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接壤

74接壤

約為10倍率的單筒望遠鏡里,漩渦之地與餘燼區已經接壤。

也許還差些,但不會超過幾步。

陸離將望遠鏡還給騎士小隊。

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他們需要精細度更高的望遠鏡,或前往接壤去調查。

後者不被考慮,所以陸離讓商人安東尼聯繫馬特烏斯,翻尋倉庫找到可能存在的倍率更高的望遠鏡。

馬特烏斯告訴陸離戰艦和港口倉庫里會有望遠鏡,但前者他們只找到海姆格魯號,海風腐蝕了它能腐蝕的一切。陸離書信地下城扭曲教徒,讓它們前往港口倉庫尋找望遠鏡。

「你等待一夜……應該去休息了。」

沼澤之母提醒說。

陸離沒有拒絕提議。

發生狀況時再醒也來得及,而且這次他的作用不再必不可少。

陸離回到如今也許是最安全的地點的湖心島,休息,同時等待。

在角落床鋪躺下,窗外的清晨光輝透著難得的寧靜……

陸離這時坐起,拿出枕頭下的眼珠木盒,呼喚商人安東尼到來。

「讓騎士小隊過來……先問他們寂靜山丘的蝙蝠消失多久了。」

商人安東尼打開門閂退出木屋,陸離離開尚未溫熱的床鋪,取下衣架上的風衣。

穿好時商人安東尼回來:「大約四十分鐘前。」

陸離來到門旁,每天於空中灑下陰影的蝙蝠怪異消失不見,視線垂落,遠處木橋上騎士們正在趕來。

正在這時,難以名狀的恐怖隨空間暈染。

奔跑的騎士小隊趨於靜止,安妮不再擺動枝杈,微風凝固在空間,失去漣漪的瑪瑙湖猶如鏡面。

陸離在不知名的悸動中微微偏頭,向尚未離開的商人安東尼說:「告訴扭曲身影,它們接壤了。」

不過祂們應當已經知曉。

……

細碎交談聲回蕩在岩洞前未完工的廣場。

五顆榕樹守衛駐守遠方入口,扭曲教徒徘徊廣場聚集的人類居民以及六腳怪影綽人外圍,它們帶來安全感,螢石燈與傾灑光芒的陽光盒則帶來暖意。

他們因此想起在維納避難區的生活,但不會憶起那時的絕望氛圍——這種樂觀是以前的他們不可能具有的。

居民們維持著交談,直到悸動攥住他們炙熱的心臟,人們久違回憶起曾經被怪異支配的絕望與痛苦。

外圍扭曲教徒呢喃低語著,瀰漫的深海氣息逐漸驅散籠罩居民的痛苦。

而仍未從先前恐懼抽離的人們開始擔憂地面的狀況。

驅魔人還在上面……

同樣被扭曲教徒保護的人群邊緣,見習驅魔人們產生些爭執。

「驅魔人為什麼不讓我們留在上面?」

「我們也是驅魔人。」

哈德斯嘲弄盯著議論的年輕人們,等到他們發現自己的嘲笑噤聲,諷刺道:「留在上面?驅魔人?哼?讓你們留在上面!讓你們驅魔人!」

他忽然猶如發瘋般揮擺雙手,像是醉漢鬥毆般襲擊這些見習驅魔人,猝不及防的約德爾和溫格被他打中,溫格發出慘叫,滿臉淚水捂著流血的鼻子後退。

這邊的爭吵引來居民甚至教徒的注意,見習驅魔人們都挨了幾下打,後知後覺地撲過去控制起哈德斯。

這個過程又讓埃爾森臉龐被抓出道血痕。

「需要幫助嗎……」一名扭曲教徒蠕動靠近,黏稠嘶語。

「不需要!暫時不需要……」肯定拒絕之後納威恩又猶豫望向哈德斯老師。

「老師您怎麼了?」波特帶著緊張和關切問。

哈德斯似乎恢復正常,但並不領情學生們的關心,嗤笑道:「看見了嗎?你們連一個發瘋的六十歲老頭都差點沒制伏,還想參合進邪神的戰爭?連奧菲莉亞都在這裡,你們有什麼資格去地表?咳——呸!」

粘痰毫不客氣地吐在埃爾森的鞋面。

「我們只想去幫忙……」

波特意識到老師誤會了什麼,無奈解釋說:「在避難區我們見到太多絕望,也在夢境里被舞裙之歌簡單殺死……我們不會自滿驕傲的。」

哈德斯神情一僵,仰起脖子更道:「陸離可不是會客氣的人,需要你們去死時他會毫不留情的。」

這時,四周的呢喃聲突然清晰,但仍難掩不可言說的力量滲進守護。

見習驅魔人們噤聲,只有哈德斯挽回面子般哼哼著。

「聽見了?伱們在上面用不了十幾秒就會瘋掉……」

……

瑰麗奇詭的景象從雲翳之下湧現。

象徵光明的陽光從雲層深處消失,漩渦之地,灰燼區的對抗產生的異象改變天空,猶如顏料打翻,流淌斑駁的色彩彼此相融,纏繞……

當發現靠近安妮會減輕暈眩頭痛時,陸離來到安妮樹下。

「閉上眼睛。」沼澤之母低語。

陸離聽從地閉闔雙眼,感受到發梢微動,彷彿什麼落在上面。

「去救騎士小隊。」

話音落下,他聽見遠處響起幾乎掩埋在呢喃中的撲通落水聲。

「扭曲教徒們已經保護起他們……」沼澤之母對因陡然清晰的呢喃皺起眉頭的陸離說:「會有些難受……但不會傷害你。」

「正在發生什麼。」陸麗問道。

「雪花與狂風,秩序與混亂,色彩與扭曲,陰影與死亡。」

「具體些。」

「猶如暴風雪落下,秩序和混亂撕裂彼此,糅雜的顏色融合,瀰漫著死亡的陰影……」

「再具體些。」

「吾不能將其形容……你會因此陷入癲狂。」

「我知道。」

陸離能從沼澤之母數百年前長詩風格的描述和閉眼前看到的場景拼湊正在發生的事:灰燼像是雪花平靜飄落,但漩渦的力量出現在每一片灰燼上,天空的色彩糾纏在一起,像是兩條交配的蛇彼此纏繞……

「漩渦之地和餘燼區在融合?」站在安妮樹下的陸離平靜開口。

那是最令人絕望的結果。

「比起融合,吾更相信是狂風在撕碎雪花,雪花在埋葬漩渦……」

看來它們彼此不會妥協,起碼暫時不會。

陸離不能接觸的恐怖波動持續著,糾纏著,發生著。

這時,虛空的呢喃陡然清晰。

沼澤之母告訴陸離。

「菲羅琳娜開始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光怪陸離症候群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光怪陸離症候群
上一章下一章

74接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