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退兵

第一百二十七章 退兵

沙場形式瞬息萬變,事先預案何等完備,到了開打的時侯,往往也會發現無法盡數落實。即便是天下無雙的名將也不能保證自己每一條命令都得到正確實施,是以戰爭往

往不是比較誰的指揮更正確,而是比誰犯得錯誤少。神策軍的突然出擊攪亂了多狸的計劃,蘇利耶復仇心切,以虎衛猛衝王祐,讓神狸大軍處境更加不利。作為多狸手上的兩大王牌之一,其擅自投入戰鬥並且攻擊的又是王

祐這支小部隊,等於用鐵鎚打蒼蠅,從戰場整體看自然是神狸不利,但是具體到王祐一行人身上,就是另一回事。鄴鋒寒的鐵騎兵來不及支援,耿中宵的輕騎又故意陷入混戰不肯前來,縱然王祐這支騎兵再怎麼精銳,也終究是眾寡不敵。隨著蘇利耶親自主持沖陣,賴以自保的箭陣也

維持不住,被虎衛騎兵生生用人命衝破防禦圈,雙方進入白兵交戰。

四面八方都是虎衛人馬,竟是看不到友軍。鐵無環雙錘舞動勢如瘋虎,但是終究人力有限,此時已經接近脫力。楊陌王佑背靠背,兩人都已殺得渾身浴血,但是精神不減,面無懼色。楊陌在墨門那種環境下長大,根本不懼怕戰陣,也不曾畏懼戰死。至於王祐,他確實不想死,但是

也知道自己不會死。堂堂墨門少主和自己在一起,無定城中二十四小隊需不是死人,難道就看著他陣亡?自己這時候不逞英雄,更待何時?蘇利耶手執戰刀向著王祐所在走來,刀鋒之上滿是血污。王祐的親兵與蘇利耶的親衛互相攻殺死傷均重,但是蘇利耶勝在人多,靠著人命填,正在縮短和王祐之間的距離

。可就在此時,卻聽身後一陣大亂,隨後就有人驚叫道:「冬至!」蘇利耶回頭看去,但見一隊騎兵不知幾時出現在自己身後,鐵蹄踏地疾奔而來,馬上騎兵盔甲在身手持長兵,所挑的旗幟正是墨門二十四小隊中,武力最高,也最善於破

陣殺人的:「冬至」。多狸這次大戰調動大兵團作戰,就是為了避免墨門影響。墨門人數有限,個人本領出眾,又有各色機關器物輔佐,同等兵力下,神狸根本沒有取勝的希望。但是在幾十萬

大軍交鋒的戰場上,墨門武者個人能力被嚴重稀釋,就算二十四小隊齊出,也左右不了戰局。可是正如虎衛大軍圍攻王祐一樣,這些墨門弟子集中出現於某一點時,還是能夠起到巨大作用。虎衛雖然能戰,但是與冬至相比,還是遜色幾分。被這支鐵騎一衝頓時陣

型大亂,蘇利耶挺刀想要迎敵,祝天雷手中大槊已經搶先一步向著蘇利耶兜頭砸來。蘇利耶作為和魚世恩交手多次的勇將,一身本領絕非泛泛,雖然年事漸高,但是一身藝業依舊不可小看,草原上的少年,也少有人是他敵手。只可惜命運不濟,偏生遇到

祝天雷這個對手。

身為冬至隊長,祝天雷的手段墨門皆知,除了楊烈以外,還沒有誰敢說穩勝於他。蘇利耶這位草原老將遇到墨門虎臣,一擊之下便吃了大虧。刀槊相交,蘇利耶只覺得虎口巨震掌心發燙,手中彎刀險些脫手。祝天雷戰馬向前,大槊連攻數招,蘇利耶便險象環生險些落馬。幸虧他身邊護衛眾多,拼了死命上前,

總算把這幾下接住。祝天雷現在也顧不上殺人,逼退蘇利耶之後飛馬直奔楊陌,俯身伸手朝楊陌喊了聲:「上來!」

楊陌抓住祝天雷的手,人騰空而起,落在祝天雷身後。另外有其他冬至成員把王祐等人一個個拉上馬背,頭也不迴向前疾沖。

蘇利耶怒道:「還想走!給我圍上去,一個也不要放過!我就不信墨門冬至三頭六臂,這麼多人圍不住他們!」

可是他的話音剛落,耳畔已經傳來號角嗚咽之聲。身邊親兵提醒道:「統領,這是大巫的退兵令。」「退兵?這個時候退兵?」蘇利耶並非不遵節制的驕兵悍將,尤其是作為哈梵的嫡系,更要無條件支持多狸,確保她在部落里的權威不容撼動。只是眼看這殺子仇人就在面前,即便有墨門冬至小隊出現插了一手,他依舊不想放棄。哪怕犧牲虎衛精銳兌掉冬至加上王祐以及楊陌,這筆帳還是神狸合算。就算是哈梵,也不會因此怪罪自己。因

此他把牙一咬,準備拼著多年戰功以及和哈梵的交情,也要先結果了仇人再說。

可是身邊親兵卻道:「統領快退,再不退怕是退不成了!」

「嗯?」被手下提醒,蘇利耶才察覺戰場情況不對。除了多狸退兵的號角聲,燕國的戰鼓聲越來越響,喊殺聲越來越近。他這才從狂怒中逐漸恢復放眼四顧,隨後便發現因為自己

的衝動帶來的後果有多嚴重。就在他不顧一切追擊王祐的同時,鄴鋒寒的部隊也成功把神狸大軍攔腰切斷。失去虎衛這張王牌后,多狸已經拿不出再好的辦法。現在撤退還來得及,如果再等下去,神狸聯軍又不知要損失多少兵力。如果虎衛不退,就得面對無定加神策兩軍聯手,勝負如何不問可知。哪怕蘇利耶心裡有再多不願,這時候也必須撤退,不能把整個虎衛交

代在這裡。

他咬牙恨恨道:「早晚要砍了他們的腦袋!退兵!」神狸大軍開始撤退,但是並未像上次一樣遠遁,而是重新整頓隊形,對天水塞方面的聯軍繼續進行壓制。多狸這種布置也有其道理所在,根據鬼不收提供的情報,自從王祐開始徹查軍械盜賣,代州方面的劉宸毅就在軍糧運輸方面故意製造麻煩。整個聯軍的糧食供應被壓榨到極限,大軍只有五日存糧,這還是賬面狀態。實際上扣除沙子、

土石以及虛報分量等因素,實際糧食不會超過兩天。名義上劉宸毅是說因為上次天水塞之戰無定軍戰略失當,導致民夫死傷太多。拉不到夫,糧食就運不上去。實際上就是想往無定軍身上潑髒水,甚至希望前線來一場大敗

。只要敗陣一次,多少軍械賬目都能成功抹平。

既然他想要自家戰敗,神狸便從了他的心愿!

雖然神狸這次沒對無定城形成包圍,可是只要這龐大的軍勢在,燕國的糧食運輸就沒法繼續。對峙兩日,讓燕軍斷糧。接下來他們便會不戰自敗!兩軍重新形成了對峙,神策軍依舊保持著和無定軍的距離,形成三方對峙局面。但是有了這次交鋒的記錄,神狸也不敢再把神策軍當成第三方勢力看待。雙方重新形成了

對峙,魚世恩的眉頭則越鎖越緊。糧食、弓箭、傷葯。這些軍中急需的物資已經快到底,而後方的補給卻是遙遙無期。張世傑只能從界牌關的物資里盡量騰挪供應無定,但是對比戰場消耗,實在是杯水車

薪。而且界牌關並沒有多少民夫,有物資也很難運輸。二皇子那邊的態度也很明顯,就是想讓神策軍撤回,讓無定軍敗北最好全軍覆沒。這樣劉威揚哪怕是要追究責任,也沒法對僅有的強軍下手。這種情況下鄴鋒寒能強頂著

壓力留在天水塞已經不錯了,不可能再朝他開口討要軍資。就在他考慮著該如何解決軍資問題之時,門外忽然有人來報:「大帥,墨門送軍械來了,據說是什麼神物,可以一舉破敵。」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退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