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殺人劍

第四十五章 殺人劍

定遠侯羅克敵本是禁軍出身,先帝在位時極為得寵,因此得封侯爵。靠着和皇帝的親密關係,羅克敵一度把持朝政賣官鬻爵,成為當時大燕朝堂的巨蠹。劉威揚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對定遠侯開刀,把他的勢力連根拔起,定遠侯全家也上了法場,其家業盡數充入國庫。只有曾經居住的府邸成為天子產業,若干年來始終空置,只是為了警

醒後人,莫忘前車之鑒。

此時燕皇突然想提起陳年舊賬,讓赤忠莫名其妙,只好據實回奏:「回陛下,那座府邸沒有陛下的旨意誰也不敢佔用。」

「那就好。王景護送三皇子回京有功,這座宅邸就算做朕的心意,賞賜給他居住。另賞其五百金,准食五品俸,撥奴僕使女各十人,不得有誤。」

「遵旨!」王景連忙道:「奴婢謝主隆恩!」口內雖然表示感謝,心中卻狐疑不定:陛下把自己封在宮外是什麼意思?自己一個閹人,難道不該晉封宮中職位?結合劉威揚的眼神,王

景判斷情情況恐怕沒那麼簡單,但是陛下聖旨已下無從更易,自己只有先副從謝恩再說。

三日之後,定遠侯府中。一夜之間,飛黃騰達。換做旁人,早就欣喜若狂,而王景此刻惦記着的,卻是與自己朝夕相處的孩子。由於顧世維的操縱以及莫華妝一派的有意打擊,朝堂百官和普羅百姓,都將荼妃當做了胡人的姦細。加上之前廢妃位之事,讓這位「三皇子」命運變得難以猜測。不知燕皇會如何行動,也不知自己的孩子,突然身至帝王家中,未來命數幾

何。

突然,門外傳來一聲輕咳,打斷了他的胡思亂想。

王景疑惑地轉過頭,只看到赤忠正站在門口,面色嚴肅。王景連忙站起,迎向赤忠:「赤公公大駕光臨,奴婢有失遠迎。」

王景剛一腳踏出門檻,卻看到赤忠的身側還有一道人影。定睛一看,正是一襲樸素布衣的劉威揚,正逗弄著懷中睡熟的嬰兒。王景連忙跪下:「奴婢叩見皇——」

「哎,在外邊兒,就免了吧。」劉威揚擺了擺手,懷中的孩子咿呀叫嚷了幾聲,在劉威揚懷中不安分地扭動起來。劉威揚目光中滿是慈愛,說話的聲音也極為溫和:

「看吧,宸瑞又被吵醒了。這孩子,睡的可不老實了。和朕小時候一樣。」

王景渾身一顫,又不敢大聲說話,只能壓低了聲音:「奴婢該死,驚擾了皇子。」「起身吧。」劉威揚給了赤忠一個眼色,隨後踏步而進,王景唯唯諾諾地跟在後邊兒,卻沒料王景剛跨過門檻,身後就傳來了關門的吱呀作響,王景回過頭,只見殿後的赤

忠垂著頭將大門關上並沒有隨同護駕,而是讓王景和天子獨對。

王景畢竟是讀書人,熟知體制。獨對乃是重臣心腹才有的待遇,自己不管怎麼看都不夠資格,不知皇帝便裝過府,又和自己密談,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的心變得既興奮又忐忑,大腦高速轉動,考慮自身吉凶禍福。劉威揚毫不在意的坐在椅子上,邊逗弄著懷裏的孩子,邊問王景:「這侯府,你住的可還習慣?」

「回皇上,奴婢自從出生就不曾住過這麼好的房子,也不曾有過這等神仙般的日子。皇恩浩蕩,奴婢甚是惶恐,縱然粉身碎骨,也報答不了陛下的恩情。」「嗯。朕將這侯府賜給你,並非賞功,而是感謝。你的功勞很大,封賞遠不止這些。不過是——」劉威揚尚未說完,懷中的孩子看見王景,卻向王景伸出小手,「呵呵,看來

這些時日,你把朕的宸瑞照料得好,都和你有感情了。」

王景只感到胸前一緊,回話都有些結巴:「奴,奴婢不敢當。」「朕失責,沒能好好陪伴在宸瑞的身邊,」劉威揚苦笑道,「這一路上,多虧你照顧朕的宸瑞,現在的一切都是報答你對宸瑞的照顧,以及你的忠心。來,你幫朕哄哄宸瑞。

」劉威揚抱着孩子,站起身來,靠近王景,孩子伸出手,摸著王景的臉,咯咯大笑。王景猶豫了片刻,但看着孩子天真的笑,卻也顧不上僭越,忍不住從皇帝手裏接過孩子

,劉威揚看着孩子的慈愛笑容,卻漸漸消失,他抬起頭,看着王景和自己的孩子:「王景,朕,要托你一件事。」

哄著孩子的王景見劉威揚突然正色,連忙低頭:「皇上儘管吩咐,奴婢肝腦塗地,在所不辭!」「朕雖為君王,卻也有自己的難處。百官逼宮,朕不得已下罪己詔,廢了荼妃……如此一來,朝上文武,斷然不會承認宸瑞的身份……」劉威揚低聲說道,昂起頭,攥緊了拳

頭,「朕雖無能,但朕,才是這大燕天子,怎能讓那些不忠不義的亂臣賊子,來決定宸瑞的未來!」

見劉威揚說的咬牙切齒,王景噤若寒蟬,低頭繼續聽燕皇說着:「但朕又何嘗不知,此刻,時機未到,不能將宸瑞置於危險之中。」

劉威揚看着王景,神情嚴肅:「從今天開始,宸瑞,就是你的侄子。這意思,你可明白?」

王景先是一愣,但立刻反應了過來:「奴婢明白,定不負皇上的期望。」

劉威揚微微點了點頭,背着手在房裏踱了兩步,頷首長嘆:「有朝一日,朕總會讓宸瑞的身份大白於天下,也要為盈兒報仇。」

劉威揚的聲音不高,動作也不見如何激越。可話語中透露出的,卻是鋼鐵一般不可動搖的決心和意志!

王景站在劉威揚的身後,雖不知帝王的心境,卻也被帝王的決心所震懾,不敢多言。

「對了,既然是你的侄兒,總不能還用着本名,」劉威揚轉過身,言辭緩和了許多,「給朕的宸瑞起個化名兒吧,念在是你救出了宸瑞,就委任於你了。」

「奴婢惶恐!」王景剛打算拒絕,懷中的孩子就咯咯笑了起來,揪著王景的臉,甚是滑稽。劉威揚不由笑了起來:「宸瑞這是感激你呢,就不要推脫了。」

「奴婢……奴婢明白,」王景看着懷裏的孩子,那——是他親生的骨肉。正眨巴着眼睛,咿咿呀呀不知道在對自己說些什麼。

忽然間,他想起了那破爛的屋子,那痛不欲生的妻子,拉着自己,對自己低語的名字:

「王佑。」

王景脫口而出,看向燕皇,眼裏好像泛著光芒。

「皇上,小殿下就叫王佑吧!多虧小皇子吉人天相,天佑垂憐,奴婢才能帶着小殿下從那無定原上逃出生天。」「王佑,王佑……」劉威揚呢喃了兩句,輕輕一笑,「不錯,天佑宸瑞,想必盈兒在天之靈,也會保佑朕父子二人吧。那麼,從今往後,你便是王佑的叔父,教導王佑的重任

,朕就交給你了。」

「奴婢遵旨,謝皇上隆恩。」「盈兒信任你,而你也的確不負盈兒,一路護著宸瑞,把他送回了朕的身邊。其中辛酸,朕心中有數。念在你一片忠心,委你以重任,也是情理之中。」劉威揚看着王景,

目光灼灼,「只是朕,還有一件事,要交給你辦。」

「還請皇上明示。」「這次百官逼宮,足見朝中群臣結黨不從調遣。外面更有神狸胡騎為害一方,這些事朕必要一一處置。」劉威揚頓了一頓,向王景踏出一步,在王景的耳邊一字一句的說道

:「所以朕,為自己鍛了一把刀。一把百戰寶刀,可以破軍斬將,攻城略地。」劉威揚深吸了一口氣,「但是只有寶刀還不夠,明朕,還需要一把藏在袖裏的劍。一把,殺人劍

!」王景頭上冷汗直冒,心頭狂跳,他已經意識到天子要讓自己作什麼,卻無法相信這是真的。「朕,決意抽調禁軍,廣招俠士,恢復太祖年間的梟衛。」劉威揚冷冷地說道,「

梟,獵者也。梟衛專緝百官,不受諸司掣肘,直屬於朕。朕可不願那些文臣武將,再來礙著朕的手腳。」

劉威揚看向王景:「王景,你可願意擔此大任,為朕爪牙耳目?」

王景仰起頭,直視着燕皇尖銳的目光。若是點頭,從此這朝堂之爭,王景再也脫不了干係。伴君如伴虎,其中風險,他又何嘗不知。事若不成自己難逃一死,如果自己把事情做得太好,也難免要被燕皇殺了平衡朝堂。劉威揚給自己的這些,乃是收購自己性命。可是自己又能拒絕么?已經聽到了皇帝的打算,這個時候說自己不想干,照樣是找死。再說只要自己答應了,就能從

皇帝手裏接過一把殺人的劍。這把劍的背後,是一段無數忠良屍骨鋪砌起的道路,而道路的盡頭,是一名帝王的誕生。無論是誰接過這把劍,從此天京城將永無安寧,天子的意志將會支配朝堂的每一

個角落,大燕的天,將籠於血色。

——那又何妨?現在逼得自己的兒子,不能當皇子的,不正是這些人

然後,王景露出了一絲微笑,微微鞠躬:「奴婢謝主隆恩,願為皇上鞠躬盡瘁,赴湯蹈火,讓這朝堂之上,再無人敢違拗聖意。」不管道路如何黑暗,不管前途通向何等可怕的深淵——只要能幫助王佑掃清障礙,這把劍,王景,求之不得。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殺人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