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百個黑衣少年的背後

第2章 一百個黑衣少年的背後

……

……

有人的地方不見得會有江湖,但一定會有聚居地,這便是城市。東林區最大的城市就是河西州首府。在這個城市裡,除了那些時常可見的醉漢之外,最多的便是從事黑事貿易的小商人,在陰影中警惕注視巡警的黑暗人物,還有……孤兒。

東林曾是聯邦社會最富庶最發達的礦星。不論是在怎樣的文明中,從事採礦工作的人們總要承擔更多的風險。雖然晶礦自動掘進機的發明,電腦無差漏覆蓋控制,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採掘業的安全,然而星球內部複雜的礦脈變動,以及那些怎樣也無法通過計算預知的地質變動,依然在這數千數萬年的歲月里,葬送了不少礦工的性命,這些礦工的孩子,則成了流連於東林區城市街道上的異類。

無父無母,無父有母,不一樣的人生造就了這些孤兒們不一樣的心理,聯邦政府全額負擔了他們的生活及學習費用,卻沒有辦法不讓這些孩子們天天逃學。不到合法飲酒的年紀,在體內晶元的監視下,他們不能像礦工大叔們一樣飲酒度日,他們也不可能去從事黑市的貿易,雖然政府有配給的食物,然而這像小豬羅一樣毫無光明的生活,並不能完全消耗他們體內旺盛的荷爾蒙,所以暴力,模仿冷酷,爭奪地盤,一切隨之而來……

鮑副局長陰沉的語氣說出來的王八蛋孤兒,指的就是這樣一群人,這樣一群令州長辦公室和警察系統無比頭痛的人。

雖然在成功地進化成黑幫之前,這些少年孤兒們還有許多的路要走,單純的模仿也不會讓他們有太大的殺傷力,可是孤兒這個敏感的身份,實在是令人有些難辦。尤其是當東林礦產漸漸枯竭之後,這一批孤兒基本上都是因為十年前最後一次礦難而形成,而那次礦難給東林區所帶來的影響……

……

……

「我們要看簡水兒!」

「簡水兒!」

警笛聲不停響起,負責鐘樓街一帶治安的河西州第二警察分局,接到了副局長憤怒的指令,用最快的速度前來支援,將超過一百名的孤兒們隔離在了街道的中心。

然而面對著手持警棍和盾牌的警察們,鐘樓街黑衣少年孤兒們沒有絲毫畏懼,叫囂仍然在持續,只是那些被寫在破油布上的標語被舉的歪歪斜斜,或許是這些孩子們感覺到累了?

最可笑的是,那名年齡最小的孤兒似乎喊口號也喊累了,只是一味地重複著簡水兒簡水兒這三個字,似乎這三個字有什麼魔力一般,偏生又有氣無力……

「給我認真點兒喊!」孤兒的首領急了,瞪著那雙清亮的眼睛,揪著小傢伙的耳朵。當警察包圍了鐘樓街,他才感覺到了一絲后怕,只是……既然許樂已經說了,今天有記者在,那個姓鮑的肯定不敢做什麼,那麼他一定不敢做什麼吧?許樂什麼時候判斷錯了的呢?一想到那個名字,孤兒首領頓時將腰桿挺的更直了一些,把膽氣放的更壯了一些,臉上的表情也更悲憤了一些,對著警察封鎖線後方的攝像機鏡頭高聲喊道:「我們要看二十三頻道!」

一百個請願的少年郎,同時悲憤起來,在街頭與聯邦政府對抗,卻只是為了看電視,這是……何等樣荒謬的場景啊。

……

……

然而鮑龍濤並不認為這是一出鬧劇,也不認為這是何其荒謬的事情。因為從聽到二十三頻道和簡水兒這個名字之後,他就知道,這群野孩子今天是玩真的了。

當州長辦公室沒有辦法抵擋住河西電視台幾位董事的哀號和暗中威脅之後,鮑龍濤就知道這一天必將到來。事實上,當州長辦公室的命令下達到警局,通過電信安全條例,尋找到一個借口,暫時停止了聯邦23頻道在整個河西州的信號接收后,州長辦公室以及警局相關部門已經收到了一千多封抗議信。

這些抗議信的內容和今天孤兒們的要求都是一樣的,他們都要看二十三頻道,要看那出在首都星圈剛剛播出兩個月的電視劇,最主要的是,他們要看簡水兒……

鮑龍濤看過那出叫做全金屬狂潮的電視劇,也知道那個飾演戰艦上校指揮官的簡水兒是怎樣能夠撩動人心的人物,那張精緻像畫兒一樣的可愛小臉龐,那頭時而微亂時而柔順的淡紫頭髮,那個嬌小的身軀穿著標準的英武制服,那些眯眼偏首時的稚嫩神情,多像自己的女兒啊,只是比自己的女兒還要更可愛一些……

忽然一個寒顫,鮑龍濤從走神里醒了過來,這才注意到身旁的女記者正不停地對著攝像機在說些什麼,攝像機的鏡頭越來她的肩膀,對準著那些義憤無比的孤兒們,女記者的眼角里流露著一絲幸宰樂禍的笑容。

新聞部和製作中心的關係已經差到這個地步了?鮑龍濤在心裡有些鬱悶地嘆息了一聲,河西電視台的那些長官們為了保護自己電視台的收視率,不惜花了這麼大的代價,用了這麼荒唐的理由,暫時停止了聯邦23頻道的播出,誰想到同一個電視台,卻直屬大區委員會管理的新聞,卻時刻想著從背後捅他們一刀。

不是東林人,不知道電視對於他們來說意味著什麼,聯邦23頻道對他們來說意味著什麼。就如鮑龍濤先前那句惡毒的評語一樣,愚民的人生,有肥皂劇就夠了,漸趨死寂冷清的東林公民們,已經習慣了自己生活的無趣,卻不妨礙他們有從電視里追尋美好,幻想美好的自由,而這種自由對於他們來說,是生活里的油鹽醬醋,無法缺少的。

簡水兒……一向冷酷的鮑副局長唇角忽然泛起了一絲溫暖的笑容,便是街中心這些令他厭惡的孤兒竟也不是這麼可惡了。只是轉瞬間他的笑容就凝結了起來。

這些可惡的孤兒今天讓自己的顏面大為受損,今天這一幕如果真的上了新聞,新聞部與製作部之間的矛盾,肯定會鬧到州長辦公室甚至是委員會,那自己會不會被當作替罪羊?

鮑龍濤的眼睛微眯,緩緩地在這些亢奮喊著口號的孤兒們臉上滑過,似乎想要尋找到一些什麼——這些孤兒怎麼可能知道今天自己帶著記者參觀的行程?他們鬧這樣一出究竟是為什麼?難道真的就是為了簡水兒這個名字?簡水兒對於這些孤兒來說,就像是遙遠星界的小仙女兒,可是也不足以支撐這些孤兒們有這麼大的膽子。

事情好像有些有趣,總感覺像是有人在幕後操控了這一切,如果孤兒們的身後真的有那個人,那個人難道能夠準確地知道新聞部與製作部之間的鬥爭,確保今天鐘樓街的亂像能夠登上新聞?

鮑龍濤警惕了起來,目光落在了滿臉通紅的孤兒首領臉上,他知道這個十六歲的野孩子是個狠角色,叫做維哥兒,可是維哥兒肯定不敢當著自己的面這麼囂張。

忽然間他心頭一動,順著維哥兒有些閃爍的眼神轉過頭去,投向了鐘樓街下某一片陰影處。

然而那裡什麼也沒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間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間客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一百個黑衣少年的背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