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甘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甘

其實這個問題根本沒有問的必要,鐵無環把人帶來的意思,也是讓王佑自己看。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老婦人死的不尋常。再結合上她的身份過往,滅口之意異常明顯。

一個與世無爭的老婦人,誰耐煩滅她的口?出手的還是一流好手,彼此之間互不牽扯,何以到這種地步?這裡面的原因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猜出幾分。鐵無環在賭,賭王佑對自己的情分和信任程度。如果王佑二話不說,把自己也殺了滅口,那就沒什麼可說的,只能怪自己跟錯了主人。事實證明,鐵無環的眼睛倒是沒瞎

,王佑只問了那麼一聲,就再沒有下文。他自己顯然也知道,這老婦人的死亡原因,問那一句只是下意識反應,現在就不再多說什麼。想起王景近日來的異常,和他對於盧龍鎮的關注,王佑不得不承認,事情正在向自己最擔心的方向發展。雖然不能從一個老婦人的死亡就推測出什麼,可是要說這件事跟自己沒關係,那也純屬自欺欺人。他知道,王景手中一直握著一支力量,人數不多行事非常隱秘。哪怕在梟衛內部,這支人馬也有著很大的威懾力。不過那些人都是精兵

強將,不容隨意消耗。不會隨便把這種精兵強將調去殺老婦人,王景這麼安排,到底為什麼?陽光明媚的午後,王景只身前來梟衛府,在院中,他看見王佑正在獨自練劍,那烈陽劍在陽光的折射下顯得分外耀眼,舞到急處就如一團火球。王佑的一招一式力度到位

,王景站在原地出了神,恍惚間覺得自己穿越回十八年前,看著小臉蠟黃嗷嗷待哺的愛子,那時候何曾想過,兒子長大會是這樣?

不知過來多久,還是王佑無意間回頭髮現了他,「叔父,你何時來到?怎麼不叫人通報一聲?」

王景也被這一番問話拽回了現實中,「我來了一會,不過不想擾了你練功,所以就沒出聲。」原本王佑掩藏身份,是為了防範莫華妝等人迫害。隨著莫家人倒台,按說王佑就該認祖歸宗恢復自己貴族身份。可是劉威揚對此事始終不提,王佑就只能還叫王佑。他和

王景之間相處,也和之前一樣,保持叔侄關係。只有在沒人的時候,王景才會以殿下稱呼。此時人在外面,就只能畢恭畢敬。王佑有一肚子話想問王景,但是依舊忍住了。他知道自己這個叔父的脾氣和城府,他不想說的事,怎麼問都沒用。自己又不能給他上刑,問了也是白費唾沫。只好把所有

問題裝在心裡,面上裝作若無其事。王景說道:「陛下有旨意。」

王佑一愣,壓低聲音道:「父皇的旨意怎麼不讓我親自去聽?」王景搖搖頭:「陛下的心思誰猜得准?咱們聽著就是了。兩日之後,南曜諸國的大軍就會齊聚天京。陛下已經決定,在那時下旨,任命你為大將軍,並且把殿下的身份公之

於眾。」「終於等到這一天了。」王佑將手緊緊攥成拳頭,突然憤然捶在桌子上,當他的手離開時,桌上赫然多了個拳印。皇子這個身份,說不想要是假的。自己比劉宸英、劉宸毅

加起來都出色,這錦繡河山本來就該是自己的!現在機會終於來了,他怎麼可能放過?

王景再次開口:「不知眼下,楊陌的情況怎麼樣了?」

這個話題瞬間引來了王佑的警覺,之前對楊陌相當冷淡的叔父,今日怎麼有興緻提起了此人,於是他納悶地問道:「怎麼突然關心起他來了?」

王景道:「不是我想問,而是陛下關心。」

王佑道:「這些日子我都很忙,沒有去見他。估摸著他也沒閑著,馬上就要出征了,有的是事情做。」

「先不說這個了,馬上就要上真正的戰場了,殿下可一定要保重身子,這時候絕對不能生病。」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等了這麼久,現在絕不會犯錯誤。」打發走了王景,王佑把部下召集到面前,當眾宣布:「大戰在即,這二日我會去找個無人打擾的地方專心練武,為開戰做足準備,這期間不會再見任何人。你們如果有事就去找叔父,誰都不需找我!」他明面上是在和身邊人說話,其實是想讓在身後察言觀色的梟衛全部聽見。他心想既然演戲就要做足,至少要讓全梟衛上下的人,都不會懷疑

他往後幾日的行蹤。再次從梟衛府出來的王佑,已經換上一身寶藍色的長袍,顯得他皮膚白里透光,健碩的體型全部藏於衣服之下。馬背上的他今日顯得格外有活力。王佑駕馬輕車熟路的穿

梭於密林之中,不遠處的參天大樹下,一黑衣男子正背著身等候。

他們倆人都沒有發現,不遠處的樹林里,有一雙眼睛在緊緊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只見王佑快靠近的時候,反而用小腿夾了馬腹一下,馬兒前蹄騰空的長嘶,他手中緊緊拉著韁繩。

前方的黑衣人聽到聲音后,便也轉過頭來。原來王佑是約上了鐵無環在此處相見:「統領,你到了。」

王佑並沒有從馬背上下來,而是直接給了個出發的手勢:「時間不等人,我們即刻便出發,去盧龍鎮!」

鐵無環縱身上馬,兩個人一前一後,火急火燎的朝著盧龍鎮的方向跑去。

王景府中。

暗衛單膝跪在王景面前說道:「小統領與鐵無環二馬并行,從方向判斷,此行的目的地應當是去北疆。」「盧龍鎮!」王景嘴中輕聲重複著這三個字,這個他今生都不會忘記的地名。為何十幾年過去了,他的生命還要和這個地方扯上聯繫。王景心中憤怒,畢竟那是一段他再也

不想想起的往事。王景站在自己的屋中思前想後的時候,門口他心愛的鸚鵡卻不分場合的說起話來:「王統領好,王統領好!」小太監嚇得在門口亂了陣腳,無奈之中他小聲吹起了口哨,企

圖用這種方式讓鸚鵡閉上嘴巴。然而,他卻沒有想到,這樣的舉動反而讓鸚鵡叫的更大聲了。

王景眉頭一緊,直接衝到門口,一把將鸚鵡死死捏住,直到它停止了叫喊才鬆手。啪嗒一聲,此時的鸚鵡已經沒有了呼吸,隨即跌落於地。

身後的暗衛頭也不敢抬,待王景冷靜下來,他才問道:「是否要繼續追蹤,請大總管示下。」「就讓他去吧,不用再繼續追蹤了。」王景臉上已經寫滿了疲憊,向來都直衝雲霄的眉尾,此刻也掉了下來。隨他去吧!愛怎樣就怎樣,一切都讓老天做主吧!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