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鬼市

第一百七十六章 鬼市

天京城,一家少有客人來訪的狹窄酒鋪,酒鋪老闆正打著盹,店內酒味刺鼻,一聞便知道儘是些劣質酒水。忽然幾道人影出現在店門口,老闆迷糊醒來,看著眼前幾人穿

著普通,誤以為是尋常客人,便有氣無力道:「客官,買酒嗎?」李延澤走上前去,對著老闆低語了幾句,只見那老闆臉色突變,眉頭緊皺。李延澤又遞上銀錠,那老闆立刻變臉,擠出諂媚的笑容,站起身來:「小的眼拙,看不出幾位都

是貴客,來來來,上雅座,裡邊請。」

李延澤身後,正是楊陌、譚笑生、呂皓、程勇四人。楊陌自從聽到鬼市以及鬼不收的名字,便打算去探探究竟。只是他從譚笑生口內得知,這鬼市並非等閑去處,固然天京城內大多知道鬼市之名,也有不少人從鬼市買過東

西,但是其所接觸的都並非鬼市真實。其名為鬼,行事也自鬼祟。市井之人能接觸到的只是鬼市外圍,真正的鬼市實際是接觸不到的。只有鬼市認為某些人可靠,才會帶他們接觸鬼市的要害部分,真正的大生意都是在那裡談。外圍無非買些古董、酒水再不就是金珠玉寶利刃刀劍,再不就是誰家失竊贓物

。就算被抓現行也就是在兵馬司關幾天,根本傷不到根基。楊陌並不怕鬼不收所擁有的武力,但卻得考慮打草驚蛇的問題。畢竟那是個地下組織,一旦驚動了他們,這些人作鳥獸散鬼市關閉,自己就什麼都查不到。是以他還是向

著暫時不動鬼市為好,尋找機會再做道理。可就在此時變故陡生,問題則是出在陳東身上。向來老實本分的陳東不知為何跑到鬼市去買古董,還和古董商發生了衝突。要知鬼市能夠存在自然有官府靠山,陳東這種挂名百戶在天京城內根本唬不住人,衝突一起就

被鬼市的人扣下。楊陌這回想不出現也不行,怎麼也得走一遭了。要想進入鬼市並不為難,但是譚笑生卻表示那種公開渠道毫無意義。不管是救人還是調查,還是得走鬼市的秘路。畢竟知道秘路如何通過本身也是一種證明,更容易得到

鬼市認可,獲得接觸要害的資格。鬼市秘路眾多,眼下這酒店就是其中之一。五人隨著老闆走入店中,一路來到後院酒窖之中,一股刺鼻酒氣撲面而來。酒窖內暗淡無光,只能隱約看到成排的酒罈。老闆

點起一盞燈籠,滿面春風地笑道:「幾位客官稍等。」只見酒鋪老闆搬開幾個酒罈,露出了又一層暗門。而楊陌一眼就看出了端倪,這層暗門不僅巨大,而且厚重複雜,竟然有些熟悉的墨門機關門的質感。而當那老闆無比嫻熟的打開機關門,露出隱藏在門下的墨門雲梯時,縱然已經想象過千百種鬼市景象的楊陌,仍然是擺出一副下巴跌地的吃驚模樣。開啟起關門之嫻熟,讓人不禁懷疑這酒

鋪老闆是不是術者出身,老闆抹了抹汗,笑道:「客官裡邊請,只是切記,進了雅座,可就和小店沒關係了。」

墨門雲梯一陣吱呀作響,一塊板升上來,與地面貼合無縫。

老闆笑道:「客官請。」

幾人對視了一眼,紛紛站上那巨大木板,老闆向他們點頭示意,便啟動了機關。熟悉的齒輪轉動聲中,雲梯下降,漆黑的岩壁在眼前不斷上攀,隨著頭頂那扇機關門被關上,幾人置身於一片漆黑之中,完全識別不了方向。只能感受著腳下的雲梯在不

斷下墜。

也不知過了多久,已經習慣了黑暗的視野里,突然出現了絲絲亮光。

穿過岩層之後,眼前豁然開朗。漆黑的岩壁懸在頭頂,一路延伸向數十裡外深邃的黑暗之中,成一個半圓形的巨大天頂,籠罩著整個地底。尖銳的石筍如同星辰般灑滿天空。這是一處足以塞得下四分之

一的天京城的巨大地下溶洞!

這就是鬼市?雲梯上的楊陌放眼望去,鬼市無光,唯有蠟燭燈籠,燭火的微光在岩壁與廢墟之間星星點點,匯聚成一片汪洋光海,朦朧了那些破敗老舊的建築殘骸。腳下街道蜿蜒曲折

,狹小如絲,一團亂麻,看似無序,卻似乎也能摸到一些門道。隨著雲梯的繼續下降,幾人不約而同的抬起頭,看著頭頂上已近百丈的天頂,都在心中驚嘆不已。且不說這天工所為的巨大溶洞如何讓人震撼,那一棟棟殘破卻巍峨的舊

朝建築,更是各個巧奪天工。數百年來,鬼市中人極少去可以修補這些舊朝建築,殘垣斷壁之中,反倒自有一番逍遙意味。楊陌一行人離開雲梯,正處在一處沿壁雕鑿了棧道的突兀懸崖之上,睥睨整

個鬼市,蔚為壯觀。

程勇驚奇地指向一處:「阿陌快看!」程勇所指,遠遠能看到一層閣樓,鬼市之中少有高樓建築,因此那棟閣樓,就顯得分外顯眼,如同一道光柱,撐起了鬼市的半邊天幕。楊陌不由咂舌讚歎,問道:「鬼市竟

然是這樣一幅奇景,那建築又是什麼?」

眾人齊齊望向那座閣樓。譚笑生的臉上瞬間掠過了一絲暗淡的惆悵,旋即輕笑道:「傳聞鬼市曾是許多亡國志士的藏身之處,也是不少流亡者對抗天命家族的據點。看那制式,多半是某座故國遺物

吧。」

楊陌心中的驚嘆更甚,但還有正事要辦,低頭尋思:「不知陳東被關在什麼地方,我們又要從何查起?」李延澤忽然道:「這我倒是聽說,鬼市分為四個區,一區是什麼人都能去,只要找得到鬼市。二區只給一些鬼不收鑒定人瞧得上眼的寶貝進入。至於三區四區,那就很神秘

了。鬼牢嘛,四個區都有,在哪出的事就關去哪裡。」

「所以是在一區的鬼牢咯?」楊陌沉吟:「我們先去要人。」

呂皓道:「好不容易來了,怎麼也得先查清楚鬼市和鬼不收是什麼。陳東只是被關又不會死,急什麼?」

楊陌搖頭:「陳東雖然與我們相識不久,但既然以兄弟相稱,就該以手足相待。我們絕不會拋棄任何一個兄弟,先救人再調查。」

他話音剛落,卻聽不知何處傳來一聲冷笑:「好義氣!不過就憑你們幾個也想調查?」

這聲音來得突兀,楊陌心頭一驚連忙四下尋找,卻聽譚笑生驚呼:「鬼不收!」楊陌等人連忙回過頭,朝著譚笑生所指的方向看去,根本看不見什麼鬼不收的影子。不等楊陌猶豫,譚笑生匆忙丟下一句「別追丟了」,便率先跑上前去。李延澤緊隨其後

。楊陌等連忙追上。

追著譚笑生的背影,四周人影漸稀。來到了一處無人的死胡同,譚笑生才停下腳步。楊陌環顧四周,疑惑問道:「鬼不收?哪兒呢?」譚笑生剛準備回答,幾人突然感到腳下一空,腳下地面竟然分裂開來,幾人猝不及防齊刷刷墜落,地面則在不久之後徐徐閉合。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鬼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