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鬼胎

第九十七章 鬼胎

距離界牌關百多里的距離,有城名為代州。城池建於大燕立國之時,當時無定城還不存在,燕國和神狸的分野是界牌關。燕軍幾次出界牌攻打神狸,神狸也曾幾次破關反

擊,雙方打得天翻地覆。由於需要個城市負責邊地行政,方便文臣駐節糧食轉輸,於此建城立州。建立之初的代州乃是標準軍事設施,與界牌關相比也沒什麼區別。但是隨著燕軍戰線前推,於草原設立無定城,代州便漸漸太平下來。每次燕國北伐都要以代州作為運輸

中轉,城市的職能也就從軍事變為民政為主。到了劉威揚這時代,代州已經頗有幾分繁華氣象,雖然比不得天京,但好歹也算是個郡城模樣。二皇子劉宸毅如今就駐節於此。本來他是和劉宸英一起住在界牌關,但是界牌雖然承平日久可終究是軍事要塞,整個關口就是個兵營,沒有多少享樂的地方。再加上張世

傑是劉宸英岳父,劉宸毅在那渾身不自在,總怕一不留神就被人取了性命,因此魚世恩大軍開拔后,他就以監督錢糧運轉為名,跑到代州享福。張世傑和劉宸英都把他視為瘟神,離自己越遠心裡越舒服,自然不會加以阻止。劉宸毅麾下不僅有神策軍一萬五千精兵,還有莫家的心腹家將、死士護衛,把他保護得嚴

嚴實實風雨不侵。劉宸毅到此更是如魚得水,如同脫韁野馬任意馳騁。

雖然冬日寒冷,可是房間里地龍燒得足,絲毫不覺得寒冷。脂粉香和酒氣混在一處,形成一股詭異且難聞的味道。劉宸毅倒在床上,身邊是幾個面帶淚痕的妙齡女子。這些都是他來到代州之後命令手下強搶而來的良家女,其中也有些軍兵家眷,父兄丈夫在前線廝殺,自己卻被擄了來。本地一位武官的女兒本已經許了婆家,只因被莫家

家將發現眉眼略有些像張素素便被劉宸毅搶來強佔,此時正躺在他旁邊兩眼紅腫如桃。

天高皇帝遠,劉宸英暗弱張世傑不想惹事,天下便沒人能管住這位無法無天的二殿下。劉宸毅昨晚折騰得太凶,此時睡得正香,直到身邊女子的驚叫聲傳來,才把他鬧醒。他眼睛還沒睜開,巴掌已經落在身邊女子臉上。「鬼嚎個什麼?能跟本殿下是你幾輩子

修來的福氣,再敢哭哭啼啼的,信不信我一刀……舅舅?」他邊說邊揉眼,這時候才看明白,原來是舅舅莫崇山闖進來,把這幾個女子驚動了,否則自己也不會被鬧醒。這甥舅二人臭味相投,劉宸毅酒色財氣的嗜好都是隨著舅舅

學來的,可是對這位長輩也沒有好臉色,陰沉著臉說道:

「舅舅,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自己不是也搶了好幾個美人么?為何來我的房裡?尊卑有序,你總不能要我的房裡人吧?再說我還沒玩夠呢,過幾天再說。」

莫崇山嘿嘿一笑:「好外甥,你這話就冤死舅舅了。你摸著良心想想,從小到大哪次不是舅舅的心頭好被你要走,幾時從你這拿過什麼?」劉宸毅撇撇嘴:「誰讓咱們是君臣呢?從小母后就告訴孤,這天下的一切都是孤的,要什麼你們就得給什麼!我說,你把我鬧起來到底要幹什麼啊?這離午時還有一個多時

辰呢,就算要吃午酒也還早。我這兩天腰酸腿疼,暫時不找新美人了。」

「邊地的庸脂俗粉,算得了什麼?我找你是有大事!咱們在這玩了幾天,現在該干正事了。」

見舅父神色鄭重,劉宸毅也打起了精神,連忙胡亂套了件罩袍,赤著足下地吩咐外面家將把女子都拖出去關牢,隨後掩上房門發問:「出什麼事了?」莫崇山壓低聲音:「天水塞那邊傳來的消息,我們機會來了!聽說神狸這次出兵三十萬,而且有很厲害的巫師坐鎮。天水塞的斥候派出去就沒了蹤跡,就連墨門武者都沒能

討到便宜。」「三十萬大軍?」劉宸毅面色一變,四下看了看,彷彿神狸兵已經打到眼前。隨後朝莫崇山道:「這裡不能待了,咱得撤!這幫神狸人怎麼那麼多兵?你不是說他們不堪一擊

么?怎麼人多勢眾還有巫師,早知道我才不來!」莫崇山揮手示意讓劉宸毅冷靜,「慌什麼?他們還在天水塞呢。那邊有神策、無定兩軍,界牌關還有張世傑那老狗,他們生了翅膀也非不過來,不必慌。咱們這次的目的是

兩個,一是立軍功,二是收拾王祐。現在就是除掉王祐的最好機會。」

「你是說……把王祐派出去當斥候?他肯聽令?」

「這是軍中不是天京,梟衛也得服從軍法。他要敢抗令,我就斬了他的腦袋!」

「亂命不受!我們梟衛不受二皇子節制,誰敢來行軍法,先過我這關!」軍令送到界牌關,第一個發作起來的便是鐵無環。他已經以王祐的親隨自居,雖然名義上是梟衛的成員,實際上自認家將,就像莫家那些門客一樣。他的生死榮辱綁定在

王祐身上,有人想要損害王祐的性命,他自然第一個發作。王祐這次率領八十名梟衛從軍北上,職責十分模糊。按照天子旨意,他們的工作包括護衛皇子、訪查不法以及參贊軍機。前兩項是制衡軍伍,避免兩位皇子的摩擦影響軍事,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以保護為名把皇子控制起來。最後一項則是刷軍功用的,只要有參贊軍機的名義,將來戰場得勝,劉威揚就能把一部分功勞分給王祐,成就他的

武功。

這些想法屬於父子之間的秘密,外人自然不知。從表面看,梟衛到前線確實有點醬油嫌疑,誰都不知道他們能幹什麼,也不知道該幹什麼,甚至不知道歸誰管。兩位殿下身邊都有兵馬護衛,二殿下身邊有家將,太子則是由岳父親自保護。別看東宮沒有私兵,張世傑身邊可是很有幾個心腹老卒,年歲雖大但是廝殺本領不弱,梟衛

肯定湊不上前。八十人的規模如果投入到幾十萬人的戰場上,瞬間就會被碾碎,戰陣之事也是妄想。既不能當護衛,又不能打仗,就只剩下個訪查不法,也就是對付自己人。這種差遣神憎鬼厭,加上梟衛惡名遠播,整個軍隊都看王祐不順眼。如果他去承擔這個工作,可

想而知得不到任何己方力量支持,搞不好真可能把命丟在外面。

王祐的情緒倒是比鐵無環平靜,他不慌不忙問道:「大帥那邊有什麼反應?」

「張世傑能有什麼反應?裝聾作啞罷了!這老東西油滑的簡直不像個武人,這事擺明了裝糊塗,事後再裝自己不知情!」

「他這樣做也沒什麼錯。」王祐笑了笑:「兩位皇子素來針鋒相對,總算在一件事上態度一致也是難得。」他心知這件事起因還是在給父皇駕車上,兩人對自己心生嫉恨意圖借刀殺人。不過對自己來說,這未必是一件壞事。父親把自己派到前線是要看自己立功的,哪怕是刻意提拔關照,自己也得拿出點真本事來才行。如果就這麼在界牌關混到戰爭結束,和自己兩個皇兄又有什麼分別?哪怕父親對母妃感情深厚,愛屋及烏給了自己皇位,終究

也是靠施捨而來。男子漢大丈夫,難道真的要從別人手裡乞求富貴?兩個兄長一個窩在界牌關守著岳父身邊不敢動,另一個跑到胡作非為,自己走這一遭只要不死就能穩壓兩人一頭。算起來是個合適的買賣,至於其中風險……若是怕風險還

做什麼梟衛?何況爭奪帝位的風險,也未必比沙場差多少。

他朝鐵無環道:「男兒漢功名本就該馬上取,整日窩在這小小的界牌關,人都快發霉了。有這麼個機會走動,難道你還不高興?」

「可是……」「沒什麼可是的。神狸人多這既是壞事也是好事。自古並多累將,這麼多人馬就是魚世恩那種名將也沒法有效布勒,何況是神狸蠻子?人越多越指揮不靈,我們去摸清情況就走,沒什麼危險。這些年大家練的就是這門本領,如今正好有用武之地。再說我們如果不去,就坐實了此次前來專門對付袍澤不對神狸人的嫌疑。萬人恨的滋味還沒嘗

夠?萬一這些軍漢發作起來,一樣危險的很。」

鐵無環道:「即便如此也不該小統領去,我走這一遭就是。」「人家點名點到我頭上,如果我不肯去,豈不是被笑話?我的本事你是知道的,再加上你護衛,不會有事。再說……前線還有個天下第一劍,沒必要擔心。我們的人也可以

借這個由頭離開界牌關,不被對方看死,這也是好事。」

鐵無環道:「咱們的弟兄不去前線?」「前線那麼多武者,他們去了也沒用。讓他們設法回天京,把二位皇子的豐功偉績上報我叔父。光挨打不還手不是我的作風,也得讓他們知道點厲害!」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七章 鬼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