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他比煙花寂寞

第3章 他比煙花寂寞

東林區河西州首府鐘樓街,並沒有真的鐘樓。

之所以這條大街會有這樣一個充滿復古味道的名字,只是因為聯邦軍方第一次進駐東林星球時,犯了一個弱智的令人心碎的……重力測估錯誤。

當年戰艦墜落的地點便在這裡,炸出來的煙花映得無數軍人臉上陰晴不定,而第四軍區長官則是嘆息了一聲:「老子此時的心情,比煙花還要寂寞。」

這位第四軍區長官所攜帶的復古風大鐘,伴著煙花的美麗從破損的戰艦里落了出來,狠狠地砸在了礦星的地面上。戰艦毀了,那個大笨鐘卻沒有毀,還在行走,這無疑對於聯邦政府和軍方的能力是一個最無情的嘲笑。

事實證明,第四軍區長官的嘆息並沒有文藝腔太過濃郁的問題——聯邦管理委員會對此次事故異常憤怒,非常憤怒,在軍隊中進行了整風運動,撤了不少人的軍職,並且嚴令將那個仍在行走的大笨鐘,放在了原處,以做為對所有公務人員的警醒。而這位第四軍區的長官被發配到了西林區的邊陲防區,在寂寞中潦倒此生。

無數年過去了,那個大笨鐘早已經被酸雨腐蝕成了碎片,如今也不知道葬身於東林星的那個垃圾場內,然而鐘樓街的名稱卻一直留了下來。

……

……

今天的鐘樓街沒有煙花,也不寂寞,反而與往常不一般,充滿了憤怒而忍不住笑意的抗議聲,破爛的標語在人群里時隱時現,喝多了咖啡而興奮的東林居民加入了進來,喝多了烈酒而暴燥的酒鬼們也加入了進來,頓時讓第二警察分局維持秩序的力量顯得有些捉襟見肘,混亂的場面,開始向真正荒誕的實驗戲劇方向發展。

鮑龍濤一臉冷鶩地站在封鎖線後方,並不擔心這些東林居民敢衝過來,雖然東林人實在已經是無聊的夠久,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發泄情緒的方法,從而顯得過於亢奮,雖然那條封鎖線,只是黃色的薄膠帶……然而聯邦是一個法治的社會,所有人都知道什麼是可以挑戰,而什麼是不能挑戰的。

令鮑副局長微感心憂的,只是先前的那個猜測,今天這些該死的孤兒們出現的太巧了,所選擇的鬧事理由也顯得過於可愛,一旦新聞媒體加入,事後州長辦公室也不能把這些孤兒們如何,一切的一切,在混亂的背後,總隱藏著讓他有些警惕的秩序。

「簡水兒!」

「我們要看簡水兒!」

示威的聲音還在持續,清嫩的嗓音已經嘶啞了,卻掩不住其間的得意與興奮。

鮑龍濤早在第一時間內下了決定,通知了州長辦公室,請求上級聯邦部門派來談判專家,而沒有選擇強硬的對抗……一方面是因為有記者在場,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這次確實是州政府有些理虧,最後是因為他小心謹慎的天性開始發揮作用。

並沒有過太長的時間,州長辦公室,聯邦無線電管理委員會,以及警察總局公共關係處理科的官員們,都趕到了鐘樓街遊行的中心地帶,開始試圖就此事說服東林區的居民,然而無論怎樣的說辭,都不能解釋電視屏幕上沒有了那個淡紫色頭髮的身影的事實。

也沒有官員會承認,這個保護河西州電視台製作部的愚蠢決定是自己下的,只是將這個問題歸結為了技術原因。總之談判一直在持續,而那些孤兒們則在鮑龍濤陰沉的眼光中,悄悄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就在孤兒首領維哥帶著那幫骨子裡極為強硬的孤兒們遁入人群后不久,整個鐘樓街爆發出了一陣歡愉無比的喝彩聲!

一陣歡呼,談判結束,一聲嘀響,咖啡店裡的超薄捲軸電視被重新打開,鐘樓街一片安靜,無數的警察抹去了額頭的冷汗,女記者得意地翹起了唇角,官員們在心裡痛罵著愚蠢而沒有骨頭的州長。

今天晚上八點正,23頻道攜帶著簡水兒的動人臉頰,重回河西州首府,這真是一個普天同慶的日子啊。

……

……

東林的夜空總顯得詭異,黑灰的天穹上漫射著淡淡的暗紅光芒,看上去有些像那些修行者念茲不忘的地獄之門場景。然而對於這個星球上生活的人們來說,這個場景已經看了無數年,早已經習慣,絕對不會多看兩眼。

看不到滿天的繁星,只有那麼幾顆在倔犟地閃著,似乎有些不甘心自己十分努力才灑到陸地上的星光,就這樣被石頭一樣的東林人給忽視了。

有一大一小兩個身影鑽進了街燈下的陰影,熟練無比地避開了信號查探器,穿過了鐘樓街旁的一條小巷,來到了一棵青樹的下方。

青樹在一處小青丘上,四周沒有燈光,襯著遠方夜穹的背景色,就像是一幅被修剪的極精緻的剪紙畫。

畫面的正中青樹下方坐著一個人,看身影應該是位少年,他盤膝坐著,膝上事物耀出來的淡淡光輝,將他的身影勾勒的格外孤單。

……

……

「樂哥……為什麼總一個人孤伶伶的?」來到青丘下的兩個身影中,較小的那個訥訥地開了口,只是嗓音還有些嘶啞,明顯是下午喊口號時,說了上千遍簡水兒所造成的。

另一個人自然便是孤兒的首領維哥兒,他看著青樹下方那個少年孤單的背影,忍不住吸了口氣,讚歎道:「真是比煙花還要寂寞……」

這句無數年前第四軍區長官的嘆息,早已成了整個東林區居民永不會忘的名言,以至於維哥兒這樣不學無術的傢伙,居然也會拿來形容人。

維哥兒和那個小傢伙往青丘上跑去,將將跑到那個寂寞身影的後方,卻發現那個被他們稱為樂哥的少年,肩膀忽然抽動起來,似乎是在無聲地哭泣。

維哥兒面色慘淡,走到那個少年的身前,問道:「許樂,怎麼了?」

那個孤單的少年並沒有抬起頭來,只是看著膝上的便攜超薄電視屏,看著屏幕上那個紫頭髮的女生,在淡淡光芒的照耀下,淚流滿面。

許久之後,片尾旋律響起,這個叫許樂的少年抬起頭來,眯著那雙誠懇老實的眼睛,擦去了臉上的淚水和唇邊的口水,用異常認真的語氣說道:「簡水兒……實在是太……漂亮了!我將來……一定要……娶她當老婆!」

……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間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間客
上一章下一章

第3章 他比煙花寂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