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下載
  3. 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
  4. 1314 新生(修)

1314 新生(修)

作者: |返回: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TXT下載,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epub下載

見蘇一夏沒有把小獸抱回去哄,傅恆心情很好地說:「是,小一很厲害,在西幻世界把剩下的腦電波全部收集了。」

蘇一夏有點懵:「按之前的速度不是應該還剩一半多嗎?怎麼一下子就齊了?」

考慮到安全問題和蘇一夏精神力的承受能力,每次虛擬世界中的傅恆都本能的只交出十分之一左右的腦電波,蘇一夏雖然希望能一次收齊,但也不會強求。現在告訴她真的一次收齊了,她還有點慌。

傅恆沒有解釋,看了眼小獸,小獸像是接收到了指令,努力扇動翅膀飛起來,落在蘇一夏頭頂上后調整了一下位置,把小腦袋搭在她的額頭上。

蘇一夏感到一股困意襲來,不自覺地閉上了眼睛,在睡過去之前感到被傅恆抱在了懷裡,聽見他柔聲說:「三言兩語說不清楚,精神體有入夢的能力,營養艙用多了對身體有害,我讓它帶著你看,你別怕。」

蘇一夏最後一絲警惕和戒備也消失了,放心的睡了過去,然後在夢裡看到了洶湧的洪水、傾瀉如柱的大雨、幾乎撕裂天空的雷電和一望無際的虛無。

這末世般的景象,讓漂浮在半空中的蘇一夏下意識在茫茫水面上尋找傳說中的諾亞方舟,然而,一眼望過去,除了水還是水。

這是真的滅世了?

什麼物種都沒能倖存?

蘇一夏抬頭看看天,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天都低了好多。

「天沒有低,是水太深了。這次是洪水滅世,用我們的話說就是物種大滅絕,等洪水退了就能知道什麼物種倖存下來了。」

奶聲奶氣又故作老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蘇一夏扭頭就看到了長著翅膀的白色小獸眨著大眼睛望著她,並試圖落在她的頭頂。

蘇一夏遲疑道:「你……」竟然會說話!

小獸卻誤會了,立刻鼓著小毛臉說:「我不累,我還可以飛好久,我就想挨著你……」

說著不累,但是翅膀扇動的頻率明顯降低,小身子也有些歪歪扭扭,眼看著過一會兒就要掉下去。

蘇一夏:「……你不用飛。」

她們兩個現在相當於在蘇一夏的夢境里旁觀西幻世界,只要蘇一夏想,她們就不會掉下去,但是小獸這樣扇動翅膀飛來飛去,反而讓蘇一夏的控制有些吃力。聽了她的話,小獸也反應過來了,訕訕地不動了,果然穩穩噹噹地停在了半空中。

小獸:「……」

小傢伙慢慢抬起爪子捂住眼睛,露出一條縫偷偷看蘇一夏,喉嚨里也哼哼唧唧的,一副想說話又不好意思說的樣子。

蘇一夏好笑道:「小傢伙,你怎麼了?」

小獸慢吞吞道:「我不笨,我只是看見小一太開心了,所以沒反應過來。」

蘇一夏忍住笑,沒想到小傢伙的性格和傅恆還不一樣,直白笨拙又可愛,還好面子。她說:「我沒有嫌你笨,你很可愛。」

小獸抖了抖翅膀,又甩了甩尾巴,小聲說:「謝謝,小一也可愛,最可愛。傅恆喜歡你,我也喜歡你。」

蘇一夏驚訝,她以為精神體是主人精神力和意識的實體化,本來發現小獸和傅恆性格不一樣就很驚奇了,沒想到它話里話外還把自己當成一個完全獨立的個體。她的態度更慎重了,柔聲問:「傅恆喜歡什麼你都喜歡嗎?」

小獸對蘇一夏的試探毫無所覺,乖巧的賣萌:「是哦。」

蘇一夏:「……」

她迷茫了,如果小獸的喜好取決於傅恆,那它就不算是獨立的個體了。

蘇一夏正想再試探幾句,小獸就開掛似的猜到了她心中所想,認真地說:「我和傅恆的喜惡一樣,但是我是在看到你之後才決定喜歡你的,不是因為他喜歡你才喜歡你。」

蘇一夏:「……」

她怎麼就不信呢?

想起第一次見面時,小光球對她的親近和喜愛,蘇一夏確定了,精神體的喜惡和行為完全是主人潛意識的表現,但是,精神體擁有一顆想要獨立的心。她看著努力強調「喜歡你是我的自主行為、不是受誰的影響」的小獸,覺得它更可愛了:「我給你取個名字好不好?」

小獸突然羞澀:「我、我給自己取了一個名字……」

蘇一夏:「是什麼?」

小獸小聲哼哼:「叫傅蘇。」

蘇一夏瞬間懂了這個名字的意義,心軟成了一灘水,她把小獸捧在手裡,笑著說:「就叫這個,小傅蘇。」

傅蘇,復甦,傅恆因為精神力才逃過帝國人的偷襲並再次醒來,她也是因為精神力高才能從炮灰小組升到反派小組,從而和傅恆結緣。而傅恆的精神體叫傅蘇,再合適不過了。

得到了心目中媽媽的認可,傅蘇很開心,帶著蘇一夏在西幻世界快速飛行:「小一,你不要難過,等洪水退了,這個世界就能迎來新生啦!」

蘇一夏一直知道虛擬世界有自己的運行軌跡和法則,所以並不是特別難過,但她卻覺得這滅世也來得太突然、太隨便了,不把這裡好好看一遍,她是不會相信沒有一個人逃過滾滾洪水的。

然而,等蘇一夏把每一個角落都看了,也沒找到倖存者。

傅蘇察覺到她心情不大好,提議道:「我們再看一遍?」

蘇一夏搖搖頭,正要說離開,忽然想到這個世界的特殊性,它不僅有大陸正面,還有大陸反面!

大陸正面沒人,不代表大陸反面也沒有啊。

但是,怎麼進入大陸反面是個問題。

傅蘇蹭了蹭蘇一夏的額頭,說:「小一,你只要在心裡想,就可以到你想去的地方哦。」

蘇一夏一愣,頓時笑了,她怎麼忘了這是她的夢,還不是她想怎麼著就怎麼著?

閉上眼睛,默念著魔宮,等再睜開眼,蘇一夏就站在了魔宮的寢殿里——被人圍觀。

看著周圍四五個熟悉的面孔,蘇一夏差點跳起來,但是下一秒就發現他們不是在看她,是在看她身後的少年,而她就像是一個透明的遊魂一樣,沒人能看見。

少年是蘇一夏的老熟人阿爾伯特,此時他依舊是冰山模樣,面無表情地說:「這裡是魔族的領地,我們是家園被毀的逃難者,如果還有人認不清處境、恩將仇報,我會親自殺了他,免得連累其他人。」

周圍的人神色各異,一個面色黝黑、頭頂站著兩隻棕色半圓耳朵的少年不滿的叫了起來:「魔族和我們從來都勢不兩立,只要把魔族全殺光,這裡就是我們的地盤,我們不用受他們鉗制、也不必被圈進在這小小的宮殿里!」

話落,一道銀光閃過,一把冰劍穿過少年的嘴巴把他釘在牆上,少年掙扎幾下變成了棕熊原形,半死不活的耷拉著。剩下幾個本來想要附和他的人嚇了一跳,默默地閉上了嘴,驚恐的看著阿爾伯特。

阿爾伯特卻把這幾人挑了出來,不顧眾人的反對和他們的哭求,直接扔出了宮殿交給等在外面的魔族,說:「承蒙庇護,我們對魔族絕無惡意。殺人償命,這幾人你們帶走。」

對於阿爾伯特近乎示弱的行為,那幾個魔族的態度卻很恭敬,說了幾句場面話把人帶走了。

蘇一夏對雙方的相處模式有些好奇,到處飄了一會兒,聽了好多人的談話才明白了如今的情況。

當初傅恆和路德與天道的戰鬥讓天道積攢了億萬年的力量消耗的七七八八,更加承受不住大陸上生靈強橫的力量,於是一場洪水毫無預兆地降下來,毫無準備的各族人被捲入洪水之中。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