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十七.撲朔迷離

二百五十七.撲朔迷離

那是枚菱形的多邊體石料,比黑曜石細膩,比黑寶石粗糙。使它和普通石塊區分的不是鋯英石般光滑和菱角的表象,還有裡面醞釀積蓄的奇妙力量。

以及它的外觀讓陸離想到一件相反的事物:純白石塊。

潔白石塊擁有的是夢境的力量……

所以陸離「回到」二十五年前源於這枚石塊,經歷的或許也只是夢境。

記錄著列儂群島走向毀滅的夢境。

如果所呈現的是真實發生過的話。

陸離靠近積蓄的純黑石塊,但殘留的撕裂力量同樣作用於靈魂。入夢之人能幫陸離抵禦一些傷害,或許足以靠近純黑石塊,但他沒那麼做,而是退回洞窟。

預計純黑石塊蓄滿力量要在半天後……而溶洞外響起潮汐的晦暗世界提醒陸離,現在已經是正午,下次入夢將在夜晚。

陸離沒有靠近純黑石塊,也沒離它太遠。隨意在洞窟角落挖掘出一間洞穴暫時憩息,然後召喚商人到來。

沼澤之母詢問陸離為何還未返程,陸離告訴祂自己在列儂群島。

「……你想找喬喬?」

沼澤之母居然還記得那個女孩。

「我來這裡只是意外,但的確遇到了她。」

以另一種方式。

陸離講述純黑石塊的遭遇始末。

「你需要什麼?」而沼澤之母知道陸離不會什麼都不做。

「我無法確認那是否真實,我需要列儂群島毀滅時的記錄,越詳細越好,越快越好。」陸離預估純黑石塊下次蓄滿力量的時間,「最好天黑之前。」

陸離必須確認純黑石塊讓他看見的是真實發生過的,還是一場相對真實的噩夢。

還是某種將他送回怪異時代的奇妙力量。

這並不好找,不止因為只有一個白天時間,還因為列儂群島遭受滅頂之災時,沒有多少倖存者能夠逃離那片絕望之海——

即使是有,也在漫長歲月中消逝在破碎島嶼的深海,荒蕪之地的荒野中。

光明之地顯然沒有倖存者或後裔,沼澤之母聯繫了維納地下城和鬼怪鎮,期待它們能有所收穫。

「你不回來或許是好事,地居人在懸賞你,怪異知道了人性氣息與你有關,它們可能盯上了光明之地……但不用擔心,我們已經能夠保護自己。」

異神、煉金塔、驅魔人、怪異居民、還有灑下怪異所不喜的陽光的光明之地本身。

陸離讓商人幫自己在洞穴里升起篝火,和氛圍無關,黑暗不再吞噬陸離,但讓他無法視物。

商人隨後到來,帶著另一具商人——被地居人商會丟進倉庫的商人安東尼。它在陸離身邊蘇醒,光明之地的商人數量重新變回五隻。

商人依然猶如機械般冰冷而沒有思維,沒有任何敘舊和感慨,商人安東尼繼續自己的族群會做的事。

傍晚時分,純黑石塊還差約十分之二蓄滿時,商人安東尼帶回陸離需要的東西:一份訪談,一份手札,這是整個白天僅有的收穫。

而且都是老舊、過時、二十年前的東西,好消息是這能最大程度保證真實。

訪談是維納不凍港報社的專題《列儂群島慘案》,手札則是就在列儂群島失聯前一天從「女王島」郵寄出的一名教授書寫的信件,它們都被保存在維納不凍港的博物館——曾經維納不凍港為維持「人類希望」名聲而做的事某種方面幫了陸離的忙。

陸離首先翻看泛黃手札,因為它比訪談更短,也是更迫切要知道的列儂群島災難前夕發生的事。

【我唯一的朋友安格魯·德森:

好久不見,近日可好?

到處都是很糟對嗎?只有列儂群島能暫時成為港灣。但我需要告訴你的是,列儂群島不是我們的凈土,這是陷阱,狼群將牛羊驅趕到一起的殺戮之宴。

變化已經產生了,我猜很快女王港將不再允許船隻離港和靠岸,然後官方會宣稱只是有叛亂者闖進城市,很快會解除戒嚴。

很遺憾我們沒機會再相見了。

接下來每天我都會嘗試寄出一封信,告訴你這裡最後發生的事。

安格魯,遠離海洋,越遠越好,如果無法離開……就往高處跑。

——時日無多的戈德】

顯而易見,沒有第二封信件寄出。

手札沒有記錄列儂群島發生了什麼,只有災難前夕的隻言片語。

《列儂群島慘案》的訪談只會更糟,沒有倖存者的口述,最可信的只有一名曾靠近「女王島」十幾海里的漁夫。

他聲稱在雲翳被夕陽染紅的的血色黃昏里,看見島嶼在裂開,罪惡的黑煙從裂開的地底升騰,湧進裂口的海水沸騰著,沒有人活著逃出來。

除了的確沒有倖存者,其他都無法證實。

似乎可以確認:純黑石塊的確是真實列儂群島的幻象。

一切都是早已註定的現實,或許只有歷史學家會因此欣喜若狂。

將猜測告訴沼澤之母后,祂替吉米兄妹傳達了一句話:「蕾米吉米令吾帶給你一句話……就像曾經幫助他們那樣。」

「我知道了。」

真相揭曉之前,什麼都可能是錯的。

比如從故事走出的吉米兄妹。

純黑石塊積蓄力量需要時間,陸離趁此搜尋了斷山島,沒有發現怪異,也確認了溶洞是怪異之霧也無法靠近的安全之地。

夜幕降臨,純黑石塊終於積蓄滿第二次的力量。

陸離從留在這裡的商人安東尼處確認此刻時間:晚上九點。

讓商人安東尼跟著自己,陸離靠近純黑石塊。而在斷崖外的幽暗黑幕深處,一座樹林邊緣亮著微弱路燈的寂靜街道眼前浮現。

一座滲出燈光的房屋裡,瑪麗阿姨和羅珊大嬸帶著憂愁坐在沙發里竊竊私語。

微風悄然吹上樓梯,鑽進掩起的房門。

喬喬趴在書桌上睡去,面前的桌面堆著碎紙。

吹進房間的微風輕輕拂過喬喬的馬尾,使她悠悠轉醒。

「陸離?你回來了?」睡眼惺忪的喬喬長舒口氣:「你去哪了?我還以為驅魔人把你……」

意外的是,時間流逝同樣出現在夢境中,而喬喬臉頰上的擔憂很難將其當成虛幻。

【出什麼事了】

陸離想起上來時看到的景象:

【樓下,她們,在,擔憂,什麼】

。小說網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光怪陸離症候群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光怪陸離症候群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五十七.撲朔迷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