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馬肉(下)

第一百四十章 馬肉(下)

有飯吃誰願意去做賊?」石如龍並沒有開口,倒是一旁的耶律風壓不住自己的怒火主動回答:「石大哥是我們無定軍有名的好漢,便是大帥也知道石大哥力大無窮,手中一柄鐵骨朵打得神狸人聞風喪膽。可是這力氣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肚子里有糧食,人才有力氣,這是誰都明白的道理。我們這些軍漢不圖大富大貴,但是吃糧當兵,吃飯總得管飽。我們也不用好酒好肉,只要干餅能填飽肚皮我們就心滿意足。可是朝廷卻連這點小事也不能滿足,我們又該怎麼辦?大家每天喝的粥都能當鏡子照,所謂的一頓乾飯也有定數,手快有手

慢無。普通當兵的都只能吃個半飽,像石大哥這種大肚漢,就更是連充饑都做不到。我們為了不餓死,也只能出此下策!再說,我們心裡也不服!」

「因何不服?」「若是大家都沒糧食吃,我們也就認命了。可是神策軍有糧可吃,我們無定軍卻要餓肚子,世上有這種道理么?都說大雪封路,難道只封我們無定軍的路,神策軍糧道就能暢通無阻?再說神策軍的柴禾都是哪來的?還不是我們無定軍分出去的?他們可以拿我們的乾柴去燒,我們卻不能吃他們的糧食,難道我們是後娘養的?我們寧可戰死也

不想餓死,所以才想著去神策軍……弄些吃喝。」說到最後耶律風的氣勢也逐漸弱了下來,不管怎麼說,偷東西都是丟人的事。何況盜殺戰馬各軍都不能容,不管有再多道理,做出這樣的事都是無理。如今被人家抓了痛

腳不但自己難免軍法,還要連累大帥面上無光,越發覺得自己罪孽深重。他看向王佑:「耶律風自知身犯軍法無話可說,但是要處置也只能大帥處置,輪不到神策軍動手。小統領要殺就殺我就是,莫要殺石大哥。這主意是我出的,石大哥只是動手而已。要說罪過,也是我罪責更大。再說石大哥一身好武藝,就算要死也該死在戰場上。為了一匹戰馬殺個勇士,未免太過分了。那個姓莫的有本事上馬與我石大哥較

量幾個回合,看看大家誰厲害!」王佑一擺手:「軍法不是這麼講的。如果因為勇武就可以免受軍法責罰,那麼軍法設立就毫無意義。軍中講的是規矩,而不是以力為尊。不管這位石如龍有多勇猛,犯了法

也得受罰。」莫洪聽到這裡面上露出得意之色,不管怎麼說,梟衛只要肯替自己殺了這石大漢外加耶律風,自己這回也算是勝了。至於之前丟的面子算不上什麼,將來慢慢找回來也就

是了。可就在此時,卻見王佑轉頭看向他:「莫將軍,我倒是有件事要問你。你敢來之時鍋中馬肉尚在,可見從失馬到你趕來,前後也沒用太多時間。你是怎樣得知戰馬為石如龍

所盜殺?」

「這還不容易?石如龍那大個子誰看不到?只一看就知道是他!」

「也就是說你們神策軍認識石如龍?」

「無定軍石大個子,我們神策軍也是聽說過的。原本以為是個好漢,沒想到是個賊骨頭!」王佑冷哼一聲:「既然知道石大個子是無定軍的人,也有人能看到他,卻讓他牽著神策軍的戰馬走出神策軍營地,這便讓我感到有些奇怪了。這位石如龍不管武藝如何,只看他體態就不是個隱匿形跡的行家。更何況他不是去偷竊米糧,而是牽走一匹戰馬。我原以為神策軍防範鬆懈,讓人可以隨意進出軍營,正想著參奏鄴大帥一本。如今看

來,倒是冤枉了好人,神策軍防範森嚴,石如龍從來到走都在神策軍監視之下,否則又怎麼可能來得這麼及時?」

鄴鋒寒面色陰沉,冷聲問道:「王小統領這話的意思是莫洪故意設好陷阱,要坑害石如龍?」「我倒沒有這個意思。莫洪也不是神仙,自然算不出誰會來偷馬。不過無定軍無糧神策軍有糧,這種事早晚都會發生,有心人難免會有所準備。至於這馬,對莫洪來說就純

粹是意外之喜了。」

莫洪急道:「小統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的戰馬被他們吃了,這怎麼成了喜?」「我方才說過,神策軍接連作戰,戰馬損失不小。以至於馬匹數量和賬面對不上,誰究竟有幾匹馬往往需要問過本人才知道。是以登記造冊之事始終沒有進行,莫將軍就以為我對神策軍的戰馬情況一無所知,順口說自己兩匹戰馬死了一匹,只剩一匹乘騎。只可惜你太心急了一些,我的話並沒有說完。普通士兵的戰馬數量我確實來不及檢點,但是軍中將官的馬,我還是要有個准數的。尤其是莫家一脈,神策軍中所有姓莫的,有多少馬,又是什麼情形,我都一清二楚。若是沒有這點本事,也不夠資格做梟衛

。無環,把賬本拿出來!」

鐵無環應了一聲,從懷中取出一本極厚的賬簿,托在手中遞給王佑。王佑不緊不慢翻動著賬簿,口內念念有詞:「莫洪……且讓我看看,你在哪一頁上。」莫洪面色緊張,兩眼緊盯著王佑手中的賬本,似乎想要衝上去搶奪,但又畏懼梟衛的凶名不敢輕舉妄動。就在他僵在那裡的時候,就聽到王佑聲音陡然一揚:「找到了!莫

洪,神策軍騎兵丙旅帥。共有戰馬三匹,備用馬一匹,馱馬兩匹。這就是了,我就說么,莫家堂堂皇親國戚,怎麼可能淪落到只有一匹戰馬的地步。」

「你……你胡說,這上面都是胡亂寫的!做不得數!」莫洪心知事情不妙,顧不上王佑身份,開始大聲呵斥起來。王佑不慌不忙:「光憑一份賬本,確實不能證明莫將軍有幾匹馬。不過神策軍發放馬乾都有記錄,莫將軍領了幾匹馬的馬乾,必要本人認可,這總是做不得假的。請鄴大帥

把貴軍發放馬乾記錄取出來,我們一看便知分曉。」

鄴鋒寒把臉一沉:「這就不必了吧?今日之事就此作罷,我們各自帶人回去也就是了。」

王佑搖頭道:「羞刀難入鞘。今天的事已經動了兵器,如果就這麼回去,只怕大家心裡都有根刺,將來還是要出問題,總要有個說法才好。」鄴鋒寒道:「說法?但不知王小統領想要個什麼說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章 馬肉(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