不服氣,心想要不是自己需要低調,否則的話,露出自己的身份,靈溪宗耀榮弟子,准傳承序列,天道築基,任何一個身份,都能嚇的那個血梅小娘皮把面具都掉下來。

「哼,她有我背景大?我背景大的我自己都害怕!」白小純內心嘀咕,頗有一種曲高和寡,錦衣夜行之感。

屍峰大長老看出了白小純的不服氣,笑了笑沒繼續這個話題,而是抓著白小純,不斷問詢給煉屍使用的香葯,直至天色漸晚,屍峰大長老才心中振奮的讓白小純離去,自己去研究心得。

大長老身邊的童子,帶著白小純去了一處下指的洞府,看著洞府,白小純感慨,這裡比他在中峰的好多了。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兩個月,這兩個月來,白小純沒離開屍峰,在這裡一樣修行,吸收血氣,每一次吸收時,都會形成濃郁的氣血,籠罩四方。

尤其是隨著白小純對於抽血氣的手段越發的熟練,他的不死劍氣也越來越多,每次修鍊時,身體外血氣瀰漫中,一把若隱若現的大劍,正飛快的凝聚出來。

也因此,需要的血氣數量,也更為龐大,慢慢的,白小純已經不需要如中峰那樣去來回溜達,他在自己的洞府內,就可以牽動四方的血氣凝聚。

如此一來,屍峰下指區域的築基護法,也都一個個皺起眉頭,雖然不會出現中峰那樣的血氣突然銳減,可這每時每刻血氣都在減少,都在被白小純吸走,使得他們的修鍊,也都慢了不少。

一個個對白小純這裡,也都不耐,進而起了殺意,這種情緒擴散開來,當達到了一定程度后,白小純也察覺到了,出門時心驚肉跳的看著那一個個不善的目光,他有種感覺,自己只要再過一點點,就可以點爆這些人的殺意。

「這裡的人,都太可怕了,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一點耐心都沒有……」

「我還是走吧……」白小純緊張,琢磨著過去了兩個月,中峰也應該消停了,於是一咬牙,離開了屍峰,趁人不注意,悄然的回到了中峰的洞府。

在這洞府內,他謹慎的修行,不去吸太多的血氣,雖修鍊緩慢,可他如今眼看就要血劍大成,倒也不是特別在意快慢。

又過去了半個月,這一天,白小純正閉目修鍊血劍時,忽然身體一震,他感覺到自己的血殺界,在這一刻,終於突破!

雙眼驀然睜開時,白小純深吸口氣,目中露出精芒,雙手抬起掐訣,向前一指!

「血殺界!」隨著他聲音回蕩,立刻四周血氣翻滾,他體內更有血氣擴散至身體外,於這洞府內,形成大量的血霧。

這霧氣不斷滾動,更有銳利之意驟然爆發,在白小純的雙手印訣變化中,這霧氣瘋狂的壓縮,傳出砰砰巨響。

很快的,就凝聚在了一起,出現了劍尖,劍尖下,血氣凝聚形成了劍身,快速蔓延,使得劍肩露出,血氣飛速凝來,直至形成了劍柄!!

最終赫然形成了一把血色的大劍!

這大劍通體赤色,彷彿無堅不摧,不但古樸,還散出強烈的威壓,驚心動魄的同時,更是讓人看一眼,就會有種置身血海沙場之感,給白小純的感覺,已然超越了築基初期。

尤其是若加入白小純體內的一絲天道之力,那麼他相信,自己這一劍之下,哪怕是地脈築基中期,在自己面前,也要駭然。

「成了!」白小純眉開眼笑,手舞足蹈,看著身後血劍,他整個人激動無比,那種感覺,是自己辛辛苦苦數月,終於有成的振奮。

「我白小純……」白小純剛說到這裡,連忙收聲,感慨自己激動的差點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正搖頭時,忽然的,他整個人眼珠子瞬間瞪起,下意識的一把捂住自己的嘴,獃獃的看著洞府的角落……

冷汗……流下。(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