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八.大荒囚天指

九十八.大荒囚天指

披着破布,枯瘦嶙峋的身軀近乎與岩壁一體,形如枯槁的老人抬起眼皮。

「少俠因何去而復返……」

「我想起來家裏燈忘了關。」

「你住這附近……?」

牧蘇點頭又搖了搖頭。

「這是何意……?」

牧蘇指了指頭頂,神秘兮兮:「來自更高維度。」

「維度……」老人不解其意,只當是受困懸崖洞窟后外界的新事物:「你既然又回到這裏,想必是決定學習吾的舞技了……」

「請師傅傳授!」牧蘇從善如流。

「咳咳咳……不必叫我師傅,我只是不想這門舞技斷送在我手……」

病懨懨的老人回答。他本應能再堅持許久,但遇見活人的大喜、逃走的大悲、又去而復返的大喜之下,已心力交瘁油盡燈枯。

牧蘇適時流露傷感配合此幕。

[玩家聞香識男人申請觀看你的遊戲。同意/拒絕]

系統提示這時突兀浮現。

維持悲傷的臉孔瞬間恢復正常,牧蘇同意了聞香的申請。

「喲喲喲,這不是聞香嘛,幾天不見怎麼這麼閑了?」

聞香識男人:「我一直這麼閑好嘛?」

「像是成績一般的平平無奇的普通女高中生會說的話呢。」

聞香識男人:「?」

聞香識男人:「為什麼要加這麼多說我普通的名字啊!」

聞香識男人:「嗚嗚橋橋在準備c級載具執照考核,沒時間陪我玩」

「所以你感到空虛寂寞冷了?」

聞香識男人:「差不多……但怎麼被你說出來感覺怪怪的?」

聞香識男人:「所以,完成這個夢境要不要組隊進新夢境?」

「彳亍。」

聞香識男人:「什麼?蜘蛛?」

「彳亍,漢語辭彙,拼音為chìchù,意思為慢步行走;徘徊;比喻猶疑不定。出自李贄《觀漲》。」牧蘇梅開二度。

聞香識男人:「你在猶豫?」

「我是說可以。」

聞香識男人:「呃好吧……」

聞香聰明的意識到不該再糾結這個問題。

聞香識男人:「我看馬丁好像在線,問她要不要一會兒一起?

「彳亍。」

聞香識男人:「……你繼續遊戲吧,老人現在看你像看瘋子一樣」

牧蘇注意回到遊戲,洞窟老人褶皺臉皮表露出驚愕:「你在和誰……?」

「和我的高緯度世界朋友聊天。」

「原來這樣……

聞香識男人:「這是什麼爛解釋啊……人家根本就不相信」

如聞香所說,

老人浮現質疑與猶豫——是否該將舞技傳予面前這瘋癲少年。

[玩家聞香識男人申請與你通話。同意/拒絕]

聞香識男人:「點錯了。」

[玩家牧蘇通過了你的申請。]

「呀!都說點錯了!」這一句是聞香喊出來的。

聲音略微失真,倒可以分辨出是周圍聲音還是通話聲音。

「哪有時間看你發的字幕。」

牧蘇注意重回遊戲,正遇老人猶豫遲疑:「少俠,附近可還——」

「沒有!方圓數里別說人連只雞都找不着。」牧蘇一口回絕,擺出一副混不吝模樣,「老頭兒,今兒你這舞技是教也得教,不教也得教。」

自知時日無多,老人不在意牧蘇的威脅:「我若不教呢……」

「那我就跪下來求你。」

「時也命也……也罷……」別無選擇的老人嘆息著下定決心:「我便教你好了,此舞技名為……大荒囚天指!」

咔嚓——

牧蘇腦後猶如劈過一道閃電,陷入獃滯。

聞香試探著問:「他好像想教你武功?但他好像快要死了,你要不要先帶他去看病?」

牧蘇恢復清醒,語氣帶上一份尊敬:「老人家,要不要小的……小人……咱家……我帶你到城鎮治病?」

「不必了……我無多久可活……」老人虛弱地微笑:「不如將此舞技傳授與你,免得斷絕……斷絕……咳咳咳咳……」

洞窟回蕩著老人咳出心肺般的嘶聲力竭地咳聲,觸目驚心地粉紅色血沫從嘴角溢出。

牧蘇和聞香擔憂老人可能咳死之中,咳喘聲逐漸消失,老人低垂頭顱,嘴角淌著血絲,胸膛似乎不再起伏。

牧蘇準備湊前試探氣息時,老人緩緩抬頭,嘶啞低語:「免得斷絕在我手中……聽好了!」

老人猛地提升音量,不顧花白髮須上的血污,齒間帶血:「大荒囚天指起源於街舞,為九品上乘舞技,共有五式,第一式為下品,第二式為中品,第三式為上品,第四式為九品,最後一式可撼聖品舞技!我今便演示與你,看好了!」

深陷眼眶的渾濁雙眼陡然浮現神采,老人的孱弱身軀爆發難以想像的力量與敏捷,原地翻起,雙手撐地呈頭上腳下之勢。

可惜這一切皆是迴光返照……

「大荒囚天指!」

靠着岩壁倒立的老人緩慢抬起瘦如竹竿的右臂,僅靠左臂和岩壁摩擦支撐身體重量與平衡。

「五指動乾坤!」

老人吶喊之中,其掌心逐漸離地,僅剩五指支撐,而後竟又緩慢抬起大拇指。

「四指破蒼穹!」

嘶吼之中,顫顫巍巍的手臂再次縮回一指。

「三指滅生靈!」

老人的演示並未就此結束,-枯瘦手臂抖如篩糠,卻堅定不移地抬起第三隻手指,僅余兩根手指

「二指碎山河!」

洞窟外懸崖嗚咽之風彷彿在此刻寂靜。老人雙目滲出血水,嘶吼著抬起最後的中指。

「一指……囚天地!」

咔嚓!

老人不堪重負的食指突然對摺,猶如連鎖反應,斷裂由指骨至手腕,由手腕至手臂。

嘭——

老人砸落回石窟,嘩啦帶下一片碎石沙塵。

灰塵籠罩之間,氣若遊絲的老人咳出血沫:「這便是……大荒囚天指……切記……與街舞結合才能使其……成聖品舞技……莫、莫將它埋沒……」

「晚輩記得。」

一位形如枯槁的老人做如此高難度動作的確使人尊敬。

老人渾濁眼珠逐漸趨於靜止,僵硬地倒映着被洞外光芒映襯的面前身影:「孩子,能否再聽你喚我一聲……」

牧蘇略微猶豫,鄭重點頭:「爸爸!」

「呃……」

老人噎住,胸膛不再起伏,含笑而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注視深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注視深淵
上一章下一章

九十八.大荒囚天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