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手段

【02】手段

春喜風風火火地進來,將帘子掀得老高,冷風灌入,吹得寧玥打了個噴嚏。

鍾媽媽呵斥:「誰那麼不長眼?不知道小姐病著嗎?」回頭瞧見是她,眉頭一皺,「你頭上戴的啥?是不是小姐的珠花?」

春喜翻了個白眼,嬌滴滴地道:「小姐許我戴的,你管得着嗎?」說着,又拉開抽屜,挑了一副紅寶石琺琅耳墜戴上。

整個過程,她看都沒看寧玥一眼,直到打扮得差不多了,才笑盈盈地轉過身來:「小姐,奴婢漂亮嗎?」

寧玥冷冷地笑了,這個春喜,真是囂張得可以呀!

不行禮就算了,連她醒了也不知道問候一聲,還拿她首飾像拿自個兒的一樣。

說起來,她以前的確挺器重春喜的。

她因身子不好,無法像其他姐妹那樣入學,到了十三歲也是胸無點墨,作為她身邊唯一識字的下人,春喜當仁不讓成了她最器重的丫鬟,而太過縱容春喜的後果就是,春喜幾乎成了棠梨院的第二個主子!

若僅僅是這樣倒還罷了,但為什麼,春喜要聯合藺詠荷,給她安了一個與人苟且的罪名?若不是春喜將她騙到別的男人的車裏,她會被逼出馬家嗎?

「小姐你怎麼了?」春喜被寧玥那陰測測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扭了扭身子,哼道,「奴婢跟小姐說話呢?小姐怎生不理奴婢?」

理你?

寧玥抄起桌上的熱茶朝她毫不留情地潑了過去!

「啊——」

春喜被燙得頭皮一陣灼痛,一個不穩,跌在了地上!

鍾媽媽以及聽到動靜趕進屋的丫鬟全都愣在了原地,小姐素來寵愛春喜,今兒是怎麼了?

寧玥嗤然一笑:「不要臉的東西!給你三尺顏色你還給我開起染房來了!這些釵環全都是姨娘送給我的生辰禮物,就憑你一個賤丫頭,也敢往自己頭上戴?來人!把她給我拖出去,亂棍打死!」

春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自從進了棠梨院,小姐還從未對她如此疾言厲色過,還揚言要打死她!

怎麼會這樣呢?她又不是第一次亂戴小姐的首飾!

小姐莫不是燒了一場,給燒壞腦子了?

不過不論如何,她都不是好欺負的!

她斂起心中驚駭,挺直了腰桿:「我警告你們,我娘是夫人的陪房,誰動我,誰就是跟夫人過不去!」

她口中的夫人可不是寧玥的親生母親,而是四老爺的側室藺詠荷。

藺詠荷如今大權在握,身邊的一條狗都比人矜貴,更何況是陪嫁而來的心腹媽媽?三小姐得罪春喜或許沒事,她們這些做下人的可就慘了。

鍾媽媽見小主子下了命,卻無一人敢上前執行,氣得面色鐵青,啐了一口就要去抓春喜,誰知,竟被寧玥給攔住了。

春喜看到這裏,心中越發得意:「老婆子,我勸你還是對我客氣點兒,否則,有你好受的。」

這話,表面上在對鍾媽媽說,可誰又聽不出來她是在譏諷寧玥?

寧玥垂眸,捏緊了拳頭。

真是死過一次才知道曾經的自己活得多麼窩囊!堂堂將軍府嫡出千金,卻還不如一個丫鬟有體面,傳出去,簡直笑掉人的大牙!

倘若她再怎麼糊塗下去,只怕過不了多久,她們全都要騎到她頭上來!

「玥兒!玥兒你是不是醒了?」

門外,突然傳來一道且溫柔且焦急的聲音,不用猜也知道,是她的好姨娘藺詠荷來了!

她起身,作勢要給藺詠荷行禮,藺詠荷卻坐下來,將她擁入了懷中:「我的心肝兒,病了那麼久,可把娘給嚇壞了!現在感覺怎麼樣?頭還痛不痛?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她的眼神滿含關切,話語裏帶了哭腔,若不是知曉她對自己做過那麼多惡事,寧玥幾乎要溺斃在她的柔情里了。

寧玥淡淡地勾了勾唇角:「我沒事,多謝姨娘來看我。」

聽到「姨娘」二字,藺詠荷的笑容僵了僵:「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對了,你這屋裏是怎麼回事?亂糟糟的?鍾媽媽,你就是這樣照顧三小姐的?」

鍾媽媽一噎。

寧玥忙道:「不關鍾媽媽的事,都是春喜惹玥兒生氣了,玥兒這才摔了個杯子。」

春喜沒料到素來被當着軟柿子捏的小姐,會當着夫人的面兒告她的狀:「夫人!奴婢冤枉啊!奴婢什麼也沒幹,三小姐就要打死奴婢!您要替奴婢做主啊!」

寧玥坐直身子:「你當真什麼都沒幹?」

春喜吞了吞口水:「奴婢……奴婢試戴了您的首飾,但這是您許奴婢戴的,您說過……」

「胡扯!我罰你是因為這個嗎?」寧玥冷冷地打斷了她的話。

春喜不明所以。

寧玥指着她鼻子道:「我罰你,是因為你挑撥我跟姨娘的關係!闔府上下,誰不知姨娘疼我?待我比親生的還好!你卻說姨娘給我找了個廢物夫君,還說我一嫁過去就會死!」

春喜勃然變色!剛剛的話……被小姐給聽到了?

藺詠荷冰一樣的眸光射向了她,她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夫人……」

寧玥瞧著剛剛還囂張得不可一世的春喜,此時嚇得不成樣子,不由冷笑一聲:「你現在怎麼不說你娘是夫人的陪房,誰敢動你,誰就是跟夫人過不去了呀?」

藺詠荷聽到這裏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敢情這丫頭拿了雞毛當令箭,還把她給一併抹黑了!

「姨娘,春喜在撒謊對不對?您沒給玥兒找不入流的親事,也沒讓丫鬟騎到玥兒頭上!」寧玥晃着藺詠荷的袖子,淚水漣漣地說。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藺詠荷若再不處置春喜,豈不是坐實了那些罪名?

藺詠荷的心中真是又恨又惋惜啊,春喜原本大有用處,卻因為這點子事兒給折了,她恨鐵不成鋼地瞪向春喜:「我瞧你機靈又識字,才將你放在三小姐身邊伺候,誰料你如此不識抬舉!來人,拖下去打二十大板!打完,丟出府,永不錄用!」

二十大板,不死也殘了。

「夫人——夫人饒命啊——奴婢知道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三小姐!你饒了奴婢吧!奴婢真的知道錯了,三小姐——」

現在才知錯?晚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魅王毒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魅王毒后
上一章下一章

【02】手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