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籌備

第一百零九章 籌備

樹林之中,一隊人馬穿行而過。

隊伍最前方一人控馬持槊,正是墨門二十四小隊中戰力最強,專司破敵殺人的「冬至」小隊隊長祝天雷,在他身後則是楊陌。為了把神狸這支劫糧隊伍殲滅,墨門也用了心思。先是故意減少斥候出動頻率,又把冬至小隊從戰場撤下來,不再投入絞殺之中。讓神狸人相信,他們之前對楊烈的伏擊

確實起到了作用,墨門大批武者撤出戰鬥。正是因為正面的斥候偵察範圍收縮,莫日根這支奇兵才可以大搖大擺繞過封鎖線,放心切入天水塞後方。

墨門飛天翼之前並未在戰場上出現,即便以多狸之智也無法把未曾出現的事物納入計算範圍之內。莫日根帶領部下安心穿行之時,卻不知被楊陌在天上看了個一清二楚。當然這件事做起來也不容易,駕馭飛天翼需要極高的技巧,否則不是提前降落就是飛錯方向,要麼駕駛者遭遇危險,要麼就會打草驚蛇。能夠準確查探敵人動向,又能在

不驚動敵人的前提下把消息送回,楊陌算是立了一件大功。平日里不怎麼夸人的祝天雷,這次對楊陌也是讚不絕口。只不過飛天翼終究不能讓人變成禽鳥,可以在空中滑翔一時不能一世,想要準確得到莫日根駐地是辦不到的事。只能一方面繼續搜索,另一方面等待其行動時將這支人馬

消滅。楊烈是墨門二十四小隊的偶像,眾人對矩子視為父親又如神明。神狸設計重傷楊烈一事,觸動了墨門所有武者逆鱗。自祝天雷以降全都下定決心把神狸人馬盡數殺光,以此給自家矩子報仇。是以這次伏擊行動,墨門冬字六隊悉數出動,算得上大手筆。祝天雷人在馬上,面上毫無表情,但是楊陌還是能感覺到自家隊長心情很是激動,已經

迫不及待廝殺。

其實不光是祝天雷,楊陌也是如此。哪怕莫日根不是打傷父親的元兇,但也是神狸大將。殺了他也是一樣。他現在只擔心一件事,那些大燕軍將到底靠不靠譜。

他湊近祝天雷問道:「祝老大,這次真要和燕軍合作啊?我們冬字六隊齊出,難道自己不能滅了那兩千人?」祝天雷搖了搖頭:「別看不起燕軍。雖然他們有不少毛病,但依舊是當今天下有數的精銳。燕太祖乃是墨門出身,立國之後把墨門練兵法也帶到了燕國,即便不能讓燕軍士兵人人如同墨門武者,但大體上還是比普通兵士強出許多。再說他們終究是經制官兵,長槍大戟強弓硬弩應有盡有,和我們相比,他們更擅於陣戰。當年劉威揚三征草原,我們和燕軍彼此配合,仗打得格外爽利。他們正面爭鋒,我們從背後襲擊,神狸人顧此失彼被打得落花流水。只可惜無定城之事讓我們兩家有些分心,固然邊塞上依舊

合作,可是大軍作戰時,已經沒了那股默契。希望這次還能用當年的辦法,否則就要多費不少手腳。」

「怎麼,祝老大怕了?」「怕?我怕殺不完才是真的!神狸人來的不少,如果讓他們逃了就沒法為矩子出氣,也讓我們之前的布置白費。咱們能做的都做了,就看大燕這邊做的怎麼樣。他們太平日

子過的太久,不知道還懂不懂廝殺。」

楊陌道:「如果是我,就安排一支假糧隊,把神狸人引出來,然後伏兵四起殺他們個片甲不留!就是不知道張世傑有沒有這麼聰明,會不會用這種辦法。」「張世傑是沙場老將,當年還曾經指導過矩子兵法,你說他聰明不聰明?」祝天雷看了楊陌一眼,隨後說道:「不要把事情想的太容易。你能想到假糧隊,別人也能想到。要想騙過神狸人,光是假糧隊還不行,必須要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糧食是真的,至少一部分是真的,這樣才是誘餌。而擔任誘餌的部隊,處境就非常危險了。你也會釣魚

,應該知道這個道理。就算魚上了鉤,餌料也被吞了。活生生的人命不是無知蚯蚓,誰來當這個餌料,又是否願意當這個餌料,就得看張帥的手段了。」

界牌關內。鐵無環拉著王祐的胳膊面色凝重:「這道命令居心不良,小統領不可上當。我們梟衛向來自成體系只有陛下能夠調動,張世傑和二皇子誰都無權給我們下命令。押運糧草更

不是梟衛的職責,就算是官司打到陛下面前,也是我們有理。這個令我們不能接,誰敢隊小統領不利,先問過我這對錘!」

王祐的臉色也不好看,他擺擺手:「你說得都對,按你這樣做也確實沒人能找出我的毛病。可你想過沒有,這件事你知道,難道張世傑不知道?他為何還要如此安排?」鐵無環一愣,不知這裡面的關竅,王祐冷哼一聲:「命令是二皇子下的。這位殿下素來混帳,干出這樣的事也不奇怪。我當然可以抗令,陛下也不會說什麼。可是如此一來,就成了我和二皇子之間扯皮,張世傑和太子就能置身事外。運糧不成或是放跑了神狸人馬,我們都得擔一份責任。你可以說梟衛不怕擔責,但是這些年梟衛不管外界名

聲如何,自己還是以忠君報國自居。我身為梟衛統領,到了報效朝廷的時侯退縮,以後還有什麼資格說自己是忠臣?」

「可是這分明是個陷阱……」「我知道。但是我也得承認,總得有人去當這個誘餌。我反覆推敲過了,如果我在張世傑那個位置,也會做同樣的安排。擔任誘餌的將領要有本事,這樣神狸人才能相信是真的。除了本領他更要有忠心,只有把生死置之度外,才能保證不露出破綻。張世傑手下將領不少,可是好本事的大多在天水塞,留在界牌關的幾個都是勇武有餘智略不足之輩,根本當不了這個差。二殿下派我帶隊倒是知人善任,只有我有這份本事,辦成這個差事。現在不是我們和兩位殿下的事,神狸才是大敵。如果只顧著自己爭名奪

利放著神狸不管,那就是朝廷的罪人。」

鐵無環道:「如果非去不可,就讓我代替小統領帶兵。」

「你的命就不是命?」

「鐵某自從追隨小統領開始,就已經當自己是個死人。能為小統領戰死,鐵某死而無憾!」王祐搖頭道:「忠心可嘉,但是事情不能這麼做。我不能看著忠心手下前去送死,自己在後面躲清凈。要去也是我們一起去,神狸人縱有伏兵我也不懼!張世傑的援兵未必

來的及時,墨門的武者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出現。他們從不參與政爭,乃是我們最可信的盟友。有墨門武者在,我想我們不至於有危險。」他有些話不方便對鐵無環講,自從知道了自己真實身份,對於這個國家的看法就不同。過去乃是給天子坐忠心爪牙,現在則是經營自己的事業。想著這錦繡乾坤乃是自己

未來家當,自然要保證其穩如泰山。哪怕為此負擔風險也心甘情願。畢竟和神狸人作戰的風險再大也大不過爭奪社稷,為了奪天下擔些風險又何妨?

再說……所謂風險也要看人。若是那兩位無用皇兄,擔了這個差事就是個死。自己可不是那種窩囊廢,想讓自己死,沒那麼容易!他朝鐵無環招呼道:「咱們去武庫那邊看看,我查過界牌關存檔賬簿,存了好多好東西,千萬不能浪費。再去看看我們的五百人,二皇子派的人我不放心,我要自己選兵。」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籌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