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楊烈進京(中)

第二百一十八章 楊烈進京(中)

楊陌並沒有離開天京,就如楊千雪並未因為王佑的話,就對他態度有所改觀一樣。事實上楊千雪有句話沒有說錯,她並不懼怕燕國。對於墨門武者來說,他們保衛南曜,尊重南曜的君主,但是他們自己依舊是自由之身。墨門武者不向任何一個君王效忠,也就不會把身家性命繫於他人之手。如果劉威揚真因為劉宸毅的事情下旨意殺人,墨

門也絕不會束手待斃。楊烈的坐騎來到城外時,心中也是如此想法。他相信劉威揚並不愚蠢,絕不會真的挑釁墨門底線,敢於向墨門矩子的兒子舉起屠刀。不過他把自己找來,到底所為何故也

想不清楚。既然想不清,便不再多費腦筋。楊烈一到天京便直接來到醉雲軒,望著醉雲軒外那些打扮成平民的墨門弟子,楊烈朝他們眼神示意,讓他們不必聲張,隨後邁步進入醉雲

軒。楊千雪並沒在樓下,整個酒樓一層空蕩蕩的沒有人。楊烈看得出來,整個一層現在就是個巨大的殺人陷阱,如果幾十個全副武裝的士兵衝進來,下一刻就會變成肉餡。他

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邁步走上樓梯。這當口楊千雪從二樓探出頭來,叫了一聲:「爹!」隨後就和楊陌一起從房間中衝出,一左一右向楊烈奔去。楊烈滿眼慈愛的看著兩人,微笑道:「破陣弩、萬刀輪,千斤砸,天地陷。這幫神策軍真是好運氣,如果冒冒失失衝進來,把這些機關挨個嘗一遍,怕不是要扔進去幾百條

人命。」

楊千雪笑道:「對啊,誰敢欺負阿陌,我就要誰的命。就算爹怪我,我也要這麼做。」「怪你?為什麼要怪你?你如果讓神策軍見識一下我墨門機關的厲害,為父高興還來不及呢。這些年墨門機關主要用來對付神狸,大家以為都是軍陣之器。讓他們知道知道

,民居之內也能設立機關殺敵,說不定還能多做成幾筆生意,為父為何要生氣?」

楊陌有些不好意思道:「是我不好,牽連爹爹了。」楊烈撫著楊陌的頭:「你做得也沒錯,談不到牽連與否。連這點膽子都沒有,當什麼武者?來,告訴爹爹,還記不記得打傷你的那幾個人長什麼模樣?說給我聽聽。敢打我

的兒子,想必是了不起的英雄豪傑,這等人物楊某必然要去拜訪,當面討教一二。」「也不是他們打傷……是他們保護劉宸毅,所以才……主要也是沒看清。」楊陌聽養父的話,心裡覺得暖暖的,又覺得十分歉疚,連忙解釋道。說到最後,自己也有些不好意

思,尷尬地笑了幾聲。楊烈道:「他們為什麼出手不重要,總之就是打傷了你,這是事實。兒子被人打了,做爹的總要把公道討回來。你記不住誰打的你,倒是有些麻煩。為父只好辛苦一些,向

莫家門下所有高手挨個討教。不過也沒什麼,當年我問劍天京的時候也是這麼麻煩,今日無非舊事重演罷了。」

楊千雪興奮地說道:「好啊!上次問劍京師我沒趕上,這次正好要看看!到時候我給爹吶喊助威!」

「這事先不急,阿陌陪為父進宮一趟,跟陛下談一談。」

楊千雪笑容漸漸消失,臉上透出不滿:「說了半天,還是要進宮啊。」「小機靈鬼這次怎麼傻了?我兒子被人打了,難道不要進宮去告一狀?」楊烈的語氣充滿自信,拉起楊陌的胳膊邊往外走邊道:「你放心吧,有為父在此不會讓阿陌吃虧的。

就算真打死了劉宸毅,也不過就是一條人命,也照樣翻不起什麼風浪!」父子兩人來到宮門,王景就在門外守候。見兩人來了連忙過來向楊烈施禮,隨後引著楊烈父子一路來到皇帝御書房,劉威揚坐在御案后,不知已經等待了多久。楊烈和劉

威揚對視著,許久不見,對方似乎都蒼老了不少,兩人的內心都有些許的感嘆。隨後,劉威揚看向了楊陌,這一看,看亂了劉威揚的思緒。眼前這個名叫楊陌的年輕人,面容眉宇之間竟然與荼盈有幾分相似。劉威揚揉揉眼睛,竟然發現楊陌不知哪裡

也像極了自己。換句話說,他身上既能看到荼盈的模樣,也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心中生出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會如此?

劉威揚心裡泛著波瀾,一時不知該如何答話。這時楊烈主動開口:「陛下把我從雲中請來,不知有何吩咐?」劉威揚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將目光看向了楊烈,「朕請矩子來,是要當面道歉的。我兒無知冒犯令愛,還和楊陌口角廝打,實在大為不該。孤本想修書致歉,但是又想起

你我多年未見,特意請矩子來,只是見見故人。」

「陛下太客氣了。年輕人火氣爆,打架是難免的事。聽說二皇子受了點傷不知道嚴重不嚴重?阿陌武藝不精,出手不知分寸,還望陛下不要見怪。」

「朕也是馬上皇帝,當年練武的時候也沒少受傷,這點事怎麼會見怪?楊兄客氣了!」劉威揚微微一笑,隨後揚又看向了一旁的楊陌,語氣格外親切。「你叫楊陌是吧?」

「是的,陛下。」楊陌沒曾想,話語突轉,皇上竟然問起了自己,楊陌雖有驚訝,卻仍舊回答得很淡定。「果然是少有的青年才俊。」劉威揚看向楊烈感嘆到,「聽聞你的女兒也是墨家術者不可多得的天才,能生育如此一雙兒女,甚是了不起啊。朕的兩個兒子沒有一個有出息的

,這一點我不如你。」

「不瞞陛下,說來也是我的福分,犬子乃是當年我在盧龍鎮狼口之下撿來的孩子,這孩子也是命大,那種環境下,不知遭了多少苦。」楊烈充滿慈愛的眼神看向楊陌。

「就是無定原之變那一年?」劉威揚連忙問道。

「沒錯。那一年我尋找王妃母子不果,回來的路上從狼口救下來的這孩子。那時,他也才剛出生。」楊陌看著父親慈愛的眼神,早前知道真相后留下的些許迷茫,此刻全然不見。是啊,不是親生的又如何,這些年父親和姐姐一直將自己視如己出,全然就是最親的一家人

,何嘗要去糾結親生與否。楊烈雖然知道楊陌已經知曉身世的真相,卻一直想找個機會當面告訴楊陌,以表明自己對楊陌從未有偏見,一直視如己出,這次正是個機會。楊烈說完看向楊陌,見此時

楊陌的眼裡含有淚水。此刻最震驚的當屬劉威揚了,那一年的事,此刻還歷歷在目。倒是這個眼前的這個孩子,不僅與荼盈有幾分相似,年紀也和王佑一般大,更是由楊烈當年奉自己的命令,

在搜尋愛妃的路上所拾到,而且初次見面就有一種親切感,這些難道都只是巧合?

如果一件事,有三個巧合的地方,那,就絕對不是巧合!

楊烈看著劉威揚再次陷入了沉思,誤以為是劉威揚又陷入了痛苦的回憶,連忙呼道「陛下,陛下。」

一聲呼喚將劉威揚拉回了現實,劉威揚強裝鎮定的說道「楊兄趕路辛苦,先回去休息,擇日朕再召楊兄詳談。」楊烈父子轉身離開,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尤其是楊陌的背影,劉威揚心中多了一種焦躁不安的情緒。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楊烈進京(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