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鬼不收

第一百四十二章 鬼不收

幽暗的室內,只置一張方桌,方桌之上,燭台一盞,燭光微弱。四張圓凳,只坐三人,空著一個位子。面目陰柔的大孝鬼王同一字眉的大悌鬼王對坐,大悌鬼王面無表情,大孝鬼王則打量著他的一字眉,嘴邊掛著淺笑。大悌鬼王對他

取笑自己的面貌一事早已習慣,卻始終無法適應他那玩味的笑容,他心生厭惡,索性閉上雙眼。

「大孝,夠了。」

出聲之人留著黑亮又厚實的絡腮鬍,五官平淡無奇,看去上約莫四十歲,給人以穩重沉著的印象,正是鬼不收四鬼王之首——鬼王大忠。

大悌問:「兄長,急招我和大孝前來,是為何事?」

「你二人同我相見,上一次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大忠思索片刻,卻並未回答大悌。

大孝掐指一算,好一會兒方才做作地張大嘴,驚呼道:「居然是去年啊!真沒想到,咱們有這麼久沒見面了,想想還真是幸福。如果這個時間能更長一點,我會更高興。」

大悌冷哼,對大忠道:「你我兄弟三人,確是太久沒有見過面了。」

「我和大孝倒是經常見面。」大孝看著大悌,笑著說。

大悌目光一沉。大忠鬼王的視線在二人身上來回掃視,又聽大悌鬼王笑著說:「我差點忘了,比起和大義那傢伙分開的日子,我們這點時間根本算不了什麼。」他看著那張空蕩蕩的凳子,

又說:「大義離開鬼不收這麼多年,竟從未讓人帶回任何消息,實在是太過無情無義,有機會碰面,我一定讓他改個名字,就叫『無義』。」

說罷,他收回視線,再問大忠:「兄長,你可有大義的消息?」

大忠面色平靜地看著他,並不說話,過了一陣,大孝尷尬地笑幾聲,移開了視線。

此時,大悌道:「兄長,我們還是談正事吧。」

大忠頷首,道:「大孝,我聽聞近日三區並不太平。」

「這是誰說得?」大孝困惑道,「生意和過去一樣,大家也是像從前一樣生活,我看和之前沒什麼兩樣。」

「大孝,」大忠鬼王沉聲,「鬼不收祖訓,絕不可捲入地上人的鬥爭之中。」

大孝語塞。大忠鬼王再道:「運河為鬼市要地,更是鬼不收賴以存活的命脈之一,你年紀尚輕,興許未能對諸多事情有正確的決斷,但你理應謹記,鬼不收之所以不見天日,乃是祖先

選擇的自保之道。正因為我們以鬼自居,從不參與人間事,才能存續至今。我們的生存之道是提供場所,但置身事外。」

大孝鬼王對於大忠的循循善誘甚是抵觸,他心中厭煩卻不能發作,半張臉籠罩在燭光之中,顯得陰沉。大忠鬼王好整以暇地看著他,無聲的壓力卻越來越大。

終於,大孝垂首,道:「謹遵兄長教誨。」

大忠鬼王滿意地頷首,卻聽大孝鬼王問:「兄長,你果真認為鬼不收墨守陳規,如此下去行得通?」

大忠鬼王一怔,大悌同樣面露驚色。

大孝鬼王再問:「你難道從未想過變革?」

他不再畏懼鬼王大忠的目光,他盯著那雙漆黑的眼珠,急欲尋求答案。

大忠鬼王不為所動,反問道:「鬼不收哪一條是陳規陋習?你且說來聽聽!至於變革,我更想問你,你想要怎樣的變革?」大孝鬼王無法回答最後一問,但第一問,並不。他道:「兄長讓我謹記鬼不收成立之時的初衷,多番囑咐我身為鬼不收中人,不可參與地上之事,這難道不是自縛手腳的陳

規陋習?或許當初這樣可以保命沒錯,但是現在時代變了,我們也該做出變化。」

大忠鬼王冷聲道:「你打算怎麼變?」房中長時間陷入一片死寂之中,直到大孝鬼王陰森森地開口:「如今神狸崛起,南曜的太平日子眼看就要過到頭了。這場戰爭里容不得中立,我們要不站在這邊,要不就站

在另外一邊。當然,鬼不收要想存在下去,最重要的是站在贏家這邊,我想兄長也不會反對吧?」

大忠鬼王道:「你這麼說,莫非已經認定了神狸是贏家。」「並無定勢水無常形,我不能說神狸一定會贏,但我可以保證神狸一定不會輸。今晚要我們對這批軍械動手的,乃是國丈莫如晦。連燕國自己的人都不希望自己的軍隊贏,

我覺得他們不可能是這次戰爭的贏家。」

大忠道:「所以你們就自作主張?」「大哥,我們不是自作主張,只是為了鬼不收興旺發達,所以臨時做個權變。大哥也不必擔心,這件事通了天,自有天上人為我們遮掩。東西下了地,自有我們弟兄把下面

的事料理得乾淨,保證不會牽連到大哥,也不會牽連到鬼不收,你就放心吧!」

軍械庫內。

負責看守此地的梟衛屍體被刻意堆在一處,他們每人頭上都插著一把刀,一張寬大的黑布從天而降,將這堆屍體遮掩。

與此同時,天京城漆黑的地底,紅色燈籠和火堆照亮一條密道,無數黑衣人正將貨物通過這條密道,運往地下。

天光放亮,王景帶領一隊禁軍趕到武庫門前,見武器庫庫門緊閉,外面沒有梟衛把守。頓時心慌,急道:「快來人將庫門打開!」

禁軍軍將用力叩射門環,裡面卻沒有人應答。王景厲聲道:「撞開庫門!」

伴隨著一陣軋軋作響,武庫大門分為左右,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那用梟衛屍體堆成,又罩了黑布的屍山出現在眾人面前。地面上血跡已經乾涸,而原先存在於此地的大批器械,都已經不見蹤影。

王景伸出右手一把扯開那塊黑布。慘死的梟衛組成的屍堆赫然出現在眾人眼前。一個禁軍士兵正對上一雙驚駭而死,充斥著紅血絲的雙眼,手頭一松,長矛「哐當」落地,另一位較年幼的士兵更是一屁股坐

在了地上,雙手撐地以掌代足連連後退。王景面色陰沉:「看好這裡,任何人不許進出!我去面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鬼不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