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殺人滅口

第二百四十章 殺人滅口

王景屋裡,暗道之中,之前負責執行滅口任務的暗衛早已隱在黑暗中等待王景的到來。「吱呀。」隨著暗道的大門徐徐被打開,黑暗的空氣中透過一絲光亮。暗衛警戒得睜大雙眼,緊緊盯著這一絲光亮。隨即,一道黑影,將這光線遮住,大門重新關上,屋內

又是一片黑暗。

輕微的咔噠聲中,燈光亮起,燈光如豆,只能照亮王景小半張臉。王景半張臉掩映在燈火中,另半張臉則隱藏在黑暗之內,看上去更為可怕。

由於密室之中,常年見不到光亮的原因,導致裡面的空氣也十分嗆鼻,王景清了清嗓子,聲音久久的迴音於狹小的空間內:「之前我吩咐你的事情,都辦妥了吧?」

暗衛眼神中閃過一絲晦暗:「回王大總管的話,您吩咐的事情,屬下已經全部辦妥了。」

王景像是不放心那般,吊起嗓子再次詢問:「那老婦人,確定已經咽氣兒了?」

暗衛把腰深深彎下去:「請大總管放心,屬下已經再三確認過了!」

「哦?」王景輕輕挑了下眉毛:「那……屍體呢?怎麼處理的?」

暗衛身體一抖:「屍體……屍體……」他顫抖的嗓音透露出內心的不安,王景也察覺到了他的異常,一聲輕咳暗示不滿。暗衛緊緊閉上了雙眼,反正橫豎都是一死,不如先在此刻把命保住,以後的事情就等以後再說吧:「那屍體,屬下親手分屍,然後分別埋入土中,身首相距十里,都在荒山

之中。是小的親手埋的。保證死得乾乾淨淨,沒人發現。」這時候,王景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陳七,你幹得不錯。沒有辜負咱家對你的信任。這些年你為我做事不少,咱們都是自己人,你也不用太害怕。咱們敘敘家常,家裡妻兒

可好啊?」

聽到這個問題后,暗衛瞳孔陡然收縮,聲音也微微顫抖:「回王大總管的話,小的已很久沒能回家了。都不知道兒子長多大了,身體結實不結實。」

「這個你不用擔心,在你來之前,我已經派人替你去過了。你惦念的妻兒,都好得很,只是……」王景像是老好人一般,將暗衛家中的情況一字不落的複述給他聽。

暗衛霍然的抬起頭來,雙拳攥得死緊,身子也微微顫抖。

王景將嗓音往下壓了壓:「只是你那妻子的攤子前陣子來了幫賊人,不光攤子被砸了,還嚷嚷著要殺兒奪妻呢。」暗衛緩緩轉頭,看著王景。王景卻走到他身邊,用其並不算厚實的手拍了拍暗衛的肩頭:「不過你倒不用如此緊張,我已派人呢,緊緊在暗處盯著了,保正你家那娘兒倆的

安全。」

聽起來是化險為夷了,可暗衛卻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反而身子顫抖的更厲害,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許多。暗室之中,清晰可聞,呼哧呼哧的。王景卻絲毫不受影響,聲音一刻都沒有停止過,而且沒有一點的起伏:「陳七啊,你在梟衛之中也幹了不少年頭了吧,這點兒小事我還是能替你做的,你是咱們梟衛的人,

你的家人,梟衛會幫你照顧的,不能讓你在梟衛辦事辦得不安心吶!這次你很不容易,我也該賞你點什麼。」

王景說話間,從懷中取出個瓷瓶,遞到暗衛面前。「這是咱們梟衛自己釀的好酒!嘗嘗吧。」

暗衛自然知道,這所謂好酒是什麼東西,也知道王景實際不通技擊。憑藉自己一身所學,把他挾制住不成問題。一瞬間他確實動過這個念頭,可是隨後就放棄了。王景敢孤身來見自己,自然有所憑仗。不用問,自己的妻兒都在對方掌握之內,自己哪怕流露出半點反抗跡象,都會禍延家人。這且不說,就是挾持王景這個行為本身,

也未必容易。這位大總管身上的秘密不知有多少,天知道暗中藏著多少高手護衛。現在死只是死自己一人,若是當真對他動手,可能死的就是自己全家滿門。之所以敢用自己當暗衛做這些事,就是因為掌握了自己的把柄,確定自己不敢反叛,就算反叛也能製得住。積威之下,自己也確實不敢生出反叛念頭,最終只剩下束手待

斃這一個結果。王景似乎從沒考慮過暗衛反抗,或是對自己出手又該如何。只是把瓷瓶遞到暗衛面前:「來,喝了這酒,我王景會永遠永遠,記得你立下的汗馬功勞。你全家老少我都定會

好好安排妥當,保你一家下半輩子吃喝不愁平平安安。你自個兒算計算計,你就算活著,干一輩子,又能帶給你那一家子什麼呢?」

暗衛長嘆一聲,咬牙道:「王總管,我信你!」隨後擰開蓋子,將酒一飲而盡。盧龍鎮內,鐵無環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四處煙火瀰漫,小鎮已經化作一片廢墟十八年前這小鎮已經毀滅了一次,至今傷痕猶在,這一次舊事重

演,這個鎮子怕是會徹底消失?雖然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但任務在身,鐵無環還是謹慎地朝著老婦家中而去。房屋已經垮塌,可是老婦人的屍體還在。鐵無環蹲下身子檢查,發現老婦人是被人一刀刺死

,顯然是行家裡手為之。屋內一片狼藉,鐵無環來到唯一一件像樣的傢具——斗櫥旁,他發現裡面已經都被洗劫一空,翻的亂七八糟各種狼藉。他拿起其中一個裝銅錢的盒子,在半空中抖落了一

下,卻驚訝的發現裡面竟然還有幾百枚銅錢。顯然,兇手只為索命不為圖財,這房內的一切精心布置,都只是為了偽裝此次行兇的目的!

天京城,梟衛府。

王佑正在等待著鐵無環帶來的消息,遇事從不慌張的他,竟然也生平第一次有些緊張,他握緊自己微微出汗的手心,眉頭也緊鎖了起來。

鐵無環的臉色凝重,說話的語氣也非常嚴肅:「統領,您讓我查的事,屬下已經儘力去查,不過查出的東西只能您自己看,我沒法說。。」

「看?看什麼?」

「請統領移步。」

王佑跟著鐵無環,來到停屍房,這裡也被鐵無環清空了。木板上放著一具老婦人的屍體,屍體剛清洗過,有些地方已經開始腐爛。「屬下這次去盧龍鎮的時候,還是晚了一步。上次那個老婦人……已經死了。」鐵無環將這個消息告訴王佑的時候,王佑有些吃驚:「死了,怎麼死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章 殺人滅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