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楊烈進京(上)

第二百一十七章 楊烈進京(上)

醉雲軒。

楊千雪與楊陌走入房中,楊陌坐在床上,楊千雪仔細看著他,看得楊陌心裡發毛。

「姐,你幹什麼?看的我心裡怪害怕的。」

「少貧嘴!」楊千雪作勢欲打,隨後又忍不住笑出聲。

她拿出手帕輕輕擦去楊陌嘴角血漬,柔聲問道:「要不要找郎中看看?」

「不必了。那幫人手軟腳軟的,打人都沒力氣,根本用不著看郎中。倒是那個二皇子啊,他倒是需要個好郎中,否則的話怕是要麻煩了。」

楊千雪笑道:「就知道逞強!那些人里很有幾個高手,怎麼可能傷不到人。快躺下,讓姐姐給你看看,跟我還害羞?」說話間她已經扶著楊陌躺倒在床,也不再去找郎中,而是自己親手為楊陌檢查身體。兩人已經不是無知孩童,更知道彼此之間並非血緣姐弟,這種接觸自然已經有了些其

他意味。但是楊千雪不在乎,只為今晚楊陌的捨身一擊,她就什麼都不管不顧了。楊陌也覺得自己呼吸加快,周身像是要燒起來,嘴巴發乾腦海里一片空白,磕磕絆絆說道:「不就是二皇子么,有什麼了不起……為了你……便是皇帝……」他的話沒說完,嘴巴卻被楊千雪的手堵住,只聽楊千雪低聲道:「我知道的,你不必說出來。你說的沒錯,不就是二皇子么,有什麼大不了。咱們墨門誰也不怕,便是皇帝也沒資格讓矩子

低頭。」

皇宮大內。

莫皇后的臉色陰沉,說話的語氣更像是萬年不化的寒冰。「墨門矩子?很了不起么?我兒看上了他的女兒是他的造化,難道做王妃還辱沒了他墨門不成?縱然事有不諧,也不該動手傷人。他們墨門眼裡還有沒有燕國,有沒有陛下

!來人,我要去見陛下!」

「娘娘,陛下此時已經就寢,奴婢擔心……」跪在莫華妝面前的太監小心提醒著。

莫華妝冷哼一聲:「他的兒子都快被人打死了,他還睡得著?就算他睡得著,本宮也睡不著!皇帝不見本宮,本宮就跪在外面等,直到他見我為止!起駕!」

三天後,醉雲軒內。楊陌那一頓拳腳受傷其實也不輕,不過有楊千雪悉心照料,加上墨門的傷葯,他的傷勢好了八分。當然,這裡面也少不了王佑的功勞。梟衛內珍藏的名貴藥材潑水般送過來,也是楊陌得以迅速痊癒的重要因素。這幾天王佑往來探望殷勤,楊陌不便接待就去尋楊千雪說話,只可惜楊千雪對他態度依舊冷漠,讓王佑無可奈何。如今楊陌身體

漸好,總算可以出來聊天,王佑才不至於尷尬。楊陌有傷不能行動,楊千雪則利用這三天時間,把醉雲軒改造成了一個簡易堡壘。依託於墨門的機關,即便是有幾百官兵前來圍攻,估計都討不到便宜。不過這樣一來她

也沒時間外出,有關宮中的動向以及打傷劉宸毅後續,都是通過王佑了解。今天王佑前來,依舊是通風報信。

「二皇子的命總算是保住了,不過傷得可委實不輕。按照太醫說法,怕是要靜養一段,才能恢復如初。」

楊陌冷笑一聲:「這次是我失手了,出手沒掌握好分寸用力太輕,下次肯定多用幾分力,給太醫省點事。」王佑搖頭道:「你少說這種話,那是殿下不是普通人可比。縱然他有再多不對,也只能由陛下處置,你要是打死他麻煩就大了。如今傷而未死,總算留下幾分轉圜餘地。為

這件事皇後娘娘在陛下寢殿外跪了兩個晚上,神策軍那邊也有動靜,差點就要大隊人馬殺過來。」

楊千雪微微一笑:「殺過來?那好得很啊,我正好見識一下神策軍的本事。」王佑道:「我知道,墨門二十四小隊的人已經陸續到達天京,如果神策軍真的動手,他們也不會坐視。不過眼下大敵未去,墨門和神策軍在天京火併,這豈不是禍起蕭牆?

「我們墨門當然不希望和神策軍火併,但是也別想用個大道理捆住我們手腳,讓我們甘願送死。」「那自然也不會,事實上我轉過天就入宮面聖,把當天晚上的情形介紹清楚。陛下乃是明理之人,也不會隨便就下令抓人殺人。不過這事也不可能就這麼算了,按照陛下的

意思,是請矩子進京一趟,把事情說明白。」

「爹?」楊陌一愣,隨後臉又一紅。自己進京一趟惹下大禍,最後要爹出面收拾場面,怎麼都感覺不對勁。

楊千雪倒是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只是覺得劉威揚這種處置可笑。「阿陌和那位二殿下又不是小孩子,為什麼他們打架要父母出來解決?真是有趣!」「大概陛下也是有他的想法,我們就無從得知。不過既然這樣,就證明事情沒到特別嚴重的地步。陛下已經下密旨,讓梟衛在醉雲軒附近設卡,保護阿陌和千雪姑娘安全。

莫家門下豢養了不少劍客力士,要防範他們出手暗算。陛下這番舉措,就是一片愛護之心,姑娘不可不知。」

「如果是這樣,那就證明你手下的梟衛有些沒用了。這兩天確實有人潛入過醉雲軒,其中還有一個人穿著梟衛衣甲。」

王佑一愣:「有這種事?他們現在人在何處?」楊千雪笑而不語,王佑隨即明白過來。這醉雲軒如今已經變成修羅屠場,這些人不知道墨門機關厲害,自然是活人進來變成死人,什麼都查不出來。楊千雪雖然善於機關但是殺性不強,這回一反常態把醉雲軒布置的處處殺機,證明也動了火。莫家那邊不理會陛下的意思,竟然想要搶在楊烈進京之前對楊家姐弟不利,也是前所未有之事。

這也折射出當下燕國和墨門的關係,是進是退,乃至是敵是友都在一念之間。王佑自然希望墨門和劉宸毅交惡,但不希望他們和燕國交惡。連忙道:「姑娘放心,這些魑魅魍魎不會長久,從今天開始如果再有人能偷入醉雲軒驚擾你們,某甘受軍法!

前三日當值的梟衛軍官,稍後我就把他們押入醉雲軒,當著姑娘的面處置,保證不會徇私舞弊!」「不必了。他們也是奉命行事,莫國丈還有皇後娘娘說話,梟衛又怎麼敢拒絕?再說一邊是皇子,一邊是墨門,梟衛該站在誰一邊,不是明擺著的?這有什麼可處置的?」

楊千雪嘴上說得不必處置,但是言語中蘊藏的鋒芒,連楊陌都感覺的出來。

王佑正色道:「梟衛只站在陛下一邊!二皇子代表不了陛下,莫家也不能。這件事我肯定有個交待,姑娘只管放心。至於阿陌這件事,等矩子進京,一切自有主張。」

「那要是阿陌官司輸了呢?」楊千雪盯著王佑。王佑毫不猶豫:「那我就發動全部人手,把阿陌平安送出天京。總之不會讓他遭遇絲毫危險就是!」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楊烈進京(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