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觸犯門規

第四十九章 觸犯門規

廣場上一片寂靜。那些少年也不曾想到楊陌如此膽大,居然把一切責任都扛在了自己身上。墨門的締造者本就是一群走投無路生路斷絕的奴隸,起義之初彼此之間就是兄弟手足並無高低貴

賤之分。雖然有矩子、長老等職位差別,但只是各司其職按門規行事,自身並無凌駕於門規之上的權柄可言。雖然楊陌是矩子的兒子,可是並不會因此受到優待。更何況楊烈和洗星河的關係在雲中並非秘密,這次楊陌犯錯在先,又在落到術宗最為嚴苛的長老手裡,只怕不死也要

脫層皮。

眾人都為楊陌捏著一把汗,不知道要面臨怎樣的懲罰,卻聽羅一傲冷冷說道:「你在上面的樣子我都看見了。這飛天翼改的不錯。」

「羅長老您是說飛天翼……不錯?」楊陌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鐵面羅一傲嚴苛刻板很少夸人,便是學習機關術多年的弟子也未必能從他嘴裡聽到不錯的評價。羅一傲面無表情,只是:「之前我有幾個問題一直想不通,所以飛天翼一直無法成功。沒想到這些問題被你們幾個後生小輩給解決了,當真是後生可畏。學無長幼,達者為

先。如今神狸勢大,我們每多一樣機關,就多一分勝算。」

「多謝羅長老誇獎!我回去之後好好改進,保證把它做得更好!」

「下次?」

羅一傲看了一眼楊陌,後者才醒悟過來。自己太過興奮,忘了面前之人不是和氣仁厚的老爹,連忙賠笑道:「我是說今後我再也不敢了,下不為例,下不為例。」

「下不為例,這次偷盜藏珍庫的事又該怎麼算?」羅一傲的語氣依舊沒有變化,就像剛才誇獎楊陌的本事一樣。

「這次……長老不是剛剛還誇獎我來著?我看不如這樣,咱們來個將功折罪,這研究飛天翼的功勞抵扣責罰。大家各走各路就是了。」「墨門規矩里有這條?我怎麼不記得?」羅一傲似乎真的想了想,隨後搖頭道:「我墨門從來沒有這麼個說法,倒是有個和你相似的先例。我墨門草創之時,術者楚無涯為研究連珠駑盜公庫儲存器械,連珠駑大成之日一次就射殺了數名天命鐵騎中的好手,還擊斃了一名大巫師,戰功顯赫前所未有。楚前輩自身受創三處,我墨祖親自為前輩拔箭療傷,獎勵他制械、殺敵之功,楚前輩殺賊畫像至今還供奉在術宗千秋堂內,受弟子供奉。可是等到楚前輩傷好之後,也是墨祖親自執杖,按照墨門草規對楚無涯施以

杖刑並處幽閉。」他說的乃是前塵舊事,楊陌從義父那裡也聽說過,心知不妙,可是在羅一傲面前說固然說不過,跑也是跑不掉。不住地咽唾沫,眼睛四下張望,卻不知誰能給自己當救星

。羅一傲這時繼續說道:「天命鐵騎縱橫天下幾無敵手,我墨門能夠帶領百姓驅逐胡騎重振乾坤,所靠的既不是機關秘術也不是勇力血勇,而是令行禁止賞罰分明!有功當賞,有過不饒。如果法令

難行,我們墨門便難以長久。」

羅一傲的目光掃視楊陌身後那些武宗弟子,眾人心知這是羅長老借著楊陌為筏子整肅門規,誰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求情,全都低下頭去不說話。

羅一傲道:「研發飛天翼的功勞我會向上稟報為你請賞,你現在跟我回明法堂去受罰!」

「受……什麼罰啊?」楊陌方才出於義氣血勇,把罪責攬在自己頭上。此時見羅一傲果然要罰,心裡也覺得沒底。

「杖一百,幽閉十日!」

楊陌的身子一晃,連忙道:「等一下!羅長老咱們能不能打個商量,等我參加完大比之後再執行?三天後就要大比了,這個時候你讓我幽閉,我怎麼下場大比啊?」

羅一傲沒有說話,但是眼神已經表明他的立場,這件事沒有任何討價還價餘地。呂皓抬頭想要張口求情,可是與羅一傲的眼光一對,就機靈靈打了個冷顫,所有的話都被堵了回去。羅長老的威風太大,沒人敢和他講道理討價還價。楊陌心裡叫苦,如

果進了明法堂就等於事情定性,父親楊陌都沒法出面轉圜。自己倒是不怕挨打禁閉,可是錯過這次大比,就又得等上整整一年。

「慢!」就在他心如火焚之時,一個如同空谷黃鶯般動聽的聲音響起,隨後便有囊囊靴聲傳來。靴聲不疾不徐,證明走路之人心態從容平和從容鎮定。雲中城內人口雖多,可是敢

阻止羅一傲又能保持鎮定的人屈指可數,而且聽聲音說話之人還是個妙齡女子,這下連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來人身份。

術宗天才少女,公認未來術宗繼承人,同時也是矩子楊烈的獨生女:楊千雪。術宗與武宗齟齬日深,洗星河也並非胸襟寬廣之人,楊千雪能夠列入術宗門下已是不易,還能被認為是術宗繼承者,自然不是易事。術宗一開始也確實不打算收她為徒,

可是楊千雪不需要旁人指導,自己在天一閣翻閱典籍,照著書中記載便造出了十幾樣機關。當她把這些機關擺在術宗一眾長老面前時,便是洗星河都為之動容。這些機關不管工藝還是質量都無可挑剔,縱然是學藝多年的術宗弟子也未必能作到這般火候。機關術不同於武藝,勤學苦練也不一定能夠出成果,相反更看重弟子的天賦。這麼一個只靠看書,就能把機關製造得如此精妙的天才,簡直是祖師爺送給墨門的活寶貝,誰要敢

不收便是對不起術宗列祖列宗,長老會也不會答應。楊千雪以這種方式高調入門,如今則是術宗年輕一輩翹楚。其高挑的身材傾國傾城的容貌令整個術宗的男性弟子傾倒,在機關一道的天賦,則讓各位長老側目。便是術宗

第一人洗星河在年輕的時候,造詣也不及楊千雪。日後術宗要想壓過武宗成為墨門翹楚,多半離不開楊千雪的本事。有這麼一份出神入化的本領在,也就難怪有膽量直面羅一傲。似乎生來就是一副冰冷麵孔的羅一傲在看到楊千雪的時候居然破天荒地露出一絲強笑。「千雪,你不練功,怎

么來這裡?」身高腿長的楊千雪身穿雪白貂裘,迎著寒風走來,如同傳說中的冰雪女神。等來到羅一傲面前先是行禮,隨後微笑道:「我聽說我弟弟阿陌又闖了禍,特意前來向您道歉的

。阿陌,快把飛天翼給羅長老。」

「咱們墨門素來不搞株連,他是他你是你,他犯得過錯和你無關,你不必替他道歉。我也不是來向他討這個功勞的。他的功勞我不會奪,他的罪過也不能免。」

「話也不能這麼說,這件事我也脫不了干係。」

「我知道你們姐弟情深,但是現在是在處理公事,誰也不能徇私。」「沒錯,正因為是公事,我才不敢對長老有所隱瞞。阿陌確實進了藏珍庫,但不是私入,而是替我去取東西。試想藏珍庫內機關重重,如果沒有我指點,他又如何進得去?

「替你取東西?」「是啊。我向洗師申領皮膜、獸筋,準備製造飛天翼,洗師已經答應。可我有事,就只好讓阿陌跑一趟。沒想到他居然如此淘氣,居然偷了貼有羅長老名簽的有主之物。我

當然要向長老道歉了。」

羅一傲皺眉道:「如果是洗長老同意你取寶,可以光明正大進入,何必鬼祟行事?」「這就是我的不是了。我其實是想改善一下藏珍庫的機關,免得被外敵侵入。我們的機關已經運行多年,難免老舊,只怕不足以守護墨門珍藏。阿陌那混小子想要替我分憂

,沒想到他如此淘氣,藉機會來這麼一出,真是氣死我了。」她這幾句話分明是替楊陌開脫,把他的盜竊說成了錯拿,私入藏珍庫的行為也和自己扯上了關係,等於是把自己和楊陌綁定。如果羅一傲再追查下去,楊千雪也難免受罰

楊陌抬頭偷眼看了一眼楊千雪,喊了一聲:「雪姐……」楊千雪卻朝他一瞪眼:「住口!小小年紀就這麼淘氣,長大了還了得?得虧是羅長老胸襟寬廣,不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否則你這次少不了要受重罰!還不向羅長老認錯,謝

謝長老大仁大義?」

楊陌腦筋活絡,不容羅一傲說話,搶先向羅一傲道謝。

羅一傲看看楊千雪,見對方鐵了心維護楊陌,又把他故意說成小孩子,搖頭道:「不管你怎麼說,這件事都不能這麼算了。」

「羅長老說得沒錯。咱們墨門的規矩不能因人而廢,就算有再多苦衷,錯了也是錯了。我這就把他帶回家去嚴加管教,把他關入機關室內幽閉十日,差一個時辰都不行。」

「你家的機關室?」

「就是去年弟子自己建的那一間,那裡面七道機關都是弟子親手設計,就算這混小子三頭六臂也逃不掉。」

羅一傲點點頭:「如果是那裡就沒問題了,你把他領走幽閉十日,今後不可再犯。至於這一百杖暫且記下,我會把詳細情況上報明法堂,由各位長老決定是否施杖。」「多謝羅長老!」楊千雪朝著羅一傲飄飄下拜,隨後又看了一眼楊陌:「還不跟我回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觸犯門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