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1】三更

【番外051】三更

「怎麼?你很難過?」魔主大人看向忽然沉默下來的燕小四。

燕小四點點頭。

她不是為那些咎由自取的人難過,不論他們得到的報應是不是超過了對他們的量刑,但他們確實都有錯在先:「小石頭又有什麼錯?他生下來就看不見,已經很可憐了……」

魔主大人沒說話。

他心硬如鐵,早已不會為這種事而動容了。

他那時還小,燕小四一家人走進他內心時,他心底還有著最後一處柔軟。

她不同。

她從頭到尾都是個天真有正義感的小姑娘。

「我雖然沒有辦法,不過……他應該會有。」魔主大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後的背簍。

「你是說聖主嗎?」燕小四眨了眨眼。

魔主大人淡道:「希望他有,不然,就白瞎本座這麼高看他了。」

燕小四的眼珠子滴溜溜轉了轉,不管聖主有沒有辦法,都不能讓鬼母與魔修知道她與聖主身份互換的事,她輕咳一聲,對二人道:「你們在這裡面壁思過,我們進去看看有沒有法子救小石頭。」

鬼母一聽他們救自己兒子,眸子就是一亮:「當真嗎?公子!」

燕小四道:「我又沒說一定能救,你別高興太早啊!還有,我們給小石頭治病的時候,你們不許偷看!否則讓我發現了,我或許會連他一起殺了!」

這應當是涉及到個人功法以及門派傳承一事,剽竊別人的本事是罪大惡極,鬼母這點底線還是有的,她忙不迭地答應了。

其實不論他倆能不能治好,她都死馬當活馬醫了,反正,除了他們倆,已經沒人願意醫治小石頭了。

魔主大人隨手撤下了鬼母的隔音陣,並且布了個新的,這樣即便鬼母與魔修想要窺探也窺探不了。

門口腳步聲響起。

小男孩兒扭過頭來:「爹,是你和娘親來了嗎?」

魔修來探望小石頭時,只要鬼母和他一起,他都會告訴小男孩兒,娘親也在,只是娘親沒有辦法說話,也沒有辦法抱他,因為……娘親病了,怕過了病氣給他。

鬼母不可以說話,也不可以靠近小男孩兒,但她能發出腳步聲,只要聽到爹爹之外的腳步聲,小男孩兒便會習慣性地認為娘親也來了。

之所以沒有別的猜測,是因為世上除了爹娘,沒有別人會來陪他。

他的話,把燕小四與魔主大人問住了。

「……」魔主大人只是陪燕小四進來而已,卻莫名其妙被人認了野爹。

他當然不接受了。

燕小四拉了拉他的袖子,一臉哀求地看著他。

魔主大人搖頭。

燕小四鼓起腮幫子,賣萌賣萌賣萌!

求你啦。

魔主大人又布了個隔音結界:「叫小昭哥哥,我就答……」

「小昭哥哥!」燕小四叫得毫無猶豫。

內心閃過一百種威逼利誘的魔主大人:「……」

魔主大人撤下了他們倆的隔音結界,用魔修的聲音對小男孩說:「嗯,是我,我和你……娘親來看你了。」

燕小四沖魔主大人豎了個大拇指!

為了不嚇到這個小傢伙,他進門時壓低了自己的修為,又為了能夠取得小傢伙的信任,他稍稍釋放了一點自身的魔氣。

就是這種熟悉的氣息,讓小石頭越發篤定來人是他爹爹。

「抱。」小石頭沖魔主大人的方向伸出小手。

魔主大人牙疼。

被人認了野爹也就罷了,怎麼還得抱啊?

魔主大人特別不想抱!

燕小四拉了拉他的袖子,無比萌萌噠地看著他,無聲喚道:「小昭哥哥~」

這語調……真是要命!

魔主大人一秒將小石頭抱了起來!

小石頭沒玩多久便在「爹爹」寬厚的懷抱里安心地睡了過去。

「可是,到底要怎麼救小石頭啊?」燕小四看著自己的手,蹙眉問,「我不懂聖主的本事啊。」

「你可以問他。」魔主大人將小小聖主大人拎了出來,放在被他清空的果盤上。

小聖主幽怨地看著魔主大人。

「他又不會說話。」燕小四捏了捏小聖王的臉蛋。

小聖王的眼神更幽怨了。

「誰說他一定要說話了?」魔主大人紅唇一勾,指尖在燕小四的眉心與小聖王的眉心分別點了一下。

燕小四隻覺全身一個激靈,下一秒,他聽見了小聖王的吐槽:「別太囂張,等本聖主恢復了,有你好看的!」

「我真的聽見了!」燕小四眼睛賊亮賊亮的。

「你都聽見什麼了?」小聖王冰塊臉。

「聽見你說話呀!」燕小四一臉驚喜地看著他,「你心裡的想法,我能聽見!」

小聖王冷冰冰地看向魔主大人。

「你用通靈術了?」

這是他自己的心聲,魔主大人聽不見,不過燕小四能聽見。

燕小四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叫通靈術啊,好厲害,小昭哥哥,等出去了你能不能教我?」

「本聖主難道不會教你嗎?用得著請教這個混蛋!」

一不小心,小聖主的心聲又嗶嗶嗶地冒出腦海了。

燕小四杏眼圓瞪地看著他:「聖主,原來你也會罵人呀。」

小聖主沉默。

「不,本聖主沒有,你聽錯了。」

「罵他怎麼了?這癟犢子欠罵!」

該死!

快住腦!

小聖主默默地在心裡念起了《般若波羅蜜心經》。

燕小四:「……」

其實燕小四覺得這個通靈術還挺酷的,回頭她學了,就用在大寶哥哥的身上,看看大寶哥哥每天都在想什麼!

「對了,聖主,你有辦法救小石頭嗎?」燕小四問。

「小四真漂亮……」

「嗯?」燕小四一愣。

小聖主汗毛一炸!

他趕忙在腦海里念:「燕小四不漂亮!」

燕小四沉下臉。

小聖主:「……」

一刻鐘后。

盤子里白白胖胖的小聖主,變成了鼻青臉腫的小聖主。

……

小石頭是被抓去擋天雷時受了傷,傷得很嚴重,一般人還真救不了,不過那不是聖主。

「小昭哥哥,聖主說,需要你幫忙。」燕小四將腦海里的聲音轉述給了魔主大人。

「讓他自己說。」魔主大人道。

燕小四:「啊?」

魔主大人好整以暇地看著小聖主。

小聖主慈悲為懷,當然不會說不治就不治了。

小聖主捏緊胖乎乎的小拳頭,十分屈辱地發出了自己小胖生的第一句聲音:「嗚哇!」

魔主大人笑得人仰馬翻。

魔主大人依照小聖主所言,用力量護住了小石頭的心脈,小聖主引導著燕小四將小石頭體內的雷霆之力一點一點地逼出去,逼進魔主大人的身體。

這畢竟是天雷,不將它徹底粉碎,它可能散出去,對無辜的人造成十分可怕的傷害。

魔主大人沒有這種擔憂,因為他原本就擁有雷靈根,天雷對他來說其實算是一種補品。

清除小石頭體內殘留的雷霆之力后,小聖主又為他修復了丹田與筋脈。

做完這些,小聖主腦子裡什麼都不想了,就那麼直勾勾地盯著魔主大人。

魔主大人會意,嘆了口氣,割破自己指尖,滴了一滴血喂進小石頭嘴裡。

他是魔主,也是血羅剎之體,他的血是所有魔族人的靈液。

「他的眼睛……」燕小四懷裡抱著熟睡的小石頭,看向小聖王與魔主大人,儘管她知道她不該太貪心,不過,她也真的很希望能讓他重見光明。

一大一小齊齊搖頭。

這是天生的,沒法兒治。

但他若修鍊到至高無上的境界,開了天眼,或許能看見,但也不是像正常人的那種看見,只有黑白兩色,只有鏡子一般的畫面。

「開天眼難嗎?」燕小四問。

「難於登天。」魔主大人說。

燕小四點點頭,將小石頭如實告訴了鬼母與魔修。

二人沒為看不見的事傷心太久,畢竟小石頭能保住一條命,他們都千恩萬謝了。

鬼母與魔修跪下來,沖燕小四重重地磕了幾個響頭。

既是磕給她的,也是磕給屋子裡的另外兩位恩人的。

燕小四看了看懷裡的小石頭,對鬼母與魔修道:「小石頭是無辜的,你們二人卻不是。」

「我們都明白……」鬼母轉頭,微笑著看向魔修,「方才桓郎和我都商量好了,不論小石頭結果如何,我們都不會再去外頭吸食陽氣了,桓郎他……他看小石頭最後一眼就走,我……我也會去冥府接受懲罰。」

魔修一旦失去陽氣,便會魂飛魄散,而鬼母的結局大概不會比他好到哪裡去。

燕小四的聲音低沉了下來:「我聽說……冥府刑罰很重,犯罪的鬼修一般沒有改過自新的機會,不是魂飛魄散,就是被打下酆都煉獄,永世不得超生。」

鬼母笑著含淚點頭。

她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但哪怕再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她也還是會這麼做,為了自己的心上人,為了與心上人的孩子,她便是萬劫不復又如何?

「你們……想再抱抱他嗎?」燕小四看了看熟睡的小石頭說。

魔修與鬼母對視一眼,眸子里的渴望不言而喻。

但鬼母不能碰他。

燕小四凝眸道:「你上我的身吧。」

「這……這會損公子的陽氣的,公子會虛弱。」

「虛弱幾天罷了,我已經和……」聖主商議好了,燕小四及時打住,正色道,「你上不上啊?不上我走了。」

「上!上!」鬼母趕忙撲過去,上了燕小四的身。

鬼母修為強大,一般的修士承受不住她的冥氣,她上身一下下便容易要了對方的命,而這種被冥氣害死的人,冥府十分重視,一查就會查到她的頭上,因此,哪怕過去她有無數次想用附身的法子抱抱自己兒子,她也全都忍住了。

以聖主的境界,鬼母其實上不了他的身,不過燕小四是自願的狀態,她很輕鬆地附過去了。

她的懷抱里又有了真實的觸感。

那是她與桓郎的兒子,她在世上最疼惜的人。

「我最後一次抱他……還是在他滿月的時候……之後我就回冥界了……」鬼母抱著懷中的兒子,激動得渾身都在顫抖,魔修也走了過來,她抱著兒子,魔修抱著她。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有能親手抱著兒子的那一天,那麼小、那麼小的小東西,已經長得這麼大了,抱著都疼手了。

她怎麼抱也抱不夠。

她低下頭,親了親他額頭。

滾燙的熱淚砸在小石頭的臉上。

小石頭幽幽地轉醒了,一雙澄澈明亮的眼睛,空洞無神地看著前方:「娘親,是你嗎?」

「嗯……」鬼母用力點頭,大顆大顆的淚水滑落,她緊緊抱住兒子,彷彿要永遠地記住這一刻,往後餘生,生生世世,她都將在酆都煉獄萬劫不復。

小石頭很虛弱,很快又睡著了。

鬼母明白自己的時辰到了。

她離開了燕小四的身體。

燕小四對二人道:「你們放心吧,我會把他託付給合適的人家,讓他平安長大。」

鬼母與魔修再度給燕小四磕了三個響頭。

魔修的陽氣耗盡了,他是在鬼母懷中消失的,他的身體一寸寸湮滅成灰燼,強大的魔氣溢出,反哺了整片魔域。

每一個修士死去,其修為都會被用來反哺這片大地,這大概就是聖澤大陸生生不息的法則。

「我也該走了……」鬼母對燕小四說,「不過,在走之前,我有個東西想送給……」

鬼母本打算說魔主,可話到唇邊微笑著搖了搖頭,這位白衣公子好似並不清楚魔主的身份,她不希望自己說漏嘴,有些事,是兩個人的事,旁人最好不要插手。

鬼母道:「我能見那位公子最後一面嗎?我想當面向他道謝。」

「哦,好。」這個要求聽起來很合理,燕小四十分爽快地答應了!

鬼母去裡屋覲見了魔主,以及坐在盤子里的白胖胖的小聖主。

鬼母沒問小聖主的具體身份,只是跪下來給魔主磕了個頭,道:「我來,是有一樣東西要送給魔主。」

「你的東西,本座會稀罕?」魔主大人淡淡地說。

鬼母笑了笑,道:「對別人來說的確算不上什麼厲害的東西,但卻是正是魔主需要的。」

「哦?」魔主大人眉梢動了動。

鬼母看了眼那個白胖白胖的小娃,道:「這孩子的體內似乎有禁制,她能不受冥氣侵襲,就說明她的身體應當比絕大多數人都要強悍,這種情況下,還給她設了禁制,應當不是單純地為了保護她,而是……在她實力太強悍了,需要壓制,我說的對嗎?」

我怎麼知道對不對?我三歲就和她走散了!

不過,鬼母的話似乎是提醒了魔主大人。

不僅身體種了禁制,就連靈魂也沒放過,這不是在保護燕小四,而是在防著燕小四了,且燕小四靈魂離體后,她身體中的禁制立刻將她壓縮回了八個月的樣子,就是因為,少了靈魂那部分禁制后,她的實力只靠一種禁制已經壓制不住了,必須在第一時間壓回嬰孩的狀態。

否則,她氣息一旦外放,會把整個聖地的空間都撕裂,真到了那一步,所有靈氣魔氣將會統統散盡,空氣也被抽干,所有人都得完蛋。

她不是病了。

是太強了。

「聖地還是太弱了,承載不了她的實力,我們冥界卻可以,六界之中,只有冥界是無窮盡的,來多少能量,冥界就能裝下多少能量。」

鬼母說著,緩緩地吐出一顆黑光閃閃的珠子,「這是我的魂珠,相當於修士的內丹,只要她把魂珠帶在身上,魂珠便會自動打開冥界的通道,隨時隨時將她多餘的力量引入冥界。」

「冥界真的不會有事嗎?」魔主大人意味深長地問。

鬼母明白她的意思:「冥界不會有人發現,就算髮現了也不會知道是來自哪裡,更別說有誰能夠吸收她的力量,養出一個不知名的敵人,這幾點,我可以向你保證。小石頭還需要你們的庇佑,我比誰都在意你們的安危。」

魔主大人並不懷疑她的真心:「那她的力量究竟會去哪裡?」

鬼母望向無邊的天際,帶著一絲神聖與憧憬:「她的力量會變成忘川河上的星星,將整條忘川河照亮。」

……

魔主大人收下了珠子。

他將珠子用繩子穿好,掛在了小聖主的脖子上,這珠子既然是個燕小四用的,那麼掛在燕小四的本體上應當是沒錯。

然而,魔主大人左等右等,等得瞌睡都來了,也沒等到小聖王與燕小四換回來。

這時,魔主大人忽然意識到一件事,鬼母只說這顆珠子能幫助燕小四吸收她多餘的力量,沒說能把燕小四和聖主變回來啊!

他倆靈魂挪移是天雷的作用,那搞不好,得再劈一道天雷才有效。

「普通的雷行不行啊?」魔主大人沉思著,將燕小四叫了過來,不待燕小四開口詢問是有什麼事,他兩道雷霆劈了下來,一道劈上小聖主,一道劈上燕小四。

倆人瞬間被劈成了黑炭。

「燕小四!」魔主大人望著二人叫道。

燕小四的嘴裡吐出一口黑煙:「幹嘛劈我?」

擦!

還是聖主的身體!

「莫非是雷不夠?」魔主大人既然知道燕小四是劈不死的,也就放下心去劈了,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反正多餘的力量都會被吸入冥界,不必擔心會把哪裡弄塌。

可……燕小四與小聖主都被劈得焦黑了,也還是沒能換過來。

「難道真得天雷才行?」魔主大人一咬牙,運足所有雷霆之力,猛地轟向穹頂。

穹頂震蕩,果真引來一道天雷。

魔主大人趕忙抓起二人,猛地舉過頭頂。

「小昭哥——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兩個被劈得狂吐舌頭、渾身顫抖。

然而這似乎還是並沒有什麼鳥用!

燕小四還是聖主,聖主還是小小燕小四。

倆人已經被劈成鹹魚了,齊刷刷地趴在地上,暈得不要不要的。

魔主大人痛心疾首地來到二人面前,看了看白胖胖……呃不……眼下應該算是黑焦焦的小聖王,又看向黑炭燕小四,單膝跪地,將燕小四溫柔地抱入了懷中,霸氣側漏地說道:「你給本座聽好了,就算一輩子換不回來,就算你從今往後都只能做個男人,那你……也是本座的男人!」

言罷,似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決心,他閉上眼,朝著懷中的小黑人吻了下去。

他不斷地催眠自己。

這是小四、是小四、是小四……

「小昭哥哥,你在做什麼呀?」

一道迷迷糊糊的聲音自魔主大人身後響起,帶著少女的溫柔與甜美,宛若天籟之音。

魔主大人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他瞪大眸子,看看同樣也瞪大了眸子的聖主,隨後他唰的回過頭,望向那個正在揉眼的亭亭玉立的少女,臉唰的一下白了!

他驀地站起身,聖主跌在地上。

下一秒,二人同時扭過頭,捂住胸口:「嘔——」

------題外話------

明天起,番外佛系更新。

瀟湘並沒有番外必須每日更新的規定,但是追文的讀者都知道,我番外的更新其實比正文還好。

我和不少作者聊過番外的話題,很多作者是不愛寫番外的,一旦完結后,人心底的那根弦就鬆了,當然不是所有作者都這樣,至少我是這樣,大結局后,我會很難進入那種全身投入的狀態,所以寫起番外來其實比正文吃力。

在更吃力的情況下,寫出更多的更新、保證與正文一樣緊湊的劇情,就有了更大的阻力。

或許正是因為在這種付出雙倍精力的情況下,每一盆潑下來的涼水都覺得格外冰冷。

當然,這主要還是我個人的原因,大家不用去批評任何一條評論區的留言,所有的批評和質疑我都接受(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爭執,有些留言被屏蔽了。)

最後,真的特別感激大家的支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51】三更

%