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斗蠱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斗蠱

宮中。劉威揚聽了王景稟報,並沒有表現出憤怒或是焦躁等情緒,反倒是冷笑幾聲:「果然不出朕之所料,他們果然是坐不住了。好!跳得好!這些人若是不跳出來,朕還得費盡

心思去找。如今他們自己出現,倒是省了朕的手腳。」

「陛下,那器械……」「無妨。朕並未把所有器械都放於武庫,還是有些剩餘軍械可以運到前線。再說神狸元氣大傷,就算沒有這些器械,朕的大軍也能勝過他們。眼下最大的禍患不在外,而在

內。內患不除,神狸也難以消滅。」

「陛下的意思是?」「這些軍械被奪,必然和神狸有關。這些東西早晚要出現在前線,要查它們失竊的原因和兇手,自然要到前線去找答案。聽說殺死梟衛所用的武器,乃是無定軍軍刀。栽贓嫁禍都乾的這麼愚蠢,也是讓朕很有些意外。不知他們是沒腦子,還是有恃無恐。不過不管怎樣,死的都是梟衛,不好再讓梟衛的人負責調查。你為朕擬旨,讓宸英負責

此案啊,於天水塞調查軍械失竊事以及梟衛被殺之事!」

王景一驚。

劉威揚此舉其實就是斗蠱。劉宸毅和劉宸英勢同水火,莫華妝一口咬定劉宸毅在天水,誰問都不肯改口。皇帝便把劉宸英派過去,劉宸毅肯定不敢再待在代州,再怎麼不情願也得趕去天水。把兩位

皇子弄到天水塞,再加上王佑,想不熱鬧都不行。

王景有些遲疑:「陛下,前線戰事……」劉威揚哼了一聲:「等到仗打完,說不定一切都遲了,現在做這些最合適不過!再說朕不認為前線會因此生變,你只管放心吧。你也去前線一趟,看看宸瑞過得如何。邊地

苦寒,他從小就吃苦,現在也該享福了。你到那裡之後,記得敲打魚世恩還有鄴鋒寒,讓他們對宸瑞好些,否則朕不會答應。」

「遵旨!」王景自己的府上,有多條暗道,其中一條,多年以來,只用於接見七曜組織的貪狼,這夜,它終於迎來第二位客人。微弱的燭光之下,這人穿一身淺色的長袍,如墨的黑

發一看便知經過精心打理,他負手而立,身形隱於黑暗之中,似乎已經等待多時。

王景終於到來,他伸手觸碰壁上的機關,狹長的通道瞬時通明。

「在下鬼不收大孝鬼王,」大孝單膝跪地,「見過王大總管。」

「請起。」王景對他的禮數感到滿意。大孝起身,王景方才窺見他面目清秀,乍看上去更像是出身書香門第的公子而非不見天日的鬼不收中人。大孝見王景打量著自己,正若有所思,便報以微笑,比起他面對

大悌之時,弔兒郎當又略帶嘲諷的笑容,這會兒的微笑要真誠許多。

王景嘆道:「鬼王大人面目俊秀,足見世人所言不足為信。」

「世人從未見過鬼王,他們口中鬼王相貌,自然不足信了。」大孝冷笑道。

「鬼王此番前來,可是貪狼大人的命令?」

「正是。」

「為何?」王景好奇,「若不是鬼王出示貪狼大人令牌,我尚且不知鬼不收居然是貪狼大人的屬下。」

「鬼不收不是任何人的屬下!」大孝臉色一寒:「我和貪狼乃是盟友,彼此互無統屬。至於貴不收更是和貪狼無關,王大人別搞錯了。」

王景頷首,道:「鬼王今日前來不知有何見教?」

「貪狼大人有令!」王景神色一變。他如今在大燕炙手可熱,朝內文臣武將誰都讓他三分。可是他很清楚,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並非來自自身才學能力,而是貪狼等人扶植的結果。而貪狼、破

軍兩人的手段更是神乎奇技。哪怕自己如今的權勢地位,也不足以與兩人頡頏。哪怕兩人一動念,自己就可能身首異處。他不怕死,但是不想在現在死,至少也要看到王佑身登九五,自己才能安心閉眼。再說兒子要想登基,也少不了貪狼、破軍的扶植。兩人若是翻臉揭露王佑真實身份,眼

看到手的一切就會盡數失去。因此不管兩人所提要求為何,王景都不敢拒絕,也沒有討價還價餘地,只好恭敬說道:「請鬼王吩咐。」「劉威揚派你前去天水要塞,協助太子劉宸英調查軍械失竊事。這件事必須扣在無定軍將領頭上,讓皇帝相信,無定軍已經不足以信任,必要時必須剷除。我知道,這件事

你做不了主,但是讓劉威揚對無定軍疑心,這是你的拿手好戲,應該不難做吧?」

王景心中吃驚:貪狼此舉必然是存了搞垮無定軍,甚至是搞垮大燕之意,這究竟是為什麼?大孝道:「你不必害怕。貪狼知道你擔心什麼,也讓我轉告你。大燕的江山會落到合適的人手上,如今所做的一切,正是為最終的結果做準備。一根荊棘難以握在手裡,削去那些尖刺,才能放心使用。我們可以保證,事情不會失控,大燕也不會亡國。貪狼投了那麼多本錢,還沒有收回利息,你讓他毀掉大燕他也不會答應,你只管放心就是

。」

王景再想拒絕已經不敢開口,只好擦著額頭汗珠道:「請轉告貪狼大人,我一定儘力而為。」「不。貪狼要的不是儘力,而是必須成功,這件事關係重大沒得商量!我和我的人會跟著你去天水塞,免得你臨時失了計較壞了大事。安排身份的事,對你來說不成問題。

其他的我們自己想辦法。」

王景無奈之下,只好點頭。兩日後,王景帶領大批梟衛從天京城暮光城門出發,直奔天水要塞。大孝鬼王同若干手下混跡其中,由於梟衛成員複雜,很多都來自江湖草莽,是以對於這些生面孔,大

家並未起疑。

而在這支隊伍最後,緊跟一輛華貴的馬車。

馬車車簾被一隻玉手撩起,太子妃張素素探出了頭。雖然不知為何父親和顧世維都要求自己前往前線不要留在天京,但是兩位老人都這麼說,自然有道理。再說夫妻分別日就也確實想念,天水塞……還有另一個難忘之人,見一見也是好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斗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