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螳螂與蟬

第一百一十章 螳螂與蟬

箭簇在空中呼嘯著交錯而過,南曜壯士與草原健兒競相以弓弩向對方致以問候。神狸人本就以弓馬嫻熟著稱,何況今日前來都是千挑萬選的精銳士卒,在草原內部都是受

人稱道的健兒,射術之精不言自明。

然而他們的對手也並非弱者。畢竟大燕當年曾經三次出塞大敗神狸。針對神狸能騎善射的特點,燕國軍隊也總結了一套應對手段:結陣。除去鐵騎衝鋒以外,最好的方法就是步兵結陣而戰。靠著國力以及資源方面的優勢,燕國軍隊擁有堅固的甲胄和精良的弩弓。通過列陣的方式把武器的作用發揮到最大,

儘可能弭平個人戰技方面的差距。由於神狸人缺乏集中訓練,面對嚴整的步兵陣往往拿不出好辦法,最後只能悻悻而退。這種戰術最大的缺點就是不夠機動靈活,在戰場上很難抓住戰機殲滅有生力量,更有可能被繞后或是側翼攻擊。所以必須有足夠的騎兵保護兩翼,再不就是有兵力上的優

勢,否則打騎兵還是吃虧。不過在今天的戰場上,這一切都不是問題。步兵陣可以盡情發揮優勢,神狸鐵騎則不得不面對老鼠拉龜無處下嘴的窘境。莫日根並非有勇無謀之人,在發動攻擊之前做了充分的準備,盡自己所能搜羅了信息。他甚至通過某些黑市關係,把探子派到了代州。從那邊得到的消息是王祐與二皇子不和,梟衛在大燕體系內也不受人待見,因此被派來執行押運糧草的差事非常正常。隨後他又從糧倉以及地方衙門都搜羅了消息,證明確實有大批軍糧運出,證明消息准

確無誤。饒是如此,莫日根也沒急著動手,直到確信界牌關真的只出動了五百兵馬後,才在自界牌通往天水的山路設伏。騎兵預先埋伏在兩側山峰上,一聲鳴鏑響起,以擂木滾石

封鎖山口,騎兵從兩翼居高臨下衝鋒。怎麼看都是一場完美的伏擊戰範例,接下來就是追亡逐北收割人頭。為了確保行動成功,莫日根特意沒讓人馬攔截後路。他對於大燕的兵馬有所知,除去無定、神策兩軍外,大部分軍隊的士氣也就是那麼回事。在戰局有利時可以保持陣型

完整,完成上峰命令。如果戰局陷入劣勢,他們多半會猶豫遲疑乃至潰散。梟衛和這些軍隊素來關係惡劣,王祐只是臨時承擔指揮任務,這麼短時間內不可能收攏軍心。這些軍隊和王祐肯定離心離德,身逢絕境之時不可能陪著王祐拚死一戰。如果神狸兵馬四面包圍殺出,那些士兵為了生存也只能拚死一搏。自己留出一條路,就是給士兵一個逃跑的希望。他們只要順這條路逃,自己的騎兵就可以從容追擊,把這

些人一個個斬殺。再說自己的主要任務是劫糧,只要破壞了這些糧草就算是完成任務,也不需要跟這幫士兵死斗。一切都按照計劃順利進行,但是到了收官之時,卻出現了令莫日根意想不到的變故。這些士兵並沒有狼狽而逃,相反是第一時間把糧車打盤,組成一個個簡易圓形車陣,

並且依託車陣和劫糧大軍展開了對攻。負責押送的步兵一半人舉盾遮護,另一半人持弓弩射擊。他們所用的弓弩居然和大燕精銳所用的弓弩一樣,弓勁強大準頭良好。除此之外甚至還配備了墨門重弩。這種武

器即便是普通的駐屯部隊都配備不起,怎麼會出現在一支運糧隊手中?這些弓弩的射程彌補了弓箭手準頭方面的不足。那些負責承運糧草的民夫,也被緊急動員,被迫承擔輔兵工作。幫助這些士兵搬運弓箭救護傷員,一旦神狸士兵接近車陣

,這些民夫還要舉起長矛,協助士兵守陣。他們並非不怕,但是車陣圍成圓形,既把神狸士兵隔在外面,也把這些人圈在陣內。如同畫地為牢一般,所有人都沒法離開,而且若干車陣彼此監視,哪怕有人從一個車

陣里逃脫,還不等他跑掉就會被其他車陣的人當場射殺。

這種手段讓所有人都只能硬著頭皮堅持,哪怕明知道打下去會死,也沒有其他辦法可想。除此之外,得以保持陣型不崩潰的另一個要素,就是領兵官。運糧隊的騎兵加起來不超過三十人,和神狸的兩千騎沒法相比。指揮官卻把這三十人運用到了極致,往來衝鋒四處救火,數十騎發揮的作用足以比擬幾百精銳騎兵。為首者一身爛銀甲胄在陽光下格外耀眼,這在戰場上本是取死之道,可此時這件甲胄卻發揮了振奮士氣的妙用。這些步兵只要看到這領銀甲就知道己方主將趕來馳援,士氣頓

時為之大振。莫日根也曾經命令部下射鵰兒把這個敵將射殺,但是並未能成功實現。這人很是狡猾,他看上去勇猛,實際上極為謹慎,戰馬所在的區域都處於己方安全範圍。有其他車

陣強弓硬弩遮護,射鵰手想要射中他,自己就也可能被箭矢命中。射鵰手身上又沒有他那襲寶甲護身,結果很可能是對方沒死自己先死了。在這員主將身邊還有個手持雙錘的男子做護衛。此人一身藝業十分高明,縱然有箭射過去,也會被對方隨手用錘格擋開。這麼兩個人靠在一起,想要殺掉他們就並非易事

。而這些騎兵見勢不好就會撤退,追擊他就得讓自己陷入車陣亂箭之中。不追擊的話,不知幾時又會殺出來,每次出擊都能讓莫日根精心安排的破陣衝鋒失敗。難纏的敵手!莫日根心知自己遇到了對頭,對方指揮手段不在自己之下。五百人比兩千人更容易調遣,而且戰場寬度就那麼大,自己的兵力優勢不能充分發揮,因此打得

極為彆扭。南曜將星如雲,遇到敵手不是怪事,在運糧隊遇到敵手才是怪事。從敵人的反應看,屬於雖驚不亂。看來自己的伏擊計劃並沒有走漏風聲,對方也不是挖陷阱。之時單純

遇到了一個優秀的武官,不管在何等環境下都能從容應對,又遇到了一支能征善戰的隊伍。

運糧隊除了承運糧草外,有時也要給前線運送軍械。看來這次就是運氣不好,遇到這麼一支攜帶了大批軍資的運輸隊,讓戰事變得焦著。莫日根也想過撤兵,但是始終下不了這個決心。所謂劫糧重在出其不意,如果這次失手,再想找機會就不容易。拼去無數精銳換來的機會就這麼浪費掉,哪怕多狸不責罰

,莫日根自己都原諒不了自己。

再說這是自己獨自領兵第一陣,如果就這麼草草收場,今後在草原何以立足?從某種意義上說,遇到軍資隊對自己更有利。打掉他們不止能讓燕軍陷入糧荒,更能讓他們面臨軍械不足的窘境,更應該把敵人消滅乾淨。除此以外,莫日根也從戰局中

看到一絲希望……時間。不管這支隊伍多頑強,又有多少軍械,人數始終是硬傷。兩千對五百,用人頭換人頭的方式,也能換死他們。原本需要考慮的是燕軍是否會有援兵趕到,可是現在看打了

這麼半天都沒有援兵來,多半……就不會來了。

根據線報,梟衛與朝中文武關係緊張,或許這次作戰,就是武將趁機除去眼中釘。

託大燕內鬥的福,今日自己或許可以立功。莫日根的雙眼掃視戰場,忽然他從背後抽出鐵鞭,向身邊人吩咐道:「隨我沖!」吶喊聲中,莫日根帶領著自己直轄的兩個百人隊猛衝而上,直衝距離自己最近的車營。他選擇目標也費了心思,這個車營由於位置靠前,一開始就承受了神狸人的猛烈攻

擊,那些車仗外面已經長出一層密密麻麻的箭桿,至於車營內傷亡更是慘重。算上民夫在內,能戰鬥的人員已經不足兩成,打破這個車陣綽綽有餘。那兩個百人隊皆是弓刀健兒,伴隨著陣陣弓弦鬆動之聲,那些持長槍的民夫以及巨盾的步兵紛紛倒地身亡,只剩下少數射士死命放箭抵抗。眼看車陣就要被沖開之時,只

聽馬蹄聲疾,那些救護騎兵再次殺上。幾次交鋒之下,這支騎兵也減員三成,如今剩下不到二十人。但是戰場寬度有限,兩百人也包不住他們。鐵無環雙錘如飛,幾個神狸士兵被他打得骨斷筋折頭骨碎裂。眼

看他即將殺到莫日根面前,莫日根雙鞭猛揮與鐵鎚對撞一處,金鐵交鳴聲中,卻是鐵無環膀臂酸麻,鐵鎚險些脫手。這一輪比拼膂力,卻是莫日根勝出。

這位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神狸人,乃是部落少一代中有名勇士,即便放眼神狸十四部,氣力武藝在他之上者也寥寥無幾。其父蘇利耶,反倒不是他的對手。

莫日根一聲狂笑,接連幾鞭,把鐵無環打得只能招架難以還擊。莫日根道:「等你們多時了!你們這次誰都別想活。」

王祐卻在此時催馬趕上,手中長槍抖動,舞出碗口大的槍花,替鐵無環接下幾招。他同樣以大笑回敬:「神狸人你回頭看看誰來了!今天到底是誰別想活!」莫日根只聽身後傳來陣陣驚呼聲、慘叫聲,隨後就有個驚雷般的大嗓門吼道:「墨門冬字六隊,送神狸兵將升天!」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章 螳螂與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