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七.關注吾即正道喵關注正道謝謝喵

九十七.關注吾即正道喵關注正道謝謝喵

凜風刮過斷崖,尖銳嗚咽。

鑽出洞窟的牧蘇爬上傾斜樹榦,腳下湍急河流使人畏懼,但想到身後洞穴奇遇步步緊逼,他毅然縱身越下。

洞穴飄出嘆息聲之中,牧蘇從斜書躍下,落進湍急河流。濺起水花轉瞬被河流吞沒,同樣消失的還有那道身影。

……

嘩啦——嘩啦——

水花如潮汐般舔舐趴在河畔的輪廓。

咳咳……

微弱咳嗽聲,河畔靜止的輪廓緩緩抬起頭,浮現一雙疲倦而低落的眼眸,但又轉瞬間被死魚眼替代。

「這都沒死,我不會又是什麼天命之子吧?」

渾身劇痛又冷又餓的牧蘇爬上岸,抱著手臂蜷縮著跑到一片正午曬得溫熱的鵝卵石灘,擺成太字躺下。

但如果真的天命之子,這會兒應該被路過的少女撿回家喂蘑菇湯然後……

想著想著,太字變成了木字。

牧蘇有些慶幸又有些遺憾,舔了舔嘴唇,忽然有點奇怪。

「我怎麼感覺嘴巴有點腫?」

牧蘇吧唧吧唧嘴,感覺隨著說話嘴唇在打架:「NPC又用我的身體幹什麼了!」

惡人先告狀的牧蘇懶洋洋癱在鵝卵石灘曬了半晌,直到衣服晾乾感到熾熱,才被飢餓驅動著回到河畔陰暗處。

遠方山峰擋住陽光,熱意褪去,牧蘇觀察周圍——自己顯然身處荒野,百舞大戰結束了還是正在進行?

牧蘇瞥了眼沒有變化的任務欄,注意放在面前河流,淌進冰冷刺骨的淺灘捕魚。

河流之中不時有溺水的魚從上流衝下,被牧蘇救下丟回岸上。十幾分鐘后,牧蘇嘩啦淌水回到河灘,撿了些晒乾的樹枝回來,丟在沒救回來的死魚邊,準備生火做飯。

然後牧蘇動作停滯。

他不會取火。

但這難不倒聰明的牧蘇。他選擇閑置,轉瞬跳過這段劇情。

樹枝仍在,不過那堆魚不見了。

牧蘇又吧唧吧唧嘴,不那麼腫的嘴唇帶著股魚腥味。

感覺不到飢餓與寒冷的牧蘇心滿意足,隨便找了一個方向走了幾步,然後繼續閑置跳過劇情。

跳過劇情幾次,再一次跳過之後牧蘇忽然撞進一片包圍。

臉帶刀疤的青年和十幾名壯漢將他包圍。

「沒想到跳崖你也能沒事……」詫異的青年浮現獰笑:「不過看你這次還要往哪跑……」

「你是哪位?」

牧蘇一副不認識他的模樣讓刀疤青年憤怒,不過牧蘇忽然感覺他有些眼熟:「你是拍賣行那個!」

「這時再想求饒已經晚了……」

刀疤青年的獰笑重新浮現

「啊是是是……」

意識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的牧蘇敷衍道,

隨手點了跳過劇情,因為他實在不想面對糟心的斗舞了。

轉瞬之後,牧蘇出現在一片樹林,發現自己衣衫襤褸沾滿灰土,嚇了一跳:「斗舞斗到爆衣,這麼激烈嗎?」

不知道打沒打贏,但身上不亞於跳崖的酸疼是貨真價值的。牧蘇堅持走了一分鐘十四秒就感到無趣然後繼續跳過,隨後持續這一行為。

就在牧蘇覺得直接跳到結局開始下個夢境也不錯時,刀疤青年和十幾名壯漢陰魂不散地出現在林間空地。

沙沙——

神情冰冷的少年和狠辣刀疤青年與其手下對峙。

「你跑不掉了……」

微風吹拂樹梢,樹海盪起漣漪。

彷彿殘酷的戰鬥一觸即發,只要他們不開始跳舞。

牧蘇不解NPC怎麼會弄得這麼狼狽,理論上聽我說謝謝你應該能輕易擊敗十個甚至九個敵人。

所以他沒有跳過,只是維持閑置讓劇情自由發展。

「聽我說謝謝你……」

不出所料,林感先手聽我說謝謝你,邊唱邊緩慢揮舞雙臂。

刀疤青年不屑冷笑,身後一名壯漢上前,踮起腳尖,在一片落葉之中猶如壯碩天鵝,翩翩起舞。

壯漢獨木不成林,熟練度與持久力較之林感遜色不少,但其體力不支時抽身後退,另一名壯漢頂替。

他們在採用車輪戰!

牧蘇險些為局勢緊張。

刀疤青年邊車輪戰消耗本就疲倦的林感體力,邊用垃圾話影響其心態:「進入百舞大戰後你一直被我追殺,根本沒時間淘汰其他選手……你以為自己還能晉級嗎?」

「滾回你的動感鎮吧,百舞大戰不是你這種鄉下小子配染指的。」

林感維持冷漠,繼續哼唱著、跳動著。

「真是可悲的傢伙,生命力如蟑螂般旺盛……陷害你偷竊東西讓官差抓你,讓人在你睡著時襲擊你,圍追堵截你,甚至把你趕下懸崖,為什麼你就是不死……」

林感的歌聲與動作忽然變得紊亂。

刀疤青年眼中掠過一抹陰冷,繼續說道:「我的一位長輩前不久和我說起一件趣事……那是一屆舞蹈大會,他遇到一個毫無本事的廢物,一招便勝過他,那人便跪在地上向他哭喊求饒……」

「你說謊!」

林感怒吼出聲,停止歌舞,隨後因舞氣逆轉噴出一口鮮血,臉頰蒼白著反駁:「你是林天美派來的!」

刀疤青年噙著冷笑,只是與壯漢將他圍起。

所以這種糟心世界觀為啥總整熱血王道的劇情……

牧蘇嘆息一聲。

小牧蘇心善,可看不得這個。

取消閑置,牧蘇接管身體,迅速抓起一把泥土,憐憫地注視面前眾人:「為什麼要逼我……」

攤開雙手,沙土從其指縫間流溢……

「砂暴……送葬!」

伴隨冷喝,沙土漫天,刀疤青年與壯漢慘叫著捂住眼睛。待睜開通紅雙眼,面前已不見林感蹤跡。

「給我追!他跑不出多遠!」

……

聳立在大地的山巒上。

懸崖邊緣探出一顆腦袋,片刻又縮了回去。

就是這裡了。

看見斜樹的牧蘇爬下懸崖,抓著凸起岩石向下爬動,突然間一腳踩空,身形向下墜去。

運氣不錯的是,牧蘇被斜樹接住了。運氣糟糕的是,他襠部先落地。

坐在樹榦上的牧蘇一臉痛苦地抱著斜樹一動不動,緩了好半晌,他忍著疼痛捂著腹部爬起,矮身鑽進洞窟。

洞窟深處,一道蓬頭垢面的身影詫異望來。

牧蘇的痛苦隨喊聲一同宣洩:

「老師……我想學跳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注視深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注視深淵
上一章下一章

九十七.關注吾即正道喵關注正道謝謝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