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雪落(二)

第一百三十二章 雪落(二)

京城,夜晚,莫府書房之內。

莫如晦在書房裡來回踱步,雖然拚命想要壓抑自己的情緒,可是那份欣喜依舊不受控制地暴露在臉上。「雪災!好一場雪災!」往日里莫如晦說話聲音低沉,即便是在自己家中也很少高聲,以至於不少人認為國丈嗓音天生如此。可是此時他的嗓音變得異常高亢,與他一貫的

形象以及年齡大不相合,只是說話的語氣略有些顫抖,讓人聽上去總有些莫名詭異。書房裡除他之外,便是上次那個一身黑衣之人。他朝莫如晦微微拱手:「恭喜國丈。此番無定原大雪實乃天助國丈,神狸兩次兵敗再遇雪災,三十萬人馬頓成畫餅。用不了

多久就得捲簾大散。神策軍此番出征可稱大捷,二殿下立下這等大功,陛下必有嘉獎。怕是用不了多久,便是那儲位也要動一動了。」

莫如晦看著黑衣人,臉上笑容漸漸斂去:「這雪災的消息可准?」

「小人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在這等事情上說謊。再說神策、無定兩軍都駐紮於天水塞,雪災真假瞞不過他們的耳目。」

「那你們趕著過來送這個消息,又想交換什麼?」

「我們鬼不收就是群商人,所圖的無非是發財二字。把這個消息先送過來,就是想求國丈答應,繼續和鬼不收交易。作為回報,鬼不收願意竭盡所能幫國丈完成心愿。」莫如晦冷笑一聲:「心愿?老夫的心愿便是大燕天下太平,四海乾戈不生,這些心愿你們又怎麼幫得上忙?相反,你們的存在倒是讓老夫難以如意。你們做生意,自然是和

神狸。神狸如今既遭兵敗復遭雪災,這時候正該犁庭掃穴,把神狸連根拔起才對。你們卻想要跟他們做生意!這到底是誰如誰的意?」

「國丈真希望把神狸連根拔起?」黑衣人的語氣依舊不變:「若是國丈當真想要如此,其實也容易得很。」黑衣人語氣輕描淡寫,彷彿神狸的生死盡在自己手中。「鬼不收與神狸通商已久,於其道路及聚集之地瞭然於胸。若是國丈想要把神狸連根拔起,鬼不收願為嚮導,以神策

軍之勇武,不出三個月就能讓神狸從世上消失!」

說到此處黑衣人語氣一頓,隨後又說道:「只是……國丈真想如此?」「笑話!」莫如晦緩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神狸乃是我南曜的大患,兩方交戰多年死傷無數,不提當日哈桑克之害,光是大燕立國至今,與神狸打了多少仗?死了多少人?

又耗費了多少錢糧?試問天下誰不想讓神狸滅亡?」「若是問那些百姓,自然是希望神狸早死早好,可是對國丈來說,卻未必如此。國丈乃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正因為有神狸人存在,神策軍才能有今

日的地位。若是沒有了神狸,神策軍能否存在都在兩論。每年的錢糧度支,又豈會如現在這般隨意?」

莫如晦看著黑衣人:「你到底想說什麼?」「我只想提醒國丈,草原上狼多為患。但若是沒有狼,讓牲畜隨意生聚,同樣是災難。是以草原人固然要殺狼,但也要懂得養狼。國丈乃是天下少有的智者,自然也該懂得

養狼的道理和手段。再說……現在還需要這頭狼,讓咱們成就大事!如果天下只有神策軍,二殿下登基就是理所當然。不會像現在這樣,還得遮遮掩掩……」

「夠了!」莫如晦打斷了黑衣人:「此等大事不是爾等能過問的,至於神狸之事該當如何,老夫自有主張!這生意么……且容我再想想看。」「國丈請自便。不過小人要提醒國丈一句,這場雪對神狸固然是滅頂之災,對其他人也未必是吉兆。神狸大兵在外,很多事不能查,也查不起。如今神狸式微前線穩牢,陛下便騰出了手腳,可以做很多事。再大的雪也埋不住屍,若是雪融冰消萬物露頭,那時侯再想做點什麼就晚了。我等鬼不收本就是孤魂野鬼天不收地不管,老國丈有家有

業,更有大事在肩。總不希望為了一二小人,壞了大事吧?」

莫如晦臉上笑容不減反增:「哦?這麼說來,鬼不收算是把老夫拿捏在手裡,你們讓我如何,我就只能如何聽令行事了?」「國丈說得哪裡話來?我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也沒人敢這樣想。只是提醒國丈一句,勝仗固然可喜,但也不能因為大獲全勝就疏忽大意,認為真的天下太平。有些時候,

獲勝或許才是危險的開始。至於何去何從如何選擇,自然是國丈自行裁度,小人不敢多口。老國丈只要仔細考慮一下我們的提議就是,我們鬼不收隨時候命。」

宮中。

莫華妝端坐案前面對銅鏡仔細端詳,韶華已逝妝容不再,十八年光陰過去,昔日的人間絕色,如今卻須得「華妝」才可見人。望著鏡中的女子,莫華妝總是有些誘惑,這個女人真的是自己?明明只過了那麼短的時間,自己何以就蒼老成這般模樣?十八載光陰如同南柯一夢,往日種種尤在眼前,

自己最美好的時光卻已經一去不回。

劉威揚又當如何?

上一次見他又是幾時?莫華妝發現自己已經記不清劉威揚的樣子,在荼盈死後劉威揚宮中不蓄新寵,也不親近宮人,莫華妝手下也就少了幾條人命。但是這不意味著夫妻關係緩和,劉威揚不是

住在書房,就是住在荼盈曾經居住的宮殿,就是不曾往皇後宮中來過。初時莫華妝還有些怨氣,甚至想要揪著劉威揚大喊一聲:荼盈是死在她的同胞手裡,和我沒任何關係!但是這話最終還是沒說出口。隨著時光荏苒,劉宸毅漸漸長大成人

,連這份怨氣都已經淡了。佳偶怨偶又有何用?最終都到了這個歲數,再考慮這些都是枉然。現在她只關心一件事:皇帝到底幾時才肯答應易儲,讓自己的兒子繼承這大好江山!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雪落(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